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尹公: 脸书再见,谷歌你好(上)(20200208)


音頻下載

硅谷尹公: 脸书再见,谷歌你好(上)

零、前言

大家好,首先祝大家春节快乐,在新的一年里工作顺利、家庭和睦。

去年十月,我在上一个系列《兴盛与危机》的最后一集里面,向读者朋友们请了个假,说是因为个人原因休息一段时间、春节后恢复更新。那集节目在十一月发表后,很多读者朋友已经猜到这里的“个人原因”指的是什么了:就是我参与九·二六抗议,结果被脸书Facebook开除了。当然,大家也不用担心,现在我已经入职谷歌Google,待遇很不错,具体数字不便透露,以后每年大概要交六位数的税。谷歌的Work-life Balance总体上是很好的,不会拼命压榨员工,所以我也有时间继续创作自己的作品了。能够继续为华语游戏界贡献自己的热情和能量、继续为美国社会贡献税收、为人类贡献知识,同时维持有尊严的生活,我也很高兴。

这段时间在领英上有超过7000位华人朋友加我好友,通过各种渠道对我表示支持,这也让我深切感受到了,硅谷华人群体之间那种互相守望、互相帮助的温暖——并不是像有些人说的,好像华人就交往不得,一定要“融入”什么白人社会。特别是,这次来自谷歌华人工程师社群的联名推荐,是我能进入谷歌、并获得很好待遇的一个重要因素。在此向各位关心、帮助过我的华人朋友们表示由衷的感谢。

那整个事件到此为止,可以说是告一段落了。用周围朋友们的话说,就是“好人有好报、事业爱情双丰收”。回顾这段经历,大起大落,感慨良多。所以我想用这一系列节目反思一下,同时升华到这样一个问题,就是:在正常的民主宪政国家,我们应该如何合理利用规则,为自己争取权利。

注意,这里的权利是“有利于”的利,对应英文单词right,而不是力量的力。那这个“权利”所防范的对象,既可以是美国政府和社会针对特定群体的歧视性政策和态度——远到《排华法案》,近到好莱坞影视剧对亚裔群体的丑化——;也可以是大型跨国集团针对员工个体的侵权行为,比如职场霸凌、H1B歧视等等。

这一系列的节目,其目的是避免类似的悲剧重演。由于它具有一定的公益性质,因此,我建议文昭先生,本系列节目不收费,免费向公众开放。

一、九·二六抗议

事情的起源是九·二六抗议。2019年9月19日,我的同事、脸书工程师陈先生,从脸书Menlo Park总部的高楼上纵身一跃,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一周后的9月26日,五百名华人工程师聚集在脸书门口,联合起来抗议职场霸凌、追求事情真相。我佩戴脸书员工姓名牌,实名参与了这次抗议,并公开发言、要求一个公正透明的调查结果。这就是“九·二六抗议”。

随后,那段视频,据记者朋友们说,在国内累计观看量超过3亿次。

中国是脸书很大的广告市场,很多中国厂商在脸书上做广告,希望将产品卖到世界其他地方。很显然,这个视频对脸书在中国的广告生意,是有负面影响的。两周后,脸书的人力资源部门找到我,以缺乏判断力Lack of Judgement为由,把我开除了。

九·二六抗议,对硅谷的华人朋友,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因为它是“华人工程师”这个特殊的群体,在一个民主+宪政的国家,第一次大规模集体抗争。因此,时隔四个月,我们有必要把这件事,作为一个公共领域的话题,给予必要的讨论。以往我们的讨论风格是从抽象到具象,先在抽象的层面上把道理讲清楚,然后再举出具体的例子;今天我们倒过来,先讲具体、微观的,探讨一下面对职场霸凌应如何维护自己的权利,然后逐渐上升到抽象、宏观的层面,讨论“民主”和“宪政”之间的矛盾。

二、在职场如何维护自己的权利

1.换组

我们首先把镜头聚焦到本次事件。本次事件包含两个部分:首先,我的同事不幸遭受职场霸凌,随后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其次,我站出来说话、抗议,然后被脸书以“缺乏判断力”为理由开除。

首先我们讲一下职场霸凌。理论上,绝大多数公司都会明文规定,本公司对职场霸凌“零容忍”云云。但在实践中,必然存在如下两个问题:第一,如何保存“职场霸凌”的证据——由于加州禁止未经对方同意私下录音,所以很难得到有效的录音证据。很可能你口中的霸凌,到了对方口中就变成了普通的口角。更糟糕的是,遭受霸凌的人往往性格内向、拙于言辞,你还讲不过对方。第二,公司的HR部门,对于员工间的冲突,通常会站在职位更高的人那边,除非这个职位更高的人,受到了多人的举报。

只要从常理出发,每个人都不难发现上面的情况。那既然证据很难得到,且公司往往偏袒你的老板,那你受老板欺负后,忍气吞声行不行?答案是“不行”。虽然你一个人举报用处不大,但多个人举报,作用就很大。积水成渊、积沙成塔,就是这个道理。所以首先,举报一定要做。其次,要充分利用公司规则,比如“换组”,不要把自己置于“没有选择”的境地。很多公司规定,如果工程师想从原组换到新组,只需要得到新组老板的同意即可,原组老板不得阻拦。老板的确可以给员工差评,但员工也可以选择换组,互相制约。

我们每个人头脑中要有清晰的概念:在遭受职场霸凌之前,你和你的老板是合作双赢的关系;一旦遭受职场霸凌,你必须立刻转变思路,此时你和你的老板之间,就是典型的“零和博弈”,你的收益就是你老板的损失,反之亦然。因此,在遭受职场霸凌后,我们应该用下图的博弈损益表,来决定自己下一步的行动:

(在遭受职场霸凌后)

  你老板
什么也不做 大损失 大收益
换组 小收益 小损失
举报 小损失(因为可能遭报复) 中损失
举报+换组 大收益 大损失

 

从上面这个表,我们可以看到,在遭受职场霸凌后,你有四种策略:1)什么也不做;2)换组;3)举报;4)换组加举报。

第一种策略是什么也不做,显然你有大损失,因为遭到了职场霸凌并且表现出了软弱;而你老板看出了你的软弱,从而可以进一步控制、压榨你,因此你老板有大收益。这个策略当然很不好。

第二种策略是换组,由于你此时已经有了人脉,你可以通过校友会等社交圈,联系氛围较好的组,因此新组几乎一定会比原组要好,所以你有小收益;而你老板少了个人干活,有小损失。这个策略不错。

第三种策略是举报但不换组,你可能有小损失,因为你的老板很可能会报复你,但同时这可以给你的老板带来中等损失:如果之前没人举报,那该老板在HR部门留下了案底;如果之前已经有多人举报,则该老板很可能被撤职辞退。平均下来,你的老板有中等程度的损失。

第四种策略是举报+换组。由于你换到了新的组,所以不可能遭到报复,你同时惩罚了职场霸凌的老板,因此你有大收益;而你的老板不但损失了一个劳动力,还在HR部门留下了案底,甚至可能遭遇辞退,所以有大损失。

很显然,从博弈损益表看,一旦遭受职场霸凌,最佳策略是“举报+换组”,也就是俗称的“完全撕破脸”。但这种策略不能连续用,假若你连续三个组,都以“举报+换组”收场,那大家很可能会觉得你有问题。所以我在谷歌,也打算谨言慎行,争取呆到要么我退休、要么谷歌倒闭。好在谷歌“不作恶”的口号已经深入人心,至少我身边的基层工程师都是这样相信的,类似陈先生这样的悲剧,应该不会在谷歌发生。

好,这里我们补充一点,就是“什么也不做”的这种策略,千万不能选,因为它很可能将你置于“无从选择”的境地。有些公司,比如脸书,额外有规定,如果你连续得到了两个差评,就失去了换组的权利,而且会被列入“表现改善计划”——别看这个名字听起来好听,实际上它的意思是说,你随时有可能被开除。那这当然是最糟糕的情况,等于说你失去了主动权,只能任老板宰割,不但换不了组,而且只要老板想开除你,随时开除你。

我们想象一下这样的场景:你努力工作,但仍然得到了老板的差评。你一怒之下联系好了新组,打算换组。结果老板花言巧语骗你说,只要你留在这个组,下次保证给你好评。你信以为真,就留下了。为了得到好评,你努力工作,经常加班到半夜。结果下次老板又给了你一个差评,而且得意洋洋地说:“现在你连续得了两个差评,我看你还怎么换组?而且我告诉你,你已经进入了‘表现改进计划’,只要我不高兴,随时开除你。”

你想起全家的生活和身份都在你一个人身上,只好忍气吞声继续干。这时你心里后悔极了:早知道当初果断换组了。

这样的悲剧,已经在现实中发生在了很多人的身上,大家要引以为戒。那这就是我要讲的第一点,面临职场霸凌,一定要积极、主动地采取行动。

2.心理健康诊断

除此以外,我们还可以尽量合理利用规则,争取到缓冲时间。

一般来说,如果因为工作压力过大,诊断出心理疾病,这个时候公司是不敢开除你的。一旦面临职场霸凌,除了举报并积极联系换组外,还要尽可能去找相熟的心理医生。心理医生一定要找会讲汉语的,这样沟通方便。

我们可以和医生沟通,请医生在合理范围内,把心理疾病描述得严重一些。这样,一旦拿到医生的“假条”,就可以向公司请病假,同时在家刷题、准备面试下一家公司。大多数公司的请假政策,通常包含年假、病假和家庭原因。年假每年20天左右,但是病假和家庭原因(比如亲人离世)是没有限制的,当然,一般也不会超过半年,具体请查阅自己公司的政策和相关法律。

所以拿到医生的假条,就等于说多了半年左右的缓冲期和“护身符”,公司在这段时间不会开除你,你可以在家休息,于是有充足的时间从职场霸凌的阴影中恢复,并且刷题、面试、找到合适的下家。

这就是我要讲的第二点,合理利用公司规则,该请假就请假,给自己缓冲期。

3.再说说加州的At Will雇佣制度

我们再说说加州的At Will雇佣制度。所谓At Will,意思就是,公司不想要你,随时可以把你解雇;你不想干了,随时可以走人。

我被开除后,有脸书的前同事说:因为加州是At Will雇佣制度,所以脸书可以开除我。这是一个误解。因为加州法律同时规定,公司不能因为歧视、打击报复等不正当原因开除员工。所以脸书在回复新闻媒体时,肯定不会说是因为我参与抗议并公开发声而开除我,它一定会找其他理由。

那从我的角度,因为加州法律禁止私下录音,我也无法提交证据,证明脸书的确是因为打击报复而开除我。但这两件事接连发生,很难让人不做合理联想。那这样一来,如果闹上法庭,综合博弈的结果,有可能脸书会给一笔不大的经济补偿,作为和解费用。当然,这只是从常理出发的推测。那我这里也表个态,如果能从脸书得到经济补偿,在扣除法律费用后,希望能用作我的前同事陈先生的孩子的教育基金。他的孩子比我更需要经济支持。

还有个别脸书前同事说,因为我向雇主抗议,所以活该被开除。那这个刚才已经解释过了,加州法律明确禁止雇主因员工抗议而开除TA。恰恰是因为我抗议,所以脸书只能编造其他理由比如“缺乏判断力”来开除我。那对于这位前同事,我有个小小你的建议:我建议您好好学习法律,别给您的东家添乱了,万一您的东家听信了您的谗言,一不小心讲了真话,那几乎一定会面临巨额赔偿和罚款。到时候您因为乱出馊主意、体现出缺乏判断力而被开除,不知道您有没有本事在两个月内进更好的公司比如谷歌呢?

这就是我要讲的第三点,澄清加州法律的At Will雇佣制度。

三、从脸书到谷歌

最后,有朋友一定会好奇,我在谷歌有什么打算。其实我个人很喜欢“谷歌”这个译名:它既有“谷”,又有“歌”。“谷”是粮食,象征着物质充足;“歌”是音乐,象征着精神喜乐。与此同时,“谷”还有“山谷”的意思,即使在人生的最低谷,也要高声歌唱,相信明天会更好。

那我在谷歌,当然是希望长时间呆下去,呆到要么我退休要么谷歌倒闭为止。如果无法完全改变外部环境,至少可以选择一个对自己更有利的外部环境。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又所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

这世界上总是有些好心先生,喜欢引经据典、指点别人的人生,尤其喜欢教训我们,要克制自己的欲望等等。这种人大家是不是很熟悉?什么知足常乐、什么你虽然不能改变世界但是你可以改变你自己云云。每个年轻读者的生活中,大概都充斥着这样的好心先生。然而,每次他们这样说的时候,我都很想问问他们:你那么喜欢教训别人要“克制欲望”,那你能不能先克制一下你自己那种喜欢教训别人的欲望呢?

一边教训别人克制自己的欲望,一边无法克制自己喜欢教训别人、秀优越感的欲望——我可不想做那样的好心先生。如果我想秀优越感,我一定会明确告诉大家:我在秀优越感。比如现在、此刻,我就是在秀优越感。我为什么有优越感可秀?不是因为我能考上脸书、谷歌,尽管400个申请人里面只有1个能考上谷歌。谷歌比哈佛大学要难进10倍,但谷歌里面有很多人级别比我高、技术比我好。我有优越感可秀,是因为我在面对自身欲望和外部世界的严重冲突时,我能确认自己的欲望是合理的,并且通过自身努力,去实现这个欲望;然后,在这一切都过去后,适当反思,调整自己的行为模式。

如果按照好心先生“克制欲望”的教诲,我此刻应该完全放弃“在大公司做有影响力的事情”的想法,栖身于一个startup小公司,像在国内一样,回到自己的舒适区。但我没有。我反而进入了一个更大、更好,而且工作环境更健康的地方。

当自身和外界冲突时,并不是只有“调整自身”这一条路可走——你还可以改变世界。美国社会也是一样的道理。好心先生们不断教导大家要融入主流白人社会。但是,有没有人想过,有没有人问过,我们为什么要融入他们?美国官方统计(见附录),他们白人的犯罪率比我们亚裔高三倍、吸毒率高三倍、离婚率高三倍、本科毕业率低⅓、贡献的税收也低得多。我们为什么要融入他们?学犯罪么?学吸毒么?学离婚么?学考不上大学么?为什么不是我们改变他们、我们领导他们?想想日本,一亿两千万东亚人,在民主+宪政的制度下,在最需要创造力的第九艺术领域,引领全世界。以至于美国的游戏设计教科书,也得从日本游戏开始讲。

受儒家文化影响的东亚人,在美国的成功,很可能意味着,比起那些欧洲裔,我们东亚人反而更适合民主+宪政制度。这一点和很多人的直觉相反,和很多五毛的“素质论”也相反。五毛们总说,华人不适合民主+宪政制度,很多无视真相的人也跟着附和,认为华人的综合素质不如那些欧洲裔。然而,美国官方统计数字告诉我们,这不过是一个橘在淮南、淮北的问题。在民主+宪政的制度下,东亚裔移民的表现远远优于那些欧洲裔移民。我也希望每个人都明确认识到这一点,这样,我们会对未来中华民族的民主+宪政转型,有更强的信心,因为在民主+宪政的制度下,下一个中华政权几乎一定会比现有的欧美国家要好得多。

那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附录:吸食成瘾物品、犯罪率、收入、教育等

《毒品战争》不同种族吸食大麻的人数(单位:千人):
白人:83,700
亚裔:2742
注:亚裔人口占6%,白人占40%~50%,白人的人口比亚裔多9倍左右。所以若算“每万人吸食大麻比率”,则亚裔的统计数字应该乘以9,但即使乘以9,亚裔吸食大麻的比率仍然不到白人的三分之一。https://www.drugwarfacts.org/table/mj_prevalence

《维基百科》不同种族犯罪率:
谋杀罪:
白人:0.0014%
亚裔:0.0005%
亚裔犯谋杀罪的比率是白人的三分之一。
https://en.wikipedia.org/wiki/Race_and_crime_in_the_United_States

《Pew研究中心》高等教育比率:
亚裔:53%
白人:36%
http://www.pewsocialtrends.org/2016/06/27/1-demographic-trends-and-economic-well-being/

《维基百科》不同种族年收入(2018):
亚裔:80,720
白人:61,349

 

28 thoughts on “硅谷尹公: 脸书再见,谷歌你好(上)(20200208)

  1. moqu

    作者急于补漏洞、回复网友问题,导致没有重点、拖沓,一集回应两个问题就行啦、最后再加个总结、不然最后都忘记作者要说什么了

    • zhandonghong

      我很认同先生的逻辑,不过我身边有公务人员,他们或许可以这么反驳:能够移民的基本上都是高素质华人,这不能证明当下的中国大陆就适合民主和宪政,只证明了中国人可以搞民主和宪政。

  2. sadrabbit

    我也一直坚信,中国只要实行真正的民主+宪政,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是毫无疑问的。也许是因为中国人太聪明,所以上帝要让我们自己多内斗消耗实力吗?非常感谢尹公的分享,您说得太好了!不单只是可以改变自己,也可以去改变世界!

  3. geo

    能去北美的华人大多是华人中的精英,整体素质高。许多指标超出整体白人的平均水平,也是不可忽视的原因。

  4. JanisHu

    「没有梦想的人总想告诉你,你的梦想行不通,你的力量是卑微的,你无法改变世界。他们通过打击你的梦想让你变得跟他们一样,来合理化他们自己没有梦想的状态。不要中他们的圈套,不要听信任何人对你说你不行!」
    ——当幸福来敲门

  5. SamuelChu

    谷歌是我钟爱的公司之一,不过近年来在“不作恶”的表现颇有走下坡路的感觉。希望这只是我的错觉。对于一家独大的任何势力,即使是你最爱的,都是需要警惕的。
    祝愿你在谷歌工作愉快!

  6. j655058

    想請問您有沒有想過能夠在北美生活的華人可能都是華人社群的菁英這個可能呢?
    畢竟美國的這項研究只限定於居住在美國的華裔族群
    並沒有考慮到其他華裔群體
    所以我想這研究的說服力還有些欠缺
    希望能夠在下期節目稍微解答這個問題
    也恭喜您入職Google

  7. zbhbox

    尹公说不定有机会调查youtube中国时政主播的订阅问题,他们有没有可能受到不公正待遇。

  8. Messi

    尹公你好,我是在国内A厂工作的程序员,今年有翻墙到海外工作的打算。想问下有没有什么建议可以提供?比如地域选择,公司选择等。

  9. palermo

    有些州可以随意录音作为法庭证据(one-part consent),有些州只能双方同意的情况下才能将录音作为证据,估计加州属于后者。

  10. alinda.tian

    谷歌的名字确实挺好的,你解释的也很棒,总比Facebook的非死不可,可是要强的太多了,有一个好的去处,恭喜你。

  11. Brianjiang

    文昭先生以及矽谷尹公:

    我對矽谷尹公的學識與見識非常欽佩,對於他給兒子講解數學原理那一段尤其為欽佩。想來尹公一定是學貫中西而且学以致用的聰明人。但是最近他關於華人融入美國社會的論述我認為有失偏頗,希望能夠和兩位以及其他讀者商榷。他認為華人沒有必要融入美國社會因為華人比美國人優秀,他 說:白人的犯罪率比我们亚裔高三倍、吸毒率高三倍、离婚率高三倍、本科毕业率低⅓、贡献的税收也低得多。我们为什么要融入他们?学犯罪么?学吸毒么?学离婚么?学考不上大学么?为什么不是我们改变他们、我们领导他们?

    他說的既使是事實也只能是事實的一小部分。如果那代表了事實的全部就根本無法解釋為什麼包括尹公在内的那麼多華人以及世界各地的人都願意來到美國生活。美国的建国之父们写出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独立宣言和美国宪法,他们都是白人;200 多年来以白人为主体的美国人把美国建设成为自由世界的领袖;矽谷尹公所任职的谷歌和脸书以及美国大多数领先世界的科技公司都是由白人创立的……这些白人能够取得这样辉煌的成就和肤色没什么关系,关键在于他们的勇气、智慧、和信仰。这些当然是我们需要也应该学习的。光挑毛病不是一个正确的态度。

    如果想挑华人至少是美國的華人的毛病的話那就太容易了:自私自利、對公共事務漠不關心、唯唯诺诺不敢维护自己的权利、内战内行外战外行……最近因為新冠狀病毒肆虐而導致一 些國家以及美國社會的非華人成員發发出对華人不友善的声音,這也就罷了。然而不久前第一驾美國撤僑的飛機原定飛往加州降落最後卻因為居民的反對不得已而飞往亞特蘭大降落。令人遗憾的是這些反對聲音中有很多是来自華人。一份反對撤僑飛機降落的聲明是用中文和英文寫出來的,這說明什麼呢?那些在武漢因為病毒肆虐遭受百般煎熬的美國人包括很多美國華人終於迎來了回到自己祖國的那一刻,然而得到的卻是這樣的对待難道不讓人寒心嗎?這樣龌龊的舉止究竟能夠從哪方面說明華人優秀呢?但是这些缺点并不能抹杀华人的优点,这样思考是以偏概全。

    就拿黑人來說,有多少华人列举黑人的缺点能够滔滔不绝,但 是有多少華人知道或者在乎我们在美國今天能夠受到公平對待根本的原因不是华人多么聪明,而是1964年通过的平民法案這個千百萬黑人以及有正義感的白人多年用鲜血和生命換來的結果。享受起来很自然,但是有幾個華人表示過感激之情?美国历史上唯一通过法律排斥的外国人就是华人,在憎恨这恶法之余,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单单把华人挑出来?

    很多華人都堅信華人工作努力聰明能干但同時对自己得不到職場上主流社會的重視而不忿。但有沒有想过這是什麼原因呢?这和华人不愿意或者不能够主动融入主流社会没有关系吗?

    作為一個在美國生活了40年的華人,我只想說華人應該敞開心胸融入美國主流社會,多交非華人朋友,充分了解不同族裔的立場,那樣不僅使你的思維更自由同時也會讓你在美國生活得更自由。

    • g0man

      尹公所言:「白人的犯罪率比我们亚裔高三倍、吸毒率高三倍、离婚率高三倍、本科毕业率低⅓、贡献的税收也低得多。我们为什么要融入他们?学犯罪么?学吸毒么?学离婚么?学考不上大学么?为什么不是我们改变他们、我们领导他们?」

      这一段确实不妥,从逻辑上说,有概念上的偷换。而且,尹公忽略了比例中的分子在区域(阶层)的比重分布。我相信尹公主要接触的群体,其中的犯罪率、吸毒率要远低于平均比例,更别说本科毕业率和交税了。

    • guage80

      非常同意您的见解。融入欧美社会是指融入你认同的普世价值。一直受益于尹先生的分享。但关于亚裔与白人的对比实在无法苟同。这和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有点神似了。

  12. SamuelChu

    BRIANJIANG 你說得太好了!華人拿己之長去比人之短,但是對自己大量的甚至致命的短處視而不見甚至百般隱藏抵賴,這很令人鄙視。當然了,國內那個政權在此基礎上更是發展得登峰造極,也客觀上洗了很多不會自己獨立思考的華人的腦,敗壞了華人在整個世界上的名聲。華人離世界優秀民族的路還很長很長

  13. free20180726

    感謝硅谷尹兄的一席話、得到很大激勵:正確判斷環境和自身處境及條件再加上自我努力就可以改變境遇!另外我也深信民主憲政體制一旦得到確立中華大地絕對可以是一個讓全世界真正尊敬的國度

  14. guage80

    BRIANJIANG 你說得太好了!融入欧美社会是融入他们的普世价值。否则我们何必选择背井离乡!感谢尹先生的分享,受益非浅。但是其中的华裔至上,和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又有何分别?你凝视深渊,深渊也凝视你。

  15. zhandonghong

    我很认同先生的逻辑,不过我身边有公务人员,他们或许可以这么反驳:能够移民的基本上都是高素质华人,这不能证明当下的中国大陆就适合民主和宪政,只证明了中国人可以搞民主和宪政。

  16. Jackiefanusa

    我上个月写的一点感想。
    怎么才叫做融入美国主流社会

    时光飞逝,转眼间来美已经七年半,让我先大致回顾一下这些年在美国的经历。
    我们一家至从2012年底来到美国定居后,就没停止过折腾,从住公司宿舍,到买Townhouse,再到买single family,出租房子当房东,自己装修房子,自己卖房子,期间共搬了四次家,可以说围绕着住房这个在人们生活中很重要的议题,我们已经达到或超过一般房地产经纪人的水平。围绕房地产所进行的投资加上股市以及养老金的理财,让我们对在美的投资理财的方式方法也有了很多切身体会。
    这七年半在美又生了两个娃,围绕孩子的种种问题的解决,让我们对美国的医疗和教育也有了很多体验和了解,而大女儿选择home school更是老婆对本州和美国教育体制研究后做出的决定。
    我和老婆是在2014年初和2013年中分别受洗归入主耶稣的名下,成为基督徒,这些年的信仰生活,教会服事和凭着信心甘心乐意的金钱上的奉献,也让我们对美国社会的信仰自由和信仰生活有很深的体会。
    在工作方面,我是以H1B签证方式直接来美工作的,现在也拿了绿卡。公司虽然是华人创立的,但我们这个工厂华人占比不到5%,我的第一任老板就是一个地道的老美,所以在工作上和当地美国人天天打交道,到了2018年,属下更是多了一个印度籍美国人,所以在工作这方面对美国这个多种族大家庭也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也包括移民相关的问题。
    日常生活方面,老婆喜欢研究饮食,除了熟知各种超市的食材外,对社区支持农业也有一定研究,我们长期在附近农场定新鲜蔬菜,时不时还和朋友一起合伙杀羊宰牛啥的。我个人从2016年开始热爱上了滑雪,冬天就带着娃周末上山滑雪,所以对美国人工作之余的个人爱好也有一定了解。一家人的集体活动就是各种采摘,抓螃蟹,露营,户外玩水等,也是深入当地人的生活方式。
    基于这些经历,加上个人的一些思考,我想我可以对“怎样才叫融入美国主流社会” 这个问题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
    首先,从某个角度来说,我理解的美国就没有什么主流社会,这个社会更强调独立自主,尊重个性,你怎么生活是你个人的事,人们选择的生活方式多种多样,也可以自由迁徙,换州居住及其方便,也不存在国内养老和医疗保险伴随户籍制度所产生的问题,所以也很难说选择少数人生活方式的人不是主流,生活方式只是个人偏好而已。其实,我认为,在国内也很难说清楚什么是主流社会。虽然李克强总理刚刚说还有六亿人人均可支配收入不到1000元,但是在一线大城市刚毕业就年薪20万,工作五到八年就年薪百万的也大有人在,也很难说,收入1000元的大多数就是主流社会,而收入百万的就不是主流社会。
    其次,如果非要说谈“主流”,我到更愿意从信仰方面着手。试想一下,我们在国内的时候,我们为什么不会问这个问题,或者我们认为自己就生活在主流社会,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我的思想观念和大部分人是一样的,都信仰无神论,都相信共产党,所以虽然生活方式不一样,但遇到很多事情,你都能预见到别人的想法和做法,因为大家的价值观相似。由此也可以类推到美国社会,那么什么是美国社会的主流价值观,我认为就是基督信仰。
    从五月花号带着在欧洲大陆被迫害的清教徒来到美洲开始,他们虽然不是最早的殖民者,但他们依据基督信仰所订立《五月花号公约》是在没有人指导、没有人强制下形成的社会契约,并由此产生了自治的社会管理体制,用签约人的自律来保证签约人的自由,成为后来北美英属殖民地的榜样。后来,公约精神被写进美国宪法,融入了美国人民的血液。这种自由与自治的结合的社会契约,是现代民主共和制国家的象征。
    从新教的基督信仰扎根在这片土地开始,圣经中的观念就深深影响着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和已经世俗化了欧洲有很大不同,宗教信仰仍然是这个社会的主流,下面列出一些统计数字来佐证:
    我们知道信仰主导者你的想法,想法会主导你的行动,行动会慢慢变成习惯,而多人类似的习惯就形成了文化。在美国,你会发现即使不信神的人,也很温和,很绅士,他们当然可以说,你看我比你们这些信神的人行为还好,但我认为其实这些人好习惯,好行为不可避免的是受了这个社会文化的影响,也就是基督信仰的影响,只是他们不自知,不知道这种好习惯的源头从哪而来,他们一出生就生活这样一个社会,所以认为这一切都理所当然。殊不知,如果这个社会离开了基督信仰,这种好习惯,好行为也就成了无源之水,会慢慢衰落。
    有点扯远了,回到主题,如果你是有基督信仰的,可以说从观念上,和这个社会上的大多数人是一致的,我个人的体会是会更能理解美国人的想法和做法。
    如果你在国内就是一个基督徒,然后移民美国,你会发现可以更快的融入美国的社会生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