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今:撒幣經濟學 (20220305)

音頻下載

各位朋友大家好,我是谭今。

笔者成稿时,地球上的两个地方正在发生两件大事。

第一件是俄乌危机不断恶化,战争的阴云再次笼罩欧洲,围绕着乌克兰,俄罗斯、美国、欧盟三方的博弈与交锋日趋激烈,并引发全球资本市场剧烈动荡。黑云压城城欲摧,飞机坦克的雷霆震撼声中,战端再起,和平的曙光不知何时才能降临

另一件则是发生在中国,引起海内外广泛关注的徐州丰县”铁链女“拐卖案。此案在短短几周内几经波折,掩盖与发掘真相的力量轮番较量,更高层政府力量的介入更令事件发展波云诡谲,真相看似扑朔迷离,却又仿佛触手可及。然而,无论最后真相如何,中国底层生态以及地方政府的崩坏,都如黑洞般,将北京冬奥会的绚烂梦幻、夺目光彩吞噬殆尽,却令另外一群人熠熠生辉。(100亿阅读量救不出一个女人)

这两件发生在地球两端的事看似毫不相干,但都与我们今天要讨论的主题——撒币经济学,有相当的关联。

(一)理想之花

撒币经济学,学名现代货币理论,英文叫做Modern Monetary Theory,简称MMT。该理论的源头最早可以追溯到一百多年前出版的《国家货币理论》(The State Theory of Money)一书,在书中,德国经济学家克纳普(Georg Friedrich Knapp)挑战了传统的以贵金属为核心的货币概念,并提出了一种纯粹由政府主宰的、不具有实物担保的法定货币(fiat money)的概念,因而法币也可以称为“法律的衍生物”。在该理论提出之前,人类经历了漫长的以贵金属充当货币的时代。1971年,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黄金不再做为美元的锚定,布雷顿森林体系(Bretton Woods System)宣告瓦解,货币渐渐脱离了贵金属,成为纯粹的信用货币。自此,法币也渐渐为主流经济学所广为接受。既然现代货币依赖于政府背书而存在,在这一理论基础上,拥有货币政策主权的国家,就可以通过调控货币供应来达成一定的经济目的。这一点,是主流经济学和现代货币理论的共通之处。

然而,传统的主流经济学认为, 政府大幅举债,对于经济而言是潜在的巨大威胁,会引发过度发债、利率上行等一系列经济问题,但MMT则认为,只要能控制通胀上行的速度,政府赤字就不是问题。换言之,在现代货币理论中,财政部和央行是一体的,政府和央行之间不必再玩那一套把钱从左口袋放进右口袋的把戏,政府可以放心大胆地举债,做自己想做的事,真正做到“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这样一来,货币对政府财政而言就不再具有财富属性,而是变成了纯粹的“功能性货币”。这套理论,在最近两年的实践中尤放异彩。

2020到2021年,全球绝大多数国家都因疫情及强制措施,陷入经济困难的局面,此时百业萧条、失业率节节攀升,各国贸易近乎停滞,民生举步维艰,经济基本面严重恶化。为了刺激经济,全球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进入空前的宽松时代,大量资金通过各国央行、财政部,涌入市场和实体经济,“撒币”大显神威。2021年1月,拜登就任美国总统后,连续推出以万亿美元计的财政开支计划,撒币经济学更得以大展拳脚。美国现代货币理论专家、前民主党参议院预算委员会首席经济学家、拜登竞选团队经济政策白皮书的起草人、被誉为“道德的曙光”的史蒂芬妮‧凯尔顿(Stephanie Kelton),在其著作《赤字迷思:现代货币理论和为人民而生的经济》(The Deficit Myth: Modern Monetary Theory and the Birth of the People’s Economy)中,向世人展示了现代货币理论的光明前景。另外,各位朋友可能记不得这许多名字,接下来我们就将史蒂芬妮女士称为史道德,以方便表述。

史道德在《赤字迷思》中指出,

  • 政府自己印钱,所以不需要考虑收支平衡
  • 国债不是问题,可以印钱还债
  • 只要控制通货膨胀,就不怕政府过度支出而令实体经济中的钱太多
  • 政府的赤字,是民间的盈余,政府欠债,代表藏富于民
  • 政府并非负担不起社会福利,而是政府不愿意付钱

理想状态下,史道德的理论不无道理;既然货币由政府发行,那么政府印钱给自己还债,似乎没毛病;政府不用再担心过度支出,可以放心大胆地进行财政扩张,将钱用于改善福利、提供社会保障、促进就业,进行基础设施建设;政府还可以成为社会安全网,成为最后的担保人,当经济不景气、企业大量裁员时,就由政府组织提供工作岗位;当经济繁荣时,就可以让员工回到企业工作;政府甚至还可以担负起精准扶贫的任务,为低收入家庭提供专门福利。

上述的一切听上去如此美好,就像社会主义一般美好,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人类历史已经无数次证明,所有看起来完美的乌托邦理论,所有建立人间理想国的尝试,都被证明是当权者以独裁暴政对人民强制革命、残暴统治的手段,最后都酿成了无比惨烈的后果,并且遗祸无穷。看似美好的人间天堂,将复杂的社会和经济问题简化为理想的臆测,妄图用一个看似完美却悖离常识的理论来解决这些问题,却忽视了最基本的现实与人性。当理论与实际发生冲突时,当权者就会动用强制力来推行自己的理论,从而引发更大规模的社会灾难,最终不可避免地走向鱼死网破的惨烈局面。

(二)罪恶之果

(1) 公信力的丧失

在继续下面的讨论之前,我们先来延展一下开头提到的丰县的事情。

丰县是典型的贫困县,丰县财政也主要靠中央财政拨款和社会自筹资金,换言之,主要靠中央政府给钱和向社会借钱。2021年,丰县政府的债务余额为123亿元,而财政收入却仅为33亿元,债务率为373%,若加上隐性债务,其债务率高达971.5%。这里的隐性债务指的是,在规定的政府公债限额之外举借的债务,也就是说,按照丰县2021年的财政收入,丰县政府上上下下不吃不喝要花10年才能偿清所有债务。有知情人士透露,事发后,由于丰县政府公信力崩塌以及不合规风险,为其发行债券的金融公司,已经非常迅速地下架了丰县的几个债务产品,丰县借新钱还旧债的算盘泡汤,丰县即将到期的债务面临违约的困境。其实,就中国各地县级政府堪忧的财政状况而言,这只是冰山一角,这里不再细表。更严重的恶果是,此次事件后,整个资本市场都不会再相信丰县政府的背书,一个左支右绌、漏洞百出的政府如何获得投资人的信任?丰县以后将无法举债,与徐州相关的市场和产业都可能受到负面影响,这会令经济发展进一步陷入停滞,丰县人民靠政府领导脱贫致富的指望恐怕遥遥无期了。

我们再设想一下,如果丰县是一个独立国家,发行自己的货币,可问题是,谁还会相信一个公信力破产的政府发行的货币呢?丰县也的确可以命令自己的央行给自己发钱还债,使债务归零。但是,债权人所获得的的还款,将再流入丰县的资本市场和实体经济,造成严重的通货膨胀和货币贬值。那么无论是债权人、资本市场还是当地百姓,谁还会愿意持有并使用丰县的货币呢?谁还会愿意辛勤工作赚取丰县的货币呢?到时候就会形成民皆弃之的局面,丰县的经济就彻底崩溃了,政府就倒台了。

政府发行的每一分钱,都代表着政府对这一分钱购买力的承诺,是政府与货币持有者达成的债务约定。政府的公信力取代黄金成为货币新的锚定,固然赋予了政府无上的货币权力,但也给政府加上了无形的约束,政府突破约束,本质上就是对这一债务约定的违约。而越多超发的货币也就越会加速公信力的流失,无限的货币则会无限稀释政府的信用。政府一旦丧失公信力,市场和人民就会用脚投票,无论是公债还是货币,都一文不值,印多少钱都无济于事了。

想要贯彻落实撒币经济学的拜登政府,其公信力是在上升还是下降呢?如果是在不幸下降的话,那么史道德同志还会认为过度开支和印钱还债不成问题吗?

(2) 扼制通胀的迷梦

撒币经济学,其本身就是通胀的源头,不把源头关掉,又怎么能抑制通胀呢?开头提到的俄乌危机在一定程度上,就与这点相关。

一边是,美国国内汽油、天然气、食品、住房、医疗、教育、法律等方面价格的快速上涨,消费者价格指数(CPI)连连攀升,创下了四十年以来的历史新高,普通百姓的生活愈发艰辛。而另一边,政府追加福利的速度,要远逊于撒币导致的物价飞速上扬的速度;社会资源的分配也并没有如史道德同志所说的,向着改善民生、提升社会福利的方向倾斜,反而因为通胀而更加不均衡。俄乌战争又进一步推高了石油价格,令通胀愈发难以扼制,却令美国的石油、军工利益集团攫取巨额利益。而此时的美国政府,似乎想的不是如何有效抑制通胀、解决美国国内愈发严重的社会经济问题,而是想要煽动战争转移国内矛盾、挽救岌岌可危的民意,并且配合美联储加息的步伐促使资本回流美国。而在此过程中,受通胀伤害最大的是谁呢?自然是每天辛勤工作、养家糊口的中产阶级。

其实,政府已经被证明是最低效的组织之一,这其中的代表——机动车管理局(DMV)、移民和公民服务局(USCIS)、国税局(IRS),是迪士尼动画都在嘲笑的低效典型。让低效的政府用撒币经济学来调配高效的市场,并且试图控制通货膨胀,无异于抱薪救火、痴人说梦,其结果只能是令通胀愈演愈烈,当由此导致的社会经济问题在国内无法解决时,矛盾就会溢出到全世界,让全世界人民遭殃。另外,高企的通胀将进一步削弱中产阶级,加剧社会贫富分化,以便推行左倾的社会和经济政策,加速社会左转,某些政客就可以在贫困中攫取选票,在极端中操控民意,在分裂中喋血民心。

(3) 人性的现实

最后,撒币经济学将会引发系统性的腐败与盲目的扩张。

在史道德同志的眼里,上至白宫国会,下至各州政府,大小官员政客个个都是大公无私、我将无我的人民公仆,可惜的是,仅仅是国会山的议员和他们的亲友,就利用政府内部消息炒股,制造了许多股神,似乎他们的政治道德并没有达到史道德同志所要求的高度。史道德所设想的“社会安全网”,由政府操盘,官员、政客们必然有自己的偏好,他们在调配财政、分配福利时,必然有自己的利益倾向。如果真的依赖他们打造社会福利网络,他们亲友的福利将得到优先保障,其次与他们有利益关联的企业将率先得以与政府的福利项目合作,最后选民的投票倾向将更多因福利而被操纵,如此这般,系统性的腐败也就接踵而至了。其实,即使是当前的美国福利体系,也已经漏洞百出,这里仅举几例供各位共鉴:

  1. 偷税漏税的人不仅少缴、不缴税,还因此可以获得低收入福利保障;
  2. 福利被政客操控以收买特定群体的选票;
  3. 福利在一定程度上异化为教育、医疗、保险行业寄生并腐败的温床,福利水平普遍下降,高水平的福利更加稀缺,价格更加昂贵。

以上种种问题,不会因为印钱而减少,还会因为教育、医疗、保险的价格大幅上涨而增多,钱多了,百姓享受的福利却下降了,由此获利的就是百姓以外的人了。撒币经济学,又怎么称得上是为了人民呢?而是镰刀对韭菜的爱罢了。此外,在社会安全网里,人们会觉得反正都有政府兜底,那么即使丢掉工作也无所谓,这就会让中产变穷,让穷人变懒,最后形成全社会一起躺平的比懒游戏。

另外,政府可以以福利为名购买社会上的各项资产,硅谷当地政府不顾民意反对,悍然修建流民营就是最好的例证。设想一个极端状况下,当政府拥有央行赋予的无尽货币时,这将导致没有任何人可以比政府出价更高,最后政府成为最大的资产拥有者,再辅以绝对垄断的暴力机器,政府将成为唯一的垄断者,而全民皆无产,全社会手牵手大踏步进入共产主义。笔者认为,撒币经济学的诞生正是在于,政府一直在无法抑制地寻求扩张自己的权力、意志与财富,而撒币经济学本身也会大大加速这一扩张进程。

(三)总结

总结一下,撒币经济学,或者说现代货币理论,都算不上一门经济学,而是又一个一厢情愿的社会主义理想罢了。我们要警惕的,是以理想之手行暴政之实的当权者和政客,要警惕他们在无法将理想变为现实时,对人民实施的各种强制手段。暴政从未走远,暴政就在我们的身边,而且正以前所未有的隐蔽姿态,侵入我们的生活,掏空我们的腰包,侵蚀我们的权利。政府所想的,不应该是如何从央行获取“赤字自由”,用印钱来解决社会问题,这是懒政、怠政、无德、无能的表现。扼制资本与政客间的利益输送,把DMV、USCIS、IRS的服务质量提上来,不该管的事情不要管,不该收的钱不要收,该放手的事就放手,才是政府能做的,可以切实提高社会福利、民生福祉的有效手段。高扬着道德的旗号,把脱离实际的理论借政府之手强制施行,只会酿成人世间最涩的苦果。最后,借用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里的一句话来结束本期节目:一切拥有权力的人都有滥用权力为自己谋求私利的倾向。

 

16 thoughts on “譚今:撒幣經濟學 (20220305)

    • Customer Service

      您好:黃色的部分其實是hyperlink(超鏈接),顏色是默認的, 無法修改。若您是使用App觀看, 有可能看到的是藍色的。點擊該鏈接之後會跳轉到該文字內容引用的出處。若您是使用電腦觀看, 當鼠標移動到黃色部份的時候, 它會變成灰黑色的。

  1. Janelle

    稍微有点经济学基础或者货币理论的人应该都能对这种理论嗤之以鼻,真心搞不懂为何这样脑残的书能热销?而且成为首脑的智库?

    • wenzhao Post author

      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问题值得很深入地聊。
      我觉得这是左派政治基本盘变化的正反馈互动,福利主义和均贫富主张的拥趸成为西方左派的铁票仓,左派需要有迎合票仓的政策,政策需要有理论包装说服中产阶级。
      如同天上掉馅饼式的福利让底层开心,也要有政府印钞创造永续繁荣的美梦让中产阶级开心。
      这是西方左派和他们的拥护力量间复杂互动的结果。

      • 硅谷尹公

        文化(意识形态)和政治、经济的这种互动模式,在人类数千年文明的“观念史”中,是非常常见的。人们有需要时,新的观念和理论就被创造出来,然后反过来再塑造这个社会。观念和实际情况相差过大,则修正观念。

        然而左派的主张是文化马克思主义,它具有“抗拒证伪机制”,导致了即使这个观念捅出了大篓子,也不会被纠正。这是很成问题的。

  2. MyOcean

    也就是说,碳达峰极权相比屎道德的政策也是小巫见大巫了… 不过话说回来,今天的世界拿贵金属定锚也不现实,那要设计怎样的货币发行政策呢?

    “MMT则认为,只要能控制通胀上行的速度,政府赤字就不是问题”,问题今天通胀已经很厉害了,败登也没有要减少赤字啊,是他自己违背自己经济哲学,还是压根没有定量“通胀”速度?
    不过白左学者普遍都马克思一样:喜定性、写书、作秀、革命,恶定量、建模、实验;

    另外我记得不是说货币发行是美联储,是央行不是政府,而且文昭说过这个机构只认通胀率做KPI,那败登怎么践行这套理论呢?扩大赤字但不给他印钞,他自己不就破产了么?而且管钱的是国会,没新钞票入账,又养不起,那不就要让这届班子滚蛋了吗?

  3. effervescent

    撒币经济学起源于凯恩斯主义,是二战后世界经济学发展的基石,超额的货币印发而不管泡沫的滋生导致经济处于高风险状态,随时可能爆发像08年那样的金融危机。世界的经济发展有其周期性,一般凯恩斯主义盛行之时将带来地缘冲突与金融危机。可是这也像是莫比乌斯环一样,是目前经济学无法解决的环。
    货币超发刺激经济发展→滋生泡沫→泡沫破裂→金融危机→央行用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调节→干预导致经济增速放缓→货币超发刺激经济发展
    有人讲这是资本主义的必然性,我不知道如何与之联系及反驳解决,希望与各位讨论。
    希望未来可以有更完善的金融制度与理论发展

  4. geo

    少有IT背景的作者写出如此深刻的关于社会学和经济学的文章。文中的“人性的现实”部分让人想起左派的一个特点,把自己当作一群圣人,认为只有他们才可以引领人类实现存在的意义。这就是说所得”知识分子的傲慢“。所以左派太多基于此种理念的的美好的设想和命题,都是站不住脚的。文中用”大公无私、我将无我的人民公仆“的比喻,让人不禁莞尔。

  5. kevin56

    MMT本身不是問題,濫用它才是,如作者說得,貨幣是一種購買力的承諾,赤字迷思的作者簡化了真實世界的問題,以及認為理論沒有侷限,所以才會得出政府可以無限發債這麼可笑的結論。MMT提供了方法讓社會可以渡過一些突發的危機例如疫情導致的經濟停滯問題。低利率、QE,能夠用相反的操作去控制,不過一旦濫發國債+無限制的QE,長期來說就真的是把信用無限稀釋。看穿天真經濟學家的方法就是用常識去突破,這篇文章用簡單易懂的方式論述很棒。

  6. kaimiao

    生财有大道,生之者众,食之者寡,为之者疾,用之者舒,则财恒足矣。–出自《大学》

  7. Yourong

    政府不能亂印錢好像是我小時候就知道的事,怎麼到現在又有學者提出理論繞回來重炒一次臭掉的飯?
    比較好奇的是,美國這樣的大國家,全世界都接受美金,政府這樣亂發給美國民眾福利金,會不會變相擠壓到其他國家的供需,讓其他國家物價也跟著上升啊?

  8. miulun

    人类辛苦劳动却摆脱不了苦难。根本原因在于货币体系。现在人类应该正视货币的本质,建立最公平的货币体系。
    货币是商品流通的媒介,货币本身不是财富,只是符号。
    商品由普通人产生,商品流通需要货币,所以普通人有发行货币的权利。执政者只有监管的权利。
    商品是有保质期的,代表商品价值的货币也必须有有效期,不然就是隐形诈骗。货币的有效期因商品的种类繁多,难以平均,可以用人类生活循环时间,以年代替。每笔货币的从进入市场赋值于商品,有效期开始计时,在有效期内必须花出去,进行商品交易,赋值于另一批商品,有效期更新。
    具体细节可阅读我写的《个人信用货币是人类的未来》。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