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尹公: 臉書再見,谷歌你好(上)(20200208)


音頻下載

硅谷尹公: 臉書再見,谷歌你好(上)

零、前言

大家好,首先祝大家春節快樂,在新的一年裡工作順利、家庭和睦。

去年十月,我在上一個系列《興盛與危機》的最後一集裡面,向讀者朋友們請了個假,說是因為個人原因休息一段時間、春節後恢復更新。那集節目在十一月發表後,很多讀者朋友已經猜到這裡的“個人原因”指的是什麼了:就是我參與九·二六抗議,結果被臉書Facebook開除了。當然,大家也不用擔心,現在我已經入職谷歌Google,待遇很不錯,具體數字不便透露,以後每年大概要交六位數的稅。谷歌的Work-life Balance總體上是很好的,不會拚命壓榨員工,所以我也有時間繼續創作自己的作品了。能夠繼續為華語遊戲界貢獻自己的熱情和能量、繼續為美國社會貢獻稅收、為人類貢獻知識,同時維持有尊嚴的生活,我也很高興。

這段時間在領英上有超過7000位華人朋友加我好友,通過各種渠道對我表示支持,這也讓我深切感受到了,硅谷華人群體之間那種互相守望、互相幫助的溫暖——並不是像有些人說的,好像華人就交往不得,一定要“融入”什麼白人社會。特別是,這次來自谷歌華人工程師社群的聯名推薦,是我能進入谷歌、並獲得很好待遇的一個重要因素。在此向各位關心、幫助過我的華人朋友們表示由衷的感謝。

那整個事件到此為止,可以說是告一段落了。用周圍朋友們的話說,就是“好人有好報、事業愛情雙豐收”。回顧這段經歷,大起大落,感慨良多。所以我想用這一系列節目反思一下,同時升華到這樣一個問題,就是:在正常的民主憲政國家,我們應該如何合理利用規則,為自己爭取權利。

注意,這裡的權利是“有利於”的利,對應英文單詞right,而不是力量的力。那這個“權利”所防範的對象,既可以是美國政府和社會針對特定群體的歧視性政策和態度——遠到《排華法案》,近到好萊塢影視劇對亞裔群體的醜化——;也可以是大型跨國集團針對員工個體的侵權行為,比如職場霸凌、H1B歧視等等。

這一系列的節目,其目的是避免類似的悲劇重演。由於它具有一定的公益性質,因此,我建議文昭先生,本系列節目不收費,免費向公眾開放。

一、九·二六抗議

事情的起源是九·二六抗議。2019年9月19日,我的同事、臉書工程師陳先生,從臉書Menlo Park總部的高樓上縱身一躍,結束了自己年輕的生命。一周後的9月26日,五百名華人工程師聚集在臉書門口,聯合起來抗議職場霸凌、追求事情真相。我佩戴臉書員工姓名牌,實名參與了這次抗議,並公開發言、要求一個公正透明的調查結果。這就是“九·二六抗議”。

隨後,那段視頻,據記者朋友們說,在國內累計觀看量超過3億次。

中國是臉書很大的廣告市場,很多中國廠商在臉書上做廣告,希望將產品賣到世界其他地方。很顯然,這個視頻對臉書在中國的廣告生意,是有負面影響的。兩周後,臉書的人力資源部門找到我,以缺乏判斷力Lack of Judgement為由,把我開除了。

九·二六抗議,對硅谷的華人朋友,有着非常重要的意義。因為它是“華人工程師”這個特殊的群體,在一個民主+憲政的國家,第一次大規模集體抗爭。因此,時隔四個月,我們有必要把這件事,作為一個公共領域的話題,給予必要的討論。以往我們的討論風格是從抽象到具象,先在抽象的層面上把道理講清楚,然後再舉出具體的例子;今天我們倒過來,先講具體、微觀的,探討一下面對職場霸凌應如何維護自己的權利,然後逐漸上升到抽象、宏觀的層面,討論“民主”和“憲政”之間的矛盾。

二、在職場如何維護自己的權利

1.換組

我們首先把鏡頭聚焦到本次事件。本次事件包含兩個部分:首先,我的同事不幸遭受職場霸凌,隨後選擇了結束自己的生命;其次,我站出來說話、抗議,然後被臉書以“缺乏判斷力”為理由開除。

首先我們講一下職場霸凌。理論上,絕大多數公司都會明文規定,本公司對職場霸凌“零容忍”云云。但在實踐中,必然存在如下兩個問題:第一,如何保存“職場霸凌”的證據——由於加州禁止未經對方同意私下錄音,所以很難得到有效的錄音證據。很可能你口中的霸凌,到了對方口中就變成了普通的口角。更糟糕的是,遭受霸凌的人往往性格內向、拙於言辭,你還講不過對方。第二,公司的HR部門,對於員工間的衝突,通常會站在職位更高的人那邊,除非這個職位更高的人,受到了多人的舉報。

只要從常理出發,每個人都不難發現上面的情況。那既然證據很難得到,且公司往往偏袒你的老闆,那你受老闆欺負後,忍氣吞聲行不行?答案是“不行”。雖然你一個人舉報用處不大,但多個人舉報,作用就很大。積水成淵、積沙成塔,就是這個道理。所以首先,舉報一定要做。其次,要充分利用公司規則,比如“換組”,不要把自己置於“沒有選擇”的境地。很多公司規定,如果工程師想從原組換到新組,只需要得到新組老闆的同意即可,原組老闆不得阻攔。老闆的確可以給員工差評,但員工也可以選擇換組,互相制約。

我們每個人頭腦中要有清晰的概念:在遭受職場霸凌之前,你和你的老闆是合作雙贏的關係;一旦遭受職場霸凌,你必須立刻轉變思路,此時你和你的老闆之間,就是典型的“零和博弈”,你的收益就是你老闆的損失,反之亦然。因此,在遭受職場霸凌後,我們應該用下圖的博弈損益表,來決定自己下一步的行動:

(在遭受職場霸凌後)

  你老闆
什麼也不做 大損失 大收益
換組 小收益 小損失
舉報 小損失(因為可能遭報復) 中損失
舉報+換組 大收益 大損失

 

從上面這個表,我們可以看到,在遭受職場霸凌後,你有四種策略:1)什麼也不做;2)換組;3)舉報;4)換組加舉報。

第一種策略是什麼也不做,顯然你有大損失,因為遭到了職場霸凌並且表現出了軟弱;而你老闆看出了你的軟弱,從而可以進一步控制、壓榨你,因此你老闆有大收益。這個策略當然很不好。

第二種策略是換組,由於你此時已經有了人脈,你可以通過校友會等社交圈,聯繫氛圍較好的組,因此新組幾乎一定會比原組要好,所以你有小收益;而你老闆少了個人幹活,有小損失。這個策略不錯。

第三種策略是舉報但不換組,你可能有小損失,因為你的老闆很可能會報復你,但同時這可以給你的老闆帶來中等損失:如果之前沒人舉報,那該老闆在HR部門留下了案底;如果之前已經有多人舉報,則該老闆很可能被撤職辭退。平均下來,你的老闆有中等程度的損失。

第四種策略是舉報+換組。由於你換到了新的組,所以不可能遭到報復,你同時懲罰了職場霸凌的老闆,因此你有大收益;而你的老闆不但損失了一個勞動力,還在HR部門留下了案底,甚至可能遭遇辭退,所以有大損失。

很顯然,從博弈損益表看,一旦遭受職場霸凌,最佳策略是“舉報+換組”,也就是俗稱的“完全撕破臉”。但這種策略不能連續用,假若你連續三個組,都以“舉報+換組”收場,那大家很可能會覺得你有問題。所以我在谷歌,也打算謹言慎行,爭取呆到要麼我退休、要麼谷歌倒閉。好在谷歌“不作惡”的口號已經深入人心,至少我身邊的基層工程師都是這樣相信的,類似陳先生這樣的悲劇,應該不會在谷歌發生。

好,這裡我們補充一點,就是“什麼也不做”的這種策略,千萬不能選,因為它很可能將你置於“無從選擇”的境地。有些公司,比如臉書,額外有規定,如果你連續得到了兩個差評,就失去了換組的權利,而且會被列入“表現改善計劃”——別看這個名字聽起來好聽,實際上它的意思是說,你隨時有可能被開除。那這當然是最糟糕的情況,等於說你失去了主動權,只能任老闆宰割,不但換不了組,而且只要老闆想開除你,隨時開除你。

我們想象一下這樣的場景:你努力工作,但仍然得到了老闆的差評。你一怒之下聯繫好了新組,打算換組。結果老闆花言巧語騙你說,只要你留在這個組,下次保證給你好評。你信以為真,就留下了。為了得到好評,你努力工作,經常加班到半夜。結果下次老闆又給了你一個差評,而且得意洋洋地說:“現在你連續得了兩個差評,我看你還怎麼換組?而且我告訴你,你已經進入了‘表現改進計劃’,只要我不高興,隨時開除你。”

你想起全家的生活和身份都在你一個人身上,只好忍氣吞聲繼續干。這時你心裡後悔極了:早知道當初果斷換組了。

這樣的悲劇,已經在現實中發生在了很多人的身上,大家要引以為戒。那這就是我要講的第一點,面臨職場霸凌,一定要積極、主動地採取行動。

2.心理健康診斷

除此以外,我們還可以盡量合理利用規則,爭取到緩衝時間。

一般來說,如果因為工作壓力過大,診斷出心理疾病,這個時候公司是不敢開除你的。一旦面臨職場霸凌,除了舉報並積極聯繫換組外,還要儘可能去找相熟的心理醫生。心理醫生一定要找會講漢語的,這樣溝通方便。

我們可以和醫生溝通,請醫生在合理範圍內,把心理疾病描述得嚴重一些。這樣,一旦拿到醫生的“假條”,就可以向公司請病假,同時在家刷題、準備面試下一家公司。大多數公司的請假政策,通常包含年假、病假和家庭原因。年假每年20天左右,但是病假和家庭原因(比如親人離世)是沒有限制的,當然,一般也不會超過半年,具體請查閱自己公司的政策和相關法律。

所以拿到醫生的假條,就等於說多了半年左右的緩衝期和“護身符”,公司在這段時間不會開除你,你可以在家休息,於是有充足的時間從職場霸凌的陰影中恢復,並且刷題、面試、找到合適的下家。

這就是我要講的第二點,合理利用公司規則,該請假就請假,給自己緩衝期。

3.再說說加州的At Will僱傭制度

我們再說說加州的At Will僱傭制度。所謂At Will,意思就是,公司不想要你,隨時可以把你解僱;你不想幹了,隨時可以走人。

我被開除後,有臉書的前同事說:因為加州是At Will僱傭制度,所以臉書可以開除我。這是一個誤解。因為加州法律同時規定,公司不能因為歧視、打擊報復等不正當原因開除員工。所以臉書在回復新聞媒體時,肯定不會說是因為我參與抗議並公開發聲而開除我,它一定會找其他理由。

那從我的角度,因為加州法律禁止私下錄音,我也無法提交證據,證明臉書的確是因為打擊報復而開除我。但這兩件事接連發生,很難讓人不做合理聯想。那這樣一來,如果鬧上法庭,綜合博弈的結果,有可能臉書會給一筆不大的經濟補償,作為和解費用。當然,這只是從常理出發的推測。那我這裡也表個態,如果能從臉書得到經濟補償,在扣除法律費用後,希望能用作我的前同事陳先生的孩子的教育基金。他的孩子比我更需要經濟支持。

還有個別臉書前同事說,因為我向僱主抗議,所以活該被開除。那這個剛才已經解釋過了,加州法律明確禁止僱主因員工抗議而開除TA。恰恰是因為我抗議,所以臉書只能編造其他理由比如“缺乏判斷力”來開除我。那對於這位前同事,我有個小小你的建議:我建議您好好學習法律,別給您的東家添亂了,萬一您的東家聽信了您的讒言,一不小心講了真話,那幾乎一定會面臨巨額賠償和罰款。到時候您因為亂出餿主意、體現出缺乏判斷力而被開除,不知道您有沒有本事在兩個月內進更好的公司比如谷歌呢?

這就是我要講的第三點,澄清加州法律的At Will僱傭制度。

三、從臉書到谷歌

最後,有朋友一定會好奇,我在谷歌有什麼打算。其實我個人很喜歡“谷歌”這個譯名:它既有“谷”,又有“歌”。“谷”是糧食,象徵著物質充足;“歌”是音樂,象徵著精神喜樂。與此同時,“谷”還有“山谷”的意思,即使在人生的最低谷,也要高聲歌唱,相信明天會更好。

那我在谷歌,當然是希望長時間呆下去,呆到要麼我退休要麼谷歌倒閉為止。如果無法完全改變外部環境,至少可以選擇一個對自己更有利的外部環境。所謂“君子不立危牆之下”,又所謂“危邦不入,亂邦不居”。

這世界上總是有些好心先生,喜歡引經據典、指點別人的人生,尤其喜歡教訓我們,要剋制自己的慾望等等。這種人大家是不是很熟悉?什麼知足常樂、什麼你雖然不能改變世界但是你可以改變你自己云云。每個年輕讀者的生活中,大概都充斥着這樣的好心先生。然而,每次他們這樣說的時候,我都很想問問他們:你那麼喜歡教訓別人要“克制慾望”,那你能不能先克制一下你自己那種喜歡教訓別人的慾望呢?

一邊教訓別人克制自己的慾望,一邊無法剋制自己喜歡教訓別人、秀優越感的慾望——我可不想做那樣的好心先生。如果我想秀優越感,我一定會明確告訴大家:我在秀優越感。比如現在、此刻,我就是在秀優越感。我為什麼有優越感可秀?不是因為我能考上臉書、谷歌,儘管400個申請人裡面只有1個能考上谷歌。谷歌比哈佛大學要難進10倍,但谷歌裡面有很多人級別比我高、技術比我好。我有優越感可秀,是因為我在面對自身慾望和外部世界的嚴重衝突時,我能確認自己的慾望是合理的,並且通過自身努力,去實現這個慾望;然後,在這一切都過去後,適當反思,調整自己的行為模式。

如果按照好心先生“克制慾望”的教誨,我此刻應該完全放棄“在大公司做有影響力的事情”的想法,棲身於一個startup小公司,像在國內一樣,回到自己的舒適區。但我沒有。我反而進入了一個更大、更好,而且工作環境更健康的地方。

當自身和外界衝突時,並不是只有“調整自身”這一條路可走——你還可以改變世界。美國社會也是一樣的道理。好心先生們不斷教導大家要融入主流白人社會。但是,有沒有人想過,有沒有人問過,我們為什麼要融入他們?美國官方統計(見附錄),他們白人的犯罪率比我們亞裔高三倍、吸毒率高三倍、離婚率高三倍、本科畢業率低⅓、貢獻的稅收也低得多。我們為什麼要融入他們?學犯罪么?學吸毒么?學離婚么?學考不上大學么?為什麼不是我們改變他們、我們領導他們?想想日本,一億兩千萬東亞人,在民主+憲政的制度下,在最需要創造力的第九藝術領域,引領全世界。以至於美國的遊戲設計教科書,也得從日本遊戲開始講。

受儒家文化影響的東亞人,在美國的成功,很可能意味着,比起那些歐洲裔,我們東亞人反而更適合民主+憲政制度。這一點和很多人的直覺相反,和很多五毛的“素質論”也相反。五毛們總說,華人不適合民主+憲政制度,很多無視真相的人也跟着附和,認為華人的綜合素質不如那些歐洲裔。然而,美國官方統計數字告訴我們,這不過是一個橘在淮南、淮北的問題。在民主+憲政的制度下,東亞裔移民的表現遠遠優於那些歐洲裔移民。我也希望每個人都明確認識到這一點,這樣,我們會對未來中華民族的民主+憲政轉型,有更強的信心,因為在民主+憲政的制度下,下一個中華政權幾乎一定會比現有的歐美國家要好得多。

那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

附錄:吸食成癮物品、犯罪率、收入、教育等

《毒品戰爭》不同種族吸食大麻的人數(單位:千人):
白人:83,700
亞裔:2742
註:亞裔人口佔6%,白人佔40%~50%,白人的人口比亞裔多9倍左右。所以若算“每萬人吸食大麻比率”,則亞裔的統計數字應該乘以9,但即使乘以9,亞裔吸食大麻的比率仍然不到白人的三分之一。https://www.drugwarfacts.org/table/mj_prevalence

《維基百科》不同種族犯罪率:
謀殺罪:
白人:0.0014%
亞裔:0.0005%
亞裔犯謀殺罪的比率是白人的三分之一。
https://en.wikipedia.org/wiki/Race_and_crime_in_the_United_States

《Pew研究中心》高等教育比率:
亞裔:53%
白人:36%
http://www.pewsocialtrends.org/2016/06/27/1-demographic-trends-and-economic-well-being/

《維基百科》不同種族年收入(2018):
亞裔:80,720
白人:61,349

 

25 thoughts on “硅谷尹公: 臉書再見,谷歌你好(上)(20200208)

  1. moqu

    作者急於補漏洞、回復網友問題,導致沒有重點、拖沓,一集回應兩個問題就行啦、最後再加個總結、不然最後都忘記作者要說什麼了

  2. sadrabbit

    我也一直堅信,中國只要實行真正的民主+憲政,中國成為世界第一強國是毫無疑問的。也許是因為中國人太聰明,所以上帝要讓我們自己多內鬥消耗實力嗎?非常感謝尹公的分享,您說得太好了!不單只是可以改變自己,也可以去改變世界!

  3. geo

    能去北美的華人大多是華人中的精英,整體素質高。許多指標超出整體白人的平均水平,也是不可忽視的原因。

  4. JanisHu

    「沒有夢想的人總想告訴你,你的夢想行不通,你的力量是卑微的,你無法改變世界。他們通過打擊你的夢想讓你變得跟他們一樣,來合理化他們自己沒有夢想的狀態。不要中他們的圈套,不要聽信任何人對你說你不行!」
    ——當幸福來敲門

  5. SamuelChu

    谷歌是我鍾愛的公司之一,不過近年來在“不作惡”的表現頗有走下坡路的感覺。希望這只是我的錯覺。對於一家獨大的任何勢力,即使是你最愛的,都是需要警惕的。
    祝願你在谷歌工作愉快!

  6. j655058

    想請問您有沒有想過能夠在北美生活的華人可能都是華人社群的菁英這個可能呢?
    畢竟美國的這項研究只限定於居住在美國的華裔族群
    並沒有考慮到其他華裔群體
    所以我想這研究的說服力還有些欠缺
    希望能夠在下期節目稍微解答這個問題
    也恭喜您入職Google

  7. zbhbox

    尹公說不定有機會調查youtube中國時政主播的訂閱問題,他們有沒有可能受到不公正待遇。

  8. Messi

    尹公你好,我是在國內A廠工作的程序員,今年有翻牆到海外工作的打算。想問下有沒有什麼建議可以提供?比如地域選擇,公司選擇等。

  9. palermo

    有些州可以隨意錄音作為法庭證據(one-part consent),有些州只能雙方同意的情況下才能將錄音作為證據,估計加州屬於後者。

  10. alinda.tian

    谷歌的名字確實挺好的,你解釋的也很棒,總比Facebook的非死不可,可是要強的太多了,有一個好的去處,恭喜你。

  11. Brianjiang

    文昭先生以及矽谷尹公:

    我對矽谷尹公的學識與見識非常欽佩,對於他給兒子講解數學原理那一段尤其為欽佩。想來尹公一定是學貫中西而且學以致用的聰明人。但是最近他關於華人融入美國社會的論述我認為有失偏頗,希望能夠和兩位以及其他讀者商榷。他認為華人沒有必要融入美國社會因為華人比美國人優秀,他 說:白人的犯罪率比我們亞裔高三倍、吸毒率高三倍、離婚率高三倍、本科畢業率低⅓、貢獻的稅收也低得多。我們為什麼要融入他們?學犯罪么?學吸毒么?學離婚么?學考不上大學么?為什麼不是我們改變他們、我們領導他們?

    他說的既使是事實也只能是事實的一小部分。如果那代表了事實的全部就根本無法解釋為什麼包括尹公在內的那麼多華人以及世界各地的人都願意來到美國生活。美國的建國之父們寫出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獨立宣言和美國憲法,他們都是白人;200 多年來以白人為主體的美國人把美國建設成為自由世界的領袖;矽谷尹公所任職的谷歌和臉書以及美國大多數領先世界的科技公司都是由白人創立的……這些白人能夠取得這樣輝煌的成就和膚色沒什麼關係,關鍵在於他們的勇氣、智慧、和信仰。這些當然是我們需要也應該學習的。光挑毛病不是一個正確的態度。

    如果想挑華人至少是美國的華人的毛病的話那就太容易了:自私自利、對公共事務漠不關心、唯唯諾諾不敢維護自己的權利、內戰內行外戰外行……最近因為新冠狀病毒肆虐而導致一 些國家以及美國社會的非華人成員發發出對華人不友善的聲音,這也就罷了。然而不久前第一駕美國撤僑的飛機原定飛往加州降落最後卻因為居民的反對不得已而飛往亞特蘭大降落。令人遺憾的是這些反對聲音中有很多是來自華人。一份反對撤僑飛機降落的聲明是用中文和英文寫出來的,這說明什麼呢?那些在武漢因為病毒肆虐遭受百般煎熬的美國人包括很多美國華人終於迎來了回到自己祖國的那一刻,然而得到的卻是這樣的對待難道不讓人寒心嗎?這樣齷齪的舉止究竟能夠從哪方面說明華人優秀呢?但是這些缺點並不能抹殺華人的優點,這樣思考是以偏概全。

    就拿黑人來說,有多少華人列舉黑人的缺點能夠滔滔不絕,但 是有多少華人知道或者在乎我們在美國今天能夠受到公平對待根本的原因不是華人多麼聰明,而是1964年通過的平民法案這個千百萬黑人以及有正義感的白人多年用鮮血和生命換來的結果。享受起來很自然,但是有幾個華人表示過感激之情?美國歷史上唯一通過法律排斥的外國人就是華人,在憎恨這惡法之餘,有沒有想過為什麼單單把華人挑出來?

    很多華人都堅信華人工作努力聰明能幹但同時對自己得不到職場上主流社會的重視而不忿。但有沒有想過這是什麼原因呢?這和華人不願意或者不能夠主動融入主流社會沒有關係嗎?

    作為一個在美國生活了40年的華人,我只想說華人應該敞開心胸融入美國主流社會,多交非華人朋友,充分了解不同族裔的立場,那樣不僅使你的思維更自由同時也會讓你在美國生活得更自由。

    • g0man

      尹公所言:「白人的犯罪率比我們亞裔高三倍、吸毒率高三倍、離婚率高三倍、本科畢業率低⅓、貢獻的稅收也低得多。我們為什麼要融入他們?學犯罪么?學吸毒么?學離婚么?學考不上大學么?為什麼不是我們改變他們、我們領導他們?」

      這一段確實不妥,從邏輯上說,有概念上的偷換。而且,尹公忽略了比例中的分子在區域(階層)的比重分布。我相信尹公主要接觸的群體,其中的犯罪率、吸毒率要遠低於平均比例,更別說本科畢業率和交稅了。

    • guage80

      非常同意您的見解。融入歐美社會是指融入你認同的普世價值。一直受益於尹先生的分享。但關於亞裔與白人的對比實在無法苟同。這和白人至上的種族主義有點神似了。

  12. SamuelChu

    BRIANJIANG 你說得太好了!華人拿己之長去比人之短,但是對自己大量的甚至致命的短處視而不見甚至百般隱藏抵賴,這很令人鄙視。當然了,國內那個政權在此基礎上更是發展得登峰造極,也客觀上洗了很多不會自己獨立思考的華人的腦,敗壞了華人在整個世界上的名聲。華人離世界優秀民族的路還很長很長

  13. free20180726

    感謝硅谷尹兄的一席話、得到很大激勵:正確判斷環境和自身處境及條件再加上自我努力就可以改變境遇!另外我也深信民主憲政體制一旦得到確立中華大地絕對可以是一個讓全世界真正尊敬的國度

  14. guage80

    BRIANJIANG 你說得太好了!融入歐美社會是融入他們的普世價值。否則我們何必選擇背井離鄉!感謝尹先生的分享,受益非淺。但是其中的華裔至上,和白人至上的種族主義又有何分別?你凝視深淵,深淵也凝視你。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