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尹公: 脸书再见,谷歌你好(下)(20200229)


音頻下載

硅谷尹公: 脸书再见,谷歌你好(下)

 

一、讲在前面的话

大家好,在我做这集节目的时候,一条噩耗传来,就是本次新冠肺炎的吹哨人李文亮医生,不幸因为新冠肺炎去世。去世前,武汉公安局用行政命令,强迫李文亮医生说新冠病毒不存在;结果这位李文亮医生被拘留、训诫后,死于“不存在”的新冠病毒。这个星球上最有想象力的荒诞派小说作家,大概都想不到如此荒诞的情节。

李文亮医生只是做了一个好人所应该做的事情,他不应该遭到这样的对待。我们也在此祝愿李文亮医生一路走好,愿李大夫的在天之灵得以安息。

那这一集我们先回答读者朋友的问题,然后再讲一下,挑选工作的事。

上一集有读者朋友提出,那在美国的、特别是硅谷的华人工程师,本身就是千挑万选出来的佼佼者,那社会属性自然比美国本土白人要高。大家说得有一定道理。比如我们这些谷歌工程师,那的确是比99%的美国本土白人要优秀得多,这个没什么奇怪的,也没有必要过分谦虚。要不然谷歌也不会每年投入数亿美元,优化面试流程,确保从400个申请者里选出1个最好的。但有一点请大家务必注意,抛开这些优秀人才,即使讨论国民的平均水平,较早实现民主+宪政的转型的日本,国民素质也绝不亚于美国,甚至比美国更好。

以人均GDP为例,在正常国家,人均GDP往往体现了每一个国民创造价值的平均能力。大家看图。在此前的近半个世纪之内,也就是说从1975年开始,日本的人均GDP和美国的人均GDP缠绕增长、互有胜负。

只是最近10年,也就是图上那道标在2010年上的竖线,由于日本老龄化等原因,暂时比不过美国了。什么意思呢?老龄化嘛,干活的人少了、吃福利的人多了,相当于分子变小,分母变大,这么一除,当然它就比不过美国了。将来日本若想重新赶上,一定要妥善解决老龄化问题。

我们可以看到,日本游戏引领全世界,和华人在美国的优秀表现,说明了民主+宪政制度下,我们的上限可以很高;而像日本这样较早实现民主+宪政的地方,其人均GDP和美国相当,这说明了我们的下限也不会太低,至少也得跟美国差不多。

既然上限可以很高,并且下限不会太低,那我们的确没有道理拒绝民主+宪政这种治理方式。我一直希望咱们华人群体能有一个共同的意识,就是我们这些东亚人,才是民主宪政制度的“头号玩家”。我们玩的就是比你们这些欧洲裔要强,你们不服不行。民主宪政制度才是最适合我们的社会制度。我希望每一个华人都能有这个意识,而不是搞“素质论”,胡说什么“我们的素质不如欧美人、所以玩不转民主宪政制度”——那都是种族主义+极权主义语境之下的昏话、胡话。不去说这种昏话、胡话,是中华文明实现现代化转型的第一步。

二、回国与留下,两个美国

那接下来有朋友就问了,既然在脸书,工作压力那么大,回国发展行不行?这一阵子的确有很多朋友,通过各种渠道,问我回国发展的问题。其实这个问题并没有一个明确的、适用于每一个人的答案,因为每个人关注的重点不同。所以我觉得,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与其强行提供标准答案,倒不如讨论一下选择工作,特别是选择工作地点的一些原则,尽量消除大家在选择工作时候的误区。

我们还是从具体到抽象。我们先讲故事,然后再说道理。所以我想先讲两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是我的一位朋友。他也在美国攻读游戏制作的硕士。这位朋友在上个暑假,去国内某互联网巨头实习。那为了保护这位朋友,我就不说那个国内互联网巨头的名字了。实习期间,每个月将近1万元。听上去好像很多吧?但是,他开学回到美国后,得到了一个新外号,叫8117,给大家5秒钟时间,猜猜看什么意思呢?

很多朋友猜对了,就是早上8点上班,晚上11点下班,每周工作7天——确切地说,是每周6.5天,也就是每两周休息一天。他回到美国后,就开始刷题准备面试,再也不考虑回国内工作了。

第二个故事是,我被脸书开除后,华为的一位先生,通过中间朋友,询问我有没有意向回国工作。结果随后就出现了251事件,轰动一时。251事件很多读者朋友都知道,就是华为串通公检法,栽赃陷害一位离职的员工,导致后者含冤入狱251天。在得知251事件之后,我身边的朋友说,相比华为,脸书简直可以算是道德楷模了。

听了这两个故事,有小粉红朋友一定会说,那你的意思就是脸书再坏、也比华为等国内企业好,是不是?你就是想让大家留在美国、不想让我们回去建设祖国,对不对?

其实我还真不是这个意思。所以接下来我想讲一讲我进Facebook之前的那段经历。

在进入Facebook之前,我在旧金山的一家小公司呆了一年。旧金山,也就是San Francisco,有时翻译做“三番”。这座城市给我留下了非常不愉快的回忆。

旧金山的基础设施极差。当时那家小公司希望我尽快入职。时间很紧,找不到离单位很近的公寓,只好住得远了一些。我知道旧金山堵车,所以我提前办好了城铁站的停车证和交通卡,打算先开车到城铁站,然后再坐城铁到公司。第一天,10点上班,我7点半就开车出门了。结果开车到城铁站,发现一个停车位也没有了。

无奈之下,只好打开谷歌地图,决定开车上班。结果谷歌地图忽然就开始抽风,我绕着地铁车站转了半个小时,一直在围着车站打转,死活转不出去。一开始我怀疑谷歌地图出毛病了,重启了几次,毛病依旧;然后又怀疑苹果的指南针出毛病了,但是重设指南针、重启手机后问题照旧。半小时后,我忽然意识到,这应该是城铁站没有做电磁屏蔽导致的,呼啸驶过的城铁列车改变了周围的电磁场,导致手机的指南针失效。

好容易远离了城铁站,导航终于能用了,但这个时候已经8点半了,路上已经很堵了。一路堵到公司所在的区,打算从某个口出去,进旁边的停车楼,结果一不小心出错了口,莫名其妙地上了某个大桥。本来以为赶快调个头就行,没想到最近的、能掉头的地方在5英里以外,而且一路堵车,足足堵了一个多小时。好容易掉头回来,原来看好的停车场已经满了,只好开到了离单位1公里远的停车场,停车费30美元一天。

这个时候已经快到10点了,我一看第一天就快要迟到了,也不管什么30美元了,车停在地下,赶快找人的出口。好在旁边就有个门,从上到下都是花花绿绿的广告,正中间有一行大字写着“Elevator”,我一看Elevator是“电梯”的意思啊,那就推门进去吧。结果推门进去,发现是消防通道。回过头再想回到停车场,对不起,那个门是单向的,进了消防通道就回不来了。我先往下走到了底层,没有出口;又往上走到了顶层,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发现了紧急出口,旁边写着,如果你从紧急出口出,全楼的警报就会响起,届时你可能被要求经济赔偿。我一看没办法,只好给停车楼的管理人员打电话,跟他说,我被困在消防通道里了,要走紧急出口。

好在管理人员以前见过多次这种事,告诉我没问题,他会处理好,让我赶快出去。

那天我七点半出门,在路上折腾了三个小时,十点半才到公司,还迟到了。下班以后我不甘心啊,回到那个停车场,重新找到那个门,发现在诺大的“Elevator”下面,有一个特别不起眼的小箭头,指向左边的另一片花花绿绿的广告,意思是左边的那片花花绿绿的广告其实是个门,那扇门里面才是真正的电梯。

在那件事之后,我决定每天乘坐地铁上班。但是旧金山的地铁系统极差,平均每三天出一次小毛病,五天出一次大毛病。遇上小毛病,就要堵上20分钟,遇上大毛病,驾驶员直接把乘客赶下车,于是大家只好挤进下一班。而且人一多,特别容易被传染上感冒等呼吸道疾病。一个冬天病了好几次。

旧金山把我折磨的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开车上班,为了避免堵车,每天六点多爬起来,七点多出发,开40分钟;然后每天4点多下班,避开堵车,五点到家。到家以后不能闲着,要刷两个小时的编程题、准备面试。那一段时间非常艰苦。除此以外,旧金山有很多游手好闲的混子,非常喜欢骑摩托车闹街,经常夜里三点把我吵醒一次、夜里五点再把我吵醒一次。很显然,他们是没有正经工作的,否则不会是这个作息时间表。坦率地说,那段期间我的确有考虑过回国工作。我的出发点是:我可以忍受不发表敏感文字,我也可以忍受偶尔自己的私权被公权力骚扰一下,但是在旧金山这样的生活,如果持续下去,会对我的身体和心理健康,产生非常大的伤害。但后来发生了著名的996.ICU事件。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是说国内的程序员每天996——早上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每周6天——于是结局就只能是进ICU重症监护病房。

在这之后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我最终进入了脸书Menlo Park总部工作。Menlo Park是典型的、很nice的美国小城市。其实谷歌所在的山景城也是一样。我在Menlo Park和山景城,终于能够活得像个人样,过上有尊严的生活了。

文昭先生有一个观点,我是很赞同的。就是人们内心真正的渴求,其实是“善政”;而不是民主、宪政、自由,其实是实现这种“善政”的保证,不应该被意识形态化。所谓善政,我理解,就是最大限度地保证每个人有尊严地活着。什么叫“最大限度地保证”呢?就是在这样的社会中,一个人应该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这也是我特别希望向读者朋友们传达的第二点信息——什么才是美国的善政?

这里的很多读者,特别是在国内的读者,会把美国想得过于美好。请你们务必放弃这种想法。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个好美国、一个坏美国。所谓好美国,就是像Menlo Park、山景城这样的小城市,那里山清水秀,有整洁的街道、干净的房屋;早上起床晨跑,遇到的每一个人,都会在阳光下向你微笑致意;晚上夜不闭户,邻里之间鸡犬相闻,如同田园牧歌一般。然而,在同样的位置,还有一个坏美国,在旧金山的很多地方,地铁车站遍布着呕吐物和排泄物的痕迹,工作人员态度恶劣、经常莫名其妙冲你大吼;早上起来,眼前是拥挤肮脏的街道,污水遍地,时时传来大麻的味道;到了晚上,在那些阴暗的角落,凶案频发,破旧不堪的房屋上着层层铁锁,沾满油污的窗户隐藏在粗大的铁栏杆后面,屋子里的主人在时隐时现的枪声中或瑟瑟发抖、或习以为常。这两个美国,一个是天堂,一个是炼狱,但是它们都在同一时刻、同一地点、真实地存在着。

如果你缺乏改变自己命运的能力和决心,请相信我,你在坏美国的生活,不会比在北上广更有尊严。

然而,如果你怀着改变命运的能力和决心,请相信我,你最终会得到那个好美国。

这就是我理解的“善政”:它不是给你提供一个天堂般的环境,它给你提供的是平等的机会,让聪明、勤奋的你,通过自己的双手,得到属于自己的那份天堂。

前一阵子网上有一句话,叫“出国之后更爱国”,很多对美国有好感的人,来到美国后,因为种种原因,反而变成了自干五,也就是“自带干粮的五毛”。很多读者第一反应是,这是当局所谓的“大外宣”。但是我认为,我们这些在海外的自媒体人,是有责任的。这句话的意思是:我有责任、文昭先生有责任、江峰老师有责任、Stone记有责任……如果你们听到的只是好美国,对“坏美国”一无所知,那么,当你们来到这里、看到坏美国的时候,你们当中,有多少人,会感到失望、甚至被欺骗了,然后重新回到《环球时报》那边去了呢?

如果我年轻15岁,我会。

所以我不希望类似的事情,发生在读者朋友们身上,特别是那些对美国有好感、并愿意来到这里发展的朋友。我不希望你们那些美好的憧憬,被现实的“坏美国”撞得粉碎,从而不再相信那些普世的东西。我希望你们在了解“好美国”的同时,充分了解那个叫“坏美国”的孪生兄弟;但与此同时,请你们对美国的“善政”,进而对那个叫做“民主与宪政”的东西,怀有足够的信心,因为民主与宪政所塑造出来的“善政”,是让你用自己的双手,在平等的阳光下,创造属于你的那份天堂。我认为,这才是真正的天堂。

时间回到几个月前的那个晚上。那天晚上,我思索再三,最终婉言谢绝了华为的那位朋友“回国发展”的建议。随后,凭借硅谷华人工程师群体的帮助和自己的努力,走进了谷歌的大门——从2000年开始直到现在,谷歌一直是我心目中最好的科技公司。存在主义认为,选择塑造了人本身。我选择了留在美国,用自己的双手,创造属于我的那份天堂。我的选择已然作出。那么此时此刻听到我这段话的读者朋友,如果你也在考虑是不是来美国发展,我也希望你能遵从自己内心的呼唤,作出这个你人生中的重大选择。

这个系列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随后我将搬到谷歌总部附近居住,可能会忙一个月。我的下一系列节目,就是讨论那本著名的哲学普及教程《大问题——简明哲学导论》。让我们下一个系列节目再见!

11 thoughts on “硅谷尹公: 脸书再见,谷歌你好(下)(20200229)

  1. zhuang0629

    好多人去了外国在当地遇到的缺点无限放大,在国内遇到的缺点视而不见。。。。。。
    导致最后的误判 就是回国发展。。。。

  2. iliketalk

    你说的“坏美国”,其实就是穷人区,“好美国”就是富人区。中国也一样,高档小区是“好中国”,城乡结合部是“坏中国”。单论治安,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比美国大城市比如旧金山要好很多,摄像头密布,对治安确实有好处。

  3. WinniethPooh

    尹公的话让我想起了另一段对移民的描述:如果你移民是为了追求某种天堂,那么你会失望,因为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不完美之处;但如果你移民是为了逃离某个地狱,那么你会天天生活在满足之中,因为没有地方像地狱那样集齐了人间的恶。

  4. filmwang2001

    尹先生的节目我一个不落地都听了,觉得太受教了。
    在山景城、帕罗阿图住了很多年,特别有感情。
    恭喜入职谷歌!

  5. schuberng

    和自干五恰好相反,来美国上学把我从之前一个只觉美国教育系统好,其他不如大北京牛逼的民族主义者给打醒。啥大国崛起,把美国地标一个个买完,什么回国年薪破百万,这里要你那里抢全是骗人的。相比起靠家庭背景当上某能源系统办公室高管的同学,我对自己刷题进某软工作感到更开心。

  6. ChristopherShen

    这句话貌似有点语病,请尹公修改一下,以方便我们引用:
    “而不是民主、宪政、自由,其实是实现这种“善政”的保证,不应该被意识形态化。”

  7. ChristopherShen

    请尹公评论一下YouTube标黄文昭先生视频的事。这是不是反映了中共对谷歌的渗透呢?

  8. xiaoshengsu

    顶!本人机缘巧合,享受了大约半个月的“好美国”,并听人劝,小心翼翼躲开了“坏美国”。本人对美国没有一分幻想,据一个奥巴马的幕僚参谋提醒奥巴马的话:您心目里的地狱其实就是现在此地,只是地狱的细节您没有机会看到而已。
    真心支持作者。愿中国和美国都幸福安康。

  9. ChristopherShen

    我认识的一位湖北的同事(美国回来的硕士),经历此次疫情之后,更加爱国了,她对“坏美国”是深有感触,这是她最近发布的微信文章:https://mp.weixin.qq.com/s/5Y4jMcnx-6UTCUXkZfBKGg。希望硅谷尹公能看到这则留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