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尹公: 臉書再見,谷歌你好(下)(20200229)


音頻下載

硅谷尹公: 臉書再見,谷歌你好(下)

 

一、講在前面的話

大家好,在我做這集節目的時候,一條噩耗傳來,就是本次新冠肺炎的吹哨人李文亮醫生,不幸因為新冠肺炎去世。去世前,武漢公安局用行政命令,強迫李文亮醫生說新冠病毒不存在;結果這位李文亮醫生被拘留、訓誡後,死於“不存在”的新冠病毒。這個星球上最有想象力的荒誕派小說作家,大概都想不到如此荒誕的情節。

李文亮醫生只是做了一個好人所應該做的事情,他不應該遭到這樣的對待。我們也在此祝願李文亮醫生一路走好,願李大夫的在天之靈得以安息。

那這一集我們先回答讀者朋友的問題,然後再講一下,挑選工作的事。

上一集有讀者朋友提出,那在美國的、特別是硅谷的華人工程師,本身就是千挑萬選出來的佼佼者,那社會屬性自然比美國本土白人要高。大家說得有一定道理。比如我們這些谷歌工程師,那的確是比99%的美國本土白人要優秀得多,這個沒什麼奇怪的,也沒有必要過分謙虛。要不然谷歌也不會每年投入數億美元,優化面試流程,確保從400個申請者里選出1個最好的。但有一點請大家務必注意,拋開這些優秀人才,即使討論國民的平均水平,較早實現民主+憲政的轉型的日本,國民素質也絕不亞於美國,甚至比美國更好。

以人均GDP為例,在正常國家,人均GDP往往體現了每一個國民創造價值的平均能力。大家看圖。在此前的近半個世紀之內,也就是說從1975年開始,日本的人均GDP和美國的人均GDP纏繞增長、互有勝負。

只是最近10年,也就是圖上那道標在2010年上的豎線,由於日本老齡化等原因,暫時比不過美國了。什麼意思呢?老齡化嘛,幹活的人少了、吃福利的人多了,相當於分子變小,分母變大,這麼一除,當然它就比不過美國了。將來日本若想重新趕上,一定要妥善解決老齡化問題。

我們可以看到,日本遊戲引領全世界,和華人在美國的優秀表現,說明了民主+憲政制度下,我們的上限可以很高;而像日本這樣較早實現民主+憲政的地方,其人均GDP和美國相當,這說明了我們的下限也不會太低,至少也得跟美國差不多。

既然上限可以很高,並且下限不會太低,那我們的確沒有道理拒絕民主+憲政這種治理方式。我一直希望咱們華人群體能有一個共同的意識,就是我們這些東亞人,才是民主憲政制度的“頭號玩家”。我們玩的就是比你們這些歐洲裔要強,你們不服不行。民主憲政制度才是最適合我們的社會制度。我希望每一個華人都能有這個意識,而不是搞“素質論”,胡說什麼“我們的素質不如歐美人、所以玩不轉民主憲政制度”——那都是種族主義+極權主義語境之下的昏話、胡話。不去說這種昏話、胡話,是中華文明實現現代化轉型的第一步。

二、回國與留下,兩個美國

那接下來有朋友就問了,既然在臉書,工作壓力那麼大,回國發展行不行?這一陣子的確有很多朋友,通過各種渠道,問我回國發展的問題。其實這個問題並沒有一個明確的、適用於每一個人的答案,因為每個人關注的重點不同。所以我覺得,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與其強行提供標準答案,倒不如討論一下選擇工作,特別是選擇工作地點的一些原則,盡量消除大家在選擇工作時候的誤區。

我們還是從具體到抽象。我們先講故事,然後再說道理。所以我想先講兩個故事。

第一個故事是我的一位朋友。他也在美國攻讀遊戲製作的碩士。這位朋友在上個暑假,去國內某互聯網巨頭實習。那為了保護這位朋友,我就不說那個國內互聯網巨頭的名字了。實習期間,每個月將近1萬元。聽上去好像很多吧?但是,他開學回到美國後,得到了一個新外號,叫8117,給大家5秒鐘時間,猜猜看什麼意思呢?

很多朋友猜對了,就是早上8點上班,晚上11點下班,每周工作7天——確切地說,是每周6.5天,也就是每兩周休息一天。他回到美國後,就開始刷題準備面試,再也不考慮回國內工作了。

第二個故事是,我被臉書開除後,華為的一位先生,通過中間朋友,詢問我有沒有意向回國工作。結果隨後就出現了251事件,轟動一時。251事件很多讀者朋友都知道,就是華為串通公檢法,栽贓陷害一位離職的員工,導致後者含冤入獄251天。在得知251事件之後,我身邊的朋友說,相比華為,臉書簡直可以算是道德楷模了。

聽了這兩個故事,有小粉紅朋友一定會說,那你的意思就是臉書再壞、也比華為等國內企業好,是不是?你就是想讓大家留在美國、不想讓我們回去建設祖國,對不對?

其實我還真不是這個意思。所以接下來我想講一講我進Facebook之前的那段經歷。

在進入Facebook之前,我在舊金山的一家小公司呆了一年。舊金山,也就是San Francisco,有時翻譯做“三番”。這座城市給我留下了非常不愉快的回憶。

舊金山的基礎設施極差。當時那家小公司希望我儘快入職。時間很緊,找不到離單位很近的公寓,只好住得遠了一些。我知道舊金山堵車,所以我提前辦好了城鐵站的停車證和交通卡,打算先開車到城鐵站,然後再坐城鐵到公司。第一天,10點上班,我7點半就開車出門了。結果開車到城鐵站,發現一個停車位也沒有了。

無奈之下,只好打開谷歌地圖,決定開車上班。結果谷歌地圖忽然就開始抽風,我繞着地鐵車站轉了半個小時,一直在圍着車站打轉,死活轉不出去。一開始我懷疑谷歌地圖出毛病了,重啟了幾次,毛病依舊;然後又懷疑蘋果的指南針出毛病了,但是重設指南針、重啟手機後問題照舊。半小時後,我忽然意識到,這應該是城鐵站沒有做電磁屏蔽導致的,呼嘯駛過的城鐵列車改變了周圍的電磁場,導致手機的指南針失效。

好容易遠離了城鐵站,導航終於能用了,但這個時候已經8點半了,路上已經很堵了。一路堵到公司所在的區,打算從某個口出去,進旁邊的停車樓,結果一不小心出錯了口,莫名其妙地上了某個大橋。本來以為趕快調個頭就行,沒想到最近的、能掉頭的地方在5英里以外,而且一路堵車,足足堵了一個多小時。好容易掉頭回來,原來看好的停車場已經滿了,只好開到了離單位1公里遠的停車場,停車費30美元一天。

這個時候已經快到10點了,我一看第一天就快要遲到了,也不管什麼30美元了,車停在地下,趕快找人的出口。好在旁邊就有個門,從上到下都是花花綠綠的廣告,正中間有一行大字寫着“Elevator”,我一看Elevator是“電梯”的意思啊,那就推門進去吧。結果推門進去,發現是消防通道。回過頭再想回到停車場,對不起,那個門是單向的,進了消防通道就回不來了。我先往下走到了底層,沒有出口;又往上走到了頂層,終於在一個不起眼的地方,發現了緊急出口,旁邊寫着,如果你從緊急出口出,全樓的警報就會響起,屆時你可能被要求經濟賠償。我一看沒辦法,只好給停車樓的管理人員打電話,跟他說,我被困在消防通道里了,要走緊急出口。

好在管理人員以前見過多次這種事,告訴我沒問題,他會處理好,讓我趕快出去。

那天我七點半出門,在路上折騰了三個小時,十點半才到公司,還遲到了。下班以後我不甘心啊,回到那個停車場,重新找到那個門,發現在諾大的“Elevator”下面,有一個特別不起眼的小箭頭,指向左邊的另一片花花綠綠的廣告,意思是左邊的那片花花綠綠的廣告其實是個門,那扇門裡面才是真正的電梯。

在那件事之後,我決定每天乘坐地鐵上班。但是舊金山的地鐵系統極差,平均每三天出一次小毛病,五天出一次大毛病。遇上小毛病,就要堵上20分鐘,遇上大毛病,駕駛員直接把乘客趕下車,於是大家只好擠進下一班。而且人一多,特別容易被傳染上感冒等呼吸道疾病。一個冬天病了好幾次。

舊金山把我折磨的實在沒有辦法,只好開車上班,為了避免堵車,每天六點多爬起來,七點多出發,開40分鐘;然後每天4點多下班,避開堵車,五點到家。到家以後不能閑着,要刷兩個小時的編程題、準備面試。那一段時間非常艱苦。除此以外,舊金山有很多遊手好閒的混子,非常喜歡騎摩托車鬧街,經常夜裡三點把我吵醒一次、夜裡五點再把我吵醒一次。很顯然,他們是沒有正經工作的,否則不會是這個作息時間表。坦率地說,那段期間我的確有考慮過回國工作。我的出發點是:我可以忍受不發表敏感文字,我也可以忍受偶爾自己的私權被公權力騷擾一下,但是在舊金山這樣的生活,如果持續下去,會對我的身體和心理健康,產生非常大的傷害。但後來發生了著名的996.ICU事件。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是說國內的程序員每天996——早上9點上班、晚上9點下班、每周6天——於是結局就只能是進ICU重症監護病房。

在這之後發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我最終進入了臉書Menlo Park總部工作。Menlo Park是典型的、很nice的美國小城市。其實谷歌所在的山景城也是一樣。我在Menlo Park和山景城,終於能夠活得像個人樣,過上有尊嚴的生活了。

文昭先生有一個觀點,我是很贊同的。就是人們內心真正的渴求,其實是“善政”;而不是民主、憲政、自由,其實是實現這種“善政”的保證,不應該被意識形態化。所謂善政,我理解,就是最大限度地保證每個人有尊嚴地活着。什麼叫“最大限度地保證”呢?就是在這樣的社會中,一個人應該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改變自己的命運。這也是我特別希望向讀者朋友們傳達的第二點信息——什麼才是美國的善政?

這裡的很多讀者,特別是在國內的讀者,會把美國想得過於美好。請你們務必放棄這種想法。這個世界上存在着一個好美國、一個壞美國。所謂好美國,就是像Menlo Park、山景城這樣的小城市,那裡山清水秀,有整潔的街道、乾淨的房屋;早上起床晨跑,遇到的每一個人,都會在陽光下向你微笑致意;晚上夜不閉戶,鄰里之間雞犬相聞,如同田園牧歌一般。然而,在同樣的位置,還有一個壞美國,在舊金山的很多地方,地鐵車站遍布着嘔吐物和排泄物的痕迹,工作人員態度惡劣、經常莫名其妙沖你大吼;早上起來,眼前是擁擠骯髒的街道,污水遍地,時時傳來大麻的味道;到了晚上,在那些陰暗的角落,兇案頻發,破舊不堪的房屋上着層層鐵鎖,沾滿油污的窗戶隱藏在粗大的鐵欄杆後面,屋子裡的主人在時隱時現的槍聲中或瑟瑟發抖、或習以為常。這兩個美國,一個是天堂,一個是煉獄,但是它們都在同一時刻、同一地點、真實地存在着。

如果你缺乏改變自己命運的能力和決心,請相信我,你在壞美國的生活,不會比在北上廣更有尊嚴。

然而,如果你懷着改變命運的能力和決心,請相信我,你最終會得到那個好美國。

這就是我理解的“善政”:它不是給你提供一個天堂般的環境,它給你提供的是平等的機會,讓聰明、勤奮的你,通過自己的雙手,得到屬於自己的那份天堂。

前一陣子網上有一句話,叫“出國之後更愛國”,很多對美國有好感的人,來到美國後,因為種種原因,反而變成了自干五,也就是“自帶乾糧的五毛”。很多讀者第一反應是,這是當局所謂的“大外宣”。但是我認為,我們這些在海外的自媒體人,是有責任的。這句話的意思是:我有責任、文昭先生有責任、江峰老師有責任、Stone記有責任……如果你們聽到的只是好美國,對“壞美國”一無所知,那麼,當你們來到這裡、看到壞美國的時候,你們當中,有多少人,會感到失望、甚至被欺騙了,然後重新回到《環球時報》那邊去了呢?

如果我年輕15歲,我會。

所以我不希望類似的事情,發生在讀者朋友們身上,特別是那些對美國有好感、並願意來到這裡發展的朋友。我不希望你們那些美好的憧憬,被現實的“壞美國”撞得粉碎,從而不再相信那些普世的東西。我希望你們在了解“好美國”的同時,充分了解那個叫“壞美國”的孿生兄弟;但與此同時,請你們對美國的“善政”,進而對那個叫做“民主與憲政”的東西,懷有足夠的信心,因為民主與憲政所塑造出來的“善政”,是讓你用自己的雙手,在平等的陽光下,創造屬於你的那份天堂。我認為,這才是真正的天堂。

時間回到幾個月前的那個晚上。那天晚上,我思索再三,最終婉言謝絕了華為的那位朋友“回國發展”的建議。隨後,憑藉硅谷華人工程師群體的幫助和自己的努力,走進了谷歌的大門——從2000年開始直到現在,谷歌一直是我心目中最好的科技公司。存在主義認為,選擇塑造了人本身。我選擇了留在美國,用自己的雙手,創造屬於我的那份天堂。我的選擇已然作出。那麼此時此刻聽到我這段話的讀者朋友,如果你也在考慮是不是來美國發展,我也希望你能遵從自己內心的呼喚,作出這個你人生中的重大選擇。

這個系列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隨後我將搬到谷歌總部附近居住,可能會忙一個月。我的下一系列節目,就是討論那本著名的哲學普及教程《大問題——簡明哲學導論》。讓我們下一個系列節目再見!

11 thoughts on “硅谷尹公: 臉書再見,谷歌你好(下)(20200229)

  1. zhuang0629

    好多人去了外國在當地遇到的缺點無限放大,在國內遇到的缺點視而不見。。。。。。
    導致最後的誤判 就是回國發展。。。。

  2. iliketalk

    你說的“壞美國”,其實就是窮人區,“好美國”就是富人區。中國也一樣,高檔小區是“好中國”,城鄉結合部是“壞中國”。單論治安,北京、上海這些大城市比美國大城市比如舊金山要好很多,攝像頭密布,對治安確實有好處。

  3. WinniethPooh

    尹公的話讓我想起了另一段對移民的描述:如果你移民是為了追求某種天堂,那麼你會失望,因為每個地方都有自己的不完美之處;但如果你移民是為了逃離某個地獄,那麼你會天天生活在滿足之中,因為沒有地方像地獄那樣集齊了人間的惡。

  4. filmwang2001

    尹先生的節目我一個不落地都聽了,覺得太受教了。
    在山景城、帕羅阿圖住了很多年,特別有感情。
    恭喜入職谷歌!

  5. schuberng

    和自干五恰好相反,來美國上學把我從之前一個只覺美國教育系統好,其他不如大北京牛逼的民族主義者給打醒。啥大國崛起,把美國地標一個個買完,什麼回國年薪破百萬,這裡要你那裡搶全是騙人的。相比起靠家庭背景當上某能源系統辦公室高管的同學,我對自己刷題進某軟工作感到更開心。

  6. ChristopherShen

    這句話貌似有點語病,請尹公修改一下,以方便我們引用:
    “而不是民主、憲政、自由,其實是實現這種“善政”的保證,不應該被意識形態化。”

  7. ChristopherShen

    請尹公評論一下YouTube標黃文昭先生視頻的事。這是不是反映了中共對谷歌的滲透呢?

  8. xiaoshengsu

    頂!本人機緣巧合,享受了大約半個月的“好美國”,並聽人勸,小心翼翼躲開了“壞美國”。本人對美國沒有一分幻想,據一個奧巴馬的幕僚參謀提醒奧巴馬的話:您心目里的地獄其實就是現在此地,只是地獄的細節您沒有機會看到而已。
    真心支持作者。願中國和美國都幸福安康。

  9. ChristopherShen

    我認識的一位湖北的同事(美國回來的碩士),經歷此次疫情之後,更加愛國了,她對“壞美國”是深有感觸,這是她最近發布的微信文章:https://mp.weixin.qq.com/s/5Y4jMcnx-6UTCUXkZfBKGg。希望硅谷尹公能看到這則留言。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