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風堂:取消高考能讓中國社會更不公平?開什麽玩笑!癥結都搞錯了 (20210515)


音頻下載

 

各位文昭網站的觀衆朋友們,大家好!我是驚風堂。今天咱們來討論一個和教育有關的問題。

我一直很喜歡聼袁騰飛老師講歷史的節目。一個是因爲我本人不是學歷史專業出身,袁老師這種詼諧幽默的表達方式對我來説比聼專業的歷史節目,或者直接讀純歷史的書籍要更有吸引力一些。另一個就是袁老師的基本價值觀,我是比較認同的。雖然他身處大陸,但可能也是因爲喜歡歷史,對於整個世界和人類文明的發展,袁老師相對於大多數國人來説還是有深刻領悟的。不過,他在一些特定問題上的看法,還是存在一些墻内常有的常識錯誤或者邏輯錯誤。比如前兩天,我聽袁老師聊古代科舉制度的時候,他提出了一個觀點,是這麽説的:像科舉和高考這樣的應試教育體系,雖然有各種各樣的弊端,但是總體來説還是最為公平的社會選拔制度,所以本著維護公平的角度出發,高考不應該取消。袁老師的本意應該是反駁國内那些提倡所謂素質教育並取消高考制度的觀點。他認爲取消高考或者科舉這樣的應試教育體系,會讓社會中的選拔體系變得更加不公平。但是,在我看來,這個討論根本就是荒謬的,從一開始就已經落入到了整個高考制度設計的邏輯陷阱當中。問題到底出在哪兒呢?今天咱們就來聊一聊這個話題。

咱們從一個數學題的典故説起。最近在墻内的網絡上,一道小學算數題,得到了各大主流媒體的爭相轉載,也讓網友們吵翻了天。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一位姓秦的女士在檢查自己孩子的試卷時,發現有一道數學題,答案明明是正確的,卻被老師判錯。於是這位媽媽因爲關心孩子的學習成績,就跑去找學校老師討説法。這是一道什麽題呢?很簡單,就是列豎式計算:1.8+6.2。答案,我們成年人應該一眼就能夠看出來,是8,或者更精確一點,那就是8.0。而這個孩子雖然在豎式計算的過程中,得出了8.0這個更精確的答案。但是,他在題目的結尾卻寫的是“=8”,結果被老師判錯。於是發生了上面家長很困惑跑去找老師的一幕,結果卻被老師狠狠打臉。打臉是國内新聞上的説法。其實,老師就是告訴家長,孩子做題沒有按照要求。數學講究嚴謹。班上有不少小朋友都犯了同樣的錯誤。她這麽判,根本目的是爲了培養孩子精準、嚴謹的思維習慣。就這樣,一套聽起來冠冕堂皇的大道理,最終把秦女士説的心悅誠服。

我看到這個話題在網絡上引起熱議,但是討論的核心主要有兩個。首先是一個純數學問題,8到底等不等於8.0。其次,就是再進一步上升到教育倫理問題,也就是小學數學,對學生提出這樣的要求是否有必要。有的人認爲這樣的要求過於苛刻,也有人認爲數學思維就是應該嚴謹,必須從小嚴格要求。但是,如果讓我來説的話,這兩個討論的方向都反映出國人思維的局限性。他們的爭論焦點和這道數學題背後所反應出來的實質問題根本沒有關係。證明8是不是等於8.0,這根本不是小學數學層面思考的問題,也完全不是小學生和小學老師,在這道數學題上產生理解分歧的原因。而第二個教育方法論層面的討論,乍一看兩種説法都沒錯。小學數學從功能來説,主要是介紹和引導基本的算術技術和邏輯思維。對於小學生是否有必要按照科學家的精度來要求他們,值得探討,屬於一個教育方面的專業問題。僅從常識來判斷的話,學數學是不是需要嚴謹、精確的思維,當然需要,對於一個很有數理天賦的孩子來説,從小在思維方面培養他是完全有道理的。但我們説的這件事情,核心問題其實和方法論完全無關,因爲我們沒有確定老師説的是不是事實。她到底是不是真的在培養孩子的嚴謹思維。

要搞清楚這個事實也不難,因爲老師在自己的解釋中,就已經暴露了她的小心機。在培養孩子嚴謹思維之前,她首先提到孩子的答案不符合題目要求,也就是說題目要求答案必須保留小數後一位。但是咱們如果仔細的看一看這道題的原圖,就可以發現試卷上並沒有這個要求。那麽試卷的其他地方會不會有標註呢?顯然沒有,不然家長很難看不到,就算沒看到,老師面對質疑,也不可能隻字不提。而且,按老師自己的説法,犯錯的不是一個學生,而是很多孩子。那就又排除了老師在考試前就已經申明題目要求的可能性。也就説這個所謂的題目要求是潛在的,並沒有明確傳達給考試的學生。

這就產生了一個嚴重的問題,老師强調的要求並不存在。既然沒有這個要求,那麽孩子的解答就完全沒問題了。那麽她省略題目要求的做法,到底又是有意,還是無意的呢?如果是無意的話,那麽不嚴謹的就是老師。數學運算精度本來就是根據情況而定,我們通常說8.0等於8,甚至四捨五入說8.1或者7.9都等於8,也都沒有錯。完全符合數學運算規則。如果非要8.0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老師就不能省略要求,那才是在培養孩子的嚴謹思維。

不過,從老師自己的表達來看,我更傾向於認爲要求是被刻意省略掉的,還不是不小心。目的就是要通過這樣的題目,篩選出那些能夠領略到潛在要求,並且完全服從的孩子們,然後引導更多的孩子都這麽做。重點來了,被省略的規則、必須服從,那不就是潛規則嗎?對於這種小學數學問題來説,讓孩子們領略老師的潛規則,並不難,所以强調服從才是關鍵。翻過來説,老師是在明確的告訴那些有能力領略卻不願意服從的學生,你們是絕對錯誤的!所以,這位老師是在引導孩子們適應社會潛規則,樹立一種嚴格服從權威的人格,和思維嚴謹沒有半毛錢的關係。就是這麽嚴重。

這裏我想插一句,就是這種服從權威的教育,不僅不能培養嚴謹,實質上還是在反嚴謹。為什麽這麽説呢?因爲嚴謹的基礎是正常思維,而服從的本質是抵制正常思維,權威說什麽就是什麽。服從講究權威説一,你不能說二。權威說一加一等於三,你不能說一加一等於二。還是拿剛才那道數學題舉例子。老師出題就不嚴謹,如果這個時候强迫孩子給出一個潛規則下的最佳答案,其實就是在要求孩子包容老師的不嚴謹,也就是包容權威的不嚴謹。一個習慣於包容不嚴謹的人,他有可能成爲一個思維嚴謹的人嗎?不可能,他只會嚴謹的服從,只會全身心地領悟和服從權威的意圖。只要他的上級犯錯,他就一定正確不了。權威不發話,你問他思維嚴謹是什麽,他都搞不清楚。

更確切一點來説,這道數學題本質上體現的根本也不是教育理念,而是權力體系下的洗腦術。那問題當然就不只是一道數學題或者一位數學老師那麽簡單,中國的教育體系從頭到尾,從小學,甚至從很多父母開始,就是這樣一套完整的洗腦機器。被系統成功洗腦的人,就會順利升級變成系統一部分,按照指令去洗腦更多的人,然後把難以洗腦的人篩選到體系之外,最好是弄死。説到這,我不知道爲什麽會想起《生化危機》這部經典的恐怖游戲。喪屍,哦不對是老師。他們固然是這套系統中重要的組成部分,但是他們還不是核心,真正的核心還是咱們在節目一開始提到的高考制度。這種制度設計的初衷就和公平的人才選拔和社會流動無關,它是以洗腦普羅大衆,並有效剔除一切不服從,為首要目的的。既然不是爲了達成社會公平的產物,我們去討論它是否能夠給社會帶來公平,本身就是無稽之談了。對於中共政權來説,圍繞高考打造的這套教育系統,其實已經很好的完成了它的任務。所有經歷過高考的人,不僅被貼上了左右人生走向的政治標簽,那種精神烙印更是一輩子都難以磨滅的。即便有個別漏網之魚,比如大家都熟悉的虞超兄就是清華畢業的高材生,但是這樣的人也必須在後來的人生中得到非同一般的奇遇和啓發之後,才能有思想上的巨大顛覆。根據虞超兄自己的説法,如果沒有法輪大法的洗禮,他很有可能成爲一個卓有成就的共產主義接班人,因爲之前的他不僅心懷惡念,而且壞點子還特多。對於這一點,我深信不疑,因爲他每次這樣説的時候,眼睛裏都難免會冒出一次狠人的氣息。

不拿虞超兄開玩笑了,咱們再回過頭來說高考和應試教育的問題。雖然的確是高考制度將教育體系變成了洗腦機器,但是高考當中的應試教育模式並不是這裏面起到決定性作用的因素。更確切地説,應試教育只是内核外面的一層殼而已,相當於那位老師口中的思維嚴謹,是用來包裝自己真實動機的光輝藉口。有了這層殼,所有評價高考制度優劣的人,都免不了和袁騰飛老師一樣,需要陷入關於應試教育的爭論當中,結果就忽略了真正的核心問題。所以,只有上來就認清這套教育系統意在洗腦,而不是在教育,直接撥開應試教育這層外殼,才能看清其中真正起到洗腦作用的靈魂因素,那就是無處不在而且無所不能的政府公權力。我覺得我們討論任何有關中國的問題,最終都會回到公權力的問題上。我也講的很煩了,但這確實就是房間裏的那頭大象。解決這頭大象之前,我們討論其他問題都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中國這套教育體系,從内容設計到形式設計、從執行方案到選拔標準、從資源分配到資質認定,黨都擁有唯一且絕對的話語權。在黨的英明領導之下,高考制度就變成了整個中國,社會流通、人才選拔的唯一有效渠道。這就相當於將所有通往羅馬的道路全部封死,只留一座獨木橋,然後公權力給這座橋放置了無數的關卡和枷鎖,高考只不過是所有關卡中,最大最顯眼的一個而已。他的前面還有所謂的小升初、中考,後面還有考研以及公務員考試,只是不論有多少關卡,這條路是唯一的。然後在公權力掌控一切之後,這條本來就十分狹窄的獨木橋,又被從中分隔出人行道、自行車道、機動車道和直通高鐵。想要得到快速通過獨木橋的特權,要麽你掌握權威,要麽你就得比別人更努力的領會和服從權威的潛規則。也就有了前面那道打著治學嚴謹的旗號去引導服從精神的數學題。

這種教育體系無論有沒有高考這個環節,或者無論這個環節是不是以應試教育的形式存在都不重要。只要公權力完全封鎖了教育制度,塑造僵化的思維、破壞社會的創新力和經濟活力,那是必然的事情,這一點和封鎖所有的信息渠道,其實差不多是一回事。只不過教育制度的封鎖,比單純的信息封鎖,更加劇了社會内部的不公平和惡性競爭。這種惡性競爭帶來的是更危險的仇恨和互害情緒。所以,想要解決中國當前的教育問題,不在於取消或者不取消高考制度,也不在於施行素質教育還是應試教育,更談不上什麽高層次的價值觀和信仰,而是在於解決掉那個製造獨木橋和關卡的黨,然後重新打開所有通往羅馬的道路。而這裏的羅馬既不是結局,也不是成就,對於一個正常的社會而言,那只不過是每個人的人生起點而已。

最後向大家做一個介紹。瑞睿智慧雲,是我近期為所有想要擺脫科技霸權的朋友,傾心打造的一套去中心化的雲服務。擁有這套服務,您可以將所有重要的個人信息,比如賬單、工資單、法律文件、以及家庭照,統統從DropboxGoogle Drive,這些大科技公司的雲服務中轉移出來。並且完全根據您的意願,隨時隨地,使用任何設備瀏覽或者傳輸給其他人。最關鍵的經過測試,服務不僅支持所有海外華人,即便您身在國内,也完全隨意享用。目前我們開放了位於美國、英國和日本的三臺服務器隨您選。作爲文昭網站的訂閲網友,您完全不需要擔心價格問題,因爲我爲所有人準備了首年年費兩折大禮包哦。優惠碼是:WENZHAO80。就是文昭的拼音加上數字80。只是截止日期是614日,所以需要您抓緊訂閲。網址是risdoms.com,請記住,risdoms.com

我是驚風堂, 我們下期再見!

31 thoughts on “驚風堂:取消高考能讓中國社會更不公平?開什麽玩笑!癥結都搞錯了 (20210515)

  1. 道理

    这要看1.8 和6.2 是准确数 还是近似数。

    如是准确数, 8 是正确答案;如是近似数, 8.0 是正确答案。

    如果没有记错, 60 年代初的初一是那么教的, 现在时代不同, 恐怕已是高小的内容了?

  2. linger

    高考和应试教育的本质,惊风堂先生解释得很明白深刻了。只是有两处可能有些可以商榷的地方:一是事实层面,小数点运算时老师要求答案精确到小数点后一位,确实有可能在事先提出过要求。二是逻辑层面,从小学算数题这个例子推导高考和应试教育的本质问题之间,有一个逻辑上的跳跃。虽然我能理解这可能是“由小见大”,但“由小见大”在逻辑上是不成立的,“小”不能自然推导出“大”来,还得具体分析。很多时候这是一个道德判断:看蛋是不是同一只鸡生的,如果是,无论大小那都一样。但这样判断的副作用就是对待事物容易标签化。

  3. FanXing3131

    今天能翻牆過來和老師們在這裡相遇,也是因為當年聽袁騰飛老師的歷史課啟蒙,沒有變為一個熱血腦殘的小粉紅。

  4. yiren

    非常讚同驚風堂先生的觀點, 但太苛求袁騰飛老師了!
    我對格鬥狂人徐曉冬的一句話感同身受 – “你們海外人士說的話都對, 但我就問誰敢回大陸還這麼說!”
    最近越發覺得勇氣比知識更可貴 – 如果一定要比較一下我更敬重誰, 陳秋實/王全璋/老梁/袁騰飛/徐曉冬恐怕會在我心目中排在文昭老師之前. 我感覺如果自己苦心經營, 或能趕上文昭老師和驚風堂先生的才學的十之一二, 卻不能企及陳秋實律師和王全璋律師的勇氣的百分之一.
    我相信袁騰飛老師不會看不到房間裡的大象, 也不會像本期視頻的題目所說那樣搞錯了癥結. 但人就住在象房中, 也只能無奈避重就輕地談一談大象留下的那一座獨木橋了吧. 像袁老師自己所說 – “我錄視頻就是個生意. 江山父老能容我, 不使人間造孽錢”. 我們在海外還能享有言論自由的人就別對牆內還保有勇氣和常識的人們太苛刻了吧. ^_^

  5. efrss

    这个要评论一下,就是流氓土匪垃圾恶搞模式,再举一个更牛的例子,5只母鸡3只公鸡,一共下40个蛋,问平均每只鸡下几个蛋?无论回答多少,都可以判你错,仔细体会一下。

  6. shawhu

    8确实和8.0有本质区别。这是精度问题,大学公差配合里面经常要求这个。应该是大学阶段工程学的范畴。其实也不是很深的数学。
    小学生阶段确实是很难做对或者理解。
    老师也说了大多数人都做错。
    但是大多数人做错也未必不能出这个题,虽然你说的都对或者大概率是你说的这些导致的。但是不能排除这是为了找数学思维苗子找万里挑一的数学尖子。我赞成出一些只有天才才能回答的题目。所有人都打不出都没关系。也不影响公平性。
    数学确实是严谨的。这个和要奴役扯关系有些许牵强。如果以后要找题材可以找历史政治教育。比如没有公民教育等等,相关性就大很多了。国内教育简直是。。袁腾飞那个时代上的课已经比现在好很多了,现在小孩上课的内容都说不出口,恶心之极。这方面还请多多关注一下。谢谢

  7. voyager

    古代科舉是王朝選拔所需人才,當然也存在 控制讀書人的心思,但僅僅是考試,并不直接干預教學,教學是私人的。而 赤匪統治下的教育+高考=馴化,不許孩子質疑和思考,必須服從老師和標準答案。孩子花費大量時間去做題,不斷重複消耗馴化,沒時間思考,也不敢思考。
    發展到今天,知識豐富多元,標準化考試 是可存在的,但不應該强制統一存在。就應該交給學術群體討論以便容易做出評價,以免教師和教授肆意妄爲。
    赤匪從來沒有搞過教育,搞得全都是馴化和控制。

  8. deltaez

    透過現象看本質。中共及其之前的專制帝王的教育,就是不斷強調服從權威、遵守標準答案。對小孩子們則是不斷強調“要聽話”.“都是為了你好”。
    結果也如伊藤博文對滿清官員所說:“貴國不論有甚麼天才、鬼才、人才,最終不過都是奴才。”

  9. xia

    老师觉得8.0是正确答案,但没有仔细考虑过是否符合题目的场景,到后面就变成了给自己的决策正确性找理由,你从他的观点去看问题自然只会得到相同的答案

  10. RubyWts

    要说教育的“威权性”和“潜规则”,我觉的选择语文这个科目更为合适,尤其是那个广为流传的笑话:作业中有一道阅读理解问作者想表达的意思,学生发现是自己爸爸的文章,就回家问爸爸。爸爸填上了自己的答案,结果第二天老师判了错。威权性:必须以标准答案为准。潜规则:事实上题目并不是问你文章表达了什么,而是问你出题老师希望得到什么答案。
    作文更是如此,老师在教学的时候说要表达“真情实感”,但是事实好作文都是虚情假意;题目说“言之成理即可”,其实你不按照潜规则的方向写作,就会“跑题”。阅读中外名著其实不过是让你丰富一下修辞而已,真正想写好作文应该多读读人民日报。

    再来说说高考公平的问题。
    首先我希望各位再思考一下以下几个问题:
    1、越是要求竞争过程的公平性,是否就说明竞争的结果越是不公平?
    2、为什么社会的公平需要甚至完全需要通过高考制度来维系?
    3、你觉得中国的哪所大学,能够在什么时候,达到清华与北大同样的水平,甚至超过他们?

    说高考是洗脑工具,这点我并不能认同,或是说这种说法并不准确。
    “洗脑”这项工作在教育的工程中就已经足以实现了,这和有没有高考无关——有无数连高中都没念过的人,都是硬核粉红。
    高考本质还是一个遴选制度,选出那些中共可以为己所用的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相较其它竞争者他/她们更加善于“适应环境”并从中脱颖而出。但他/她们通常并不会去质疑这种规则本身的合理性。他/她们不会对这种规则及标准作出“道德性”评价,甚至会尽量避免作出这类判断——因为质疑评价规则本身,或最终的“利己”目标,都会产生退出这一评价体系的可能性。“退出”也就相当于在该体系中落败。无论因为何种原因落败,胜利者都不会怜悯失败者的,毕竟大家曾经是“公平”的。这也意味着,“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往往不会承担与之能力相应的社会责任——对于失败弱者的利他行为。
    其实,在“丛林法则”的竞争逻辑下,胜出的必然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不够“精致”显然无法战胜竞争对手,而“利他”行为则极可能演变为“帮助竞争对手”。两者缺少一个,都可能导致在这套竞争系统中落败。
    有竞争,必定就要匹配相应的“获胜奖励”,否则如何证明获胜者比失败者收获更多呢?而接受竞争规则的同时,也就必然的接受了相应的“获胜奖励”。这意味着,“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们的“利己”其实并没有选择性,可选择的只是不同的评价体系而已——如果存在多种评价体系可供选择的话。而如果社会中缺乏可供选择的评价体系,那么体系对应的“获胜奖励”必然也是单调的。这样一来,竞争者们就不得不放弃自己对于价值的选择与评判——放弃自由选择获利的权利——而完全屈从于竞争体系本身。
    这让我想起了汉娜·阿伦特的“平庸的恶”。这个概念来源于她对纳粹大屠杀中的技术官僚的观察《艾希曼耶路撒冷大审判纪实:平庸的邪恶》。作为犹太人大屠杀的主要技术官僚之一,“艾希曼既不阴险奸诈,也不凶横,也不像理查三世那样一心想做个恶人;艾希曼格外勤奋努力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想晋升,而我们无法认为这种勤奋是犯罪…….他並不愚蠢,只是缺乏思考能力——但这绝不等同于愚蠢,却使他成为那个时代最大罪犯之一。”
    她所说的“平庸”并不是之能力上的,而是价值追求上的——个体本身并不是恶人或主动作恶,而是仅仅服从于命令或价值体系。这种“平庸之恶”也许应该被翻译成“被动之恶”或“工具化之恶”更为妥当些。就像经常被我们反思的金钱、武器、技术的“恶”是相同的。“服从”使他们放弃了“思考”,以致忽略了“善恶”的价值判断,在无道德意识的工具化中,成为了“主动之恶”的执行者甚至放大器。

    对于教育,可说的想说的实在太多了,先到此为止吧。

    • maxwise

      这段话说的真好。我非常赞同。不过我认为,高考在当前国内极端腐败的情况下,不可避免地成为了唯一晋升渠道,甚至高考还在不断地向上和向下蔓延,最终整个社会都会变成一场高三

  11. bobzhang

    嚯,您还玩生化危机呢,最近生化8玩了吗?我正在白金ing……村庄魅影模式有点难。
    ^_^

  12. bobzhang

    我觉得吧,如果是日本人做那道题的话,就写8.0了。
    另外说个技术问题,点发表评论后直接刷新页面了,我这听着一半呢……

  13. Hao1999

    这个把袁腾飞扯进来不合适,问题是这个问题,但是袁腾飞的答案更适合当今中国的老百姓,告诉他们别跟着瞎起哄,还以为这是对自己好

  14. qnbt

    就数学而言(包括很多其他问题)严谨的基础是理解。
    数学的严谨的本质是逻辑的一致性。逻辑的一致性要求是公开透明并能被所有(智能正常的)人理解,而在纸面上的形式仅仅只是反映和承载这种一致性的理解的符号而已。我这里特别强调一下公开透明是为了支持呼应惊风堂先生的观点。数学从某种意义上也是最硬核体现公开公正平等等价值原则的典范。(当然每个人智力差异从而数学接受能力存在高低是另一回事)
    我所认识的国内初等数学教育的确完全没有体现上述精神。

    就事论事再引申一下。其实8还是8.0,关键在于其作为符号的运用是否具有逻辑一致的数学意义。其实很多问题在一般中小学数学教学中囿于局限性是很难以比较方式深刻理解的。比如这里的精度问题,那实际背后是误差范围和不等式关系讨论的问题。用小数点位数表现精度,本身只是十进制下的一种记号便利并具有一定的实用效用,如果详细分析并不具有多大的理论正确性。(这本质是一种很粗糙的实用工具性数学。似乎甚至不能算成作为应用数学的数值分析的范畴) 因为这种局限,所以在教学中往往会形成这种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模棱两可的情形,而成了考试中区分学生的手段。

  15. Tsubasa

    严谨和自由,两边都有道理。

    8和8.0在数学上的确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主要问题是,小学应该教的是算数 不是数学,没必要这么吹毛求疵就是了。

    用数学来举例的确没有用语文和政治讲这个问题那么合适。

  16. crrcrrc

    冒昧地評論一番。我在大學裡教本科生和研究生的高等代數已經有幾年了,以我的專業背景來看:1、這道題答8或8.0應該都給分;2、這個例子能說明的問題太有限,遠不能證明您後邊那麼大的結論。高考在臺灣、日本都有,尤其日本,也搞應試教育,廣受詬病。但相對中國大陸來說,高考在臺灣、日本都比較成功。不能否認,高考是不完美但又無法取代的選拔人才的最佳方式。問題關鍵在高考應該考什麼,怎麼考才合理。每年一次,各省統一命題,高考變成了獨木橋。比較好的做法,是讓各高校自己命題或幾所高校聯合命題,或者像托福那樣,每年有多次機會考,學生拿著成績單,再結合其他材料(比如課外活動等)一起申請。

  17. Lance

    虽然教育制度中或多或少确实存在“洗脑”的问题。但是就这道数学题本身,或者说至少是理工科的题目都有一定的解题或书写答案的规则,这些规则通常不会出现在题目的要求里,而是在平常的教学中教授给学生。这些规则可以看成是潜在的,当并不是“潜规则”。

  18. Moshenyinyu1997

    为什么我在Risdoms注册了账号,无论用用户名还是邮箱并且输入我自己设置和邮件给的密码,结果都登陆不进去?

  19. fantasy

    虽说是谈高考,其实是在谈教育制度。高考的本质是筛选人才,而教育的目的却应该是塑造人格和传播通识。在天朝教育却有意无意地被做成了是记忆答案和揣测意图。所以这二者被促成了完美的对立。所以一切只评论高考地本身的论断就是狭隘的,毫无意义的,这些对于高考论断不过是一个错误的前提推导出的无数个错误结论之一罢了。

  20. RubyWts

    “中国的哪所大学,能够在什么时候,达到与清华北大同样的水平,甚至超过他们?”
    看来需要我自己来进一步阐明一下我想表达的意思。
    清华北大为什么优秀?显然是因为他们拥有更好的人力资源与财力资源。
    然而他们获得这些资源并不是依靠学费收入、社会捐款、优秀的教育理念,而完全是依赖于政府的财政支持——不仅仅是清华北大这样,全国的所有高校乃至整个教育体系都是这样。政府对名校投入的资金最多,政治支持也更多,他们有资本聘请更优秀的师资力量,在挑选生源的过程中也享有第一优先位置。

    的确,清华北大是稀缺的优质教育资源,但这种稀缺是政府人为制造的!!!——高考的招生方式(这里仅限招生环节)乃至中国教育资源的分配,都还留存着明显的“计划经济模式”——这是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的。
    清华北大的头把交椅,是中共钦定的,无论复旦做出多少努力都不能愉悦这个壁垒。同样211就是211,无论多么努力都不可能超越985。当然,这些等级都是中共钦定的,资源分配与教育制度被政府严格控制,也根本没有“努力”的空间。

    在我看来,等到有大陆其他大学可以与清华北大真正比肩的时候(当然只可能发生在中共倒台以后),中国的教育事业才能迎来真正起飞的时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