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未平、重慶又出「超人哥」,抗爭再攀新高峰!盛世摔落(是摔不是衰)最快有多快?(文昭談古論今20221125第1173期)

大家好,欢迎回到《文昭谈古论今》。先更新一下富士康的情况,事态大约从11月23号深夜起有所缓和,厂方承诺给返乡的员工发10000元的遣散费:立即到账8000、到家后再发剩下2000,抗议员工的情绪有所平复。24号起,厂区出现了庞大的离职潮,挤满了排队等着办理离职手续的工人。其间虽然有传闻,有的人钱一到账就被冻结、就被红码;还有传闻离职工人上了大数据黑名单,以后没法再去高科技企业打工,但是大批工人仍然选择离开。

有工人在快手直播里说,他所在的园区3万人选择离开、2万人选择留下。原因是郑州从11月23日起实施5天所谓“流动性管理”、主城区小区封闭,其实就是封城封区。新冠大流行这三年,一个封城的事,发明的新词比新冠病毒的变种还多。这一封到基层就不知道加码成什么样,参与抗议的员工又很担心会被厂方借防疫为名打击报复,所以多数人还是选择拿钱离开。黑不黑名单的,是以后的事,但好汉不吃眼前亏,先走为妙,这个判断是对的。按这一波最少3万人离职算,遣散费就需要3亿元现金,同时还有要结清的工资,所以富士康两天起义给资方造成的直接损失就有好几亿元,还有耽误工期的损失。厂方还得给离职员工安排核酸检测,用大巴把他们送到长途车站、高铁站和机场,还有许多额外成本发生。

现在多地又进入封控节奏,短时间招聘填补空缺是难以做到了;而且有这一波工人被蒙骗的前车之鉴,新招聘的时间和金钱成本也会大为提升。目前网传,郑州富士康员工维权的成功,让富士康其他厂区的员工也有意效仿,比如深圳观澜厂区,如果真有事发生我们再来说。

一句话总结是:富士康元气大伤,它撑起iPhone手机出货半边天的地位即将终结,它的陨落标志着中国科技产业从原创到代工整个产业链条的沉沦。如果做远一点的展望,吸引农村劳动力进城务工的几大引擎已经因为防疫接连熄火:工程建筑业熄火、科技代工熄火、初级加工制造订单向东南亚转移从而熄火。春节假期之后,在家的农民工会面临一个上哪儿打工吃饭的严峻问题,而那个时候清零还没有结束。苦日子很近了。

其实从总体来说,没有这场疫情和胡折腾,中国制造业的萎缩已经过快。工信部下属一个研究机构2020年的数据是,中国13年来制造业占经济的比重下降了5.3个百分点,快于其他工业化国家,韩国是6年降1.7%、日本是8年降2.6%。防疫加速了制造业的萎缩。2020年中国固定资产投资还同比增加了2.9%、不过工业的新增近乎为零、制造业则是萎缩了2.2%。制造业为什么重要?它的繁荣对就业有整体拉动作用,因为制造业要消费原物料、消费半成品;它对仓储运输有需求,它是物流业的内在驱动;它又创造人口流动,于是拉动对生活服务的需求,所以对社会整体就业有很强的拉动作用。美国的经验是制造业的每一个新就业,能创造服务业1.6个新就业。因为制造业吸纳劳动力比较多,制造业的繁荣会造成服务业和制造业竞争拉人的情况,所以有助于抬升平均工资。

中国制造业的加速完犊子,让中国即将面临大范围的萧条和失业。这是由富士康员工起义所联想到的。近期中国民众的反封锁冲塔行动,呈点状多发,目前比较引人注意的事发生在郑州、广州(广州海珠区密密麻麻有上千家成衣加工厂,打工者以湖北籍居多,住在几个城中村。封锁期间对他们的生活保障做得非常粗放,所以生存艰难的他们最有冲塔的劲头)、以及重庆和新疆乌鲁木齐近期引人关注的事也比较多。

重庆“超人哥”这两天人气爆棚,24号一位背着超人背包的中年男子,在重庆一小区门口怒斥防疫政策,准确地说是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讲,期间金句频出,“这个世界只有一种病,不自由和穷,我们都占了”、“我们曾经有篇课文入选我们的教材,上面说过6个字:不自由、毋宁死!”这些振聋发聩的呼声得到了围观群众的强烈共鸣。难得的是超人哥知识丰富、条理清晰,一番街头演讲超有说服力。而且镜头感很好,看到有很多群众拿手机录影,用普通话演讲而不是重庆话,便于外地观众理解、超有传播意识。

他简单又有力地指出了防疫的荒谬反科学,梅西得过新冠、C罗得过新冠、网球名将德约科维奇两次得过新冠,要是这个病这个严重,他们早退役了,实际上他们的运动生涯完全没受影响。既举众人周知的名人的例子、又举大家生活中的亲身经历,封锁以来他只能买八块钱一斤的高价胡萝卜,他问在场的市民们:经常买菜的阿姨们,你们说正常胡萝卜多少钱一斤。立刻激起抢不着菜的阿姨的强烈共鸣,开启了直播+现场互动模式,有人大喊:两块!两块五!

“超人哥”还有总结升华,拔了个高:世界只有一种病,不自由和穷,我们都占了。政府他们错了,就要一直错下去。于是在场群众都被说服了!这一番即兴演说可以说入情入理,有事实、有逻辑、有生活、有总结、有情感号召。我只能感叹:真是才勇兼备啊!“超人哥”可以称得上是,继北京四通桥挂横幅的彭载舟之后的又一位孤勇者。这回让人感到欣慰、感到振奋的是孤勇者不再孤单,当警察要把“超人哥”拖走的时候,重庆群众出手相助,把人抢了回来,“超人哥”现场脱险。

当然重庆公安肯定会启动大数据天网模式,去找肯定,我这里希望他接下来一定要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也希望他左邻右舍的市民们多提供掩护,帮助保护他。万一超人哥真的被抓,也请知晓情况的市民及时上网发布,有更多人关注有让当地政府有所顾忌,哪怕被抓也有助于改善他的待遇。

新孤勇者重庆“超人哥”,这几分钟的街头演讲,在我心目中比富士康几万员工一天两夜的暴动还要有意义。当然不是说富士康起义就不重要,我只是从另一个角度去衡量。超人哥不只是为自己抢不到菜鸣冤,而是为所有人的遭遇发声,他喊出的是封城的荒谬和反人性、他喊出了进步和自由。市民们出手相助,把他从警察手里抢回来,也不是因为这有什么好处,而是“超人哥”为我们仗义执言,我们也不能麻木冷血。孤勇者和市民都不是直接地在为自己的得失做什么,而是在做正确的事,这难道不是我们在中国久违了的一幕,不应该大大地点个赞吗?就算在场群众只有几十个人,却比上万人的聚集更让人感动。

彭载舟在四通桥挂横幅的举动,事后有人泼冷水,认为改变不了什么、成本代价太高昂、没什么意义。我觉得在德国的长平先生说得很好,如果没有彭载舟这样的人,不知道我们这个时代还会黑暗到什么程度。在最黑暗和邪恶的时代,有人证明良知的火焰没有熄灭,这不就是最大的意义吗?谁说孤勇者就是以卵击石、做没意义的事呢?就在大约一个星期前,多伦多就有一批中国留学生站出来,反对清零。加拿大《环球邮报》说彭载舟事件后,多伦多中国留学生发起的讨论这个事的电报群,有五百多个人加入。有一位前留学生,一位女士,自己打印传单去母校麦吉尔大学门口发,去的时候都哆嗦,怕有小粉红来打自己,结果当然是没有发生。彭载舟鼓励许许多多人走出恐惧、点燃勇气,现在没有比这更有意义的事。

也许重庆“超人哥”也是翻墙者之一,也许也是受到了彭载舟的激励,他今天把勇气分享给了更多的人,确实也成功了。我这里也要特别感谢他,他一分钟的街头演讲,比我做1000期节目都体现了更大的勇气。而且“超人哥”提出了一个特别有哲学意义的问题,他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病,不自由和穷,我们都占了”。实际上他揭示出中国大众的心态,以钱换自由,牺牲权利换得物质生活的改善,许多中国人认为这两者是可以牺牲一个、保全另一个的。最后发现是既没有自由也没有钱,这是病,得治啊朋友们。“超人哥”明明白白地说出了这是一种病,不是一针见血吗?

一个繁荣的盛世衰落需要多长时间?大诗人杜甫在《忆昔》这首诗里说:“忆昔开元全盛日,小邑犹藏万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在开元盛世鼎盛的日子,一座小城都有上万户人家,公家和私人仓库里的稻米和粟米多到用不完。后面说“岂闻一绢直万钱,有田种谷今流血”,现在是一匹绢值万钱,物价腾贵。有可耕种的良田,人们却不是在流汗种地、而是在流血打仗。

杜甫这首《忆昔》写于唐代宗广德二年,公元764年。安史之乱开始于公元755年,是动乱的8、9年后。我算了笔账。谭文熙的《中国物价史》里说开元鼎盛的年份,两京(长安、洛阳)的一匹绢的价格是200钱,杜甫说“一绢值万钱”,按一万钱来算,就是物价涨50倍。考虑到万可能是虚指,有一定文学夸张,所以可以理解为涨价了几十倍。绢这种丝织品本身也是货币,你就可以简单理解为物价涨了这么多,用它去交换别的生活必需品,反映出其他商品的价格差不多也涨这么多。你也就可以理解为:生活必需品普遍涨價了几十倍。这个物价飙涨的过程只经过8年左右。

再看一个眼下的例子。委内瑞拉2014年起正式陷入衰退,2016年消费品物价上涨了800%,从2013年查韦斯死去到2016年3年间,委内瑞拉75%的人平均体重下降了19磅,大约是8.7公斤。健身行业从这个国家消失,3年营养不良全民瘦身。

由于2000年代初油价的大涨给这个国家带来了从来没有经历过的繁荣盛世,持续大约10年,然后怎么繁荣的怎么跌回来,从查韦斯盛世、到全民瘦身用了不到三年。这一瘦身就胖不回去了,直到如今。从杜甫的“一绢直万钱”到委内瑞拉全民大瘦身,都不是偶然的倒霉。同样是大萧条,有的国家滑落速度慢,也能快速得到恢复,像委内瑞拉这样的国家却不行。原因在于这个社会没有对个人权利的保障、没有对权力的约束。经济复苏最需要的是投资信心恢复,投资人需要对自己的长远收获有安全感,都需要这个社会对个人产权和自由的制度保障。

中国过去的皇权社会、和委内瑞拉这样的近代国家,一旦陷入萧条,都不可避免出现腐败会变得越发不可收拾、公序和良俗加速崩坏。在繁荣时期,掌握权力的还不在意让韭菜们分享一些发展的红利,我吃肉,你们喝点汤没关系。一旦以止损为目的,权力就会加速把损失转移给弱势者。社会没有给弱势者提供任何防火墙机制、没有缓冲机制。美国也有大萧条、也有金融危机,美国韭菜也在掉、还好有降落伞。中国韭菜全自由落体。所以别人安全落地,再慢慢地爬回到高处,你就没这机会了。

韭菜们由于不是有权者,必然处于信息不对称的状态,灾难来了基本是跑不掉的。从全社会层面看,由盛世到乱世的转变急速完成。

清零升级,中国民间的反清零也在升级。新疆乌鲁木齐可能是下一个燃爆点,有视频显示大批市民正在市政府前聚集,也有大批警车开进乌鲁木齐。

彭载舟、郑州富士康员工、和重庆“超人哥”,都是散播火种的人,预计今年冬天中国不会平静,冬季感染数字不断攀新高、清零在发力、人们的承受力不断破防,在农历新年之前会有更多事发生。

明天在会员网站上是谭今女士来聊《房地产的底层逻辑》。不管是在中国还是美国的地产界,都流行一个词叫刚需,意思是刚性需要,对价格不敏感,人要衣食住行,住是基本需求,再贵也要有房子住。但这里有很大的误解,房子在任何时代都不那么刚,都是价格高度敏感的。甚至“刚需”本身也是个有弹性的既念,并不僵化、并不刚。

8 thoughts on “富士康未平、重慶又出「超人哥」,抗爭再攀新高峰!盛世摔落(是摔不是衰)最快有多快?(文昭談古論今20221125第1173期)

  1. ly0328

    其实我个人有一个建议, 希望得到文昭老师的点评

    个人心理是非常钦佩彭载舟和超人哥这样的孤勇者

    然后我还有些个人心得建议,在进行大规模封锁的地区要抵制核算的进行(这点和之前文昭老师讲的一致). 哪怕是仅仅稍微给防疫人员增加一点体力和心里负担. 要增加他们的疲劳值,消耗他们的耐心程度. 来加速这个过程的瓦解

    在非大规模封锁地区, 很多地方比如深圳. 有个48小时就行. 这种地方仗着自己有钱, 核算已经常态化了. 那就要在这些地方增加它们的成本消耗.没事就多去做核算. 不能让这帮孙子清闲了. 再富裕的地方也有扛不住的时候. 当经济逐渐跟不上的时候, 也就是瓦解他的时候.

  2. Jazzman

    我仍然对这个社会的觉醒不那么乐观。在这种高压和原子化的社会里,民众不敢喊出那个涉及问题本质的口号,只能针对具体的事件短暂的聚合,而当局也只会在这类具体的事件上给出妥协。在此之后,民众就又散去,原子化,重新等待下一次的被宰割。唉,这是一片被诅咒过的毒地,何时才有希望

  3. ccaabbddeeffgg

    我和上面那位持相同的观点,这些抗争都是前所未有的,但是还是规模太小,而且太过零散,不要说全国,连地区的影响力都不能形成,能对近乎疯狂的清零政策造成的什么程度的打击呢?另外必须看到,现在官府因为各种原因,根本没有采取什么强硬手段,而一旦他们出手,也许这个“不平静”的冬天会多出不少血腥味道,

  4. fdsf

    原本以为过了几个小时会有所改观,可还是一如既往的自责(指责)自己或他人是懦夫的一如既往的被认可的多,几乎明示都是上面习一尊的责任的被沉了下去

  5. lovewenzhaoteacher

    请问有没有多伦多的电报群啊,能不能拉小弟一下?小弟也想去参加一下游行之类的活动。

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