川普被定罪,美國會內亂?中共軍演出大事故,瞞不住了!(文昭談古論今20240531第1418期)

音頻下載

大家好 ,欢迎来到《文昭谈古论今》,今天是加东时间2024年5月31日星期五,川普5月30日在美国纽约的一家法院被陪审团裁判有罪,这开创了前总统被判有罪的先例,有可能引发美国一场宪政危机,这条消息在中国也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中国一直有个保守主义的庞大人群,是赞成小政府、低税收、自由市场、有秩序的自由,这些美国传统政治理念的,他们是川普的同情者和支持者,但有另一些人关注是希望美国因此出现内乱,红色中国又能得着一个历史机遇。另外一个话题是,520赖清德上任后,中共发动了突然性的惩罚性军演,但是似乎背后发生了一系列故事,接连出了一些事故,有一搜打捞船在东海海域沉没,又一架无人机在台湾南部巴士海峡也坠海,这次比较反常的是,中共很及时地公布了无人机坠毁的消息,连坐标都讲了,只是坚持说这是一架民用机,不是军用,是用于环境和磁场测量的。我对这些反常事件有一个猜测,我们今天也要聊聊。

先重点说川普,导致他被判有罪的“封口费”事件来自于2016年第一次竞选总统期间,他向一位成人片女演员支付了130,000美元的封口费,换得后者的保密协议,不再谈论他们在2006年发生的一次性关系,不过川普一直没有承认过这件事。既然没有这事为什么要付钱呢?川普说只是为了不让这位前艳星不在关键时刻制造麻烦,我没干坏事买个消停不行吗?这笔钱是通过他的私人律师科恩付的。本身支付封口费并不违法,问题是钱是从哪儿出的,以及是不是干扰到了选举的诚信。

把川普推上法庭的焦点是,封口费是否来自于竞选经费。竞选经费筹选和怎么使用是有严格法律规管的,用于个人目的是违法的;如果用于保护川普的竞选利益,就得透明化。也就是说只要这笔钱是来自于竞选经费,川普怎么都是违法了,用于个人目的,是挪用竞选资金。用于保护川普的竞选利益,又要伪装成和艳星无关,又是犯了财务欺诈。办这事的川普律师科恩说这笔钱先是他自己掏的腰包给川普垫付的,不是来自于竞选资金。川普后来也承认了这个说法,说这笔钱他后来还给了科恩。

但川普的敌人先对律师科恩下了手,科恩在2018年承认违反了选举财务的法律,这把川普置于很不利的地位。2020年川普卸任以后,针对他的法律诉讼战也开始,川普的对手开始最想把他拉进国会暴动案,一旦成立就涉及叛国指控,将一劳永逸地终结川普的政治前程。为此联邦司法部、国会层面都进行了冗长的调查,询问了无数的证人、开了N次听证会,但是如同“通俄门”,这个调查没有实质进展。突破口于是又回到了封口费这个案子上,这个案子由纽约检察官起诉,在纽约的法院来审理,这里的民风对川普相当厌恶、相当不友好。

说起来只是支付了艳星封口费这一件事,怎么搞了34项罪名呢?涉及了34份“商业纪录”,检方控诉川普涉嫌文件造假以掩盖其他的罪行。这里有34项商业纪录的详细列表,基本上是收据、支票和账本上的记录这三类。12个陪审团对川普财务造假这个事达成了共识,至于对造假要掩盖什么事,意见可能有分歧,但对造假一致同意了,就算罪名成立了。

这是目前对川普封口费案的一个极简的过程梳理,陪审团裁判有罪,那川普就算是美国法律定义的罪犯了,而且财务造假还是重罪。接下来就是法官量刑,这定在7月11日。当然川普会上诉,上诉结果也有可能推翻原判,但是上诉二审的判决结果出来之前,川普是否需要服刑呢,这确实是个问题,还没有答案。

法官量刑之后,按理说川普就需要转入服刑了,不管是软禁还是进监狱,川普都没法参加公开竞选活动了,当然对他的竞选是有影响的。但是川普可以向上诉法院申请,在上诉审理期间保释,那他就可以继续参加竞选活动。很多中国观众问,川普都是罪犯了,还能选总统吗?

美国的宪政体制是这样,投票权和被选举资格二者是分开的,谁有资格参选总统是宪法规定的。《宪法》第二条规定,必须是出生时即为美国公民,且年龄在35岁以上、在美国居住满14年者方可竞选总统。所以川普是合乎规定的,没人能拒绝他出选总统,他也已经是共和党提名的总统候选人,必定会参选。

但是对投票做出怎样的具体规定,是各州自己的事。在川普自己所居住的佛州,重罪犯是不能投票的。在纽约州,如果罪犯处于假释、或缓刑的状态,是可以投票的。所以有意思的是,川普在他的大本营佛州不能投自己一票,但是在把他往死里整的纽约州是可以投自己一票。但他这一票也就一票而已,也不会一票顶一万票,无足轻重。

再接下来的问题,川普成为第一个被刑事定罪的前总统,这个结果会影响到选举结果吗。民主党自己倒是直言不讳地承认,法律裁决就是有政治意义的,民主党议员说:川普都被定罪了,就证明了这样的人不适合领导国家。之前有一项民调说有16%的选民,会在川普被定罪的情况下,考虑是否继续支持他。在判决结果出来之前,川普在多数关键摇摆州的民调保持领选。如果有10%支持他的选民不出来投票、或者反水了,当然足以决定最后的结果,这也是川普的敌人希望判决能够达到的效果。

会不会这样呢?只有天知道,民意如流水,现在离投票还有5个月出头,要看这几个月美国的经济、通胀、南部边境问题、还有俄乌战争等等这些事的进展。在竞选辩论中,川普被定罪毫无疑问会被当成一个主要污点被攻击、被嘲弄,也要看川普到时候的表现,能不能取得选民的同情和谅解。川普也70好几的人了,以戴罪之身还要不断地被公开羞辱和嘲弄,对人格和精神也是个巨大折磨,也得有钢铁一般的意志才能挺得住接下来这几个月。

再接下来的问题是:美国会陷入内乱吗?看你怎么定义内乱,意见割裂、争吵、人们之间彼此对立拆台是会有,战火连天、军阀割据是不会有。这次纽约法院的陪审团裁决出来,也没有发生骚乱,那么7月11号法官量刑的结果出来,骚乱也不会发生。原因是再不完美的民主,人民手中还是有改变未来的工具——选票。不管纽约法院怎么判川普,他都会参加总统选举不是吗,那不满判决的人就化悲痛为力量去投票好了。

美国这种联邦宪政体制就像是江河上的“重力坝”,它是一个个“坝块”垒起来的,上面一层以重力压住下面一层。你想让它完全溃坝可是一件难事,这一个个坝块就是州以下的地方自治,还有社会上的各种自治团体。每个小团体都是自己范围内秩序的中心,全社会的崩溃失序很难。而专制政权更接近是一体浇筑出来的堤坝,看起来无懈可击,这种方式其实并不安全,它一旦出现决口,就会迅速扩大,造成溃堤。

自下而上一块块垒起来的这种宪政构造,波动如果局限在上层,它能保持很强的稳定性。2010年比利时联邦议会的选举就是个例子,当时没有一个党能取得组阁的多数,党派之间谈判了一轮又一轮,都没能就组成联合政府达成妥协,这个僵局执续了541天之久,才产生新政府。在这一年多时间里比利时没有中央政府,但国家没有乱。因为人们生活中的大多数事情只和地方政府打交道,地方政府的运作不受影响。中央没有新政府,但有看守政府,官僚是职业化的。中央政府部长以下,司、处一级的官员是负责政府功能日常运作的,作为公务员体系是没有党派背景的,哪个政党上台他们都按部就班干活,行政职能是政治中立的。公务员政治中立,这一点以前香港也讲,但我发现很难让中国大陆的观众理解这一点,这超出了他们生活经验。他们常见的反应是:怎么可能,你骗我吧!

中国人习惯了党和政府、党和政府这种提法,这事我也只能这么说,没有生活体验我也很难一下让你明白,就像我没办法向你描述一种你从没见过的一种颜色一样。我这里说的是宪政,这种把社会攒到一块的方式,有很强的抗波动性。按中国人理解的,早就该兵荒马乱的那种分歧冲突,在成熟的宪政国家生活上还万物静好呢。虽然这是一个很好的设计,但也架不住人心、道德的衰败,它虽然不会一下崩溃,但也可能会逐渐的风化、失效。

虽然我一直讲宪政优于专制,但也得打个补丁,宪政不等于民主。民主讲的是国家主权在谁,谁说了算,可是许多人说了算,就是主权在民。可以是一个人说了算,那是君主;也可是两种情况之间一小群人说了算,那叫寡头。民主的对立面是君主、寡头;宪政的对立面是专制,是权力受不受约束的问题。所以这是分开的两个问题,君主可以立宪,民主也以专制。乔治三世在英国做王,君主立宪,秩序井然的时候;法国的雅各宾党当权,杀得人头滚滚,搞民主专制。宪政是一套国家的根本制度,所有人都受它的制约,没人能逾越它,这就叫宪政了。

华夏这个民族最早的宪政尝试是《周礼》,“礼”对从周天子、到庶民的生活方式都有规定,文王作《易》、周公制礼,周公就算华夏行宪第一人。明朝朱元璋定的《皇明祖训》,也算是皇室宪法,老朱家的后代都得遵守。它们不能叫宪法,但是有宪法意义的文件。近代宪法也是在习俗、惯例的基础上一步步发展过来的,但是中国这两、三千年来没走上同样的路。《周礼》和近代宪法比有一个根本区别,就是近代宪法只是管政府的,周礼啥都管,生活起居都要管,连怎么待客、几天洗一次澡都要管。啥都管的结果就是很容易出紪漏,环境有变化,人们就不容易全部遵守,当一部分被放弃以后,进而人们就容易把所有都放弃了。它就不容易持久,不持久就不能形成稳定强大的风俗。但是周公那个时代,历史就只有那么长,能参考的经验就那么多,这就是当时人智慧的极限了,不懂得管得事要少,少就是多这个道理,以后中国社会要重建,再来一回的话,就需要吸取这个教训。

最后说说中共环台军演出的紪漏,先是5月24日浙江海事局宣布,一艘4000多吨级的打捞船在舟山东北的东海海面沉没,出事的地方不在环台军演的范围内,出事之前这艘船是由北向南航行,航速在13节,然后减速向西,朝舟山的方向行驶,然后就失联了。这事的奇怪之处在于,出事不是在触礁的海域,水深是没问题的,又没有造成倾覆的风浪,就是开着开着就沉了。这种事平常发生还不至于引起人注意,但在军演期间发生就令人怀疑,是否是被误击误中造成的?这是一件事。

另外一件事,是广东海事部门5月22日承认,一架大约4米长的无人机在台湾南部巴士海峡,距离台湾69海里处坠毁。事情其实是发生在23号的军演之前,很多人没注意到,但是经过美国《新闻周刊》5月29日的报导引起了注意。中共方面说这只是一架中型民用无人机,用于环境和地磁测量的,还给出了出事的坐标。但有意思的是,美国的RC-135V电子侦察机很快就飞临了出事海域,同时还派出了一架空中加油机。这事的反常之处在于,RC-135V电子侦察机本身就有很长的航程,有很长的滞空时间,是不需要空中加油的,派加油机跟随它一起出差,意味着它要在外面工作很长时间,中途还得至少加一次油。那么一种可能性比较大的猜测是,美方要收集坠毁的中方无人机发出的电子信号,准确定位它,然后打捞坠机。

中方迅速公布坠机坐标,既有可能是故意发出一个假的坐标来误导对手,也有可能是通知附近的船只收到坐标后立即前往,把飞机残骸打捞出来。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的学者苏紫云认为,坠毁的可能是一件伪装成民用的军用无人机,它的任务是来测试台湾的防空识别区的。

直接快进到脑洞,我的一个大胆狂野的猜测是,围绕着台湾的军事攻防早已打响,只是在一个看不见的战场——电磁领域。大家是否注意,中共军演后台湾空军发出的视频里,就有F-16V锁定了中共歼-16D战机的画面,F-16是用自己的红外吊舱功能锁定敌机,但是也需要雷达先初步探知敌机的位置才能接近。歼-16是一款中共声称有电子战能力的飞机。那么在和F-16的对峙中,歼-16按理说应该压制F-16的雷达,F-16的的雷达上应该是一片雪花点才对。既然是反过来,我们看到是歼-16被锁定。所以一个猜想是:军演前、和期间实兵电子战已经打响,中共的远程无人机由于遥控信号受到干扰而坠海,美机随后来定位,意图打捞。而24号在东海沉没的打捞船也可能是由于受到电磁干扰,导致事故、或导致被解放军武器自己误击而沉没的。

这种脑洞有依据吗?有的。《南华早报》在2022年8月报导,南希佩洛希访台的时候,中共解放军派出歼-16D电子战飞机,和055型驱逐舰,希望搜索定位佩洛希的座机,这样解放军飞机就能前往伴飞,起到威慑作用。但护航的美军飞机打开电磁干扰,解放军的电子设备受到强大干扰,完全无法工作,从而失败。这个战场的较量早就开始,这次军演出现的怪现象,很可能是新的一幕。

2 thoughts on “川普被定罪,美國會內亂?中共軍演出大事故,瞞不住了!(文昭談古論今20240531第1418期)

  1. winniethepooh

    之前说中共整个体制已经失能失智,再加上大规模清洗军队,这次对台军演闹出来的笑话会不会也是军方有意在摆烂给习近平看?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