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發,直飛上海的航線被取消,重啟僅9個月!一個時代就這麼落幕了(文昭談古論今20240515第1411期)

音頻下載

大家好,欢迎来到《文昭谈古论今》,今天是加东时间2024年5月15日星期三。澳洲航空在5月14日刚刚发出一条消息,从7月28日起将停飞从悉尼至上海的直飞航线,这条航线去年才恢复,时间只有短短9个月再度停飞。停飞的原因是市场需求恢复不足,澳航这条航线的满座率只有50%左右,而且看不到恢复的迹像,于是澳航高层只得忍痛再度取消。从6月起这条航线会随机减班,直至7月28日完全取消。但是我今天查澳航的官网,从悉尼直飞北京、广州、福州的航班还有,这些航线以后还要不要保留还有待观察。

上海是中国最现代化的都市,也堪称是中国经济的心脏;澳洲航空又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航空公司,它取消悉尼至上海的直飞航线真是意味深长。不过澳航说的不满座亏损,是它自己的状况,其实它是因为卷不过中国的同行被挤出市场的。4月份澳航执行中澳航线的航班有44次,只占这个领域航班总数的4.5%,而且是从悉尼直飞中国大城市航线唯一的国际承运人;剩下95.5%都被中国的航空公司拿去了。

又以东方航空、南方航空、厦门航空三家公司占据了市场的绝大部分,它们三家就拿走了中澳航线的70.2%。如果从运力的恢复程度看,中国的航空公司在中澳航线上还超过了covid疫情前。今年4月,东航中澳航线的恢复率是2019年同期的101.7%、厦门航空恢复率127.7%、四川航空和天津航空的恢复率更是达到疫情前的185.7%和200%。

为啥中国的航空公司们这么强啊,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2016年中国和澳大利亚签署了《开放天空协议》,取消了两国在航空在运力上的限制,不再有你向我开放多少次航班、我才向你开放多少这种要求对等的约束。在这个协议之前,中国和澳大利亚之间每周的航班座位上限是67,000个,之后就没有了。
你只要能卖得出去票,哪怕你舍得亏本卖票,愿意开多航班都可以。

澳大利亚之所以签这个协议是因为头一年2015年来自于中国的旅客增长迅速,那正是“中国大妈”横扫全球,买啥啥贵的岁月,澳洲政府当时以为这个趋势会永远延续,为了吸引中国游客到澳洲来旅游、购物、发展商务,就取消了航班上限。结果就发生了我们再熟悉不过的一幕,中国许多航空公司的中澳航线业务享有政府补贴,他们把压倒性的运力投入到这条航线,进行杀价大战。澳洲的航空公司哪儿干得过呀,所以《开放天空协议》签订的结果,当然是双赢了——中国赢了两次,澳大利亚政府梦想的:中国游客持续拉动澳大利亚旅业并没有发生。就航空业务本身,绝大部份市场份额都被中方拿去了,在疫情前就占了90%。

疫情之后,中国和美国间航班恢复得慢,于是中方航空公司们,又把闲置出来的宽体客机,更多转移到中澳航线,导致这条航线运力更加过剩,就接着杀价呗。

有中国媒体的查询,5月21号从中国大城市飞往悉尼的票价只有东航起价在4000元以上。南航从广州飞悉尼;国航从北京飞悉尼,起价都在3000元出头。发达国家的企业不管是哪一行,在砍成本、压价格方面都干不过中国同行,价格战的结果就是外国公司惨淡出局。那为什么过去几年澳洲航空还能保持略少于10%的市场份额呢,是靠商务舱的高端客户们给撑起来的,勉强维持这条航线的不亏。但是西方旅客更愿意消费商务舱,中国人主要在乎的是省钱;疫情之后进入中国的西方人大幅度减少,商务客源转向了新加坡和香港,去上海商务客源一直没有恢复,这条航线就一直这么亏着,直到澳航撑不住了,只好取消航线。

所以本质上这是一个的淄博烧烤挤垮牛排馆的故事,在航空业的重演;也是一个拼多多挤垮精品店的故事。从更广阔的背景看,这又是一个航空版的产能过剩、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死的故事;同时又是一个消费降级,疯狂内卷的故事。对于其他国家来讲则是一个教训,一旦和中共签署了开放的协议,就要做好被双赢——让对方赢两次的心理准备。

澳航在中澳航线上的市占率不超过5%,它停飞悉尼和上海之间的直飞航线,对往返中澳之间的华人影响不大。对中方航空公司来讲一段时间还是利好,它们可以用澳航停飞为理由,渲染这条航线的紧俏,跟风涨涨价。不过它是一个信号,又提供了一个政府补贴、过剩产能输出的例子,这个故事在许多领域正在发生,最突出的就是钢铝材和电动汽车。
在航空领域被挤出中国市场的不只是澳航一家,阿联酋第二大航空公司阿提哈德公司2023年也停飞了从阿布扎比直飞广州的航班,阿提哈德航空全球平均的客座率能达到86%,而中国航线却在一半以下,原本每周飞中国21班,现在减少到只有10班,只直飞上海和北京。

美国航空公司对于恢复中美间航班也非常消极,从洛彬矶直飞上海的航班原本定于今年10月恢复,现在又没有下文了。中国航空公司直飞美国的航班已经恢复到了50个、而美国航空公司飞往中国的航班还只有35个。中美——不管是美东还是美西,都是长途飞行,中美之间的飞行航略大于中国和澳大利亚之间,但是中美之间的时差大,旅行更折腾人一些,商务舱需求占的比例更大,美国航空公司靠高价值客户还能多撑一阵。

但是随着商务和高端客户的流失,还有国际局势的影响——美国航空公司客机飞往中国北方城市,现在不能飞越俄罗斯领空了,得绕道、这增加了成本。最后美国航空公司们最后也是卷不过中国同行的,也只能走上削减航班和关停航线这一步。中美之间在民航领域的开放程度没有中澳之间那么高,没有“天空开放协议”,美国航空公司发往中国的航班少了,最终美国政府也得减少中国航空公司来美的航班。这对于海外华人是一个坏消息,意味着以后去中国探亲、要经过更多的中转,旅途漫漫了。

澳洲航空被迫和中国脱钩,一个相关话题就是同一天5月14号拜登政府的关税如期而至,对价值18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25%-100%的关税,电动汽车的增长幅度最大,达到了100%,加关税的产品类别包括了太阳能电池、钢铝、起重机、半导体和关键矿物。星期一的节目中讲,关税最高的电动汽车其实美国从中国的直接进口很少,2023年只有3.7亿美元。这些加关税的类别避开了影响美国人日常消费品的领域,对美国人的生活影响很小,180亿美元只占到去年美国从中国进口4270多亿美元的很小一部分,这样也导致中共那边的报复即使有、也是规模很小的,把美国出口商的损失也尽量压低。从拜登的本意上看,这主要是一个争取劳工阶层好感的竞选举措。财长耶伦去了中国、国务卿也去了,才拿出180亿美元的制裁清单,雷声大雨点小了。

有很多人在我节目的评论区争论,加上去的关税是不是都被美国消费者承担了,美国杀敌一万、自伤八千?美国进口商直接涨价就完了?并不是这样,关税调整的是贸易生态,并不是直接价格传递的关系。
得从实际结果来看,2018年川普对中国出口的价值2000亿美元的商品征了10%的关税,9月份实施。一年以后2019年第四季度美国的CPI同比增长是2.3%,比较理想的温和通胀的范围。2020年第四季度,川普政府的末期,美国CPI同比增长1.4%,更低了,反映的是疫情流行开来,在没有政府救助的情况下,人们减少消费的状况,其实是通胀率偏低了,经济不活跃了。所以从2018年-2019年,川普政府对中国产品增加的关税,其实反映到美国消费者的荷包上,影响是微乎其微的。

但是2021年第四季度,美国的CPI的同比增速,一下就飙到了7%。导致涨价是疫情期间政府的货币大放水,通胀带来的,并不是关税带来的。现在距离2018年第一次加关税,已经过去了六年,继续提高关税对美国消费者造成的影响应当是越来越低的,因为供应链的调整已经进行了六年,中国制造对美国市场的影响都在走低。

从2022年起以单个国家而论,中国不再是美国最大贸易伙伴,加拿大和墨西哥和美国的货物贸易量都超过了中国。
以中国出口的传统大项商品服装为例,最高峰的2020年7月占到了美国服装纺织品进口额的78.2%;2023年这个份额跌到不足¼,反而是从墨西哥进口的服装大幅攀升。墨西哥的显著优势是到美国供应链短,运费低、也靠近原料产地,和墨西哥接壤的亚利桑那州是美国的四大产棉区之一,长绒棉的产量占全美的一半;德州和加州也都是产棉区,墨西哥的成品卖到美国又免关税,就非常适合承接从亚洲转出来的纺织业产能,所以哪怕给中国产的纺织品加到60%的关税,对美国消费者的影响也是非常微小的。

2023年美国从中国进口金额最大的产品类别是:手机及其相设备,进口了546亿美元;以及电脑,进口了391亿美元。在中国制造的苹果手机卖到美国也要征收关税,川普回归的风险、和中美冲突的风险也在促使苹果加速转移它的生产链。今年苹果已经把在印度的出货比例提高到了14%,2030年计划要提高到25%,大致与中国现在的出货量相当。但这也并不是说苹果离不了中国了,没法更快地移出,这只是在它比较舒服情况下的搬家,当然可以加急。只要苹果能承受财务报表上更难看的利润、股东们能承受股价一段时间掉得猛一些,苹果的搬家速度也是可以加快的。要是川普回归,对全部中国产商品征收60%关税的威胁在一两年内兑现,苹果的搬家也要提速。

所以贸易战对美国的影响是大大小于对中国的影响。对美国经济造成波动的起更大作用的是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美国经济的巨大体量、结构上的比较均衡的优势,也使它能承受更多的外部冲击。

关税带来的也不只是冲击,也有机会。它影响供应链的布局,鼓励制造业更多回流美国,有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让物价上涨,但是从较长远来说,制造业回流有利于提高劳工阶层收入,相对的让物价变得更便宜。其实从2018年贸易战的实施,到2019年第四季度这一年时间里,已经初步显现出这个苗头。但是随着2020年疫情的到来,和川普离开白宫,这个进程中断了。

这可能有违于许多人的观念,不是说好了越开放、越幸福吗?很多持传统自由贸易观点的人也是不喜欢关税的,很多西方学界里的“保守派”也是支持自由贸易的。比如我们引用过几次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弗里德曼,就反对关税。他认为自由贸易虽然让一些人受损害,但是总能让社会总体获益。比如进口钢材价格低,虽然让美国本土的钢铁企业受损失了,但是让电器制造商、汽车制造商成本下降了,老百姓能买到更便宜的冰箱和汽车。有外国的竞争,又淘态掉了本国钢铁业的低效产能,也有助于优化美国本地的钢铁产业。就放任不管好了。

不过经济这回事从来没有一成不变的公式,弗里德曼写出《自由的选择》这本书的1980年代,还没有中共这样的对手,能动用这么大的资源对美国发起全面的经济战,通过政府的补贴,一个行业、一个行业地挤垮美国。1980年代的弗里德曼也预见不到金融产业膨胀速度能如此之快,说:钢材价格便宜了,让美国消费者买到更便宜的冰箱和汽车,让美国的电器企业和汽车行业受益。这种因果推测还是太乐观了。实际情况是,钢材便宜,美国的制造业先受益,但是并没有在美国境内投资建更多冰箱和汽车的生产线,继续造福大众。而是把财富投入金融业,那个来钱更快。制造业新的投资是有,是投到工资更便宜的外国,再把产品进口回美国国内,造成美国国内的工厂不是越开越多、越开越大,反而是不停地在关,工作机会持续流失。外国廉价商品来了,东西是有更便宜,但工薪阶层更穷了,贫富分化加大了。

所有这一切都需要一个较长的时间才能显现结果,自由贸易天然就会带来幸福,这也是一个乌托邦。自由贸易的最大受益者居然是极权政府,利用自由贸易加强实力,再输出极权,这也是历史非常讽刺的一幕。拜登版关税的到来是在不想修正全球化总体构想的前提下,做的一个局部调整,不过它代表了一个潮流的转向,乌托帮式的全球化时代正落幕。

明天在会员网站上,我想来聊个话题,中国当前的垃圾时间大家要忍多久。垃圾时间这个词出自于体育比赛,一场篮球、或足球比赛,大比分的差距下,落后的一方不论球员怎么努力也改变不了结局,比赛还没有结束,还得在场上跑,剩下的时间就被称为垃圾时间。黄巢之乱后的大唐、庚子国变之后的大清都进入了垃圾时间,也就是社会溃烂到无法挽回、但还没有改朝换代这段时间。属于国运的癌症四期,癌细胞全身扩散的阶段。中国历史这个垃圾时间还要忍多久?这是很多朋友感兴趣的话题,明天咱们来好好聊聊。

4 thoughts on “突發,直飛上海的航線被取消,重啟僅9個月!一個時代就這麼落幕了(文昭談古論今20240515第1411期)

  1. mythic

    中国人收入普遍太低了,一趟去美国本土的经济舱,来回够的上普通人好几个月的收入了。纳税人的钱养了压迫自己的人,用在了很多不应该用的地方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