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尹公: 1992,屋頂上的韓國英雄(上)(20200707)


音頻下載

硅谷尹公: 1992,屋顶上的韩国英雄(上)

一、一段被刻意剪辑的视频

1991年3月3日凌晨,洛杉矶警察局。监控屏幕上,一辆车正以115英里(也就是184公里)的超高时速飞驰。而那段路的限速只有65英里。更糟糕的是,这辆车的驾驶者,黑人青年罗德尼·金,是刚从监狱里假释出来的犯人——也就是说,仍然处于服刑期。此前他多次入狱,最近一次是抢劫一位韩裔老板开的店,被判入狱两年。

警车上的女警官立即鸣起警笛,一边追逐,一边要求对方立刻停车。然而酩酊大醉的罗德尼·金完全无视这个警告,反而借着酒劲,驾车疯狂逃窜。醉酒飙车,当然严重威胁公共安全。警方火速派出几十辆警车和直升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他逼到了一条小路上。那小路的尽头是一辆大货车,完美地堵在了前面。

走投无路的罗德尼·金终于下车了。然而,当他看到对方是个女警官时,马上作出了淫秽、猥亵的动作。女警官掏枪上前,但被旁边的几位男警官制止。罗德尼·金看到几位男警官上前逮捕,不但不投降,反而喷着酒气扑了上去。两位警官试图制服他,却被身强力壮的罗德尼·金掀翻。随后,为首的男警官掏出电击枪,然而电击枪发生故障,完全不起作用。慌乱之下,几位警官挥舞着警棍,拼命打在罗德尼·金身上。50多下之后,罗德尼·金已然鼻青脸肿,哀呼求饶。大家一看罗德尼·金已然屈服,就用手铐铐住他,立即呼叫救护车,把他送到了医院。

罗德尼·金拒捕并被武力制服的经过,让旁边公寓楼上一位市民拍了下来,送给了洛杉矶本地的电视台。这家濒临倒闭的电视台看到这段视频后,如获至宝。于是,等这段视频在这家电视台上播放的时候,它被刻意地剪辑了。人们只能看到警察殴打罗德尼·金的画面,而没有看到罗德尼·金扑向警察的画面。这当然引起了轩然大波。随后美国各大主流电视台纷纷转载,那家濒临倒闭的洛杉矶本地电视台,顿时赚了个盆满钵满。

可是这样一剪辑,事情的焦点就变了:本来是酒驾的假释罪犯因为拒捕而被警察武力制服,现在可就变成了白人警察欺负无辜的黑人青年。

这就挑起了广大黑人群众的怒火。

电视台播放的是刻意剪辑后的录像,然而法庭的陪审团看到的是原始资料。这样一来,双方对事件的认知当然有了差别。除此以外,一审的时候陪审团白人数目过多,也是难以令人信服的一个原因。

但总而言之,这个案子在一年以后的1992年4月29日宣判,几位警察无罪。请记住这个日期:1992年4月29日。这个判决的结果,顿时引爆了火药桶。此乃后话。

二、进击的斗顺子大妈

让我们把目光转回到一年前的1991年。1991年3月,罗德尼·金醉酒飙车,被洛杉矶警察武力制服。与此同时,不远的洛杉矶韩国城,发生了一件命案。

1953年朝鲜战争结束后,为奖励当初参战的韩国军人,美国政府给予其中一些人公民权。于是,这些退役的韩国军人就移民到了美国。随后,他们的亲朋好友也陆续来到美国。这些韩裔移民,和我们华裔、日本裔一样,从几乎一无所有开始,靠着勤劳的双手,在30多年的时间里逐渐积累了一定的财富,过上了准中产的生活。

韩裔移民刚到洛杉矶的时候,买不起好的房子,他们只能在治安很差的地区,开设小店以谋生。大家知道,洛杉矶治安最差的地区,也就是黑人和墨西哥裔居住的地方,俗称黑人区和老墨区。30年来,韩裔美国人越聚越多,于是,在黑人区和老墨区的中间,自发形成了韩国城。请注意,这个地理位置很重要,因为韩国城被夹在了黑人区和老墨区的中间,腹背受敌。

1991年3月的某一天,就在罗德尼·金醉酒飙车的前后,韩国城斗顺子大妈开的店铺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名叫娜塔莎,是个黑人少女。说是少女,实际上这位娜塔莎膀大腰圆、体重足有斗顺子大妈的两倍。娜塔莎拿了一瓶橙汁就走,结果被斗顺子大妈在监视器里逮个正着,斗顺子大妈立刻赶来喝止。不料,被抓了个现行的娜塔莎不仅不道歉,反而殴打斗顺子大妈,将后者击倒在地。斗顺子大妈随后上法庭的时候,还带着一副淤青的黑眼圈,此乃后话。回到当时的场面,说时迟那时快,这斗顺子大妈再站起来的时候,手里可就拿着枪了。砰砰砰几枪,娜塔莎被打倒在地,随后伤重不治。

斗顺子大妈和娜塔莎的冲突,是此前的30年中,韩国城附近的黑人与韩裔之间冲突的缩影。韩裔店主勤劳致富,这当然引起旁边黑人群体的不满,于是便和韩裔产生越来越强烈的冲突。偷窃甚至抢劫韩裔店铺的事件,时有发生。很多黑人认为,韩裔洗劫了他们的财富,所以抢劫韩国店是应该的,直到若干年后的访谈上,还有人这么说。然而却很少有人会去想,在治安这么差的地方,没有那些韩裔店主,黑人群众怎么能方便地买到那些日用品呢?更没有人去想,为什么自己不能像韩裔美国人一样,努力工作,经营自己的店铺呢?自己作出选择,就要自己承担后果。这对任何群体都一样。如果一个群体的所谓“文化”就是及时享乐、不愿劳作,那就请你们不要眼红人家勤劳致富。韩裔美国人的起点是非常低的,来的时候连英语都不会,然而不到30年,他们就过上了自食其力、有尊严的生活。

总而言之,一年后的1992年4月,法院宣布了对这位斗顺子大妈的判决。负责审理的女法官认为,斗顺子大妈对社会没有任何危害,把这样的人关进监狱是没有意义的。因此只判了5年的缓刑,外带一些罚金和社区劳动。

三、合流

1992年4月,洛杉矶,两起判决。第一起判决,是判武力制服罗德尼·金的四位警察无罪。第二起判决,是判开枪反击、并导致娜塔莎死亡的韩裔大妈缓刑。很显然,这两起事件,本来没有任何内在联系:武力制服罗德尼·金的警察,是公权力的代表,他们代表的是国家和州的意志,应该讨论的是公权力是否被滥用的问题。而开枪反击的韩裔大妈,则代表的是私权:我自己的个人财产甚至人身安全已然受到对方暴力侵犯,我应该在多大程度上反击,才算合理?

这两件事风马牛不相及,然而,媒体们却刻意将它们放在一起,反复播放。很快,我们熟悉的操作、毫无新意地依次发生了:第一步,是某位黑人著名歌手发表了一首歌,煽动黑人攻击并抢劫韩裔。这首歌,在洛杉矶的黑人群体中,竟然洛阳纸贵。韩裔美国人被那些黑人称作Little Chinese,意思是“小中国人”。随后,第二步,骚乱开始。

媒体的目的达到了。1992年4月29日,四名警察收到无罪判决后仅仅两个小时,洛杉矶骚乱开始。本来骚乱针对警察,然而,令人不解的是,仅仅一天之后的4月30日,第三步,洛杉矶两个最大的黑人黑帮团体宣布,他们将摒弃前嫌,携手合作,攻占并劫掠韩国城。他们说,要让这些“小中国人”尝尝黑人的铁拳,理由是这些“小中国人”不尊重他们。

“(韩国人成为暴力的目标很正常),因为他们不尊重我们黑人群体”

4月30日清晨,韩国城风声鹤唳,暴徒们一路打砸抢。黑人暴徒从黑人区进攻,老墨暴徒趁火打劫,从老墨区进攻。韩国城夹在中间,两下夹攻下,是升天无路、入地无门。暴徒们甚至劫掠了警察的军火库,是全副武装,一路打砸抢,大有抢光烧光杀光之势。陷入绝望的韩裔群体惊慌失措,拼命拨打911,请求警察支援。然而洛杉矶警方毫不关心,语气轻松而调侃地对他们说“祝愿你们买了保险”。店主们看着一生的积蓄,在自己眼皮底下被暴徒打砸殆尽,嚎啕大哭,束手无策。警察呢?暴徒一来,他们就飞速逃走,躲在安全区看热闹。

就在这危机时刻,两位英雄站了出来:一个人姓金,是个律师;另一个人姓崔,是当时洛杉矶的韩语电台Radio Korea的台长。4月30日晚,金律师听着Radio Korea的广播,里面传来一条条的坏消息:一个又一个勤劳致富的韩裔家庭,在暴徒们的打砸抢下,毕生积蓄毁于一旦,哭声震天。甚至还有两个暴徒公开打赌,看谁先点燃100处火,烧毁100个“小中国人”家。

金律师心急如焚。他意识到警察已经靠不住,于是立刻给所有洛杉矶新闻媒体打电话。可是,往日那些把“少数族裔”挂在嘴边的洛杉矶媒体,完全换了幅嘴脸,没有一个愿意派记者来。在他们看来,一个黑人假释犯的脸,远远比几十、几百个“小中国人”家庭的生命安全,重要得多。

金律师察觉到事态严重,他决定立刻驱车前往韩语电台Radio Korea。一路上,他看到黑帮的车满载暴徒,一辆接着一辆开往韩国城。“而警察的车,一辆也没有”。

在Radio Korea韩语广播电台,他终于见到了一脸憔悴的崔台长。

金律师说:“韩国城的居民包含大量训练有素的持枪退伍军人,完全可以保卫自己的家园。”

崔台长立刻问:“金律师,我们这样做,是合法的吗?”

金律师知道,洛杉矶警方之前多次要求他们离开,把自己的家园交给暴徒们发泄。如果他们抗拒警方的指令,很可能会有大麻烦。但此刻已经容不得他再犹豫了。金律师决定承担一个律师的法律责任。他回答说:“我是律师。根据美国法律,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有权利保护自己、捍卫自己的安全。”

四、铁血

Radio Korea电台就这样成了指挥中心。在广播中,崔台长和金律师号召韩裔美国人不要听警察的乱命,不要舍弃家园,所有的韩裔美国人组织起来,用手里的枪和胸中的鲜血,守护自己的家人。

打算舍财消灾的韩裔店主们停下了。打算独善其身的韩裔大学生们停下了。已经开车逃亡的韩裔美国店主,听到了崔台长和金律师的话,开车回去了。是的,韩国城就是我们的家,如果连家都守不住,我们还有脸去哪里?

韩国城的居民组织了起来,上过战场的老兵,成了临时指挥官。戴眼镜的大学生抄起了长枪、短枪,站在屋顶上,站在街道中,站在满地碎玻璃和废墟之中。这次,他们将寸土不让。

“我们对黑人没有任何仇恨”,一位年轻人说,“可他们就这样开车过来,向我们疯狂射击,我们必须还击,我们必须保护自己的生命和家产。没有任何警察、没有任何警卫队过来帮助我们,他们甚至坐在外面着热闹。我们只有自己的手里的枪而已。”

在韩国城居民保护自己家园的时候,洛杉矶警察在干什么?

答案是:在罗织罪名、逮捕这些保卫家园的“小中国人”。

从4月29日起,韩国城居民多次向洛杉矶警察局报警,要么没有回复,要么得到的回复是“警力不足”。暴徒袭来,警察不仅不管,反而飞速逃走。然而奇怪的是,一旦韩国城居民开始自发组织起来保卫家园,洛杉矶警察局的警力一下子就“足”了。这真是让人莫名惊诧:面对暴徒,你们飞速逃走且警力不足;而面对遵纪守法的韩国城居民,你们一下子,就勇敢且充足了。

洛杉矶警察局宣布了两项命令:首先,他们要求那些韩裔店主离开自己的家;其次,他们宣布,店主如果不在场,任何人不得持械保护店面。

即使很多年以后,面对摄像机,金律师仍然悲愤难平:“警察警告正在保卫家园的我们,如果店铺老板不在场,我们就无权守卫这些店铺。可笑的是,正是警方让店铺老板们离开的。警察甚至夺走了志愿者的枪支、逮捕志愿者、并驱逐他们。而一座座店铺,就在无人守卫中陷入火海,付之一炬。”

勤劳致富的店主们的毕生积蓄和身家性命,在左派媒体和洛杉矶警方的眼中,只不过是暴徒们的出气筒而已。

但是,金律师和崔台长站了出来。

听到广播后的韩国城居民组织了起来。善良的人们一旦组织起来,就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韩语电台Radio Korea成为指挥中心,播报实时战场信息。勇敢的韩裔青年组成敢死队,哪里有暴徒,就冲过去支援哪里。他们在报纸上公开发声明:“我们就是要打退黑人和墨西哥裔暴徒,武装守卫自己的家园”。

在那场战斗中,韩裔美国人群体以死亡一人为代价,击毙了40余名暴徒,寸土不让,守卫了自己家园和大多数财产。之前那两个黑人黑帮,叫嚣着让“小中国人尝尝黑人的铁拳”,此时面对组织起来的韩裔美国人,一触即溃,帮众抱头鼠窜、如鸟兽散。到最后,这些平日横行霸道、鱼肉乡里的黑帮,在白天遇到持枪巡逻的韩裔居民,甚至连目光对视的勇气也没有。“屋顶上的韩国人”(Roof Koreans)成为韩裔美国人勇气的象征,被传诵至今。

然而尽管如此,韩国城的损失仍然极为惨重:1992年的洛杉矶骚乱,造成了10亿美元的财产损失,其中,韩国城占了一半。千万个家庭,几十年的积蓄,毁于一旦。洛杉矶警方的倒行逆施,是损失如此巨大的重要原因——如果他们在一开始就允许韩国城居民保护自己,而不是横家阻挠或者逮捕,情况会好得多。

五、后续影响

然而挑起这一切的无良媒体们,他们在哪里?挑起族群倾轧的媒体巨头的大老爷们,他们所在的洛杉矶比弗利山庄,在一开始就被警察严密保护了起来,没有发生一起骚乱。

黑人、墨西哥裔发动骚乱,数十人死亡,数千人被逮捕。

韩裔美国人损失惨重,受到暴徒洗劫,还被警方罗织罪名逮捕,但最终用手中的枪,捍卫了自己的尊严、和家园,且最终没有人因此入狱。连斗顺子大妈也没有。

最早拍摄那段视频的那个人,几个月后被逐渐清醒过来的美国人千夫所指。一时间,他成了恶意隐瞒信息、挑动族群对立的罪魁祸首。他离了两次婚,连拍摄那段视频的摄像机,都赔给了前妻,晚景凄凉。

而刻意剪辑、炒作那段视频的媒体巨头们,那些白人大老爷们,在赚足了眼球、吃足了人血馒头后,仍然逍遥在比弗利山庄,过着奢侈的生活。可以想象,即使再发生十次动乱,他们的生活也不会受到任何影响。看来,这人血馒头,还挺香的。

然而更深远的影响,正在酝酿中。经历了1992年的洛杉矶暴乱后,韩裔美国人的美国梦,碎了。他们第一次意识到,在这片土地上,他们是次等公民、甚至三等公民。他们的家产甚至生命,在左派媒体和警方看来,不过是平息黑人怒火的筹码而已。此前,“美国”这个国家对于韩国人、以及韩裔美国人而言,一直是救世主一般的存在。他们从没有怀疑过美国是公正、自由而平等的国度。甚至,在上世纪90年代以前,如果一个韩裔男性拥有美国国籍,韩国妈妈会非常愿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然而现在,我们看到的是,2020年美国佛洛依德骚乱后,韩国城的枪支店,销量增长了几十倍,韩裔顾客和华人顾客甚至排队排到了店外。韩裔枪支店老板于是非常善解人意地延长了营业时间,直到所有顾客买到了心仪的枪支。而在21世纪的韩国妈妈当中,“女儿嫁到美国去”也不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了。

六、历史的教训

我们应该得到什么教训?除了“永远不要把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手里”以外,我们应该得到什么教训?这并不是本集节目讨论的话题,因为这集节目已然足够沉重。在本集最后,我想请每一位读者和我一样,起立,向1992年因为保卫家园而战死的韩裔大学生李在松(Lee Jae Song)前辈,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部分参考资料

注1:韩国城的财产损失到底占1992年总损失的多少,有多种说法,从1/3到2/3都有。这里取“一半”。

注2:韩国城的人员伤亡,目前确定是李在松同学一人;击毙暴徒数目,从十几个、二三十个到五六十个都有。这里取“40余名”。

[1] We Had to Bear Arm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UQhs-UzYgU

[2] Legacy Project: SaIGu LA Riots – Richard Choi (系列节目,链接较多,恕不一一列出)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uzh0_UxxD8

[3] 知乎、Quora等相关主题讨论(链接较多,恕不一一列出)

[4] 传统媒体(RFI、BBC等)时隔多年的反思性报导(链接较多,恕不一一列出)

30 thoughts on “硅谷尹公: 1992,屋頂上的韓國英雄(上)(20200707)

  1. RogerStone

    这一集太棒了,看到很多黄左,被大学“社会正义”洗脑,成为左派媒体的传声筒,我感到很无奈。感谢硅谷伊兄公开这集资料,让更多的有良知,明辨是非的人看到。另外,这一集也告诉了我们为什么第二修正案的重要性。如果没有枪,亚洲人和黑人和墨西哥人肉搏,绝对不会造成1比40的悬殊差距。

  2. sanmichael

    是的,真的讓人熱血。亞洲移民大多勤勞守法,但是可能因爲語言的原因,感覺舊土的觀念還是太重。韓國人,日本人,中國人,菲力賓人,在黑人和西班牙裔的眼中都一樣,但在我們眼中卻有了分別。真希望亞裔也能團結一起。

  3. yjcdgwcs

    我在敬佩韩国人的同时想的更多的是,如果这件事发生在中国人身上将会怎样?有没有华裔的律师,华人的电视台长挺身而出?有没有奋起反抗的华人?我现在悉尼身边的华人还是和国内一样思想。当有事情发生如果不关自己的利益就高高挂起。关乎自己的利益也就是口头上嚷嚷几句寄希望于别人替自己出头。悉尼最大中文媒体“今日悉尼”依我看就是央视海外版。政治上跟中共贴的很近。各种报道有很强的倾向性。综上所述我真的不看好类似事件发生后华裔能够团结反抗。

  4. yingqing

    您对韩国大妈开枪杀死黑人少女那段描述有失偏颇 以下引用维基百科的内容

    3月16日星期六上午不到10点时,拉塔莎•哈林斯走进了商店。 斗顺子看到哈林斯在背包里放了一瓶1.79美元的橙汁。 斗顺子没有看到哈林斯手中拿着的钱,认为哈林斯企图偷窃。斗声称曾经问过哈林斯是否愿意为橙汁付钱,她还说哈林斯回答: “什么橙汁? ”但两名目击者反驳了这一说法,并说斗当时称哈林斯为“婊子”,指控她试图偷窃,目击者还称哈林斯回答说她打算为橙汁付钱。在询问过现场的两名目击者并观看了商店监控录像带之后,警方得出结论是,哈林斯正打算用手中的钱来购买饮料。录像带还显示,斗顺子抓住了哈林斯的卫衣并抢过了她的背包。 哈林斯随后用拳头打了斗顺子两下,把斗打倒在地。哈林斯退后,斗用一个凳子向她丢去。哈林斯接着捡起混战中掉落的橙汁瓶,斗从她手中夺过瓶子后,哈林斯转身要离开。斗顺子走到柜台后,拿出了一把左轮手枪,从身后向哈林斯开了一枪,距离大约一米(三英尺),哈林斯被子弹击中后脑,当场死亡。斗的丈夫听到了枪声,冲进商店。他的妻子在问过他哈林斯的去向后晕倒,在与她对话后,斗的丈夫拨打了9-1-1报告有人企图抢劫

    • qnbt

      查了一下维基,对于这个事件本身的基本事实好像的确是这样,值得注意,并作为回顾和认识这个事件及其影响的考量。谢谢您的指出。
      当然我的观点是,无论这个事件的本身如何,完全不影响韩裔保卫自己家园的正当性。

    • jasonwjj

      我们不妨按照常理分析一下:1. 如果你进商店只买一瓶橙汁,会不嫌麻烦把它先塞入背包里再去付款吗?2. 凡有商店收银经验的人都知道,贯偷被抓包后,常见的伎俩之一就是摊开事先攥在手里的钞票,”嗨,我正打算付款呢!“ 3. 个体经营的小店最警惕成伙进店的年轻人,因年轻小偷往往搭伙作案,不知警方是否询问了”现场的两名目击者“与死者的关系,因为他们的说法极不合情理 – 店主在无缘无故的情况下,把前来交钱的顾客当作盗贼,称其为婊子,并“抓过卫衣抢过了她的背包”!4. 谁见过不拿出身后背包里的商品而只出示钞票的付款人吗?5. 如果这篇百科里的叙述准确,那么比大众更了解详细案情的警方和陪审团为什么不以暴力凶杀为由起诉和判处无故杀人的店主呢?

      • qnbt

        是。我对维基百科的文章的叙述一般也是有所保留的,此处只是作为尽可能还原事件的客观全貌的一个依据。
        因为即便“中立”、“独立”如维基,很显然也是被公共成员编辑(虽然依照一定规则),引用的资料通常也是新闻媒体,不免要受到“政治正确”影响的;也无法对细节和人物心理进行详细分析。
        所以综上,维基百科对于复杂、微妙和非形式化的事件的描述的参考价值的确是有限的。

    • bianwai2019

      谢谢引述,关于事实陈述方面还是要学习维基百科。
      当年黑人和亚裔都是双输的结局。媒体该反省,法官该反省,涉事的族裔也要反省。
      如果当年法官判的稍微严厉一点儿的话,可能就不会有后面的大暴乱。当然这只是其中的原因之一。

  5. pyf2808

    这期节目做的真好,怪不得您和文昭能够走近,两人都客观中正,叙述自然流畅,逻辑清晰,最后的附录将数据来源交代得清清楚楚,真正做学问的态度,令人信服,佩服!点赞!

  6. quhu

    我有一个问题,不知道文昭硅谷老师能不能回答,如果当事人群体不是韩国人,是其他国家的人,比如日本人,俄国人,能在同样的情况下做出这样的行为吗?亚洲能有哪些国家?会有中国吗?
    另外,我看到你写的是“韩裔顾客和华人顾客甚至排队排到了店外”,也就是中国人也宁愿呆在韩国城?

  7. deltaez

    訓練有素的武裝平民是各地安全的基礎,所以人民擁有和使用武器的權利不容侵犯。
    李在松作為一個自由的人和捍衛自由的人,為保衛家園而犧牲。向所有勇敢的韓裔人致敬!

  8. kermitC

    我當時己在美國,亦有看到視頻及新聞報道,知道韓國人要自衛擊退搶掠者,只知當時羅省警方沒有控制好騷亂,要國民警衛軍介入。除了樓上YINGQING 指出,黑人女孩被轟後腦槍殺外,四個警員被送到遠處Simi Valley白人區受審而至判無罪,加上地區貧困,警方長期暴力濫權,均是主因。要補充幾點,第一,電視新聞有時間限制,沒可能將整條視頻播出,當時報道上亦有指出金為何被捕,過後新聞亦有播放長一點的片段,但無論如何,當晚警方百分百過度使用暴力,華人普遍對法治認知薄弱,指責金犯過什麼罪,George Floyd 又犯過什麼罪,根本和警暴全無關係,每人均是innocent until proven guilty. 大家可以在網上找到全段視頻,看後自我判斷。第二,South Central LA 有很多洒莊(liquor stores),其中不乏韓國人開的。暴徒攻擊酒莊因為烈酒,只會令社區沉淪。這大批小酒莊,就如社區的毒瘤,令居民壯志消沉,當然酒莊毒瘤只是病徵而非病源,酒莊亦是合法生意,但大家想想,為何印第安人區也是酗洒嚴重,經濟蕭條,直至開賭場才有改善?非裔所受的打壓,很多華人看不到,也不會明白。暴徒亦打搶燒其他商戶及族裔,當然不可饒恕,但一個社會的崩壞,武力並非解決方法。第三,憑我個人經驗,普遍來說黑人顧客較白人顧客友善和有禮,較肯花錢,也沒白人那麼挑剔。希望大家看事情多看些不同角度和層面,不是每天都是在談左右之戰。韓裔移民的英勇保家,當然令人敬佩,但多年後,警暴依然,市區腐朽,社會傾斜,令人唏噓。

    • 硅谷尹公

      有三个严重逻辑问题:

      1. “暴徒攻擊酒莊因為烈酒,只會令社區沉淪。”
      首先,暴徒并非只攻击酒庄、烟酒店,而是【无差别攻击】。所以不好意思,洗地失败。
      其次,退一万步讲,就算暴徒只攻击酒庄、烟酒店,那我家旁边也有不少酒庄、酒店,但我区治安极好,5年没有暴力犯罪。请问作何解释?人家开酒庄、烟酒店合法不合法?既然合法,你打砸抢烧杀是在干什么?

      2. “第一,電視新聞有時間限制,沒可能將整條視頻播出”
      时间限制不是misleading fact的理由。我抽你一嘴巴,然后你踢我一脚。好,现在这段冲突视频播出。由于“时间不足”,只播出你踢我的,让全社会谴责你?

      3. “但一個社會的崩壞,武力並非解決方法”
      说得真好。建议你穿越回1992年,以“手无武力”的状态,对着当时打砸抢的暴徒首先这么说。

      请注意,韩裔美国人的起点比黑人更低(连英语都不会),而且双方住在同一个社区,排除了其他任何因素的干扰。那,为什么韩国人过上了自食其力的生活?建议你想一想。

      顺便,我当初当助教时,曾免费加班N个下午,给两个黑人学生义务补课,并帮助那两个黑人学生成功转计算机系。时隔很久,我还能收到他们的感谢信。在你指责我“种族歧视”之前,请先问问你自己:你为黑人朋友做过什么。

      谢谢。

  9. elessar

    种族歧视问题好像根本无法解决,不管从歧视或者被歧视都有立足点,这段故事可能由亚裔写是这样,黑人来写又是另外一段慷慨激昂的故事,说到底还是文化的冲突,把本不应该在一起的两拨人强行融合,矛盾爆发是迟早的事,没有必要指责某一方,至于在爆发冲突时韩国人弱势而另一方强势则也是文化所致,不存在对错之分。种族歧视之所以形成,愚以为是早期移民过于集中所致,同样文化的人群自然聚到一起,而没有充分的时间进行彼此融合,冲突不可避免;一旦形成这种局面,似乎就无法调和了,不知道老师们有何高见,可以让多民族文化和谐共处,还是说只有同样背景的联合起来形成互相对立的阵营。

  10. mikethreeacer

    弗洛依德和金都是警察執法過當之下的受害者,要改善的應該是公權力執法的手段和時機,作法是改善公權力而不是毀壞公權力。並且要認知到弗洛依德和金不是英雄,他們的行為沒有值得效法之處。
    1992 年和 2020 年的暴動,打從暴徒以暴力手段對付不相關的人時,這兩場運動就已經沒有正當性了。不論起始的理由多高尚,實際執行出來的結果,就是與當初的理念大相逕庭。

    社會問題並非單一環節出岔造成,也因此難有簡單的解決方案。
    左與右的拉扯本來對社會是好事,人們承認自己有主觀意見,且常常因為立場不同而無法正確判斷事物,因此需要有另一派的人將過激的另一邊拉回中道,這本該是政府和社會上的健康力量,彼此在說服和妥協中使社會成長。但如今溝通和說服好像消失了,不顧現實條件強行在社會上推行自己心中的理想國,最終成果就如今天所見,是混亂和倒退。

    社會需要重新回到說服和妥協的路上

    • kermitC

      同意,君可見美國衆參兩院兩派勢成水火,兩黨各走極端,人民亦越來越兩極化。在任何情況下,不能先問立場,後講道理。要注意街上或網上流傳的語言藝術,今日的示威者並非將受害人變為如孟德拉一般的英雄,他們只是被迫害者的代表(icon),但有些人只想轉移話題。

      • mikethreeacer

        我覺得示威者和暴徒不一定是同一群人,和平示威者仍是有充分正當性
        但當一個運動中,豬隊友真的太多的時候,你不論說甚麼做甚麼,實際在他人眼中的狀況,就是一個很糟糕的展現,這個運動本質就失敗了
        提出可以在現實環境中執行的訴求,會是之後的民權運動者們需要有認知

  11. sadrabbit

    记住了Roof Koreans这个英雄的词语!所以华人也必须更加团结一致,最终能保护华人的还是要靠我们华人自己。作为海外华人应该利用在美国的优势,成立能真正捍卫华人利益的团体,这样才有可能在关键时刻保卫自己!

  12. lyz801

    以前多是零星听到些,多谢尹公的梳理。可以肯定的说,这种事将来一定还会发生。值得思考的是,这种事会发生在中国人身上吗?如果发生在我们身上,怎样才是最好的应对方式呢?

  13. suspoerl

    黑人问题是美国福利制度失败的重要原因。单身母亲领的钱比有父母的领的多。一个孩子一个月$400,五个孩子一个月$2000,比去麦当劳上班钱都要多,为什么还要上班呢?所以黑人家庭75%是单亲家庭。等孩子长大了,有样学样,用孩子来讨生活,恶性循环。这些长大的孩子在街上无所事事,不是打群架,就是吸毒。所以黑人杀黑人比白人杀黑人要多得多!所以有人说,黑人命贵不贵,要看是谁杀的,如果是黑人自己杀的,不值一分钱,案子永远破不了,白死!如果是警察或白人杀的,不得了了,打砸抢烧,巨额赔偿,还要下跪!George Floyd之所以有四个警察来对付,是因为他人高马大,6呎6,好像是300多磅,这么一个彪形大汉站在我面前,就像一堵墙,你如果1米7,你会如何制服他?如果他不反抗,像我们华裔一样,警察怎么说就怎么做,结果会完全不一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