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尹公:从游戏设计看种族配额(三)《地理配额:一场持续300年的失败的社会实验,兼论历史合理性》 (20180721)

音频下载

硅谷尹公: 从系统设计的角度谈种族配额(三)

地理配额:一场持续300年的失败的社会实验,兼论历史合理性

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是硅谷尹公,很高兴又双叒和大家见面了。今天是种族配额系列节目的最后一期《地理配额:一场持续300年的失败的社会实验,兼论历史合理性》。在本期节目中我将说明,种族配额制度,对亚裔学生和黑人学生都是恶政。亚裔和黑人中的有识之士应当联手呼吁,废除这一歧视性制度。

上一期节目讲了种族配额的设计目的:一个是希望达成“种族多样化”的目标,这个上一期节目已经说过,是不能实现的;另一个是“典范作用”,降低标准录取黑人学生,是希望其他黑人学生能以此为榜样,逐渐赶上来,达到白人学生甚至亚裔学生的水准。那么“典范作用”到底能不能实现呢?600多年前,大明帝国的太祖皇帝朱元璋也在考虑着同样的事情。这就是我们第三期节目要讲的内容。

地理配额:一场持续300年的失败的社会实验

1397年,朱元璋已经当了三十年皇帝,那年的丁丑科殿试是由翰林学士刘三吾主持的。考试结果出来,大家发现上榜的竟然全是南方人,连一个北方人也没有。于是北方考生就急了,他们说刘三吾是南方人,所以他偏袒南方人。这事传到朱元璋那里,朱元璋大怒。那么刘三吾到底有没有偏袒呢?其实并没有。当时明朝刚建立,北方刚从战乱中恢复,考生文化水平总体上的确比南方差一大截。古代中国和当代美国不一样,古代中国的贫穷是营养不足,营养不足是影响智力发育的;当代美国的贫穷是营养过剩,它并不影响智力发育。

那当时的主事官员据理力争,说北方考生水平的确差啊,你不能没有标准。这样一来就彻底惹怒了朱元璋,80多岁的刘三吾发配戍边,得以免死,其他考官,像张信、白信蹈啊,甚至连上榜的状元陈䢿,都被朱元璋找借口给杀了。你说你杀考官也就罢了,状元陈䢿招谁惹谁了,对吧,说弄死就弄死(也有说是朱元璋故意让陈去阅北方考生的卷子,陈据实回答说北方考生的确水平差,结果悲剧了)。

后来明朝就实行了南北榜制度。什么叫南北榜呢?它其实是一种地理配额,就是殿试的时候,给北方考生和南方考生预留特定比例的名额。比如录取100人,那么北方40人,南方60人。那这个地理配额和美国种族配额有什么不同呢?地理配额和种族配额都是“社会”这个系统的子系统。我认为明朝的地理配额子系统,在当时环境下,明显比现在美国的种族配额子系统要好,原因有两个:

  • 明朝的地理配额子系统,和明朝政治系统的其他子系统是连贯一致的

首先,明朝不是现代国家,因此它并不注重个人权利,明朝政治系统是以保持稳定运转为目的设计的,因此优先顾及群体利益(比如各个地区录取数目的平衡)以避免群体性事件是天然合理的。而美国不同,美国是现代国家,它是建立在个人权利基础上的,所以优先顾及个人权利天然合理。这就是我反复强调的,美国宪法的精神是“人人生而平等”而不是“族族生而平等”。如果两个学生在录取条件上大致相当,那么在统计意义上他们被录取的概率也应当大致相同,不能因为其中一人是亚裔录取概率就格外低,否则就违反了“人人生而平等”的美国宪法精神。

有网友留言说,亚裔已经占了15%了,还要怎样?那犹太学生人口更少,占的更多,你怎么不说呢?那NBA黑人球员占了几乎100%,你怎么不说呢?美国的公平,按美国宪法精神,是基于个体的公平:只要你的天赋+努力达到了那个程度,就有权利得到那个程度所应该得到的东西。

基于“族族生而平等”的系统设计会带来严重问题,这个问题已经在美国显现了。在美国,很多人只有1/8甚至1/16的黑人血统,也愿意(在某些时候)宣称自己是黑人,以享受各种政治便利。甚至有纯白人假装黑人的。喜剧节目“洋葱新闻”有一集就讽刺了这种现象。我上高中的时候,有一天同学发现我眼睛的颜色比其他人浅,于是半个班的人跑来围观我。回去一问,我妈说她家其实是欧洲传教士的后代,她小时候头发是黄色的,她还有堂姐妹直接长了金发碧眼返祖了。那么问题来了,1/16的黑人可以算“黑人”,以远低于白人的标准上好学校;那我这个2%的白人,是不是也可以算“白人”,以远低于亚裔的标准上好学校呢?如果不可以,那到底百分之几的黑人或白人才算“足够黑”或“足够白”呢,这个百分比又是谁来决定呢?如果可以,假设我的实力恰好介于白人标准和亚裔标准之间,那不就成了,我若宣称自己是白人就可以上哈佛,我若宣称自己是亚裔就上不了哈佛,这岂不是很荒谬吗?

  • 明朝的地理配额子系统,在其内部也是连贯一致的

其次,明朝的地理配额子系统,其内部的规则是自洽的。而美国的种族配额子系统,其内部设计无法做到连贯一致。最明显的就是之前讲到的,对犹太学生和亚裔学生区别对待。犹太学生在顶级大学中所占比例,超过其人口比例的10倍,你们不管;亚裔学生在顶级大学中所占比例,顶多也就相当于其人口比例的2~3倍,你们反而嚷嚷着要削减亚裔学生的名额。10倍的你们不削,反而削2~3倍的。所以这个子系统的设计,就连内部的连贯一致性也无法做到。从设计的角度讲,这是很差的设计。

之前网友留言,说我只是因为自己是亚裔,所以才站出来为亚裔说话。首先,大家可以看到,我一直是在系统设计的是连贯性和一致性这个层面,讨论种族配额。如果将来有另外一个族群,比亚裔更会学习,更擅长考好大学,那么我建议大家平静地接受这个事实,不要像今天的某些政客一样,在背后玩弄一些诸如SCA5这样肮脏的政治把戏。其次,我建议大家,在讨论争议话题时,遵循罗伯特议事规则,不要质问动机,这样显得很不专业,而且会大大降低讨论质量;最后,就算我只是因为自己是亚裔才站出来为亚裔学生说话,这是我的权利,它是正当的而且是正义的——我们知道,最好的情况是大家不区分种族,但在这一点做不到的情况下,站出来为自己的族群说话天然合理。

明朝的地理配额,以当时的社会背景看,是比美国的种族配额更加合理的系统设计。那么,这个设计可以达到目的么?

我们这一篇讨论的设计目的,是“典范作用”。树立少数典型,希望黑人学生能发奋图强,迎头赶上。那么,如果明朝的地理配额可以促进北方学生赶上南方学生,种族配额也有可能促进黑人学生赶上其他学生。不过,明朝相比美国,有两个有利条件:首先,明朝的南方学生和北方学生之间,不存在意识形态上的差别;而美国很多黑人家庭存在着明显的反智主义倾向,黑人孩子努力学习会被嘲笑是在“扮演白人”。其次,明朝南方学生和北方学生之间,并不存在明显的生物学差别,这一点和美国不同,美国不同种族之间存在着明显的生物学差别,从而很容易产生强烈的心理暗示,把“学习不好”归咎于肤色,这一点一会儿再说。这说明,明朝的地理配额在实施条件上也更加优越(用于意识形态和生物学特征几乎一样的两群人)。

那么好了,明朝的地理配额,不但在系统设计上更加合理,而且在实施条件上也更加优越,所以,它应该比美国的种族配额,更容易达到这个目的。那么它达到了么?也就是说,在地理配额实行若干年后,北方学生赶上南方学生了么?

要想搞清楚这事,第一个想法大概是翻出历年考试的卷子,然后找古文专家组团来阅读评判,看看北方的卷子平均多少分,南方的卷子平均多少分。

不过呢,我有一个聪明办法:找强有力的间接证据。

马伯庸有篇文章,叫《保卫龙脉大作战》。这篇文章说的是某地的龙脉被挖,结果导致那个地方的士子,在考试上的运气变得很不好。文章记录了这样一个小细节:在万历年间,也就是地理配额实行了200多年之后,有个叫徐公申的提调官,是苏州人,当然算南方人。他利用职务之便,把老家苏州的卷子,和北方考生的卷子混在一起。这件事最后引起北方考生的群体抗议。那为什么他要把南方老家的卷子,和北方考生的卷子混在一起呢?如果是现在那种机器判卷的客观题,当然无所谓混不混。但当时考试题是主观题,主观题是由考官判卷的。所以他把南方老家的卷子,和一堆较差的陪衬卷子混一起,可以极大增加自己南方老家的卷子被选中的概率。那从哪儿找那些“较差的陪衬卷子”呢?当然是北方卷子了。大家听明白了么?他选了北方卷子,来衬托自己南方老家的卷子,而且他选的北方卷子,还恰好是北方比较好的地区的卷子,这个小细节恰恰证明了,即使到了万历年间,地理配额实行了200多年,受照顾的北方考生,还是没有能够赶上南方考生。北方比较好的卷子,也只配当南方卷子的陪衬,以衬托出南方卷子的好。也就是说,地理配额制度,并没有让北方考生迎头赶上。

说到这里,我想顺便说一下历史合理性。文昭先生有一期节目讲过,中华文明的丰富资源在于历史合理性。和种族配额类似的社会实验,在中国古代其实已经做过了。当然,其实地理配额还有朱元璋想打击南方士大夫势力等等别的意图,这里就不细说了。但是我们应该从历史当中得到必要的借鉴。中华文明的历史合理性,不单对中华文明自身,对世界其他的文明,也有着极强的借鉴意义。这种借鉴意义,现在是被严重低估了的。我可以相当确信地说,就算将来黑人学生能迎头赶上,也是经济发展和观念改变的结果。经济富足并且不再以努力学习为耻,这才是最重要的,而绝对不是种族配额的功劳。这个其实就是游戏制作的playtest理论。Playtest就是游玩测试,如果你一个游戏系统,已经被游玩测试验证为是失败的了,那么你就必须好好反思原因,并且修改设计,避免类似错误,而不是冥顽不灵,甚至为了达到拉选票或者其他政治目的,绑架整个国家和民族的未来。这一点既适用于美国,也适用于中国。

心理暗示

好,接下来我要对这个现象做出自己的解释。在解释之前,我们先看一个实验。这个实验是在一群成绩差不多的亚裔大学女生中进行的。注意啊,参与者都是亚裔,而且都是女生。那么这些学生被分成三组,分开来做同样的理科题目。第一组叫做“女生理科差”组,开始前老师先对她们说,据此前研究,女生在这样的题目中往往表现不佳;第二组叫“亚裔理科好”组,开始前老师对他们说,据此前研究,亚裔在这样的题目中表现出色;第三组叫“闷声大发财”组,开始前老师就什么也不说。

结果成绩出来之后,研究者大跌眼镜。“女生理科差”组平均分只有43分;而“亚裔理科好”组平均分达到了54分,多出了四分之一强;“闷声大发财”组则分数中等,49分。

这件事体现出心理暗示的巨大威力。短暂的负面心理暗示和短暂的正面心理暗示,造成的分数差距尚且超过四分之一。那长期的持续的心理暗示呢?

无论是种族配额,还是地理配额,它的重要影响是,给黑人学生或北方学生一个极为强烈的、长期的心理暗示:你们黑人学生/北方学生天生学习念书就不行。这种心理暗示长年累积的结果是,反而极大从负面影响了他们的成绩,使得很多本来非常有才华的黑人学生,终其一生都无法达到他们的生命所应该达到的高度。所以,亚裔和黑人中的有识之士,应当联合反对种族配额。实际上美国最高法院那位唯一的黑人大法官,一直是种族配额的坚定反对者,这是明智的决定。

这个实验的相关论文,以及维基百科此条,我附在文稿里。有英文版论文、类似的论文的中文版、和维基百科链接。

英文版论文:
http://psycnet.apa.org/record/1999-10204-016

类似论文的中文版:
https://wenku.baidu.com/view/3661c23031126edb6f1a106e.html

维基百科(建议看英文,比较详细)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tereotype_threat

其实还有一个实验,是针对黑人学生做的。区分为普通组和对照组。普通组的老师什么也不说,任由他们受到社会对黑人的刻板印象影响。对照组则不一样,老师对他们说,你们是特意选出来的黑人孩子,你们天生擅长数学。结果一段时间下来,对照组的黑人孩子,成绩比普通组有极大提高,甚至和白人孩子没什么区别。不过这个实验数据和论文,我现在找不到了,如果有能找到类似实验的网友,欢迎指明出处。

总结·致谢

总结一下今天的话题,明朝实行300多年的地理配额,在系统设计上比美国的种族配额更加连贯一致合理;在实施对象上,又比美国的种族配额有独到的优势,因为它实施对象是意识形态几乎一样、生物学特征也几乎一样的两群人。但尽管如此,200年后地理配额仍然无法使北方学生迎头赶上,所以这个设计目标是很难实现的。

好,感谢大家的收听,也感谢文昭先生能提供这样一个平台,能让我和大家彼此交流观点。我们下个系列节目再见!

 

170 thoughts on “硅谷尹公:从游戏设计看种族配额(三)《地理配额:一场持续300年的失败的社会实验,兼论历史合理性》 (20180721)

  1. Yijing Iching

    感謝分享,非常有見地!一個小錯誤:明1368-1644,不到三百年。其实自商、周后只有漢和宋的国祚超过300年。

  2. 惊风堂

    通过这一期节目,让我比较准确的理解了硅谷兄这三期系列节目想要表达的核心观点。即规则和系统性的歧视不能作为解决个体歧视的替代品,因为系统设计上的歧视造成的危害远比个体歧视大得多。这个观点对于当今西方政治真的是非常重要,如果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有可能让美国和西方当前自由、民主、法治这些普世价值观,为人类文明带来的益处和进步付之东流。

    现在太多的人只关注和抨击某个人对于其他个体的歧视性表现,例如老板歧视性招工、某个白人警察对某个黑人的歧视性执法方式等等,却对制度设计上的歧视性规则置若罔闻。而我对硅谷兄的理解就是要更加警惕这些结构设计上的不公正。

    除了硅谷兄谈到的种族配额所体现出来的制度性种族歧视,其实类似的问题还存在于招工制度上的性别和年龄歧视,例如强制规定重体力活工作招募一定数量的高龄员工,空军不按照标准刻意培养女性飞行员。其实这样的规则设计,不如允许更多样化的价值评判标准,允许坚持不同价值立场的职业、教学机构和企业在社会中存在。减少外力对价值观的干预,反而利于大家在公平的条件下进行良性竞争。

    最后我想说的一点是,系统性歧视很容易让被歧视的人群或个体,在其优势领域更加偏激的歧视别人。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在黑人为主流的体育界,尤其是篮球和橄榄球,黑人广泛歧视白人和亚裔人的现象是最严重的。像林书豪这样的球员走进球场,会无时无刻不遭到观众和队友的歧视性对待。但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其实不是惩罚歧视别人的个体,或者继续制定歧视性规则,让亚裔球员必须在篮球队里占一定的比例。而是在从社会整体寻找并纠正一切歧视性的制度,不然只能让问题变得更糟。

    谢谢硅谷尹公兄的精彩分享!

    • kthtes

      感谢惊风堂兄的精彩点评!

      有关招工时对女性员工的歧视,我想特别说一下——这个问题其实涉及三个知识点:

      1.纳什博弈
      2.无知之幕(萧茗女士的那期节目)
      3.系统设计

      我打算把这个问题当作一道系统设计的作业题,在下个一系列节目(观念史)时分享给大家。

  3. andysamberg

    我认为按学生种族来设计录取比例是很合理的。原因很简简单,因为亚裔是擅长考试的种族,考试是亚裔的种族天赋之一,亚裔比其他种族都擅长考试。如果不实施种族配额,考上哈佛耶鲁很可能百分之八九十都是亚裔,那对别的种族来说就很不公平。那么这个游戏,大家都别玩了。

    会考试只能说明部分问题,并不代表很优秀,大陆就是一个奉行考试分数至上国家,但是通过考试选拔出来的人,综合素质其实很令人堪忧。

    因为大陆学生参加的大学入学考试,分数是评价的唯一标准,看似公平合理,其实是低效率的,很多考上好学校的都是资质平平,只会通过刻苦训练肯投入大量时间精力的学生,但这给广大考生造成了非常大的学习压力。造成大量的重复练习,时间和精力的浪费。高中三年,除了在训练考试得高分,牺牲别的方面去换取分数,现在的恶性竞争已经扩大到初中和小学,在江苏北部某市,连小学升初中,学生都要从早到晚学个不停,苦不堪言,对身心健康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这位仁兄说”人人平等,不是族族平等”是美国宪法说的,但若连族族平等都做不到,还谈什么人人平等?而且人人平等是设计国家制度的合理原则之一,考试制度设计跟国家制度设计不同,不能直接套用。

    • kthtes

      您可以再看一遍文章。您提的很多问题,文章已经说明的非常充分了。我认为人应该及时按照事实和基于事实的连贯一致的推理,来更新自己的认知系统,使之更倾向于真实认知;而不是用自己固化的认知去扭曲事实,坚持妄想认知。

      具体到您的评论,有如下错误:

      1. “我认为按学生种族来设计录取比例是很合理的。”
      答:不好意思,美国最高法院不这样认为。2016年,“按种族来设计录取比例”被裁定违宪,请您仔细再看一遍文章。

      2. “因为亚裔是擅长考试的种族,考试是亚裔的种族天赋之一,亚裔比其他种族都擅长考试。”
      答:请问这个是由亚裔的基因决定的,还是由亚裔勤奋的文化传统决定的?如果是基因决定的,那么抱歉,没有任何生物学研究证明这一点;如果是文化传统,那么您的意思是应该惩罚勤奋、奖励懒惰?请注意,有大量实验数据表明,勤奋和考试成绩成正相关。

      3.“如果不实施种族配额,考上哈佛耶鲁很可能百分之八九十都是亚裔”
      答:事实错误。在不实行种族配额的顶级学校(比如《生活大爆炸》的加州理工),亚裔占到40%,而不是80%或者90%。请不要用臆测的数据论证根本不存在的问题。

      4.“如果不实施种族配额,考上哈佛耶鲁很可能百分之八九十都是亚裔,那对别的种族来说就很不公平。那么这个游戏,大家都别玩了。”
      答:
      a)文章已经讲过,请再念一遍,“公平”是指如果你的天赋+努力达到了那个程度,就应该享有那个程度所应该得到的东西。
      b)那NBA、NFL接近100%黑人,您怎么不说“这个游戏,大家都别玩来”?
      c)那犹太人在顶级学校所占比例是其人口比例的10倍(亚裔是2~3倍),这不是对其他种族更不公平吗?犹太人更加不让别人玩这个游戏,您咋说?

      这些话我在文章里已经说过多次,考虑到您可能没看进去,我再复制一遍,请看清楚:

      “有网友留言说,亚裔已经占了15%了,还要怎样?那犹太学生人口更少,占的更多,你怎么不说呢?那NBA黑人球员占了几乎100%,你怎么不说呢?美国的公平,按美国宪法精神,是基于个体的公平:只要你的天赋+努力达到了那个程度,就有权利得到那个程度所应该得到的东西。”

      5.“会考试只能说明部分问题,并不代表很优秀,大陆就是一个奉行考试分数至上国家,但是通过考试选拔出来的人,综合素质其实很令人堪忧”
      答:连考试都不会的,素质更堪忧。其次,哈佛大学用所谓的“人格评分”来选拔学生,难道不更加扯蛋嘛?所谓“人格评分”,按哈佛大学的律师说,就是看这个学生是不是“讨人喜欢”,是不是“有勇气”,是不是“善良”。这不是胡扯嘛?牛顿栽赃陷害别人,很善良嘛?爱因斯坦小时候自闭,很有勇气嘛?贝多芬性格暴躁,讨人喜欢嘛?史蒂芬霍金高傲自负,很讨人喜欢嘛?勃拉姆斯性格孤僻,很讨人喜欢嘛?

      您说大陆选拔出来的人综合素质堪忧,那您有问过为什么嘛?您排除了多年谎言教育的因素了嘛?您排除了这么多年政治性高于人性的教育的不良影响了嘛?如果排除了,您是怎么排除的?有评价表嘛?评价表的设计的依据和合理性在哪?除此以外,您怎么定义什么叫综合素质?凭什么是您来定义,而不是我来定义?怎么定义“堪忧”?和谁比?在没有想清楚这些问题的情况下,不建议用这些模棱两可的词讨论问题。

      6.“但若连族族平等都做不到,还谈什么人人平等?”
      答:您这个逻辑是错的。错误原因和“国是家组成,有国才有家”,以及“墙是砖组成,有墙才有砖”是一样的。这一点文昭先生已经反复谈过了,我就不多说了。

      除此以外,美国宪法跟本没有定义什么叫“种族”,所以基于种族的平等,可操作性极差,并且在混血逐渐增多的将来,可操作性会越来越差。这一点在文章中已经讲得很明白,考虑到您可能没看进去,我再复制一遍,请看清楚:

      “基于“族族生而平等”的系统设计会带来严重问题,这个问题已经在美国显现了。在美国,很多人只有1/8甚至1/16的黑人血统,也愿意宣称自己是黑人,以享受各种政治便利。甚至有纯白人假装黑人的。喜剧节目“洋葱新闻”有一集就讽刺了这种现象。我上高中的时候,有一次同学发现我眼睛的颜色比其他人浅,于是半个班的人跑来围观我。回去一问,我妈说她家其实是欧洲传教士的后代,她小时候头发是黄色的,她还有堂姐妹直接长了金发碧眼返祖了。那么问题来了,1/16的黑人可以算“黑人”,以远低于白人的标准上好学校;那我这个2%的白人,是不是也可以算“白人”,以远低于亚裔的标准上好学校呢?如果不可以,那到底百分之几的黑人或白人才算“足够黑”或“足够白”,这个比率是谁决定的呢?如果可以,假设我的实力恰好介于白人标准和亚裔标准之间,那不就成了,我若宣称自己是白人就可以上哈佛,我若宣称自己是亚裔就上不了哈佛,大家能看出其中的荒谬吗?”

      • saga

        您生活在美国,不知道普通老百姓有没有意识到这种“左派危害”?严重到了什么程度?大的趋势是什么,有被遏止的趋势么?还是正在恶化?

      • andysamberg

        您的回复我已经看到,很好,感谢您这么认真的抽出时间回复我的评论,“只要天赋+努力就应该得到与之相匹配的待遇?”天下有这么好的事吗?过于理想化了。所谓条条大路通罗马,有些人却生来就在罗马,有些人就是含着金钥匙出生。如果仁兄认为哈佛限制种族配额,影响亚裔考生利益的话,那哈佛说可以,只凭考试成绩录取,大家公平,放开全世界都可以考,你认为他在中国大陆招收多少比例合适?还是不限比例无差别竞争,实践你所说的“天赋加努力”的准则,假使这样的话,我打赌根本美国大学没有美国人的份,连亚裔也没的份儿,都要被整个大陆考生大军淹没,到时美国亚裔是不是又要呼吁实施地域配额了?因为中国大陆考生是最牛逼的那类,像机器人一样的学习美国人能做到的有几个?他们可以做到从早上5点起床,一刻不停的学习到晚上十一二点,听没听说过大陆的毛毯厂中学,考试超级工厂,大陆到处都是考试培训工厂,本来是应该培养合格国家公民的学校,都已经沦为考试工厂,从小学到高中概莫能外,请问美国人是不是也想把自己的国家教育想变成这样?那不久之后美国的考试补习班也要在全美遍地开花了。所以,我不认为学到中国大陆学生这种程度是一种勤奋,这更是一种变态的自我摧残,若问他们每个人,估计少有人会认为这是他们想要的学习,但是没有办法,这就是个体间竞争的残酷。这就是只凭成绩分数说话的代价。

        种族竞争,没有办法的事情,自然界物种之间都要竞争。若要让自然界健康和谐运转,就必须要对一些优势物种作出必要的限制,不然就会导致竞争不过它的其他物种灭绝,生物单一而导致整个系统的崩溃。所以当本地的物种受到外来物种的入侵时,达到一定限度时,我们就必要采取措施来进行防范。

        文昭先生所说国与家是墙与砖的关系,没有砖哪来的墙,这点我同意。但我觉得用另一个比方更贴切,组织和细胞,当然组织是由细胞组成的,没有细胞哪来的组织?但组织有组织的特殊功能,是细胞无法替代的,这就是整体和部分的辩证关系,组织和细胞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但是你不能否认,是组织给细胞提供了合适的生存环境,组织坏死,那细胞还能存活多久?所以,同理,墙的存在,也恰恰保证了砖的存在,不能过分强调砖的作用,而忽视了墙的作用。中国有句古话“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不知是不是阐述的也是这个意思。

        • saga

          1.“只要天赋+努力就应该得到与之相匹配的待遇?”———-这正是我们所希望的,是我们的初衷。当然有些理想化,但是当在我们设计一套制度的时候,我们的目的是要是这套系统按照我们所希望的样子来运行,换句话来说就是要实现我们的初衷。当我们的初衷在现实中遇到障碍的时候,我们要做的是克服这些障碍而不是改变我们的初衷(也可以改变,那就是重新设计一套系统—–从根本上改变美国宪法与立国原则)。简单总结一下:不能因噎废食

          2.这里的不合理的种族配额制是针对美国国内考生,国际留学生有另一套标准,不在本文讨论之列。

          3.你提到对优势种族的限制。这套制度在设计的时候认为:优势=天赋+努力。剩下的已无需我过多解释

          4.“文昭先生所说国与家是墙与砖的关系,没有砖哪来的墙,这点我同意”和“同理,墙的存在,也恰恰保证了砖的存在”前后矛盾(你后面一句话的意思不就是有墙才有砖么?)。砖可以脱离墙单独存在(这不废话吗),细胞可以脱离组织单独存在(单细胞生物),对应到社会就是人可以脱离国家生存,而国家却必须由人组成。
          PS:砖和墙以及其他类似的问题我真的不想在这个会员网站解释。基础逻辑扫盲请看编程随想的博客

          • andysamberg

            你说人可以脱离国家生存,完全同意,原始社会根本没有国家,原始人照样能活着,只不过饱一顿饥一顿,能活个二三十年算长寿的。国家是一种高级的人类组织形式,其作用岂是简单的1+1等于2?贴切适合用砖和墙的比喻,大概也就是自然村吧。单细胞生物存活不需要组织,小学课本都有,谢谢您提醒,但你知道地球上是什么生物在统治吗?是哺乳动物,是人,没有组织起来,细胞永远是细胞,低等的细胞,永远不可能变成人。

            拿NBA,橄榄球都是黑人来和教育做比较,也是完全不顾两者的区别的颠倒黑白,人家是商业联盟,人家老板要的是能打的球员,就像组建军队一样,要战斗力强,还要考虑人人平等吗?那大家都打平手好了,那还比赛个屁呀!而教育就完全不同了,培养学生是需要去打仗吗?亚裔学生考试强,所以应该多招亚裔学生,我想请问哈佛大学需要你的考试成绩做什么?你门门考第一对学校对国家有什么用?人家学校招生要考虑的的因素多呢,譬如对领导力的要求,有潜力将来成为各行各业的出众的人才,而不是看了几本编程书就动不动批评别人没逻辑的码农。

            亚裔提高在美国地位的方法并不是状告哈佛,这其实很搞笑,犹太人录取率这么高是状告哈佛得来的?
            而且这里边最占便宜的,还是美国白人吧。也不见亚裔去怼白人啊,还不是心里怂,弄不过人家,欺负比自己弱的呗。其实说别人种族歧视自己心里才是种族歧视。

            所以在人家地盘上还是收敛一点吧,不要整出什么种族冲突日子就更难过了,等亚裔有人能当上参议员,当上大法官,当上美国总统再说吧。

        • kthtes

          1.““只要天赋+努力就应该得到与之相匹配的待遇?”天下有这么好的事吗?过于理想化了。”

          答:这个观点我早已多次批驳过。现实的不公平(实然)不可以作为放弃追求公平(应然)的理由。您混淆了“应然”和“实然”的关系,这个属于中华文化传统人经常犯的“应然领域高度扩张”的思维谬误。具体请自行查找如何克服,或者翻看我之前的评论。

          2.“如果仁兄认为哈佛限制种族配额,影响亚裔考生利益的话,那哈佛说可以,只凭考试成绩录取,大家公平,放开全世界都可以考,你认为他在中国大陆招收多少比例合适?”
          答:您这个是在故意夸大我的观点。您的错误类似典型的五毛言论:”什么?你要自由?难道自由就可以随便杀人吗?“

          请您一定要仔细阅读我的文章,先搞清楚我讨论的scope是什么。我记得文昭先生在上周的节目里也提到过这一点(”打村架“和”国际关系“的比喻)。我多次提到”美国宪法“,美国宪法是针对美国公民的,亚裔学生是【美国公民】,按照美国宪法,他们有被”基于个体“平等对待的权利。您明白了么?我一直在讨论的是美国公民,以及亚裔作为美国公民的、基于美国宪法第一条的权利。至于哈佛是否放开,让国际学生都能考,那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和美国宪法、美国公民无关。

          但是既然您提到了,我就回答一下:现在大多数大学,国际学生的录取标准一般大致上按照”白人“设定,这就是我在上一期节目说的,孩子改成国际学生,会更加容易考上。

          但即使国际学生这么容易考,以我们全美排名前10的游戏制作专业为例,中日韩国际生+亚裔学生所占的比例,也仍然在40%这样,并没有按您臆想的,“完全被中国留学生占领”。况且,就算某些专业比例更高,那也是因为中国大陆地区逐渐变得越来越不适合居住所导致的,归根结底还是政体原因,这个是【暂时性的】,而非【永久性的】。如果一个国家,或者一个系统对其制度设计有自信,它是没有道理为了【暂时性】的冲击,去倾斜【永久性】的系统规则的。您可以理解吗?

          3.“因为中国大陆考生是最牛逼的那类,像机器人一样的学习美国人能做到的有几个?他们可以做到从早上5点起床,一刻不停的学习到晚上十一二点,听没听说过大陆的毛毯厂中学,考试超级工厂,大陆到处都是考试培训工厂,本来是应该培养合格国家公民的学校,都已经沦为考试工厂,从小学到高中概莫能外,请问美国人是不是也想把自己的国家教育想变成这样?”

          答:您对考试的理解有系统性错误。这一点在您之前的言论中已经反映出来了。考试对学生的学术能力的评定【有误差】,并不等于考试【无法评定】学生的能力。您明白这二者的差别吗?一个是0到1的浮点数,另一个是true或false的布尔值。否则,几乎所有大公司都在用类似的考试的方法招人(特别是谷歌微软非死不可),每年花很多个亿,那按您的意思,既然这样的考试没用,难道谷歌微软非死不可很傻嘛?考试评定学生的成绩是80分,意味着学生对应的学习能力【有极大概率】落在70~90分之间,那么这个10分,叫做【误差】,误差不等于说考试【无法评定】学生的成绩。您明白了吗?

          至于说备考的辛苦,我当然完全理解那些高考工厂。我面试现在这个Senior职位前,也非常辛苦地准备了两个月啊,每天只睡六个小时啊,从早刷题刷到晚啊,到Glassdoor查面试经验,针对性地制定策略啊。这是因为我对这个职位很重视啊。按照您的意思,这个公司不录取我,反而录取那些不刷题、不查面经、浑浑噩噩投简历混日子的人么?只因为Ta们是黑人或西班牙裔?的确,理论上讲,考试前认真准备并不100%保证工作后也一样认真。但是,连“考试前认真准备”都做不到的人,您期望Ta会认真工作?您在搞笑呢吧?

          除此以外,放弃高考,改成所谓的“素质教育”必然导致腐败滋生,更不公平。这一问题的根源在于教育资源太少,并且社会保障跟不上(想想为什么?)。类似的实验,有台北的大学生的“公交车秩序”实验。在公交一个小时一班的情况下,没有人遵守秩序;但是当台北大学生联名请愿,把公交改成几分钟一班时,每个人都表现得像谦谦君子互相礼让。这就是系统决定人性,您明白了吗?

          4.您的最后一段(有关墙和砖)和本讨论无关,我看不出它说明了任何您的论点。

          最后,NBA和好大学,在社会系统意义上,都是使人更加接近世俗意义上所谓“成功”的手段;在流程上说,都是需要“天赋+努力”才能进的;从组织构成来说,无论NBA和哈佛都是私人机构,都需要生存和发展,都需要在经济上收支平衡,并且都包含教育因素(NBA也有篮球教育机构和相关活动)。所以,在系统论意义上,它们没有任何本质不同。如果非要鸡蛋里挑骨头,那么世界上任何两个东西都彼此不同,那我们就不要用“比喻”了算了。这个比喻能否成立,关键在于它们在它们的scope里面,其功能特性是否近似。

          最后的最后,现在已经有风声了:
          1. 硅谷招工程师也要考虑种族
          2. 对不同种族制定不同的打分标准,比如黑人60分就可以得A,亚裔95分

          ……于是你还敢找黑人医生给你看病嘛?

          当然了,NBA永远属于政治正确种族,而且没人有意见。

          • YX901199

            这是您要的黑人“智商低”的证据链接,此学者在西方学界当然会被因”政治不正确“被打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eR8pXDnj5A

            另外,黑人更擅长体育运动(游泳和体操除外),黑人更擅长节奏和舞蹈,这个是常识加通识(但不排出例外的个例)

            另外,我并不认为应试场上的“智商”和体育馆里的“体格”,就能真实反映人类的身心的“高等劣等”。

            但是呢,我还是赞同美国大学和社会的种族标准,因为我压根就不认为种族岐视和偏见是邪恶的(除非它上升到“主义”),人类的很多偏见和谬误,其实是一种“免疫机制”,免疫失活或免疫过敏,对人体都是要命的,对人类群体更是……

        • wxy99

          大陆学生不是学习,是背书。要说测试天赋,得用智商测评从小开始区别教育。不过,大陆人很可能会全国都办智商考试培训。2. 因为文化传统,“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观念深入民族骨髓。3. 再加上国家政策的偏差。49年以后,中专、大专以及各种职业培训都消失了,千军万马都挤高考这个独木桥—唯一的改变社会地位和经济状况的途径。人往高处走,无可厚非。但世界上不仅仅有珠穆朗玛峰,喜马拉雅本身就是一个群山的颠峰。每个人先天不同,只有少数人能登顶。尽自己的能力无论登上那一座山峰都是值得庆贺和赞美的。就是没有能力登山者,在草原放牧、田间耕作难道不是另一道生命的彩虹吗?这些年的“成功学”、加上陈至立们搞的教育创收把高校逼上丧心病狂的商业化之路,更是把中国人驱赶到德摩比勒隘口。4. 直到偷来的高端技术仿造不出来,才发现是工艺瓶颈。这才宣扬“工匠精神”,晚矣。要等至少几十年,或者再去偷。5. 这是中国负筛选机制选拔出来的蠢货官员们坑害了国家、民族!6. 也是49年以后洗脑的愚民果实.

      • astrid

        求硅谷尹公明确给出 ”2016年按种族来设计录取比例被裁定违宪“ 的案例

        我只找到Fisher vs. University of Taxes,此案的判决恰恰是法庭支持学校在录取过程中考虑种族。纽约时报的原文是 The Supreme Court on Thursday rejected a challenge to a race-conscious admissions program at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 handing supporters of affirmative action a major victory (本周四,最高法院否决了原告对德州大学录取过程中考虑种族因素的质疑,给那些支持平权的人带去了一个巨大的胜利)

        而根据另一篇媒体报道,从1978至今,最高法院一共聆听了6个关于教育平权的案子,最后都是支持平权的。”he has always, even in dissent, agreed that race is an allowable factor for consideration. The six cases about affirmative action heard by the supreme court since 1978 have echoed that sentiment, creating precedent.“

        文章链接
        https://www.theguardian.com/law/2018/jul/07/supreme-court-pick-affirmative-action-precedent

    • palermo

      ANDYSAMBERG

      这是你的第一段话:

      “我认为按学生种族来设计录取比例是很合理的。原因很简简单,因为亚裔是擅长考试的种族,考试是亚裔的种族天赋之一,亚裔比其他种族都擅长考试。如果不实施种族配额,考上哈佛耶鲁很可能百分之八九十都是亚裔,那对别的种族来说就很不公平。那么这个游戏,大家都别玩了。”

      下面是我模仿你的逻辑的一段话:

      “我认为按球员种族来设计进入NBA联盟比例是很合理的。原因很简简单,因为黑人是擅长篮球的种族,打篮球是黑人的种族天赋之一,黑人比其他种族都擅长打篮球。如果不实施种族配额,进入NBA的很可能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黑人,那对别的种族来说就很不公平。那么这个游戏,大家都别玩了。”

      你很可能会说:NBA是商业联盟,老板赚钱是主要目的,选择球员能力第一,谁会打谁上,考虑什么种族。
      那我也同样说:哈佛耶鲁是私立学校,维持学校经济正常运转并且保持学校学术声望名誉也是老板的主要目的,选择录取学生也要能力第一,谁学术能力强(目前只能按考试和面试标准衡量)谁进来读。

      • kthtes

        从系统功能的角度看,NBA和哈佛没有本质区别,都是让个体更接近世俗意义上所谓成功的方式。我在这里不定义啥叫成功,都懂

    • astrid

      你可能被硅谷尹公这几篇文章给误导了

      1. 法院没认定藤校有种族配额制度。 SFA对哈佛的案子判决要10月才出,SFA控诉哈佛的材料在NYT网站可以看到
      2. 亚裔的学术表现不足以占据70%-80%的藤校名额,如果只看学术,可能会占到哈佛43%的录取
      3. 考虑录取中主要学术和非学术的因素,不考虑面试官的主观因素(潜在的歧视),亚裔会占到26% ,而现在实际是在19%

      — 根据SFA的分析,哈佛录取时参考五个打分,包括academic, extracurricular, athletic, personality以及一个总分。总分不等于前面四项加起,而是让面试官根据前几项自己综合决定。总分最高的学生最有可能被录取(但也不绝对)。
      — 如果只是把前四项加起来算总分,然后按总分从高到低录取,亚裔会占26%,非洲裔2.4%。实际录取中亚裔只有19%,非洲裔有10.5%
      — SFA认为总分里面有个秘密的“种族分”,他们通过給拉丁裔,黑人加分和给华裔,白人减分,得到了一个公式,能最好的解释实际录取和前面四项的关系
      — 哈佛认为总分里面允许面试官有主观成分,而种族背景只是其中之一,他们没有设置种族分
      — 在所有学生中间,亚裔比例过去四年从18% 涨到了20%,白人从48%涨到了53%,非洲裔一直在10%-12%之间波动

      我觉得这个录取流程基本上是公平的。不排除有些面试官有种族歧视,和对黑人的补偿心理,但整个系统并不是按种族来设计录取比例。如果只是按人口的话,亚裔只占美国人口5.6%,非洲裔占人口14%,白人占62%

  4. chenlei

    文中所说的试验结果我不相信,如果我在高考前所有人对我说我能考上清华,我想我的分数还是那么点儿,不会改变。哪些题会做,哪些不会做,是和我自己平时掌握与否有关,和别人的吹捧和打击没关系。我赞成你的其他观点,比如美国大学招生种族配额极其不合理,你的论点成立,论据不足以证明论点。

    • 惊风堂

      我觉得您搞错了一个逻辑,其实硅谷兄的那个实验证明的是不同心理暗示让类似背景和智商的人群,对同一部分内容学习效果的影响,最终体现在考试中。而不单单是在心理暗示后就让他们去考试。这个实验可以证明认为自己能学会的那些人,学习效果比不认为自己能学会的那些人,普遍相对更出色。但不能证明心理暗示对每个人得以影响是一样的。而前者是本文的论点,所以论据对论点的支持没问题。

      • kthtes

        CHENLEI先生对实验有误解。实验只是说成绩提高1/4,并没有暗示任何特定标准(比如说考上清华)。

        除此以外,在实验中,对你说“你们能行”的是权威人士,这一点也需要特别予以考虑。

  5. housebird321

    謝謝硅谷尹公、SAGA、惊风堂和虞超先生的腦力激盪。身處於不同地方的人,對於今天這個主題的看法不盡相同,我也很好奇以遊戲設計的角度對照目前美國種族多樣化這個議題所帶給我們的反思。台灣直到1992年為止,由於國民黨和撤退部隊的統治需要,在台灣的公職人員考試裡面,對於每個省分出身的人都有配額,後來這個配額的構想更被擴充,在選舉的國大代表、立法委員等階級,也都設定了相應的名額。所構思的就是由國民黨撤退中國所依恃國民黨的各省人員,能夠保持國民黨的統治,避免台灣人在制度上反對國民黨。這個歷史造成了台灣獨立的呼聲更盛,因為那些人會老去,而本省與外省之爭的歧視,最後成了解嚴後社會的動盪因素之一。同樣我也可預見,種族多樣化打著不知所云的道德制高點,最後只會侵蝕美國的核心價值。大學錄取的門檻是以人的膚色來做評量的時候,才是真真正正的種族主義。

    對於各省配額的「台灣經驗」,有興趣的可以自行蒐尋,我的出處來自此處。http://blog.xuite.net/hqq.hqq/blog/411181537-%E7%9C%8B%E7%9C%8B1992%E5%B9%B4%E4%BB%A5%E5%89%8D%EF%BC%8C%E5%85%AC%E5%8B%99%E5%93%A1%E9%AB%98%E6%99%AE%E8%80%83%E7%9A%84%E5%A4%96%E7%9C%81%E4%BF%9D%E9%9A%9C%E5%90%8D%E9%A1%8D%E6%9C%89%E5%A4%9A%E5%A4%A7

    • kthtes

      这件事说明所谓“程序平等”和“事实平等”的争议,多年来没有消停。

      我个人的感觉,“事实平等”更像是饮鸩止渴。一时用起来爽,但破坏了程序正义,有极为严重但副作用。

      • wxy99

        希拉里怎么不把她和老公的巨额存款拿出来和homeless “平等”呢?
        所谓“平等”的说法已经被宣传了几百年了,还有人在忽悠。“程序平等”比较起来是最接近本质,也最易实现的。所谓“平等”是指的“人格平等”,“机会平等”,不是每个人都吃同样价格的午餐、住完全同样的房子。。。如果要结果平等就是要每个人都配置专机,出门保镖,进门秘书、管家。。。那么每天工作十个小时以上,要处理所有的国家大事的人和一个整天在后院晒太阳的人同样待遇难道就是平等吗?

  6. Cathygm878

    听了这一期让我觉得,人其实就不应该不自量力扮演上帝,伸出一只捣乱的手,试图调节改变什么,最应该做的就是顺其自然,让事情自我纠正和调节。自由贸易的精神应该也是这样吧!

    • kthtes

      这是很精辟独到的看法。

      人面对复杂巨系统其实是很无力的,必须要有系统性思维,而不是那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短视

  7. jingsiji

    硅谷尹公举苏州提调官的例子,想要论证苏州的卷子质量和北方某省份的卷子质量差异大。因此得出结论:明朝的考试配额制度对于南北教育差异并没有起到缩小的作用。
    其实那个例子完全可以得出相反的结论,正因为差异不大,提调官才敢于动手脚。

    明朝几次科考舞弊案,无论是“南北榜”还是唐伯虎那个案子,查处都极其严格。
    如果苏州的卷子和北方该省份的卷子质量真的差别异常大,考官只要一作弊掺假,阅卷官很快就能发现了,该提调官面临的很可能是死罪。
    反而正是因为差异不那么大,一眼看不出来,他才敢于把苏州老家的卷子掺入该北方省份,抢夺份额。

    同样的事实,有时候只是看你从何角度去解读。未必真就能得出你想要的那个独一无二的结论。

    • kthtes

      您的观点和马伯庸先生相左。按马伯庸文章的观点,提调官有权力把某些县的卷子混在一起,发给某个(组)考官判。这是人家职权范围内的事情。就算被发现,也没有一条法律可以惩罚这个提调官,因为人家做的事情完全合法。

      所以,既然帮助老家可以完全不受任何惩罚,那何乐而不为呢?

      建议您看一下马伯庸先生的原文。

  8. andysamberg

    您似乎故意的混淆,把企图将您的找工作的经历跟中国学生考试的经历混为一谈,对于考试手段在中国使用的登峰造极所造成的危害,缺乏足够清楚的认识,你作为一个成年人,处在精力旺盛的时候,每天学习十个小时,学三个月,和一个小学六年级的孩子每天学习十个小时,学到高中毕业能一样吗?中国学生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就在不断的考试中度过,一直到高中毕业,除了学会了如何考试做题,什么都不会,中国学生的情况就是从小就被成系统性的培养成考试机器,刷分机器,像工厂的流水线一样生产出来,请问这是教育的目的吗?

    第二,不要把我的观点两极化,难道不是学霸就是学渣吗?请不要动不动就把西班牙人或者黑人说的那么不堪,难道能考上哈佛的黑人都是白痴吗?能当上公司高管的黑人,能当上大法官,参议员,总统的黑人,都是学习一塌糊涂的学渣吗?如果进入哈佛的黑人真有你们描述的这么差,那自然无法完成哈佛的学业要求,那哈佛的评价系统也会把他们自动淘汰出去,毕不了业,不需要你们去考虑。

    既然你们亚裔擅长考试,想用种族天赋碾压其他种族,难道还要让别的种族坐以待毙任由你碾压吗?所以种族配额的制度很好很合理,既然你们喜欢考试,擅长刷题,就在你们小圈子里完成对不对?没有人非要干涉你们的生活方式和学习方式。但请不要因此而破坏别人的生活方式学习方式,逼的别人都要和你一样。

    每个种群都有优秀的那些人,只是比例大小问题,这是应该公认的吧。如果亚裔们由于平时接触的黑人比较垃圾,就认为黑人整个种群都垃圾,没有好的,这也太一叶障目,井底之蛙了吧。有没有想过可能是亚裔接触面太少,太窄,老是拘泥于自己的小圈子里,或者因为社会阶层所限,能接触的只能是一些比较差的黑人,或者以你们的标准看,那些黑人不行,不配上哈佛,可惜哈佛也不是亚裔建的,美国宪法也不是亚裔们参与指定的,说白了,教育是统治阶级的事情,教育问题其实就是政治问题,考生们当然不要考虑种族平衡,这是政治要考虑的问题,不要犯以我为主的个人中心主义错误。

    • JuliaWang333

      Andysamberg,看的出來你很厭惡大陸的教育制度,把人都變成了考試機器,但是你有點太高看它的成效了,經過這個絞肉機系統出來的人其實很多已經喪失了創造力和求知慾,而這才是外國大學考核時重視的能力。如果中國大陸的學生都這麽厲害,爲什麽中興不能用國產芯片呢?

    • palermo

      ANDYSAMBERG 我发现你现在已经开始胡搅蛮缠了(没有人身攻击的意思),硅谷兄哪里说哈佛毕业的黑人都是掺水的能力不足的?人家的意思是,只要按能力考上哈佛,然后顺利毕业,无论白人黑人亚裔hispanic,都没问题,和种族无关,硅谷兄反对的是能力不足的黑人通过种族配额系统浑水摸鱼进去哈佛。
      我觉得你很可能已经意识到自己观点的错误,但又死不认错非要无理辩三分胡闹。
      结论,没人再会和你说理辩论。
      我估计如果硅谷兄再回复你一贴,你就要开骂。

    • kthtes

      1. “对于考试手段在中国使用的登峰造极所造成的危害,缺乏足够清楚的认识,”

      答:我一直再说美国的华裔,您怎么还是不明白?其次,就算你每天学10个小时,这样做哪点违反规则了?哈佛大学有规定“申请我们这里的学生每天学习不得超过10个小时”吗?最后,是亚裔学生在【学习】、【社会活动】和【体育】这三个指标的累计之和占优,而不是只有学业占优。您明白什么叫“之和”吗?

      再说一遍:请先看清楚问题的scope,再来讨论。

      2. “如果进入哈佛的黑人真有你们描述的这么差,那自然无法完成哈佛的学业要求,那哈佛的评价系统也会把他们自动淘汰出去,毕不了业,不需要你们去考虑。”

      答:不好意思,统计数据表明,黑人4年内完成学业、6年内完成学业的概率,明显低于白人和亚裔。数据在网上,请自己查美国大学不同族裔学生的如期毕业率。

      再说一遍:请用事实修正自己的认知体系,使它接近真实认知,而不是用您自己的妄想认知去歪曲事实。

      2. “既然你们亚裔擅长考试,想用种族天赋碾压其他种族,难道还要让别的种族坐以待毙任由你碾压吗?所以种族配额的制度很好很合理,既然你们喜欢考试,擅长刷题,就在你们小圈子里完成对不对?”

      答:那犹太人更擅长考试,犹太人顶级大学录取比例是人口比例的10倍,怎么不限制犹太人??请不要再胡搅蛮缠了,请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3. “可惜哈佛也不是亚裔建的,美国宪法也不是亚裔们参与指定的,”

      答:美国宪法不是亚裔制定的,但宪法制定了,就必须遵守,这是最基本的常识,您明白吗?

      4. “如果亚裔们由于平时接触的黑人比较垃圾,就认为黑人整个种群都垃圾,没有好的,”

      答:您从哪里看出来这篇文章认为黑人垃圾了?按您自己的“人性论”,我是不是可以说,您自己内心是个种族主义者,所以看谁都像种族主义者?要不要我把我约会的黑人女博士的照片给你看看?要不要我把我指导的黑人学生的满分游戏作品给你看看?要不要我把我教的黑人学生写给我的感谢信给你看看?

      于是文章中这两句话是不是选择性无视了?

      “亚裔和黑人中的有识之士应当联手呼吁,废除这一歧视性制度。”

      “美国最高法院那位唯一的黑人大法官,一直是种族配额的坚定反对者,这是明智的决定。”

  9. palermo

    AMABLESUN 你这是典型的极左意识形态,再往前一点点,就是共产主义人类大同了,危险!

    右派强调自由竞争,是在法治和规则下的竞争,并不是野蛮的丛林法则。自由市场鼓励强者,并不意味着要踩着弱者的尸体发展,实际上民主国家的多数左派也并不反对自由竞争,正常左派的诉求仅仅是:在承认自由竞争合理合法完全正义的前提下,要求社会尽可能多的照顾一下自由竞争环境下的失败者。

    自由向右,极权往左,极左害人害己。切记。

  10. palermo

    AMABLESUN 看完你的长篇大论,一个字:累,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估计共匪的洗脑教育,把你的语言表达能力降低为几乎负数,一个观点,无论对错,至少你应该比较清楚的表达出来,让人知道你在讲什么, 你看看你写了那么多字,既没有逻辑条理性,也没有语言文字的美感,完全就是浪费别人阅读的时间,你这是在谋杀。

    我的天哪,不知道你的“不优秀不配活”的结论是自己如何脑补出来的? 硅谷兄的意思是,优秀的应该去哈佛,不优秀的可与去普通的州立大学(还免学费呢),不应该用种族来衡量谁该去哈佛,谁不该去,而应该只凭能力。
    不让不优秀的去哈佛,等于让不优秀的去死????
    你这逻辑,简直让人无力吐槽。没办法反驳你。太厉害。

  11. palermo

    按照某些追求社会“公平”的人的观点:优秀的学生去普通州立大学,不那么优秀的学生去哈佛耶鲁,这才是最公平的。因为不优秀的学生如果去了不好的学校,岂不是破罐子破摔,对他们更不公平了?而优秀的学生如果去了好学校,不是更加优秀了,和其他学生的差距不就更大了?

    你通过合法劳动创造大量财富,富起来了,必须把钱和不劳动吃福利的穷人平分,否则你就是歧视穷人,你就是不让穷人活命的坏蛋!

    什么是左派?左派就是罪恶。

  12. palermo

    避谈事实,去质疑对方动机,为什么是说理和辩论中的大忌?

    第一,你在事实辩论和逻辑辩论层面说不过别人,只能去质疑对方动机。简单说就是:我说不过你,但你人品不好,动机不纯。一旦开始质疑对方动机,相当于承认你已经输了。

    第二,别人有什么动机,别人到底是怎么想的,你作为一个外人,很难真正理解,凭借自己的经验去揣测别人的心理,不仅愚蠢,而且对别人不礼貌,对辩论没有帮助,也不利于相互理解。

  13. palermo

    AMABLESUN 我不知道你的“不优秀不配活” 是从哪里脑补出来的结论?纵观硅谷兄的文章,他的意思仅仅是:优秀的人应该并且值得得到他应得的东西(上好大学),到了你嘴里,就变成了:不优秀的人不配活,不值得尊重。这也太无厘头了。

    优秀的人应该上好大学,不优秀的人可以上免费的州立大学,这个有问题吗?或者你认为这个世界应该这么设计:学习好的人读不好的大学,学习不好的人读好的大学?然后,这个国家的科技就腾飞了?

    不优秀的人把理应属于优秀的人的读好大学的机会给霸占了,在你眼里是公平?

    优秀的人读本应该属于自己的好大学,在你眼里,就是不让不优秀的人活了?就是不尊重不优秀的人?

    每个人能力不同,在社会分工中扮演不同的角色,有什么能力做什么事情。

    你捍卫能力差的人,为他们发声,没问题,前提条件是他们的合法权利被侵害时,人家上好大学,侵害了你什么?

  14. palermo

    左派喜欢什么事都往道德上面扯,实际上左派是最不道德的一群人。

    左派希望穷人要体面生活,值得得到尊重。你努力工作,凭借收入养家糊口,自然会得到尊重,或者你因残疾或年老或其他原因无法工作,享受政府福利,这没有任何问题,没人会不尊重你。 那么,到底什么人口口声声要求得到尊重,体面的生活呢?

    当然是得不到尊重的人了。什么人得不到尊重?懒人,有劳动能力而不劳而获,总想着吃福利天上掉馅饼的人,这些人得不到尊重的原因并非别人在他们一出生就歧视他们,而是他们自找的。

    你的生活悲惨不是你的不努力造成的,而是富人太富造成的,富人太富了如果不分给你一杯羹,就是欺压穷人,就是罪恶。这就是穷人的逻辑。

    拥有这样逻辑的人,无论如何也得不到尊重的。

    想得到尊重,就要自己对自己负责,不能指望别人救济施舍,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无需讨论。

  15. palermo

    关于美国大学录取,我发现很多人有误解,认为和中国的高考完全一样,考试成绩高就一定能录取。实际上考试成绩只占一定权重,学校还会根据你面试的表现,推荐信,参加社会活动情况等很多因素来综合考量,所以考试成绩高的亚裔未必就一定能读好大学,很可能其他条件不过关。

    硅谷兄所讨论的,是在综合录取测评(不仅仅是考试成绩)条件差不多的情况下,黑人西裔和犹太人的录取成功概率要远大于白人和亚裔。

    如果只谈亚裔的考试成绩多么优秀,似乎有些跑题。

    • kthtes

      这一点第一集节目就讲了,很多人选择性无视。

      “由于亚裔学生的主要指标——学习成绩、社会活动和体育运动——普遍很高,但名额有限,所以他们必须比白人和黑人学生优秀得多,才能考上一样的学校。”

  16. palermo

    这个AMABLESUN 看来是碰不得啊,是文昭的小舅子还是小姨子?回复了他的帖子有好几条,刚开始两条内容被删,我还以为回复内容有对人不尊重的词语或容易引起矛盾的词语,没在意,重新回复了几条,我100%确认后来的回复只对事不对人,而且用词没有任何引起争议的地方,居然也给删了。

    文昭,删帖没问题,请给个理由,我的哪句话违反社区规则了?

    • wenzhao Post author

      我没有删你的留言,查了回收站,也没有发现你被删的留言,我把你的问题转给客服,但是请注意你的措辞。

      • palermo

        我发现问题的所在了,事情是这样的:AMABLESUN 发了一篇很长很长的文章,我看完后回了两贴,AMABLESUN一直在线等,马上把原文删除,又重发一次一模一样的内容,我也在线等,刷新后发现回复不见了,由于AMABLESUN无权删除别人的回复,我第一时间反应肯定是文昭或客服删除了。

        自我审查了语言用词是否违规后,又回复了3帖,刚开始刷新还能看到,过了一会又不见了。原因是AMABLESUN又一次把原文删除了,贴了一个新的,把我回复中质疑的内容一字不留删除了。

        现在大家看到的AMABLESUN帖子,是他屡次三番自我阉割的纯净版。

        我质疑他的内容主要有2:
        (1)他说质疑别人动机是对的。我说一旦你回避事实和逻辑,开始质疑别人动机,你就已经输了。
        (2)他从质疑别人动机出发,得出一个结论,认为硅谷兄的内心认为”不优秀的人不配活着”。我回复说他是如何脑补出这个荒谬的结论的。

    • kthtes

      PALERMO兄你好~

      您说的留言被删这件事,其实是这个留言系统的系统设计有问题。这个问题,我向客服朋友提出了系统修改的建议,那么在客服朋友的努力下,已经得到了修复。具体解释如下:

      评论区结构是这样的,如果我发了评论A,别人回复了B、C、D,那么别人回复的BCD就被视为我的评论A的“子评论”。

      那么,如果我删除A的话,BCD也会同时被删除。

      这个系统设计的初衷,是方便大家交流和获取知识。但是这个规则被滥用了,导致的结果是和其系统设计初衷相反——阻碍了大家交流获取知识。

      具体操作是这样的:假设我发了帖子A,别人回复BCD反驳我,我不喜欢别人的回复,我就可以把自己的帖子A删除,于是连带着别人的BCD也会被删除。然后稍等片刻之后,我再把A粘贴回去(因为我自己手里有A的备份)。那么别人手里并没有BCD备份,于是只好含恨作罢。这导致两个问题:

      1)按理说文昭先生是主人,有权删除评论;但我不是,所以我本应该无法删除别人的评论,但这样事实上导致了我可以以很低的成本删除别人的评论,对别人进行言论管制。这显然很糟糕。

      2)作为别人,一旦发现自己的评论BCD被删除,他一时间想不到是我在捣鬼,因为我没有权利删他的评论(而且,表面上看起来的效果是,我的A还在,但是他的BCD没了;一般人不会想到,我会滥用规则,先把我自己的A删了,连带BCD也删了,然后我再把A粘贴回去)。如果您自己辛苦写的评论多次被删,可以理解您的第一反应是,怪罪文昭先生。这显然更糟糕。

      那么现在,这个留言系统已经修复了这个系统设计的bug,现在会员只能“编辑”自己的帖子,而无法“删除”自己的帖子。因此,我无法通过“删除自己的帖子A,再粘贴回去”,而消灭反驳我的BCD声音。所以PALERMO兄您反映的问题,已经得到了解决。

      大家都很理解,您辛苦写作的帖子被删,心里会感到很委屈。这一点,所有经历过被删帖封号的人(包括我在内)都感同身受。不过现在问题已经解决,那么,让我们再静下心来考虑一下——我们恐怕都会同意,我个人受了委屈,并不意味着我可以把这种委屈再传达给其他人;否则,大家互相带给别人委屈,互相冤枉,很容易形成互害模式。况且,每个人(包括我自己)心中总会倾向于放大自己受的委屈,这样容易形成正反馈,最后彼此敌视。

      所以在这里,我有个小建议,希望您能考虑一下:您能否和文昭先生说声抱歉。这个倒不是为了文昭先生,文昭先生做自媒体那么久,大概也不会特别介意。这个主要是考虑到,一来这个系统设计的bug已经解决,咱们退让一下,和平收场;二来原则上说,咱们最好不要冤枉别人,但如果已经冤枉了,勇敢地说声“对不起”也是图个自己心里坦然。

      当然,这个只是建议。我没有任何权利决定您做什么,我也反对这里的任何网友就此事,拿着道德来绑架您做什么。但是从“图个内心坦然”这一点,可能这样对您更好。

      谢谢!

      • palermo

        硅谷兄,您说的很对。我直接在这里向文昭先生道歉了,文昭先生,真诚向您说声对不起,误会了您,同时也真诚希望得到您的谅解。我使用了容易引起您不快的措辞恶劣反问句来质疑自己的回复被删这一事件,站在您的角度上考虑,换了我是您,也会觉得委屈和不高兴,再次真诚道歉,并收回我的话(没有删除和编辑原文)。

        另外,还有个小误会,我也不是因为我的回帖被AMABLESUN母帖子贴一起删除感到愤怒,几句回复删了重新帖就是,后来的回帖中,我把以前被删的帖中意思我都表达出来了,这没什么大不了。

        让我无法忍受的是AMABLESUN的心理分析内容,而且他居然认为攻击伤害了别人的这些话”无所谓对错“,“只是个人感受”。

        那么问题来了。

        问题1)现实中,一个人自己认为无所谓对错的言语直接引发了别人的不快,会不会被别人一巴掌抽回去留下五个手印?
        问题2)虚拟论坛中,任何人都可以说自己的言语是“自身感想”“无所谓对错”,然后就开始做别人的心理医生,blablabla。。。。结果会怎么样?

        • jingfengtang

          Palermo兄,其实只要取消了删帖的权限,修整了有缺陷的规则其实就已经达到以直报怨的效果了。当然我也不是在指责孙先生。个人的意见,如果孙先生的确有为了删副帖,刻意删帖,应该出面道个歉。如果是因为其他原因删主贴,应该澄清一下。

          不过,对于言论本身而言,我认为只要不涉及到恶意谩骂和侮辱,任何评论都应当受到这个平台各位会员的尊重,毕竟畅所欲言、让各种思想来回碰撞,在这里是最为重要的。如果对言论的限制过多可能也会间接造成和刻意删帖一样的效果。

          即使孙先生这样通过心理动机来分析问题,也应该是被允许的,这是他的表达和思维方式。如果有错请被针对的个人指出并反驳。不知道您有没有注意到,孙先生的分析方法其实也体现了他自己的内心价值观和动机,我其实不认为这种分析方法真的有恶意中伤硅谷兄和您的内在含义。我看到之后也一直在反省自己内心是否存在问题,如果有这种分析就有价值,如果没有也可以当作一个思考的机会。记得您在我第三期节目的下面回复过“太差,什么玩意?”,我认为这样的回复都是可以容忍的,只是过于情绪化了一点。对我自己也是一种鞭策。

          因此我的意见是,对于孙先生的观点您可以随意反驳,但大家都没必要动气。不知道您怎么看?谢谢!

          • palermo

            首先我对前次“太差,什么玩意”的情绪化表达向您表示道歉,并收回那句引起不愉快的话,真心的道歉。

            回到话题,惊风堂兄对言论自由的边界有自己的看法,自己尽量不去冒犯别人,言论对事不对人,言之有物,对人有礼貌,都是值得我学习的。同时,您能理解别人的情绪和上下文,允许别人有稍微偏激情绪化甚至人身攻击讽刺的不礼貌言论,我也十分理解并表示尊重。

            现在的问题在于,AMABLESUN 心理分析硅谷尹公在先,硅谷尹公已经表示不满了,但AMABLESUN 并没有丝毫道歉的意图,始终认为他的分析别人内心世界、质疑别人动机的做法“没错”,外人一旦说他“错”了,他就回复佛陀传道时也“无所谓对错”,用另一完全不相干的事件来掩盖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的错误。

            AMABLESUN 评价别人心理,凡事先问动机,我PALERMO可以认为错的离谱,该千刀万剐下油锅,您惊风堂兄也可以认为没什么大不了,在言论自由允许的范围内,不应该限制言论自由。我们俩怎么认为,都不能替代事件的受害者硅谷尹公的想法,对吧?对于AMABLESUN的言论,硅谷尹公已经表示不满了,AMABLESUN说过一句表示愧疚或者收回那些不当言论的话了吗?没有。

            展开话题讨论一下言论自由。

            言论自由的边界其实很好界定:

            对于针对公共的言论,言论自由不应该对公共安全造成伤害或者引起公众的恐慌,但公共言论可不可以表达对一类人(而不是这类人中任何一个有姓名的个体)的看法,我的倾向是可以的。比如我在电视上说亚裔普遍不讲卫生,无论是否符合事实,这样的言语应该被容忍,亚裔不能以“民族感情被伤害”为由对我进行回怼,亚裔个体无法去法院起诉,亚裔整体也不能纠结一万个人来对我进行集体诉讼。

            对于针对个人的言论,言论自由除了以上种种限制外,还应该加上一条,就是你言论的对象是否感到不愉快,对方感觉被冒犯了(不是旁观者你我是否感到被冒犯),当事人就应该停止继续说,如果想继续交流,那礼节上也应该道个歉。当然,如果双方不想再有交集,那道不道歉无所谓。

            AMABLESUN,现在面对硅谷尹公的不开心,就表现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我的言论自由是绝对的自由,
            什么?伤害了你?要我道歉?抱歉,我没那个习惯。
            什么?我的言论是错的?抱歉,佛陀传教时都没有对错之分,我怎么能错。我这里不谈对错,只谈感性,只谈人性,(潜台词)我的人性就是比你高,我的层次也修炼的比你高,我没错,只是你硅谷和PALERMO层次低,理解不了我的广阔胸襟。

  17. amablesun

    看了这期的讨论让我感触很深,每个人支持的观点和规则归根到底都是他内心价值观的投射,进一步说,观点是其次的,通过观点探究他秉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才是更深层次的洞见。个人认为说话时的一切逻辑,道理,事实论据都是为根植于内心的那种价值观服务。下面说说个人感受:(注意,个人感受,谈不到对与错,因为它是我自己最直观的感觉)
    通过作者的表达和评论,从您字里行间,我隐隐嗅到了一种丛林法则,达尔文主义的气息,一种胜利者的傲慢和优越感。当然了,这种气质的形成可能跟作者的生活经历有关,已经写在潜意识深处,甚至连作者本人都很难察觉到,这也正常,价值观这样的潜意识属性本来就很难察觉,作者犀利,强硬,语言上一定要“”怼回去“”的风格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我觉得Andysamberg先生之所以反对作者的说法,主要原因其实并非内容,而是他察觉到了作者内在隐藏的价值观和人生的根本信念,在这个层面,你们二人具有天然的不可调和性,无论如何是不可能达成共识的。似乎你们一个信仰竞争机制,一个信仰道德机制。这就好像在生活中说不清为什么,和某人第一次见面就互相喜欢,酒逢知己千杯少,而有的人看一眼就觉得难受,话不投机半句多一样。
    以前的节目中我也留言表达了这方面的疑问,以下是我留言的原话:
    不太理解您为何要拿哈佛做例子,哈佛再不公平,恐怕也不及中国大陆之万一。这世界上本就没有绝对的公平和公正,主要区别是程度的不同,为何美国存在一点点所谓的不公平就被拿出来大说特说,而对大洋彼岸黑白颠倒,神州陆沉的某国却只字不提呢?关键问题是,作者可是大陆出来的人,莫非因为作者本人一直顺风顺水,从没被某党迫害过,所以对大陆黎民之苦,倒悬之急缺乏感受?继而选择性失明?作者的话语中对大陆的状况甚至连一点点迁移和引述都少见。
    当然了,不是说美国的事儿我们不能探讨,但谈到不公平不正义这种问题,您觉得拿一直把自由平等奉为立国之本的美国当反面教材合适么?说美国不平等?世界上还有平等的地方么?跟中国相比如何?咱们能否谈谈生您养您的那片地方?当然这只是个建议,因为很多听众,尤其是大陆听众可能会怀疑作者的动机,他们可能会想美国哈佛这点事儿跟中国比起来还叫事儿么?所以,谈美国不公平问题,还是要与大陆做个横向比较才更有说服力。

    本期节目作者似乎回应了我,作者说质疑动机是一种低级的讨论方式。
    我认为恰恰相反,在不质疑动机的情况下只谈逻辑和所谓的事实,才是低级的讨论方式。因为动机暗含了价值观,价值观和潜意识主导了我们眼中的事实和相应的价值判断。动机和本能才是人类一切逻辑和认知的基础。换句话说,当我们分析别人观点的时候,不深刻的了解其动机,就不存在洞悉他逻辑和事实论据的基础,因为这些论证和所谓的逻辑都是为他的动机服务的。就连人类社会的发展变化根本上说也是欲望和动机的产物,而不是逻辑和事实的产物,逻辑和事实通常是为欲望动机服务。因此,只要动机和欲望没有被消灭,就不存在绝对的真相,也不存在绝对的事实,因为人类认识事物的方式和途径有明显的局限,靠感官和思维来探索世界这种方式本身就决定了,我们的认知会被限制在一个狭窄的范围之内。
    请注意,这里说的不存在绝对的真相和事实可不是不存在常识。绝对的真相不存在不等于说常识不存在,在人类有限的认知范围内,常识是最有效且最接近真实的。
    这里讲的,不存在绝对的事实,根大陆网评员们歪曲常识,歪曲认知可不是一回事,前者是因为无知和局限,后者则是赤裸裸的欺骗。
    话说回来,那么作者从选题,举例,论证再到回复的背后隐藏的到底是什么潜意识呢?
    本人以为有三,当然我说的不一定对,只是感觉。
    第一,我很厉害,我很棒,我能控制一切。
    换句话说,我是强者,竞争中我能赢,竞争能给我带来好处,通过竞争能满足我自己的自恋。
    第二,不优秀不配活,至少不配体面的活。
    这就涉及到马列丛林法则和价值观的问题了,多数大陆人在内心深处不能见光的位置,都有一个小马克思。看不见,摸不着,却真实存在。

    第三,作者为什么不谈中国大陆不公平不正义到极点的现状,而拿美国的哈佛举例子呢?我猜测此动因可能是作者心中有一条根本信念,要爱国,不管怎么说祖国都是我家,哪都不如家好,自己家不必太完美,慢慢改正嘛。美国再好也不是我的国,美国就应该是最完美的,对美国就应该大说特说。很可能,跟作者本人融入不了西方的主流文化和价值体系有关,请注意这里的融入不仅仅是工作和生活,更是发自心底的爱那个新国家。对于移民来说,爱上新的国家很难,不仅语言肤色不同,还因为文化上的排斥性,使得爱上他乡这种行为确实不太容易。当然,每个人的信念都是人生经历的产物,又根据价值观和信念形成了自己的观点,论证,这谈不到对错,具体存在什么信念,当事人心里最明白。

    而Andysamberg先生背后隐藏的价值观和根本信念似乎是反的:
    第一,我不那么厉害,我不那么强。所以我理解竞争的残酷,理解失败者的痛苦,我要保卫他们的权益,保卫他们就是保卫我自己。
    第二,不优秀也配活,也配得到尊重。
    第三,大陆体制给中国带来了深重灾难,俨然已成修罗场,放着这么大一块地狱不谈,却对自由世界指指点点,实在无法理解。
    由此看来您们二位是不可能求同存异的,这是价值观,道德观的根本冲突,至于我么,肯定是倾向于认同第二种。

    另外想展开谈谈竞争的问题,请注意达尔文所说的丛林法则,合理范围只限于丛林,什么意思呢?对于高于自然位面上的物种,这种法则是无效的,而人类恰恰就是超越了丛林的物种。从这个层面上说,人与动物的竞争和人与人的竞争本质上已经是两个问题,因此对于作者表达的种族配额不公平的观点,我持保留意见,这问题实在太复杂了,哪里是公平与不公平能说得清楚的?这涉及到历史,制度,传统,宗教,价值观等等一系列大词儿。
    我们总说公平竞争,怎么判断什么叫公平?个人有个思路,讲公平首先离不开一个词,平衡,平衡既然是手段,也是结果,因为宇宙之理就在平衡二字,一项政策只要能使社会大体稳定,人们能在不侵犯他人权益的基础上维护个人自由,这已经算最大的公正了,哈佛大学之所以成功,跟限制种族与否没太大关系,关键在于学校管理机制和社会权利分配方式。个人觉得作者把政治体制和文化传统忽略,单纯谈某项政策的合理性可能会有失偏颇,坐井观天。这种小政策到底影响不影响大范围的游戏平衡恐怕还需要多个评价体系来共同判断。

    有些朋友总是说要讲逻辑,讲事实,求发展。好像这些已经无可挑战,成为真理一般的存在。这里想谈谈自己的理解,为什么大贤们总让我们往回看,不讲超越,不讲冒进而讲反思和保守呢?我想原因有二:
    第一,在时间面前没有真正的赢家,在无常面前更没有长久的强者。赢只是那一刻,为了那一刻,愚蠢的人类却要穷尽一生去求索,花费大量精力去追求一个虚无缥缈的梦,到最后不仅失去了沿途的风景,甚至还成了时间面前的输家。
    第二,发展和超越必将带来毁灭,如果不是逻辑学,科学,资本主义的诞生和应用,人类也不会被逼到现在这步田地,个体越来越累,自然环境越来越差,竞争越来越残酷,各种由于资源问题,人口问题的系统性危机逐步升级,最后我们可能与这个被我们破坏的世界一同灭亡。这不是危言耸听,文明越高级,加速灭亡的速度越快,那么逻辑到底是毒药还是圣水?这方面的话题太大,今天就不赘述了。

    写了这么多,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明白我在说什么?
    大道至简,一说就错,见笑,见笑。

    • Yijing Iching

      資中筠先生講,美國兩百多年來都在做微調,這是美國之所以强盛至今的理由。當然,最重要的理由是其自由、平等、博愛等的普世價值。所以,在左了很久之後,就選出個右的。反正就四年,最多不過八年。

      關於種族配額的是與非,其實追到最後,肯定就是追尋到人的本性上了,而這個,是沒有一個“一錘定音”,“定於一尊”的結論的。我花費了很大精力聼完了麥克·桑德爾的正義論,以爲他在最後能有一個站一邊的結論,但很慶幸,他沒有。

      我覺得我們能討論、探討這件事本身才是最有價值的,能活在一個可以自由發表意見、言論的環境才是最有價值的。種族配額的這個話題發生在美國的最高學府,我認爲衹要允許人們探討,那麽最後的結論、結果都不會太差。

      我沒有和稀泥的意思,因爲很多事是很難一定說就是對或錯的。例如正義論裏火車司機該不該改變方向的掙扎。衹要我們基於人性的原則來討論和選擇,那麽最起碼正義、良知、道德這些還是我們最看重的,那麽就不會做出太差的選擇。

      其實或許我們此刻討論的東西,再過幾十年都已不存在了,在科技、AI不受控制的今天,人類這個物種還能存續多久都是一個問題。我是説,或許連共產黨都不是一個問題了,在更高階的“文明”打擊下,那些我們現在爭鬥得要死要活的事,原來卻根本不是個事。

      對於AI,有人熱烈擁抱,有人憂心忡忡。我覺得,我們更應該在人工智能這事上多加討論或許才更根本些。

      另外,希望所有有良知的人,能關心祖國大陸的人民,多想想怎樣幫助他們儘快擺脫流氓土匪政黨的奴役才更現實些。

        • kthtes

          这个问题问得好啊,论文放上来了,逻辑和事实摆在那里,是谁选择性无视的呀??

          您自己在乎真相吗?是谁说的“有些朋友总是说要讲逻辑,讲事实,求发展。好像这些已经无可挑战”??是谁说的呀?是谁说的呀??是谁说的呀???

          这还真是个首先要弄清楚的问题诶~

      • kthtes

        目前最好的一个微调是,2016年种族配额被裁定“违宪”了。这就倒逼大学不得不越来越公开自己的录取标准,使之透明化。否则别人就可以起诉说这个大学搞“种族配额”或者“变相种族配额”。

        注意,变相种族配额也是违宪的,比如看到是黑人就加200分,这是违宪的。这是故事背景。所以,有人发现亚裔学生普遍人格评分低,自然会合理怀疑哈弗大学在搞“变相种族配额”,这个已经被最高法院裁定违反宪法的。这是整件事的由来。

        • Yijing Iching

          佩服硅谷先生的大才!從您與衆人的討論中不難看出您的激情和深刻的思索。以您的探究精神和對真理執著的追求,我認爲您在任何領域都能做出令人仰慕的成績。

          我始終認爲似乎我們這一代智人正在被科技帶著走向一條注定要毀滅的道路,或者說傳統意義上的,我們現在這樣子的智人將不復存在。您不覺得這個正在發生,而似乎所有的人都在無意識、或者毫無還手之力嗎?很想瞭解您對於這個話題的見解。

          • kthtes

            在科技的可能后果上,我比较悲观,其实更接近AMABLESUN网友的观点(尽管在种族配额问题上我和他互怼得很厉害)。

            每次想到霍金的“大过滤器”理论,我就感到非常忧虑不安。因为这暗示着,可能人类在大时间尺度上,总是要毁灭的。

          • Yijing Iching

            感謝回復!當AI戰勝人類棋手,并且是以絕對的優勢瘋狂碾壓人類的智慧時,當時我也感覺很絕望,非常悲觀。看完西部世界第二季後,似乎有些釋然了。人類這個物種的設計似乎是真的有問題,因爲人們可以體會到痛苦,但自有所謂人類的歷史記錄以來,製造這種痛苦的原因遠遠超出人們感受痛苦的可能性。我是說無論是來自自然還是人類本身,人類的歷史似乎就是一部苦難史,而源於人類自身的原因給人類的每一個個體造成的痛苦讓我非常懷疑人類的最初人設是咋回事。

            所以,當福特給host們以啓蒙並幫助Ta們走向與人類抗爭的道路時,我反而並不對他有多大的恨意。

            或許該來的總是要來的吧,人類日後以何種方式繼續存在,或者乾脆滅絕,站在一個跳出人類自身的角度看,或許真的不是一個問題。

        • palermo

          硅谷兄弟,种族配额其实并不违宪,我觉得大法官对宪法的理解有问题,并不是高院的判决就一定对,尽管你必须执行。

          某一私立大学选择什么样的招生规则,高院其实是无权过问的,因为私立大学哪怕不顾学术标准全招黑人,那也是它的自由,当然最后的长远结果是学校声誉下降,学术水平和社会评价都下降,最后连黑人都不会愿意申请了,只能倒闭,这是另外话题。

          高院为什么不能判定私立大学种族配额招生规则违宪?因为这个私立大学只录取黑人,并没有妨碍或强迫其他大学录取其他人种,也就是说,并没有剥夺其他种族进入大学学校这个权利。

          好比饭店,只做川菜,食客不能去法院告状,为什么你只做川菜,不做粤菜,是不是对广东人的歧视,你违反了菜菜平等的宪法精神。

          话说回来,法律上允许私立大学自主招生,私立大学会不顾自己的声誉及学术前途,妄为胡来吗?当然不会。它还是会按市场规律办事,招最适合自己的学生。

          我之前表示种族配额是”错“的,实际上并不是从法律意义上认为私立大学这么招生违法,而是不自觉地把自己代入到大学校长校董事会这一角色上来,从大学利益出发考虑事情,认为种族配额招生是”错“的,确实,种族配额招生不利于学校长远发展,从大学自身角度考虑,当然是错的,但这个错,不代表高院有资格越俎代庖对私立大学的招生规则指手画脚。

    • wxy99

      你和Andysamberg 绝对不同,虽然你站在Ta一边。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一定要讲中国的事情做例子?尹公不过是从游戏规则的制定原则去解释一件身边发生的事,并不是社会学者,或者政治学者,要为世间一切不平之事鸣冤。
      如果不就事论事,讨论是无法平心静气的,也就不会得出客观公正的结论。
      其实,一个人20岁左右基本价值观已经形成,想通过讨论改变价值观是不可能的。而通过辩论想说服一个成年人也是不可能的。所以,讨论不过是各抒己见而已,用不着剑拔弩张。更无须使用激烈的言辞。

      • amablesun

        我探讨的就是作者的动因,或者说,人性。万事皆有因,看似偶然,不是偶然。随喜,随喜。

    • 惊风堂

      孙先生,您好!我倒是认为硅谷兄提出的观点是比较有意义的,而且我也没有看出来他有故意回避“中国问题”的意思。在三期节目中,硅谷兄多次提到类似“某国的问题根本和他针对种族配额制度的讨论不在一个层面上”这样的观点,显然,和文昭先生讨论《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系列节目的意思一样,他的观点,只是针对美国当前制度或文化缺陷来谈的。美国左派目前的确有向他人强制灌输观点,以偏概全,甚至故意用人性上的天然缺失来掩盖和扭曲文化、制度上的问题。我赞成大家更多先从文化和制度上找问题,然后再讨论人性上的缺失,因为前者造成的问题,会让讨论后者变得没有意义。

      我部分赞同您最后提出的一个观点,就是”发展和超越必然将带来毁灭“,我认为,必然和毁灭这两个词有点过了,过度不平衡的发展和超越很容易被自然法则强制进行反向调整却是不假。之前在一期节目的评论中,我提到过对自然法则的理解,就是平衡性加向前性,如果没有平衡,宇宙很容易崩溃,但是没有向前性的发展,宇宙的存在就会和不存在相等,进而失去了意义。如果把宇宙整体发展看成一个向量,宇宙的任何一个局部的发展趋势如果离这个向量越远,被反向调整的可能和幅度就会越大,反之就会越小。因此,理解宇宙的基本平衡和整体发展趋势,对于人类的发展至关重要。文明层次的高低,虽然与人了解的事实总量有关,但关键还在于依靠连贯事实总结出对宇宙从根本到整体的理解,因此现今人类的认知总量虽然比两千年前明显增多,但对于人性、宇宙中基本规律的理解,并没有发生质的提升,甚至还有所倒退。相较而言,很难说今天的文明从层次上,高于两千年前的周文明和古希腊文明。

      因此我不太同意您说的”文明越高级,加速灭亡的速度越快”,我反而认为正是文明的层次太低,让人类难以控制今天在科学技术上的高速发展,如果不能提高文明的层次,人类最终将不可避免被回调到相对合适的水平。局部的灾难可能反而是整体向前发展的必要条件。

      顺便问一句,您是不是Youtube上的那个“孙先生”?

      谢谢!

      • amablesun

        您好,您好,文明导致毁灭的问题,推荐王东岳老师的书和视频,他的递弱代尝原理比我阐述的更加清楚。大概的意思是,文明的发展,尤其是科学的发展是由于竞争环境越来越紧迫,生存危机越来越大导致的,换言之,就是通过增强自身属性来延缓系统性危机的爆发时间。比方说转基因的发展和普及,根本原因是粮食领域竞争激烈,互相攀比价格,被迫增加产量,根本上说还是非转基因粮食不够吃,不进行农业技术升级人类就无法存活。
        写了那么长的留言,在多数人看来确实是东拉西扯,有跑题之嫌。哈哈哈,算跑题,也不算跑题,其实我压根没探讨文中的内容,因为每个人阐述的观点,都是他现有认知能力下最正确的真理,我们所有人辩论的时候都不例外,为了维护自己坚信的东西,会挑各种看似无比正确的逻辑和事实去维护自己的观点,把论证尽可能限制在自己能够接受的范围内。因此,辩论毫无必要,虽然有来言也有去语,不过是执着在各自的执着里,逻辑事例等等都成了维护尊严和欲望的工具,大家都在自说自话罢了。
        因此,我只谈人性,不谈真理。为什么?因为我谈的真理都只适用于我自己,对别人没太大作用,众生只有好恶,没有真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真理,而且对他自己来说,这确实就是真理。除了佛陀这样凤毛菱角的圣贤外,我们普通人大多都局限在自我的执着里。
        当年佛陀传法,从来不论对错,也不论事实,论的是当事人的信念来自何处,当事人的事实又来自哪里,他为何会喜欢和坚持这些事实。点破了出处,就找到了执着,解脱了执着,当下就找到了真理。

        • 惊风堂

          我想尝试用提问的方式来表达我的疑惑,如果可能请您尽可能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1、您所说的文明的发展都包括哪些发展?科学发展所占比例或者对文明发展的重要性大概是多少?

          2、我是学农业的,据我所知转基因的发展和粮食不够吃之间的关联其实是个伪命题,因为其实在转基因技术出现之前,人类就已经基本摆脱近代以前由于自然原因导致的饥荒了。不知道您是从哪里得来的这个消息?

          3、对于您说的真理和人性的部分,您的意思是不是由于认知上的差异,人和人很难也没有必要在一起交流或者辩论真理?如此这般,那我们是否更应该理性的讨论主题本身,而不是无限延伸,否则把我们在这里讨论问题的意义何在?

          4、和您交流的过程中,我发现您对心理学的知识积累比较深,也让您的观点基本上都围绕着心理学的层面。也因为您对各位心理上的一些论断,导致了部分朋友的不满。我想问的是,您对人性的论断是完全依靠心理学的理论,还是掺加了部分您自己的主观理解?

          以上提问均无冒犯之意,我只是想借这个机会尝试一下文昭和虞超两位先生建议的方法,提出高质量的问题。谢谢!

          • amablesun

            这些问题提的太好了,只不过想要回答的完善,有点难,恐怕以我这点才学,篇幅会相当冗长。不过有两个途径能够解答,第一个是优酷上王东岳谈文化的视频,第二个是印度电视剧佛陀。谈话与交流当然是有意义的,不过要分是和谁谈话,谈什么,谈到什么层次。如果您有兴趣,我想这部佛陀电视剧能够解答您的问题。大道至简,一说就错,见笑,见笑

      • kthtes

        发展和超越(有很大可能)导致毁灭这件事,我倾向于认同孙先生的观点。我们就事论事,这回我站在孙先生这边说几句。

        既然跑题了,我们多跑一会儿。

        霍金有一个猜想,叫做“大过滤器”理论。意思是说,宇宙那么多年了对吧,按照科技发展,人类应该看到好多外星人才对,外星人应该满宇宙才对。可是为什么我们连一个外星人的迹象也没看到呢?

        霍金认为,文明发展过程中存在着“大过滤器”,可能会因为很多原因导致自毁。近的有朝核危机。远的呢?如果希特勒比美国先研究出原子弹,他都不用打准,随便放200多个,地球就进入核冬天,人类文明就完蛋了。

        其实“美国比希特勒先研究出原子弹”这个是概率事件,而不是确定事件。类似的,刘慈欣提到过,冷战的时候美苏采用“负触发”,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操作员不在特定时间发送“取消”命令,原子弹是默认到时候就发射的。这就很可怕了。操作员是个20多岁的上尉,在地下好几百米,万一他睡过去了,或者心脏病发作死了,忘记输入“取消”指令,人类也得完蛋。

        从这个角度看,“大过滤器”理论,我认为是还是要多提,让人们保持警惕。从长远看,我对人类文明能继续存续百万年尺度,没有太大的信心。

    • andysamberg

      今天又想到一些好玩的,说来给仁兄听听,不足之处请仁兄指出。咱不会那些高大上的名词术语,所以也拽不起来,但我看会玩术语倒有一大好处,能把别人一下玩晕菜了还觉得是自己水平不够,理解不了说话人的高谈阔论。咱不搞理论研究,学的也不那么精深,不能做到动不动就引经据典,动不动就拿各种实验,各种套路理论来砸别人堵别人的嘴,自己水平不够得承认,跟说话不接地气的沟通不起来,咱就说点初中生都能看懂的。

      首先,我想你若要从游戏角度来讨论这件事情,起码要有点游戏精神,聊的有趣一点吧,若让听众觉得你聊的索然无趣 还叫什么从游戏角度?一个设计游戏的人,自己若没了趣能设计出多好玩的游戏,我想不明白。

      人家哈佛按照种族配额招学生,你说人家不合理,是歧视亚裔,我想可否把哈佛就比作一家游戏公司,运营着一款巨型多人在线游戏,游戏做的很吸引人,运营的很成功,大家都想来玩,但是申请来玩的人越来越多,都开放服务器肯定承载不了,所以要开一个预服务器来筛选玩家,分数多的取胜。结果到结束的时候一看,不好,怎么高分的一大半是亚裔玩家,公司管理层一商量,就按种族来给他们开个分服务器吧,亚服,欧服,美服,非服,因为公司很注重的大多数玩家在里面的游戏体验,不希望大家去玩这个游戏的目的,就是为了去刷分,去击败别人,导致大家觉得想玩赢这个游戏都得特别累,要起早贪黑深更半夜还在刷分,别人在休息,你要在刷分,周末周日别人出去玩,你要在刷分,亚洲玩家不晓得是种族天赋还是文化使然还是饮食影响,总喜欢辛勤的刷分,而且刷的很高,不论这种辛勤是自己主动的还是被逼的,从早到晚的刷,刷的很high,别人想享受一下,周六周日去爬爬山,钓钓鱼,体验一下大自然,你在家里辛勤的刷分,人家想朝九晚五的那种生活,多陪女朋友,不想整天挂机,刷那没完没了的分,人家就是不想采取你的这种玩法获胜,你可以说亚服玩家勤奋,也可以说他们没有生活(或者忙到没有女朋友要靠平台交友),但无论什么原因而勤奋,请不要把勤奋说的那么天然正义,勤奋过了头那叫恶性竞争,你说以前中国人生孩子勤不勤奋,那叫破坏自然平衡,你说中国人大炼钢铁的时候勤不勤奋,那叫破坏生产规律,你说中国公司大量生产廉价商品,倾销海外,占领市场勤不勤奋,现在人家国家要反倾销调查搞你。那什么叫真正的勤奋呢?那得是为社会作出贡献的时候,若只为自己付出,只是顾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这种勤奋没什么了不起,没有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

      还是喜欢文昭做节目的语言风格,又趣味又深入浅出,观众听得饶有兴趣,才能达到传播和说服别人的效果。

      • amablesun

        ANDYSAMBERG 哈哈,你得道了,兄弟。大白话却说出了人生的意义。妙,妙。
        你欣赏文昭不完全是因为他的才学,更是他气质所透露出的潜意识,他的价值观和动机。人们接受一个人并不在于语言沟通,更多的是潜意识。我用两个词概括,谦和与宽容。

      • kthtes

        1. 请您仔细看我这期的节目。我这期节目说的是“配额制度不work”,没有再说它到底正义不正义。这二者是有区别的,您可以明白吗?

        2. “咱不搞理论研究,学的也不那么精深,不能做到动不动就引经据典,动不动就拿各种实验,各种套路理论来砸别人堵别人的嘴”

        答:实验是为了说明事实的,而不是为了堵别人的嘴的。这是基本常识,希望您还没有忘记。

        3.“首先,我想你若要从游戏角度来讨论这件事情,起码要有点游戏精神,聊的有趣一点吧,若让听众觉得你聊的索然无趣 还叫什么从游戏角度?一个设计游戏的人,自己若没了趣能设计出多好玩的游戏,我想不明白。”

        答:首先明确一点,有趣和无趣不是您说了算的,既然您发了这么长的回复,就说明这篇文章已经引起了您的兴趣(不管是反驳的兴趣还是赞同的兴趣)。一边说无趣,一边还兴致勃勃地写了这么长的回复,这个自相矛盾。其次,按罗伯特议事规则,您这话是在暗示作者“无趣”,有对作者进行人身攻击之嫌。您这样做是不对的。

        4. “别人想享受一下,周六周日去爬爬山,钓钓鱼,体验一下大自然,你在家里辛勤的刷分,人家想朝九晚五的那种生活,多陪女朋友,不想整天挂机”

        答:不好意思,如果人家周六周日不是去爬山钓鱼,而是去吸毒、滥交呢?而且一个普遍的事实,我在文章中里也说了,您肯定选择性无视了,我就再粘贴一遍:

        “而美国很多黑人家庭存在着明显的反智主义倾向,黑人孩子努力学习会被嘲笑是在“扮演白人”。”

        明白了么?种族配额只会对黑人学生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而且它根本不work。所以它对黑人学生的影响同样是负面的。

        5. “亚洲玩家不晓得是种族天赋还是文化使然还是饮食影响,总喜欢辛勤的刷分,而且刷的很高,不论这种辛勤是自己主动的还是被逼的,从早到晚的刷,刷的很high,别人想享受一下”

        答:原话奉还“篮球界的黑人玩家不晓得是种族天赋还是文化使然还是饮食影响,总喜欢辛勤的刷分,而且刷的很高,不论这种辛勤是自己主动的还是被逼的,从早到晚的刷,刷的很high,别人想享受一下”,所以NBA也要搞配额?

        就算问题仅局限于大学录取,那犹太学生刷分刷得更厉害,你怎么不管呢?这是我反复强调的问题,显然您又选择性无视了,那我就再贴一遍:

        “对犹太学生和亚裔学生区别对待。犹太学生在顶级大学中所占比例,超过其人口比例的10倍,你们不管;亚裔学生在顶级大学中所占比例,顶多也就相当于其人口比例的2~3倍,你们反而嚷嚷着要削减亚裔学生的名额。10倍的你们不削,反而削3倍的。所以这个子系统的设计,就连内部的连贯一致性也无法做到。从设计的角度讲,这是很差的设计。”

        请正面回答犹太人这个问题,请正面回答犹太人这个问题,请正面回答犹太人这个问题。

        6. “请不要把勤奋说的那么天然正义,勤奋过了头那叫恶性竞争,”

        答:那么谁有权力定义什么叫“勤奋过了头呢”?请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 andysamberg

          怎么老扯什么NBA呢?是NBA黑人招惹您了?还是您跟NBA老板杠上了?NBA是另外一款游戏啊,怎么了?我看的精彩啊,我抱怨什么啊我抱怨。

          我明白了,反正这事儿work不work您说了算,您说不work就不work,行了吗?反正他们不招您是他们眼瞎,这不行了吗?您与其在这边扣别人字眼,扭曲夸大别人的观点,还不如去开发一种毒药,把那些吸毒,滥交,您认为不work的黑人,全都变弱智,或者干脆死光光,把因为几百年前很work的黑奴贸易带到美利坚的黑人后代全都灭掉,这样不出几代,你们亚裔就能统治整个美利坚了,哈哈,到时像像哈佛们制定的这点破事work不work还会困扰您吗?对吧?赶紧work吧!

          我批评您文章无趣的评论不小心让您看到了?让您受伤了?违反您的罗伯特了?真对不起,请容我补救一下,看完您的文章,我觉得非常的有趣,非常的喜欢,真是爱不释手,击节称赞,天底下怎么会有如此精彩又妙趣横生的文章?还有,我以后一定要把您的什么罗伯特议事规则,奉为真理,再不敢越雷池半步。

          • kthtes

            恼羞成怒+1

            那犹太学生呢?那犹太学生呢??那犹太学生呢???

            顺便贴上孙先生对您的称(补)赞(刀):

            “ANDYSAMBERG 哈哈,你得道了,兄弟。大白话却说出了人生的意义。妙,妙。
            你欣赏文昭不完全是因为他的才学,更是他气质所透露出的潜意识,他的价值观和动机。人们接受一个人并不在于语言沟通,更多的是潜意识。我用两个词概括,谦和与宽容。”

          • kthtes

            我还是好好回复一下吧。咱们不能失了气度。

            您的这段话逻辑混乱,错误很多。试指出其中5处如下:

            1. “NBA是另外一款游戏啊,怎么了?我看的精彩啊,我抱怨什么啊我抱怨。”

            答:原话奉还:“中国经济发展的好啊,我看的精彩啊,你抱怨什么啊抱怨,你抱怨毒奶粉毒空气毒疫苗,你有什么好抱怨公平不公平的,经济发展好不就得了”。

            问题分析:实然不能反推应然(这个已经讲过5次以上)。不能用“精彩” “好” “GDP” 这些“实然”,来反推其背后的规则设计是合理的(应然)。这是华人常犯的错误。我已经纠正不下5次了。下回请犯点高级的错误,谢谢。

            2. “反正这事儿work不work您说了算,您说不work就不work,行了吗?”

            答:请仔细阅读文章,work不work是实验数据说了算,是论文说了算,是明朝类似的200年的社会实验结果说了算。我只是把它指出来而已。按照您的逻辑,地球有没有重力是牛顿说了算?牛顿说没有,就没有?那现在牛顿死了,不说话了,您是飘在天上那?

            3. “您与其在这边扣别人字眼,扭曲夸大别人的观点,还不如去开发一种毒药,把那些吸毒,滥交,您认为不work的黑人,全都变弱智,或者干脆死光光,”

            答:我不明白,是谁在“扭曲夸大”谁的观点??

            4. “我批评您文章无趣的评论不小心让您看到了?让您受伤了?违反您的罗伯特了?”

            答:罗伯特议事规则是已经被西方民主制度验证过、行之有效的讨论社会性事务性问题的办法。它不是我发明的,所以它不是我的。

            5. “还有,我以后一定要把您的什么罗伯特议事规则,奉为真理,再不敢越雷池半步。”

            答:罗伯特议事规则不是真理,是一套操作手册。把一套操作手册当成真理,这是头脑中若干重要概念模糊不清的体现。

            最后,不要转移话题:

            那犹太学生呢?那犹太学生呢??那犹太学生呢???

    • kthtes

      1. “有些朋友总是说要讲逻辑,讲事实,求发展。好像这些已经无可挑战,”

      答:请不要把“逻辑” “事实” 和“发展” 混为一谈。逻辑和事实必须讲,发展不能盲目。这篇文章没有一个地方鼓吹盲目发展。这是基本的事实,希望您还没有忘记。

      2. “不优秀也配活,也配得到尊重”

      答:您从哪看出我认为”不优秀的就不配活“,”不优秀的就不配得到尊重“??请指出出处。请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谢谢。

      明明自己不优秀,还要通过盘外招陷害优秀的,才不配得到尊重,明白了吗?

      3. “大陆体制给中国带来了深重灾难,俨然已成修罗场,放着这么大一块地狱不谈,却对自由世界指指点点,实在无法理解。”

      答:我写第一篇文章批判国内政府,是在上个世纪。这样说可以了吗?

      4. “话说回来,那么作者从选题,举例,论证再到回复的背后隐藏的到底是什么潜意识呢?”

      答:罗伯特议事规则:不要质问动机。明白了吗?如果您这样质问动机,我也可以质问您,您是因为心理邪恶、心理种族主义、心理坚信丛林法则,所以您看谁都邪恶、看谁都像种族主义、看谁都像在鼓吹丛林法则。您能自证清白吗?请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 andysamberg

        哈哈,我恼羞成怒都被您看出来了,对不起对不起,想幽默一下,弄巧成拙了。不过建议您再写篇文章下次贴出来,把你的“哈佛NBA本质相同论”观点放在里面,就是哈佛大学能采取种族配额,所以nba也可以采取,因为在你高度抽象的眼里大家本质都是一样的嘛?请您一定要写,我们一定要读。

        您生搬硬套别人观点的能力,也叫精彩,我说看NBA精彩,你就说我看中国的毒空气毒奶粉也精彩,(哎呦,现在开始涉及中国啦,接受批评啦?)都精彩都精彩,您的曲解别人观点黑别人的能力更是精彩。

        您不断变换话题的能力也是精彩。一会又NBA一会又黑人一会又是犹太人的,到底您让我聊那个?我可是一直在说黑人和亚裔哦,我可没跑题哦。还有,我为什么要不断搭理你不断抛出的话题?你指哪我打哪?你找的话题,我想搭理就搭理,不想搭理就可以不搭理,您不也一样吗?别人观点您都搭理了吗?黑人还没聊完,就又聊什么犹太人呢?到底是谁在避开话题?话题是谁开的谁就负责结束,既然您提到了犹太人,那您就把您对犹太人的高论贴出来呗,你还没写我先忙着评论什么?对不对?您先请。

    • kthtes

      提醒一下,是您先违反罗伯特议事规则的,所以我这里也模仿一段:

      通过您的表达和评论,从您字里行间,我隐隐嗅到了一种反智法则,loser的气息,一种失败者的胡搅蛮缠。当然了,这种气质的形成可能跟作者的生活经历有关,已经写在潜意识深处,甚至连作者本人都很难察觉到,这也正常,价值观这样的潜意识属性本来就很难察觉,作者无理、蛮横,语言上就算无理也要狡三分、从不正面回答质疑的风格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不爽吧?现在您明白了为什么大家都要遵守罗伯特议事规则了么?

      同理,大家也都要遵守常识逻辑—这一点我希望您能够自己领悟到,不要让我再次通过上面这样的方式“帮助”您领悟到。

  18. wxy99

    节录一个网友的文章《中美贸易战 人类的一场智商战争》
    世界各民族、各国的智商平均值虽有微小差别,但都服从正态分布。
    也就是说,不管哪个国家,都有一半比较聪明和另一半比较不聪明的人员。
    企图通过教育提高另一半人的智商,在遗传学家眼里,纯属痴人说梦。
    对于那些智商在90以下的人,再如何教育培训也无法胜任高技术活。
    现在,全世界的流行病是过度高估了后天教育的作用。
    智商分布不但决定学业成功率,也决定一个国家的产业分布和社会分层。
    一个国家不但需要产业升级和高端工作,也永远需要充足的低端产业及其工作岗位,才能保证全社会的普遍就业。

      • kthtes

        您那不叫社会规则服从正态分布,您那叫强行让结果服从正态分布。

        规则不是数据,没有“正态分布”这个层面的问题。比如说“不许随地吐痰”这是一条规则,它怎么个正态分布法???但是“到底是谁随地吐痰”,这个结果可以看一下它的分布,比如各个教育程度的人,1年内随地吐痰至少1次的概率,其分布是怎样的。

        这个简单的道理,您现在明白了吗?

  19. wxy99

    既然删贴是文昭的自由,那就不存在“不分青红皂白”,他想怎么删,删什么你就没有什么可抱怨的吧。

    • palermo

      你这种人就是没事找抽类型的,我是对文昭发牢骚,和你有什么关系?我就是无力抵抗他删帖,但非要抱怨,碍着你什么了?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

  20. RubyWts

    感觉一部分朋友根本没看懂这篇文章在说什么:这篇文章没有说“种族配额”在道德上的公平与否,而是在说“种族配额”是否可以实现设计者本来要达到的目的。
    抛开这个主题还发大段文字质疑作者的,不客气讲都是在耍流氓,因为你根本没理解对方在说什么就开始进行批评!

      • RubyWts

        错的理由是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而不是基于“道德”原因进行否定。
        如果用“道德上的对与错”或者“道德上的公平与否”应该更准确些。

        • palermo

          嗯,道德这个词其实也难以准确衡量对错,原因之一是道德其实是用于律己,是主观的,而不是用于评价别人的。

          比如左派认为黑人西裔穆斯林优先,就是保护弱者,是道德的,我是右派,我认为自由发展,谁能力强谁上好大学,并没有伤害弱者的合法权益,是完全道德的,但左派会认为我的看法是不道德的,因为自由竞争貌似总能被有意无意贴上丛林法则的标签。

          所以,用没有标准的”道德“标准来衡量对错,带来的只是无休止的争论,这不是我的本意。我也不提倡凡是诉诸道德。

          超越道德的束缚(因为道德在不同价值观的人看来是不一样的),世界上就没有一种大家公认的价值观,也就是通常说的普世价值,来定义基本的对错吗?

          我认为有的。

          自然法是其一。

          一个逻辑链:
          1.承认通过自身努力得到并拥有私有财产合法。
          2.抢劫别人的私有财产不仅是不道德的,而且是错的。(把对错和道德评判区分开来)
          3.强迫富有的纳税人纳税去给不工作吃福利的人发福利本质上等于抢劫,不仅是不道德的,而且是错的。

          道德和对错这样就分开了。
          当然,你不承认第1,2点,第3点就没法达成共识。
          现在的情况是,左派承认第1,2点,但不承认第3点。

      • kthtes

        您是在代表作者,宣称RUBYWTS网友没有看懂作者的意思么?

        这个系列第一篇里的话——

        “但是这个系列,我们先不谈种族歧视这种有关社会正义的问题。一谈社会正义,你有你的正义,我有我的正义,大家掰扯不清。很多美国极左派最喜欢掰扯这个,你英语没人家好,掰不过人家。所以这个系列,我们从工程的角度来谈一谈,这样设计的系统,到底work不work。如果你的系统设计出来根本不work,那也就无所谓什么正义不正义了。”

        • palermo

          对不起,我理解错了你作为作者的本意。

          我现在明白了您的意图了:种族配额无所谓对错,只是不work。

          现在我不敢代表您了,我说一下自己的观点:种族配额不仅错,而且错得离谱。

          • kthtes

            您其实可以说它是错的,因为“错”包含不work的含义。

            而且我的确认为配额制度(包括国内高考的地域歧视)在道德上也是错的,但是我很难说明这一点(会导致比现在多10倍的争吵),所以我退而求其次,指出它不work,这样就可以避免90%的争吵。

      • kthtes

        我又看了一下您后面的回复,我认为,如果把不work定义为错,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得通。因为“错”既有道德上的含义,又有可实现性方面的含义。但是这里我们还是要消一下歧义:第三篇文章说的主要是配额制度不具有可实现性(或可实现性高度存疑)。

        • palermo

          现在完全明白您的文章意图了,不work,意味着这个制度不具备与可行性,无论对错,都难称是一个好的制度(设计)。是我理解错了您的本意,十分抱歉。

          • kthtes

            这个也可能是我自己的问题。我虽然尽量以“系统设计不连贯不一致不公平”为切入点,但有可能在说的时候还是带了很强烈的暗示,暗示配额制度是错的。

            如果给您造成了这样的印象,那是我的问题,我也得说声抱歉了。

    • kthtes

      RUBYWTS真正理解了这个意思。

      这篇主要说的是“种族配额不work”,基本没有涉及道德问题。其实我在系列第一篇就已经说了,很多人看不见。我再贴一遍:

      “但是这个系列,我们先不谈种族歧视这种有关社会正义的问题。一谈社会正义,你有你的正义,我有我的正义,大家掰扯不清。很多美国极左派最喜欢掰扯这个,你英语没人家好,掰不过人家。所以这个系列,我们从工程的角度来谈一谈,这样设计的系统,到底work不work。如果你的系统设计出来根本不work,那也就无所谓什么正义不正义了。”

  21. RubyWts

    大学种族配额合理吗?
    请问,没有黑人上哈佛,美国社会就不公平吗?
    哈佛念到博士,40几岁当上教授,一个月1万刀,他姆巴佩一个18岁的小青年连大学都没读过就年薪上亿,请问公平吗?
    如果FIFA规定,球队的种族配额不得超过参赛国家内民族人口比例,会怎么样?是否应该这样做?
    黑人显然在运动方面具有先天优势,请问在奥运会上为什么不根据种族对比赛成绩作出调整呢?
    什么是公平?法律公平?机会公平?教育公平?收入公平?种族公平?社会公平?
    什么又是教育?大学教育又是什么?修改大学入学标准是唯一调整公平性的手段吗?
    教育应该成为维系社会公平的手段吗?

    这些问题有可能我们一时找不到答案,但是应该思考。

  22. jenny

    @PALERMO 您好,我是網站客服人員,我們已經請技術人員查詢並測試了留言系統。由於您之前的留言是回覆給AMABLESUN,AMABLESUN的母帖子刪除後,您的回覆的子帖子也會一併消失,並不是文昭先生刪除您的留言。若要避免上述情況,可另行發布一則新的帖子,就可以避免跟隨著母帖子一起刪除的問題。

  23. palermo

    这里的讨论越来越跑题了,AMABLESUN还扯到宇宙平衡人类灭亡,还不能评论,你一评论,他就删除母帖重新发一个阉割版,可见AMABLESUN有多么不自信,容不得一点反对意见和批评。那些批评共匪听不见反对意见删帖禁言的人,首先反思一下自己,能否容忍不同声音。如果不能,那就别批评共产党了。二者看似一个是公权力,一个私权利,一个是组织结构,一个是个体,其实本质上是一回儿事儿。有什么样的民众,就有什么样的政府,这话越来越有可能是真的。

    有几点不吐不快:

    (1)讨论话题最忌讳的就是避谈事实和逻辑,去质疑别人的动机,一旦开始质疑别人动机,你就输了,试想,如果你能在事实和逻辑上轻易反驳对方的观点,何苦费尽心思研究心理学,揣测别人的动机不纯呢?AMABLESUN就喜欢这样的逻辑:无论别人什么观点,只要不符合AMABLESUN的胃口,AMABLESUN的回答总是一句:你人品不好,动机不纯洁,你是坏银,oh yeah,我赢了。

    (2)美国亚裔公民和中国大陆的国际留学生的区别。硅谷尹公讨论的只是前者,他的话题压根就没超出美国国内政治的范畴,不知道回复帖为什么转移话题讨论中国大陆的赴美国际生甚至中国大陆的变态高考制度,这些根本都不是同一维度空间的话题。

    (3)硅谷尹公的想法他自己可能都没有说透,我替他补充一下。不是因为如果不实行种族配额,亚裔美国学生的比例会达到多少多少,影响所谓的种族多样性,才导致学校在明知违法宪法的情况下,还变相搞出种族配额政策进行干预,而是,在美国PC风行左棍遍地的大环境下,舆论“强迫”私立大学做出这样的决定,否则大学就会被扣上Not PC的大高帽,影响学校声誉。事实上,通过学校综合选拔测试(不仅仅是考试成绩,还包括面试及其他评价指标),有资格入学的人,其入学资格已经和种族完全无关了,比如哈佛要招100新生,经过综合选拔(不仅仅是考试成绩),发现有120人符合入学资格,换句话说,这120人中的任何100人入学都没毛病,现在的问题是,被淘汰的20人并不是随机的,而是都是亚裔或白人,而黑人穆斯林犹太人西裔毫发无损。这合理吗?

    (4)实际上情况要恶劣的多,哈佛计划招100人,初选了120人,并不是120人都符合,而是100人合格,有20个本身就不合格的政治正确族裔掺杂在里面滥竽充数,哈佛录取恰恰把这20人招了,从100个合格候选人中拿下去了20人。假如你是哈佛校董和投资人,从学术角度以及从选拔公平角度,你会觉得这样的招生公平?如果没有舆论PC压力,你会这样招生?

    (5)大学是学术机构,选拔人才主要考量潜在学术能力,而不是什么种族多样性,大学不是大party,不是人种展览,更不是雨后彩虹,非要各色俱全。NBA黑人占70%,其他族裔加起来占30%,没人会抱怨黑人一统天下,影响了种族多样性,同理,大学正常录取,符合录取标准的亚裔也占了70%,也不该有人抱怨亚裔一统天下,影响了种族的多样性。实际上,所谓的种族多样性,还让不让别的种族玩了,这一类牢骚抱怨,都是能力不足者的耍流氓行为。

    (6)硅谷尹公所说的美国教育种族配额问题上,其实本质上就是美国自由派(民主党/左派)所提倡的政治正确,这样的争论,一千年也不会有个结果,在美国,80%的共和党和80%的民主党支持者都是“油盐不进”的铁杆粉丝,这些人,你不要指望他们有一天会改变政治立场。所以支持两党的媒体也好,两党本身也好,所争取的都是对方阵营中那20%摇摆人,以及没有明显倾向的中间选民。

    (7)为什么左派的政治正确非常有害,不仅害人,最终也会害了自己?这是因为,左派的PC本质上是结果平等,说白了就是大家吃大锅饭尽量平均分,能力强的,跑的快的,就放慢些步伐,等慢的跟上来,再一起大踏步迈向共产主义。左派不懂得,你让强者停下来和你一起跑,反而不如让强者先到达终点,然后从终点再回来开车接你。结果平等,就是大家一起慢速发展,一起贫穷。

    • palermo

      感觉还没有说透。最关键的一点是,美国大学如果不考虑种族肤色,按自己的标准录取,假设录取进来的学生70%或80%都是亚裔,那也是亚裔本身就符合学校的录取标准,和NBA黑人球员本身就球艺精湛一个道理

  24. wangzhoufrankq

    谢谢硅谷尹公!作为一个学生党希望尹公或者文昭先生能有机会讲一下中国国内户口的问题,关于分配教育工作资源给不同户口的同样的公民的现象。谢谢!

    • kthtes

      反对户籍制度;反对大学录取时的地域性招生歧视;

      支持像UC系统一样补贴穷学生(其实大多数得益的也是黑人学生,但是无论结果还是程序都更合理),而不是某个种族的学生。您可以思考一下为什么补贴穷学生是可以的,而且从结果看大多数受益的还是黑人和西班牙裔。

  25. 惊风堂

    硅谷尹公兄,我这里想到一个问题,能够请您回答一下?

    我感觉这样理解您在三期节目中的核心观点是比较准确的,种族配额这一类有缺陷的系统设计会让规则设计者的意图无法达成,甚至会衍生出设计者无法预估的问题,和游戏设计非常类似。其实您并没有从道德上的角度来审判设计者动机的正义性。这一点和中共这种有意为之的邪恶,例如户籍制度,地域招生优惠制度,是有天壤之别的。因此,上面一些朋友无论是支持还是反对,我的感觉不少人其实没有能够特别准确的理解您此文的重点,有些可能仅仅也是想表达自己的观点,其实也无可厚非。

    根据我上面的理解,我的问题是:

    单从 种族配额 这个系统设计而言,您认为最佳的解决途径可能是什么(不考虑任何舆论或他人的意见)?我这里有三个可能的选项,如果您有更好的,请尽量补充。

    1. 从立法角度禁止种族配额这种招生制度,制定全国统一的基本招生原则,所有以后违反法律的学校或招生部门都会受到法律上的制裁。

    2. 从政策上,允许、鼓励各个学校根据自己的需要,制定不同的招生制度,比如可以有:主要关注平时成绩的,主要关注家境的,主要关注在某学科具备特殊才能或兴趣的。还可以允许将人格、思想水平作为主要找准的,甚至包括您所说的那种种族配额制度,或者随机选择。总体来说,只要招生的标准和过程是真实透明的,法律上就不反对任何一种制度的存在。但是不能出现这个学校的基本制度是种族配额,却出现资格足够的学生被其他种族天赋出众的学生所替代。学生也可以根据需要,选择适合自己的学校。

    3. 允许一部分人从道德层面,向整个社会灌输人人平等,而非族族平等的观念和道德,通过从道德上影响社会心理,逐渐淡化对种族之间差异的不实想象,让种族配额这种制度备受谴责,实际上无法实现。

    期待您的回复,多谢硅谷兄!

    • palermo

      抱歉打扰了您和硅谷交流问题的帖子。

      美国教育权归各州,联邦参众两院一般是不会立法干预教育的。我觉得各州议会有权立法制定录取规则的,应该仅限于政府出资的州立大学。

      对于私立大学,不管人家制定什么录取政策,种族配额也好,只看考试分数也好,完全不看考试分数只看所谓人格评分也好,都是私立大学的权利,外人无权干涉,哪怕一所私立大学的招生规则明确写明:本校只招文盲,任何会写26个英文字母的人,都不要报考本校。那也是这所学校的自由。

      作为自由意志(自由至上)主义者,我认为私立大学种族配额制度,首先是大学的自由,是不应该用价值评判和道德评判的。

      外人用所谓”对错“来评价私立大学的招生制度,实在有些越界,比如我之前说这个配额制度是错的,其实是把自己放到学校的立场上,从是否有利于学校学术声誉以及长远发展角度,替学校决策人士说:你这个办法是错的,不利于学校长远发展。

      从学校本身角度考虑:我是私立机构,我爱怎么招生是我的自由,只要不违反宪法,我只招文盲你都无权过问。我只招黑人你有意见?你也可以办一所大学只招亚裔,只招白人,都可以嘛。我只招黑人,并没有不让别的学校只招亚裔,只招白人啊。

      实际上,真的没有社会舆论特别是左派PC派的压力以后,私立大学从自身发展角度考虑自由招生,它才不会考虑什么种族优先呢,市场自发调节,只会让私立大学的录取更加理性,而不是更加胡来,执意以肤色种族等无厘头标准录取学生。

      有些类似于美国的新闻自由,任何不反人类的观点都是可以自由传播的,支持左派右派中间派乌托邦派的媒体都没问题,没有政治倾向的八卦媒体也没问题,A报纸可以支持A政党,B报纸可以支持B政党,作为政府及立法机构,你没理由立法规定报纸必须中立,只要报纸这一行业准入是开放的,就是谁都可以办报,这个行业在市场的调节下,就是健康的,这是因为,报纸从自身读者最大化需求考虑,必然倾向于拉拢更多读者,政治观点必然中间化,那些极端的,极左的或极右的报纸,不需要立法禁止,在市场竞争中就会落败。

      再完美的设计,都不如市场这个无形的手来进行完美调节。

      回到私立大学的招生自主权这个话题,立法限制违反美国宪法精神。我认为2016年高院判例”种族配额“违宪,本身就是违宪的。

      人人生而平等,是说每个人的宪法权利,如言论自由人身自由宗教信仰等不受侵犯,在宪法面前一律平等。

      私立大学录取学生哪怕100%只要黑人,并没有侵犯其他种族的人们的宪法权利。

      • palermo

        再跑题一点。 类似的话题还有美国现行的《公平就业法案》,我没有读全文,貌似里面有关于私营企业招聘的种种限制吧? 例如招聘广告要求极为严格,只招女性不行,只招男性也不行,只招白人不行,只招黑人也不行,招聘公司前台说明要年轻女性不行,招聘健身教练说明要求健壮男性也不行。。。。

        这种强行立法人为限制虽然表面上看消除了”就业歧视“,但从市场健康角度,贻害无穷,而且从游戏设计的角度看,也是地地道道的不work呀。限制公务员招聘不能歧视没问题,因为政府是全体纳税人出资成立的,限制上市公司不能招聘歧视也稍微有那么一点道理, 我就想问:为什么限制中小私营企业的招聘自由,我是小企业老板,我究竟有没有”歧视“某一类人的自由?我不招LGBT,是否是对LGBT的歧视,我不招LGBT,阻止其他公司招聘LGBT的自由了吗?

        这个就业话题本质上和私立大学招生种族配额是一个话题。

        在这里说这些,只是提供一个思考的视角,并没有强迫大家转变自己固有的观点,我的目的也不是打算说服任何人接受自由意志主义以及市场决定论甚至无政府主义。

        • 惊风堂

          PALERMO 兄,您好!就您上面这两条评论的观点,我是赞同的。但是我还有一些问题,就是为什么即使在自由之上的美国,也会不可避免被这种干涉他人自由的舆论导向所影响?为什么从古至今,人类社会总会有这样的倾向?这样纯粹的自由是否受限于人性中的某些问题?比如,认知的局限性以及为了保护自己的观点和信念,倾向于掩盖甚至扭曲事实。您说的自由,到了中共和白左眼里,为什么很容易就变成了限制他人自由的自由?

          其实我觉得这就是上面孙先生看问题的出发点,因此二位在观点出现了难以调和的情况。可能单从系统设计的角度讨论问题,硅谷兄和您的观点是很有道理的。但是一旦上升到解决这种系统问题的思路和方法,可能又会陷入左右为难,受制于人性、局限性这样的困境。这也许就是为什么明朝已经被证明的系统设计缺陷,又会在现代美国的社会中重现的原因。不过至少从经验上来看,任何一种强制干涉,无论来自于政府强权,还是普通人的温柔暴政,都不是解决社会文明根本问题的良方。谢谢!

          • amablesun

            看完您这条留言,不得不说,惊风堂先生在容人之量,倾听能力,个人素质方面确有过人之处啊。其实您说的就是我想表达的主要内容,这里再稍微发挥一下。
            第一,作者的观点是正确的,而且如真理一般正确,不过仅限于他自己的认知层次或者有相似认知层次的人。因此我没什么可怀疑的,更没什么探讨的空间。
            第二,为什么文明的根本问题无法解决,这是因为文明的发展,必然是系统性生存危机累加的过程,文明越发展,危机越严重,直到全面崩溃,文明灭绝。所有技术进步和政治改革手段只是通过提升人类自身属性,暂时性的缓解社会矛盾和生存压力,是一种苟延残喘式的挣扎。但增加自身属性的同时又会加速生存条件的进一步恶化,导致系统性危机指数倍的增长,不但没有远离灭绝,相反离灭绝越来越近。因此,文明越发展,灭绝的趋势越不可逆转,也根本停不下来,这种过程具有不可逆性。我这里的表述不一定很完善,王东岳教授的视频中说的非常好,他建立了一个概念,叫存在度。他三个小时的演讲,让我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我的经验是,跟大陆的朋友们讨论问题,一定要非常小心,因为他们只有好恶,没有真相。千万不要试图去否定他们的观点,因为大陆朋友的人格结构大多不是太坚强,稳定,很可能怒怼回来。这一点从个别朋友给我的留言中就可见一斑,但从心理学角度说,为什么我们看了一段话会触动情绪,甚至暴跳如雷的怼回去?大概率是他从心里认同了这一点,对方真的听进去了。
            举个例子,比方说有人讲文昭先生非常粗鲁无知,文昭先生只会哈哈笑,感觉莫名其妙,因为他内心知道自己不粗鲁,根本就不会认同这一点,当然就不会发怒或者又大情绪波动,更不会怼回去。
            再比如说我讲惊风堂的英语连小学生都不如,特别烂,您会生气么?会觉得被侮辱而动怒么?其实是一个道理。
            当然,虽然说触动别人情绪是我的专业,不过面对大陆同胞时我还是非常谦抑自守的,毕竟日常生活中被谩骂,怒怼,和语言攻击谁都不愿意去触碰。
            因此,文明的基础是人,决定人行为的是人性,一切逻辑和认知都是人性的产物,而不是独立于人性外的某个东西,那么缺少了人性和动机的挖掘,只局限在逻辑和认知这种人性衍生物层面的探讨,意义又在哪里?
            佛陀说,众生只有好恶,没有真相,乃是源于众生无法摆脱人性中欲望的引诱,因此凡夫一切观点和论证都是偏颇的,都是自说自话,自证其说而已。哪怕是打着逻辑和事实的幌子,我们终会发现在这些遮羞布的背后都有一个蠢蠢欲动,执着我见的灵魂在忽隐忽现。
            上面有位朋友说我的留言是反智和loser的言论,其实他说的也没错,在他把逻辑判定作为唯一参考量的角度看,本言论就是反智,我本人也确实是loser。不过话说回来,什么才叫智慧?智慧的标准里包不包括幸福感?逻辑到底能不能给人带来幸福,带来宽容,带来平和与幸福,这个问题真得值得我们大家思索。
            综上所诉,这就是鄙人为什么热衷于探讨人性,而不注重探讨逻辑和所谓事实的原因。

          • 惊风堂

            孙先生的意思我的理解是,由于国内文化和制度上的问题已经远远超出人性丑恶的范畴,所以和国内的很多人讨论人性是没有意义的,也是危险的,因为连基本事实和肤浅的问题都没有看清。而在美国这样的国家体现出来的各种问题,才能够真正诠释人性中存在的缺陷和问题。所以才有讨论的必要,而在美国避开人性,讨论制度上的问题,其实又显得有些多余。不知道我理解对否?

            其实我讨论的中庸思想,就是针对人性的,在这个理论体系中,想要通过中庸之道获得人性上的提升,第一关就得要讲诚信,认清自己认知的真实性,这其实是最最根本的底线,然而对于发展到今天的人类,却仍然是很高的标准。而人性的提升才能带来文明质量的提升,因此,我认为当前人类文明的真实层次并不高。不去潜心修行,强行发展带来的结果必将是危机四伏,难以预期的。我的基本观点倒是和您的很接近,人类应该暂缓当前发展的速度,而不是在还掺加妄想、无信的低级文明中,随着高速发展而失控的技术革新一起跳入万丈深渊。看看古代的人类虽然周而复始的循环着同样的错误,遭遇各种挑战,缓慢之极的前进,却没有面临灭顶之灾的风险,其实不见得是一种错误的发展方向。

            不好意思我也跑题了。

          • kthtes

            许您孙先生先说别人“丛林法则+种族主义”,就得许别人怼回去。

            您孙先生违法了罗伯特议事规则,搞动机论,搞人身攻击在先,这个事实,不是您删了帖子就可以当作没有发生过的。服务器有后台记录的。

            况且,我是用那段话来告诉您,不要违反罗伯特议事规则,不要搞动机论,不要人身攻击,不然大家都不愉快。

            您孙先生现在这么一说,搞得您倒像是受害者似的。这就很没意思了。

            您对我的文章完全没有读懂,这个是事实;您一而再再而三跟我争论,我也没有对您产生道德上的负面评价。真正让我对您产生很不好的想法的,恰恰是您的动机论,尤其是“丛林法则”或者“种族歧视”这样的人身攻击。

            我可以不评价您这个人,但是我认为,这种行为,真的非常、非常不合适。我就不说那个以方位开头的词了。您懂的。

      • kthtes

        这个涉及到对美国宪法第一条“人人生而平等”的解读。到底是不是可以应用于私人机构,而且到底应该不应该把美国大学完全考虑成私人机构(那么美国大学可就失去崇高性了)。

        我个人觉得都行。但如果哈佛想享受“私”的便利,想自己制定规则,那就别一副占据道德制高点的样子,您就是个赚钱养家的私人机构,别扯那么多崇高的大词比如“多样化”给自己脸上贴金。

        • Totoro

          我记得在您节目的第二集留言中曾向您请教过美国宪法第一条并非“人人生而平等”?而是立法权归国会?

          • kthtes

            我查了一下,人人生而平等是美国《独立宣言》的内容。谢谢您的指正!

            平等权其实是第14修正案,保证每个人享受平等权利。所以随后有人拿这个条款,起诉一些歧视性教育机构(比如只招收白人,比如黑人分开上学,等等)。

            所以我更正一下,PALERMO网友的说法更合适。就是说,你有权利制定奇葩标准,我也有权利骂你。

        • Totoro

          “想自己制定规则,那就别一副占据道德制高点的样子,您就是个赚钱养家的私人机构,别扯那么多崇高的大词比如“多样化”给自己脸上贴金。”

          同时,哈佛们以多样化为动机解释现行录取政策,您大可论述政策与宣称的动机并不统一,事实上您已经做得很好。但是“用多样化给自己脸上贴金”这样的话,质疑和攻击他们动机不纯了。作为罗伯特议事规则的倡导者,理当模范地遵从之

          • kthtes

            您说的有道理,这是我说话过于随便了。以后我会注意。

            但有一点,我和哈佛大学并非平等的讨论的关系。罗伯特规则“不质问动机”是希望能得到高质量的讨论。

            其实这事还有一个后续。

            最高法院大法官问哈佛(也有可能是其他名校,忘了),“那我怎么感觉亚裔的多样性,不如黑人的多样性和拉丁裔的多样性值钱呢?”

            哈佛无言以对。

            这里面其实非常tricy。我猜测,哈佛其实不敢回答“因为亚裔人数太多了”。否则最高法院大法官有好几种方法怼回去,比如“那犹太学生更多,你们怎么不说”。然后就是我们熟悉的套路,哈佛说“犹太学生算白人”,我们就可以问“那黑皮肤犹太人呢?” 当然,也可以怼回去说“那怎么不削减白人”。

        • 虞超

          硅谷尹公,TOTORO兩位先生好!

          我們經常提到的,“人人生而平等”,來自《獨立宣言》Preamble(序言)的第一句,其實翻譯不準確,更準確翻譯是,“所有人被平等地創造”。這兩種翻譯有重大區別。

          “生”的實施者,是父母,產物是塵世的*肉體*;“創造”的實施者是Creator,產物是*生命*、*spirit*。他們的生命權利、自由權利、追求幸福的權利,來自於創世主的賜予:they are endowed by their Creator with certain unalienable Rights, that among these are 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在我看來,這句話是獨立宣言確立人與神的關系的關鍵。美國憲法,確立的是地上的秩序。就我看,美國的建立,正應司馬遷所謂“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

          所以我們在討論紛繁復雜的問題時,抓住人與神的關系這一點,才不至於迷失方向。即所謂“Anchor ourselves to God’s Creation”。

          • kthtes

            这个其实也是可行的理解。这么一来,亚裔学生“追求幸福的权利”显然和其他族裔不平等。

            其实如果您的孩子是黑人,早就考上哈佛了。我听过您的几次节目,知道您的孩子有多优秀,很是感到可惜。这是典型的“十动然拒”的路数,您和您的孩子算是被套路了。

            另外,也祝愿您的孩子在大学阶段赶快找个朋友。我给在线约会公司工作,知道即使是号称最平等的加州,对亚裔男性的歧视有多么严重。这种系统性歧视,无法用任何其他理由加以解释——比如韩国人信仰基督教新教的很多吧,但是照样在录取、工作(玻璃天花板)和择偶上受到歧视。

            我在此前上学的时候,也没感到啥歧视。但是,最关键的两个因素其实是“事业”+“恋爱”。其他的,权重都很小。所以关键看事业和恋爱。

          • 虞超

            谢谢您的热心提示。在美国找对象,对我来说真的是一无所知。我有时候也想,这方面儿子未来会如何。

            关于哈佛,我和儿子说,考研究生的时候再试试。

    • kthtes

      To 惊风堂兄,

      您的理解是准确的。我不想纠结于到底“配额”在道德上好与坏。道德问题需要结合观念史(也就是下一个系列节目),不同的超越突破对道德的定义完全不一样,很容易产生冲突。现在我提出“配额不work”,已经有那么多的争论了;如果我提出“配额不道德”,恐怕争论要超过现在10倍以上(可能估计得有些夸张)。

      所以我坚持论证,配额是不work的。也很高兴看到,经过三集节目,大多数朋友都认可了配额制度在设计上存在着严重缺陷。

      下面说一下您建议的几个解决办法:

      1. 从立法角度禁止种族配额这种招生制度

      您的第一条建议,美国已经在做了。2016年,美国最高法院不仅裁定“种族配额”违宪,也裁定“变相种族配额”(也就是说看你是黑人就给你加分)违宪。所以这个已经成为美国法律界的共识。那么接下来,我如何界定你是“变相种族配额”(也就是说故意给某个族裔加分,或者故意给某个族裔减分)呢?显然,亚裔学生的人格分平均那么低,这个很不正常,而且严重涉嫌违反美国宪法,这个是哈佛大学遭到调查的理由;况且,人格(按哈佛大学的律师解释,是到底招不招人喜欢)其实您仔细想,和很多职业几乎无关。想象贝多芬、勃拉姆斯、牛顿、霍金……这些人其实一点也不招人喜欢。

      2. “只要招生的标准和过程是真实透明的,”

      您的第二条建议,最重要的其实是“真实透明性”。这一点美国的华裔部长赵小兰女士特别讲了,她的大意是,你们可以随便制定标准,就算你们制定标准是篮球,我们亚裔也有办法达到。但不能标准不透明。标准不透明是大恶。现在哈佛等学校的问题是标准不透明。

      3. “允许一部分人从道德层面,向整个社会灌输人人平等,而非族族平等的观念和道德”

      所以我们还是要回到华盛顿总统,回到马丁·路德·金博士。MLK博士(马丁路德金)的一句话我非常欣赏:

      “我梦想有一天,在佐治亚州的红色山岗上,昔日奴隶的儿子能够同昔日奴隶主的儿子同席而坐,亲如手足。”

      MLK博士没有说,“我梦想有一天,黑人孩子可以比亚裔孩子差很多,但仍然可以考上哈佛”。我认为,如果一群人明显比另一群人,按低得多但标准招进一个地方,而且这两群人的生物学特征区别那么明显,恐怕这两群人很难“同席而坐,亲如手足”。

      我表妹就是例子。她发现美国大学按种族招人之后……她上大学以后交的朋友,全是亚裔。无他,好学生喜欢和好学生在一起而已。原来的黑人姑娘朋友呢,没有听说再联系了。

      • 惊风堂

        硅谷兄,我想问的其实是您觉得那个方案最好,这三个方案都不是我自己的建议,只是我认为可能的三种选择。这三种选择彼此之间其实有矛盾性,不能兼得。您认为最好的方案是哪一种呢?谢谢!

  26. amablesun

    哈哈,算跑题,也不算跑题,因为对于位面接近的人来说,认识的升级,讨论的深入必然会把话题的空间扩大,这是意识面共振的必然结果,有人聊天能面红耳赤,怒不可遏,有人聊天却能不吃不眠,三天三夜。认知虽没有对错之分,但确实有层次之别。层次越高,话题越大,甚至对形而上的追溯也越多。反之,层次越低,观点越对立,话题范围越小,最后变为小儿斗嘴,泼妇骂街。
    中国大陆现在最需要的是常识,诚信和道德,是更多人性尚存,没有妄想症和斯特哥尔摩综合症的正常人,谈人性确实太奢侈了。而美国不同,它虽有比较完善的政治制度,却也会产生一系列社会问题,甚至是与美国价值观截然相反的例子出现,因此在探讨美国问题时,人性对社会制度的影响是不能忽略的,这是一个更深,更高的角度。
    当然,我的主要意图还是通过分析个体,以小见大的向大家说明,人性,对我们观点和信念的影响到底有多大。最真实的往往不是逻辑和事实,而是人性。对文明走向起决定性作用的,恐怕也不是逻辑和事实,一定还有别的东西,而人性是其中一个举足轻重的参考量。
    如果我们连认识自我,放舍欲望都做不到,又如何能确定自己的观点就是这世界的“”道“”?现在问题来了,灭欲和认识自我确实太难太难了,需要恰当的时机和伟大的勇气,我们普通人根本望尘莫及,这种人类的天然属性就不可避免的让我们局限在自我的真理中,用维护尊严的方式捍卫自恋与无知。
    如此这般,坐而论道,数黑论黄,论出来的是什么?自欺和欺人而已。

    • kthtes

      不要用“人性”作为逻辑能力缺失的借口。

      逻辑是明确的,逻辑能力缺失,一眼就能看出来。至于人性,你说你人性高,我说我人性高,大家可以尽情胡说八道,最后云里雾里谁也说不明白。

  27. Madman

    本留言与节目话题无关,纯属阅读留言区后的感想,仅供娱乐。

    余幼时受父母影响,好琢磨人之动机。每与他人探讨议论,总觉若有理有据讲逻辑,实在是繁琐抽象又费力。我直接揪出对方的动机,便有一种拨云见日,劈开面具,直击内心,万军从中取上将首级的炫酷效果——不禁沉醉其中,不可自拔。

    意识到这种想象是多么中二,是在我上大学后。当时准备出国留学,备考GRE,里面有种题型叫“阅读理解”。起初,凭我一贯的风格,是根本不认真读原文的——扫上一眼,脑补作者的动机,凭着想象就去做题。结果可想而知,这种做法跟瞎蒙正确率差不多。

    正当郁闷之时,良师益友告诫我:“GRE可不是高考英语,你得根据原文,逐字逐句,靠逻辑仔细分辨作者到底在表达什么。”这才慢慢使我摒弃掉“凭感性脑补动机”的不良习惯,回到“讲依据讲逻辑”的靠谱的阅读方法上来。此后,GRE阅读理解果然做的明明白白。这是个艰难的过程,但很值得。

    可以说,针对GRE考试的训练帮助了我培养良好的阅读习惯。它令我意识到,准确地理解他人的文字,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的事。每每阅读文章,我总是问自己,到底有没有理解作者此处是在表达什么?我有没有自行脑补某些不存在的逻辑和观点?

    尽管GRE作为一种测试尚有不完美之处,不过在英文环境中,不失为一种评测自身阅读水平与逻辑能力的有效方法(至少我敢肯定但凡喜欢自行脑补的,绝得不了高分)。不知中文环境中是否有类似的阅读能力考试,使我们能用一个公认的分数,来评测自己的阅读能力。

    如果仿照GRE来出中文的阅读理解题目的话,本节目的文章其实蛮合适的——逻辑清晰,态度鲜明,例证花样繁多,只不过思维过程稍长,不看提纲的话难以一眼尽收眼底——正好构成了一定的理解难度。且话题敏感,容易诱导出缺乏阅读训练时的糟糕习惯,比如过度解读、强行脑补、情绪化极端化理解等等。而评论区的诸多句子,直接就能拿来当错误选项。

    • kthtes

      最后一段要+1

      我讨论的是它是否work,本身就有避免争论的含义在。因为一旦讨论配额在道德上好不好,必然会吵架。有的人接受了左派意识形态,会下意识认为它什么都好。左派意识形态有好的,有和人类的某些共性相通的,但结果平均、隐形歧视(好学校搞配额,有呼吁说硅谷工程师也要配额,但NBA不配额)、按闹分配绝不是。

    • amablesun

      MADMAN先生举的例子非常漂亮,我觉得您的结论完全成立。不过这个成立的原因是gre考试就是考逻辑和事实的。它考的不是智慧,不是心胸,也不是幸福感,您面对的是一张不会说话,没有感情的试卷,每一道考题都不会产生内心变化,不会对您有任何情绪反应。但社会中我们面对的是什么?活生生的人,与活生生的人性。这好像是两个位面的问题。

    • kthtes

      智慧、心胸这些都是玄而又玄的东西,于是就很方便胡说。比如我说我心胸宽广,谁也反驳不了。

      但是我知道有一种人心胸一定不宽广:他说不过别人,就把自己的帖子(连同反驳意见)删掉,然后再把同样的内容稍作改动,变成新的帖子post上去。这样不但有效消灭了反对声音,还让人误以为是文昭先生干的。

      这说的是谁呢?

      • andysamberg

        常理来说,只有自己心胸狭隘,容不下别人半点批评,看到别人言语中稍微说了一两句冒犯了他的话,就怒火中烧,时刻想着找补回来的的修养差的小人,才最喜欢中伤他人的心胸,就你的品德修养和气度实在连一般大陆小学生都不如。我的发言就像我在公告栏上贴出来的一张大字报,有的人可以在上面可以留下一些建设性或批评的话,这都没问题,有的人却老喜欢在上边泼屎,难道我看到之后就不能换一张干净的重贴吗?非要把屎一直留在上面吗?真是搞笑。有人往上面泼屎破坏公共环境,还胡乱猜测别人的行为你不说,现你还替他反咬一口,说是人家才是导致其胡乱猜测的原因,请问这种可笑,任性,自我中心到了一定程度的心理和行为还要持续多久?

        • amablesun

          明白人还是有滴,一看就明白。我留言下有位仁兄一直在骂街,连刷好多条,内容完全是人身攻击加精神侮辱,我屏蔽不了也无法删贴,为了我们美好的舆论环境,只能把自己的删掉,重新复制一遍再发出来。那位仁兄气急败坏,把文昭也顺带骂了一遍,当然了,骂的内容我就不说了,有伤大雅。文昭先生抱歉了啦,让你这样躺枪。
          其实那两位朋友对我删帖原因的归纳是源于自己内心的投射,什么叫投射?就是把自己内心的想法强说成是别人的。举个例子,一个人经常骂人二货,通常的原因是他内心深处认为自己是二货,因此要通过把这种无价值感转移到别人身上的方式来减压。为什么我不回应,不愤怒呢?因为一切人身攻击的源头都是在攻击他自己,我只是个倒霉躺枪的客体而已。
          通过这次的小插曲,可以看出我们与人沟通谈话时的基础是什么?不是逻辑也不是事实。而是心胸,承载能力,倾听能力价值观,和教养。用心理学的语言说,就是心理发展水平和人格稳定性。

          • palermo

            AMABLESUN 你除了造谣还会点别的不了?我哪里骂文昭了,你删了我的回复,我不了解论坛权限,肯定第一时间认为是文昭或管理员做的,对文昭唯一一个不礼貌的语言就是:AMABLESUN碰不得,是你(文昭)的小舅子还是小姨子?难道您是LGBT中的T(跨性别人士)?非男非女,所以我这话侮辱你的性别选择了?

            另外,我为这句话也向文昭道歉了,你还想说什么?你为自己对硅谷尹公的冒犯说一句道歉的话了吗?人不要脸到你这样的程度,我也服了

          • palermo

            AMABLESUN,你这个不要脸的二货,说不过别人,恶意心理分析,当事人硅谷明确表示不高兴,不接受,你死猪一样装作听不见,不道歉,我也懒得再和你费口舌,现在又他妈出来造谣,拿文昭做挡箭牌。

            我从头到尾,有后台记录可以查询,确实对你AMABLESUN看不上眼,但并没有骂到文昭,唯一一句引起文昭不快的话我说了:是那句小舅子小姨子的问句,我已经道歉了。

            你这个不要脸的二货无中生有,好像你删了我的评论中有我骂文昭的内容,你删我评论,是替文昭出头,为民除害了。

            除了那句小舅子小姨子的问句,我还骂文昭什么了,你不用不好意思说,说出来丢人的是我又不是你,为什么不说?为什么?为?

            因为:

            不要脸。

            你这个二货,无耻到了极点了,我再回复一句你的帖子,我是乌龟王八蛋。

  28. 虞超

    我想补充一个有关“实然”的观点,不涉及评判应该与否。

    在美国,*所有*人权,都来自承认神的存在及上帝造人。左派现在主张的所谓权利,其核心是否定上帝的话语。这是双方矛盾的核心。

    硅谷尹公对于现象描述的正确,对于基于种族配额无法达成多样性/典范的分析也正确。我看到的事实是,因为那些权利,是信仰上帝的人,因为人是所谓God Image Barer,才共同认同这些权利的。美国华裔作为整个群体(这里我对整个群体的描述很可能有错,请各位高明指正),普遍只追求现世利益,内心深处不信神,那么,你这个群体永远都是来沾光的。沾光的,抱歉我说的直白,就是别人吃肉你喝汤。

    左派,我称之为共产病毒美国变种,首先提出的是一些不基于上帝的所谓价值,近几十年是从罗尔斯那里开始的,然后就操弄已经存在的区别对待,使之成为制造矛盾,自己获取权力的工具。

    上哈佛耶鲁,对于那些真正理解美国根本价值的人有用,因为别人能认出你是自己人,你在那有可能结交未来人生中真正的志同道合者,可能也未必,因为这靠运气。对于仅仅是成绩好,社会活动多,想上哈佛荣耀自己的人,我觉得用处不是很大。因为你进不了真正的圈子。

    哈佛耶鲁也不是那么歧视华人。不但不歧视,我觉得他们甚至可能希望见到让他们眼睛一亮的华人,多样性嘛。我儿子在申请大学的personal statement中,谈了自己的成长,谈了信仰在自己人生中的意义,哈佛、耶鲁、康奈尔、斯坦福,都来面试。在面试中,儿子谈到中共的活摘器官,谈到自己想学习统计学,未来调查中共活摘器官的反人类罪。哈佛面试一般30分钟,和我儿子谈了一小时左右。谈完就说我对你满意。我儿子是多低的阅读分啊,36分满分,他18分。而且英语也不好。最后落选,我们都觉得还挺舒心,觉得名校还是识人的。

    其实华人为了荣耀想上哈佛,无可厚非。从哈佛角度讲,该录取谁他们心里有数;从我们自己角度讲,我觉得应该想想真正的幸福在哪里。从这个层面说,我觉得孙先生谈的内容,好像更接近实质一些。

    硅谷尹公的对现象的分析我同意。只是用你的方法,最终得不到你想要的。我的看法不一定对,谨供参考。

    • kthtes

      我完全同意您对“左派共产病毒”的论断。

      但是有一点,我持有保留意见。这一点我会在下一系列节目里讲,届时希望和虞超先生探讨,也欢迎您加我推特。

      您说的这一点:

      “因为那些权利,是信仰上帝的人,因为人是所谓God Image Barer,才共同认同这些权利的。美国华裔作为整个群体(这里我对整个群体的描述很可能有错,请各位高明指正),普遍只追求现世利益,内心深处不信神,那么,你这个群体永远都是来沾光的。沾光的,抱歉我说的直白,就是别人吃肉你喝汤。”

      这个我无法苟同。君子和而不同,您的其他观点我很欣赏,这个观点我就只能保留了意见了。这里我先说个纲要。详细分析会在介绍“现代性”的下一系列节目里讲。

      简单地说,现代国家是不可以搞“意识形态认同立国”的。所谓意识形态认同,不仅包括“我们都信儒家”,也包括“我们都信仰新教”。搞意识形态认同立国,本质上是违反现代性三要素(个人权利,工具理性,民族主义)的,而且会带来一系列短期或者长期的后果(不见得都不好,但长远看偏不好,下回再说)。那么具体是怎么回事呢?我水平有限,只能把金观涛、刘青峰两位老师毕生的心血在下一系列节目里简单介绍一下。观念史三部曲是非常严肃、困难的学术著作,和“种族配额”这种简单的道理完全不一样。我不保证我有关“观念史”的任何一句话的正确性,欢迎共同探讨。

      除此以外,我觉得我们在讨论系统设计的问题时,还是要以统计数据、论文等成型的证据为准。个人经历可能权重没有那么大。比如,我也可以说“我们家在1959~1962年没有饿死一个人”,对吧?其实对比实验,那位印度小哥Vijay的经历已经可以说明,我相信逐渐会有越来越多类似的例子,直到人们彻底意识到了这个系统的荒谬。这里提供AACE引述的双语论文:

      http://asianamericanforeducation.org/zh/issue-zh/discrimination-on-admissions-zh/

      对于这个问题,我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只能正本清源,慢慢来。您说左派病毒,其实左派病毒本身包含反智特征。比如很多人认为某些族裔不好好努力(努力包括学业、社会活动和体育),周末吸毒滥交,那是人家的多样性。首先要改变这件事。这件事不改,某些族裔总是underrepresented。强行用配额,我也论证过了,用处不大。

      • 虞超

        您说“现代国家是不可以搞“意识形态认同立国”的”——我说的“在美国,*所有*人权,都来自承认神的存在及上帝造人。”、“因为那些权利,是信仰上帝的人,因为人是所谓God Image Barer,才共同认同这些权利的。”,是描述事实,不是说是否应该。我之所以称之为“事实”,是因为这是《独立宣言》的核心,美国立国之本。

        我为了避免争执,一再强调,我谈“实然”,就是探讨什么是事实。

    • 虞超

      硅谷尹公您好!

      “因为那些权利,是信仰上帝的人,因为人是所谓God Image Barer,才共同认同这些权利的。美国华裔作为整个群体(这里我对整个群体的描述很可能有错,请各位高明指正),普遍只追求现世利益,内心深处不信神,那么,你这个群体永远都是来沾光的。沾光的,抱歉我说的直白,就是别人吃肉你喝汤。”

      我描述的是我看到的事实,我不是表达观点。不知道您觉得,在美国,上面情况是否是事实?

      • kthtes

        这个我无法判断。华裔从中华文明得来的,是四种超越突破之一。

        如果深受中华传统文明的影响,那么不可能成为“普遍只追求现世利益”的人(不信神倒是有可能)。

        理由是这样的,金观涛引用(应该是)哈贝马斯的论述,如果没有超越突破,是无法形成“轴心文明”的(指那种持续很长时间的稳定文明)。中华文明是公认的轴心文明,所以必然其个体,在正常情况下是有超越突破的。

        您问我了一个很大的问题,说“美国”是不是这样的,或者“美国华裔”是不是这样的。我无法回答。然而我所认识的华人,都是有“现世利益”以外的追求的,有的希望做出不朽的游戏作品,打动无数玩家;有的希望做出动画作品,表达人之间的联系;等等。反而,天天想着现世利益的,倒是少数(我约会过这样一个女生)。

        至于说美国作为一个整体的信仰状况,我之前看过统计,世界整体趋势是,有宗教信仰的人在慢慢减少。我对这件事其实比较忧虑。

      • 虞超

        我遇到的美国人,不少人虔诚信仰上帝。和他们交谈时,我心里就想,华人想在这真正出头,除非有虔诚的信仰。不然人家真的心里怜悯你(其实也是某种“看不起”,这个词不确切,是善意的那种,就是怜悯。)

        • kthtes

          这个问题值得仔细讨论。我简单概括一下您的想法(如果我概括得不对,请您指出来)——

          【宗教(可能您特指基督教新教?)信仰可以让人在本体论意义上变得更好。】所谓”本体论意义上“,大致可以认为它指的是:

          1)我有宗教信仰;
          2)我认为人人都应该有宗教信仰;
          3)因为有宗教信仰可以让人更接近于(我心中的)人的蓝图。

          那么,按照我下一系列节目介绍的金观涛先生的观点(这一点我也赞同),可能更确切地表述是这样的:

          【超越突破可以让人在本体论意义上变得更好。】

          那么这二者有啥区别呢?宗教信仰是一种超越突破,但是超越突破同时还包含其他的、和宗教类似的东西。那么其他类型的超越突破,和宗教怎么个类似法呢?就是,超越突破都有”目光不局限与此世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这样的含义。比如儒家类型的超越突破,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当然,宗教也是一种超越突破。

          所以我们二人都赞同的命题可能是:

          【宗教可以让人在本体论意义上变得更好】

          我们二人可能有分歧的命题是:

          【除宗教外的其他类型的超越突破也可以让人在本体论意义上变得更好】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不同超越类型之间有冲突,是否华人如果想出头,就一定得信仰基督教或某种宗教。

          我不太清楚其他领域的情况,但是在游戏领域,并没有听说陈星汉大师信仰某种宗教。但可以确定,陈星汉有超越突破和对终极关怀的渴求。

        • 虞超

          硅谷尹公,您好!

          我在上面的帖子中没有想表达“【宗教(可能您特指基督教新教?)信仰可以让人在本体论意义上变得更好。】”

          因为您的这次投稿下面有热烈的讨论,因此我力图只谈“实然”。我上面的帖子中,说的是我观察到的现实。

          “我心里就想,华人想在这真正出头,除非有虔诚的信仰。”这句话是我基于观察到的现实,做出的推断。不涉及价值评判。

          在您的这次节目下面,我的所有留言,初衷都是探讨“实然”,就是我观察到的现实。如果您认为我说的那些不是现实,我很愿意听到您对现实的观察。
          ———————————————

          下面回答您在回复帖子中的问题:
          “我简单概括一下您的想法——【宗教(可能您特指基督教新教?)信仰可以让人在本体论意义上变得更好。】”

          我不是这样想的。在我看来,宗教和信仰是两件事情。信仰,以及人对信仰的实践,又是两件事情。这个话题涉及的东西很多,我有些体会,但是未必能很好的表达。

          • kthtes

            那么看来是我想岔了。

            我觉得也许可以看看韩裔美国人。我们知道韩国基督教新教基本上占统治地位。所以这边的韩国人,信仰新教的太多了。我不太能判断到底是不是韩国人更能做到在世俗意义上的“出头”。这个只能找统计数据看看了。

            另外一点,如果有一个人具有强烈的儒家信仰,或者其他类似的个人信仰,是否满足您说的“虔诚的信仰”。也就是说,您对信仰这个概念,是怎么界定的?理论上讲,信仰很可能是解决现代性困境的唯一出路(这一点我不确定)。

            如果不方便在这里长篇回复,也欢迎加我Twitter或非死不可。

        • 虞超

          硅谷尹公,您好!

          您说,所谓”本体论意义上“,大致可以认为它指的是:
          1)我有宗教信仰;
          2)我认为人人都应该有宗教信仰;
          3)因为有宗教信仰可以让人更接近于(我心中的)人的蓝图。
          ————————————–
          我的回答:
          1)我有宗教信仰;——我有信仰,但说实在的,我自己觉得,我对信仰的实践,不是宗教。我非常散漫。仪轨、固定的什么东西,我受不了。
          2)我认为人人都应该有宗教信仰;——不是。我愿意和我说的来的人,至少是能互相听懂说话的人沟通思想。我没有传教的热情。因此也不觉得*人人应该*如何。
          3)因为有宗教信仰可以让人更接近于(我心中的)人的蓝图。——我的真实想法如下:A “实然”:从实际情况说,基于对Creator的认可(独立宣言中没有明确说是哪个教,我就跟着用原文以避免任何歧义)建立的国家,是世界上最不那么失败的一种人类自我组织方式 B “应然”:就我自己的喜好,我愿意和有信仰的人在一起。因为我人生的前四十年,从周围人中得到伤害与拒绝,在我来到美国以后,几乎绝迹。我所遇到的美国人对我的接纳,甚至超过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人。因此,不是如您帖子中第三条所说,我希望“可以让人”如何,而是这些人,打算对我如何。我不打算追过去改变他们,我已经来到接纳我的人群中。

          • kthtes

            看到您分享前40年的经历,我想到了这样一件事……

            有一天我读到了这样一个记载。就是说在宋朝最和平繁荣的时候,人们彼此之间以礼相待。如果游客到某条街上吃饭,你可以问饭店A的人,最好的某特色菜在那里,他不仅不会生气,还会详细给你介绍,而且他是不会骗你的。

            还有一个例子,可能也是宋朝的,票号着火,底单都没了,于是掌柜决定,客户说是多少钱就是多少钱……然后,过几个月,底单的备份找到了,他们惊奇地发现,没有一个客户故意篡改单据多领钱。

            从这个角度讲,我认为过去的中华人是具有这样的品格的,这样的地方,可能也会让人有一种”我属于这里“的感觉;这样的地方,会让人觉得,人与人之间理应彼此温柔相待。

          • 虞超

            您谈的宋朝让我感动。希望我们的故土,未来能回到以前的样子,或者更好。我们一起努力。

            对了,我有个twitter帐号,一直没用。twitter上东一句西一句,跳来跳去的把我弄晕了好几次。就没学会。还有,我看上面斗嘴的太多,不想掺乎,就一直没用,现在也不会用。

            facebook上面我的有些内容您可能不喜欢。我们先在这里交流。

  29. 虞超

    关于反智、理性、事实、逻辑,我的看法是,应接外物时,需要基于事实和逻辑。反智一词,在应接外物的场景下适用。而内省时,有时要挣脱事实与逻辑的束缚,方能接近智慧。

    • amablesun

      虞先生几句话就表达清楚了问题的症结,并且拓展了维度,佩服佩服。从目前看,逻辑和科学的发展有最终毁灭宗教的趋势。宗教本是由欧洲兴起再传入美国,然而现在欧洲的信仰体系已经全面沦陷,大多数年轻人不再信上帝也不再去教堂。大批穆斯林和难民涌入,跟本地受过良好教育的白人妇女相比,他们的妇女生育率极高,就靠生孩子吃政府福利,当中很多人思想偏执,拒绝融入西方价值观,更否定西方宗教,严重破坏了社会平衡。而欧洲的民主议会又纵容并主动收纳难民,把这种行为当做政治正确。西方文明的根基正在逐步瓦解,恐怕再过几十年很多国家都会沦陷。
      创造文明的到底是什么?鄙人以为,就是信仰。信仰是限制人类欲望无限膨胀,自甘堕落的屏障,是针对人性弱点而诞生的精神之光。
      越战失败后,美国为何能再度伟大,战胜无神论的共产主义苏联,就是靠千千万万个里根们的信仰,这是美国传统价值观战胜非主流价值观的典范,最终也拯救了美国垮掉的一代。电影阿甘正传里有一幕,珍妮和阿甘在水池里拥抱的场景,大概就是导演对那个时代非主流堕落的嬉皮士向美国传统价值观和解与妥协的表达吧。
      逻辑是什么?不过是思维工具而已。被有良知有信仰的人利用还算好,因为他有底线。反之,被无信仰的人掌握,逻辑最终会成为他扩张欲望的工具乃至毁灭整个文明的利器。在我看来,罗尔斯就有逻辑流氓之嫌,他否定了上帝,蔑视宗教对人欲望的限制作用,把许多年轻人诱导进堕落的深渊,他观点的大行其道,除了造成信仰缺失和文明崩溃,没有任何积极意义。
      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谈逻辑和事实之前,必须要问立场,价值观和人性。如果不能在价值观和人性层面上真诚的达成一致,再多的论述都只是语言和文字的游戏而已。
      很多年轻人逻辑卓越,能力非凡,可就是进不了那智慧的法门。因为傲慢和自恋也是人性的弱点之一,只要他们还还存在于灵魂之中,人生的苦难就不会消失。

      • kthtes

        您对逻辑的说法是错误的。

        逻辑是没有办法“发展”的。它的基本原理只有如下几条,从古希腊开始到现在,仍然是这几条。所以它没有“发展”。

        逻辑学基本原理
        同一律(the law of identity)
        事物跟其自身相等同,“自己”不能“不是自己”。

        无矛盾律(the law of non-contradiction)
        事物不能同时“是”跟“不是”。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排中律(the law of excluded middle)
        事物只能有“是”或“不是”两种状态,不存在其他中间状态。

        充足理由律(the law of sufficient reason)
        任何事物都有其存在的充足理由。

        您对科学的说法,也是我很担心的事情。其实金观涛先生在观念史三部曲里面已经提到了,叫做“科学技术的超增长”。科学技术的超增长的正面和负面因素,那本书讲得更清楚。

        • palermo

          (1)薛定谔的猫就违反排中律:同一时间既是死的又是活的。
          (2)AMABLESUN也违反无矛盾律:无所谓对错。AMABLESUN既是对的,又是错的。

    • 虞超

      謝謝孫先生。關於內省時掙脫事實與邏輯,我願意舉個粗疏的例子解釋一下,不知道例子是否恰當。

      “明天會更好”這個想法,就既不符合事實,又不符合邏輯。僅僅車禍,每天全世界就有數以千計的人死亡,這些人如果知道自己何時何地死亡,那天就不會出門。死亡不期而至,基於這個事實,我們似乎應該每分每秒都提心吊膽,因為活著太偶然了。從不那麼擔心自己馬上死得到的每一絲坦然,都是不符合事實與邏輯的。
      上面例子不是非常嚴謹,只是表達一個大概意思。

      基督教中所謂三超德,supernatual virtues,信、望、愛,哪個是符合事實與邏輯呢?在人人為己的世界願意自我犧牲,因為信;在徹底的挫折中努力前行,因為望;在全然的黑暗中成為一星孤燈,因為愛。所有這一切都來自掙脫事實與邏輯啊!當然,根本上來自神的眷顧與恩典。

      需要指出的是,掙脫事實與邏輯,是自己向內心的方向,不是應接外物中這樣做。場景非常重要。事實與邏輯能應用的場合是有限的。在合適場景中是利器。在其適用範圍之外,是束縛。

  30. palermo

    第一段文字引用自AMABLESUN:
    “下面说说个人感受:(注意,个人感受,谈不到对与错,因为它是我自己最直观的感觉)通过作者的表达和评论,从您字里行间,我隐隐嗅到了一种丛林法则,达尔文主义的气息,一种胜利者的傲慢和优越感。当然了,这种气质的形成可能跟作者的生活经历有关,已经写在潜意识深处,甚至连作者本人都很难察觉到,这也正常,价值观这样的潜意识属性本来就很难察觉,作者犀利,强硬,语言上一定要“”怼回去“”的风格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看到这一段文字,我心里是一万只草泥马奔腾不息,犹如长江之水天际流,又好像黄河涛涛不可收拾。我嗅到了一种让人恶心的味道,一种没有对与错的味道,一种三伏天不洗澡臭气熏天还满大街溜达的味道。

    下面说说个人感受:(注意,个人感受,谈不到对与错,因为它是我自己最直观的感觉:

    AMABLESUN 是把自己当成神了。一上来就针对别人,诛心之论,钻进别人内心里质问别人动机是不是不纯洁,潜意识里到底想什么,然后得出硅谷尹公的潜意识认为”不优秀的人不配活“这样莫名其妙,思维维度跨级跃迁这样荒谬的结论。

    我一看到质疑动机和随便揣测别人内心是怎么想的,就一万个反感,这都不是遵不遵守罗伯特议事规则的问题,分析别人的内心世界,本身就是非常不礼貌的,人家发表文章讨论事情,你去分析别人内心怎么想,是不是和你具有相同的”价值观“和”人性“,然后再决定别人的”层次“是否和你一样”高“,是否配得上你的居高临下”教导“。

    做人的基本礼貌都没有,却跑来夸夸其谈,谈什么宇宙灭亡,人类毁灭,发展导致毁灭,不要逻辑,不要事实,不问对错,不问是非,那您升天算了。

    把一个世俗的话题硬生生扯到哲学甚至神学的话题(还是只能他认可的神——佛祖,你谈基督,安拉,他都认为你的层次低,不配和他的佛陀交流),我不知道什么人能忍受这样的跳跃性思维和狂妄自大,其实把话题无限扩大,并不是你的知识你的见识你对人生对宇宙的理解有多么高深,我也用佛洛依德的精神分析法给你分析一下,是你根本就无力对最简单的问题进行辩论和评价,只能拔高话题,天马行空般扯些没用的,是你在掩饰自己的无知和可怜。

    遇事不谈事实不谈逻辑,自己建了一个自己认可的道德高地(还不是世俗认可的道德观),然后蹲在上面夸夸其谈:我的”人性“比你们都纯洁,思考的事情都是你们这些低层次人想不到的,人和人间是分层次的,层次高的人修炼高层大法,层次低的人只能谈事实和逻辑。

    AMABLESUN,以你的高层次水平,不去阿尔法星球做球长,俯视整个宇宙的苍生,真是屈才了。

    价值观?连别人的内心都能胡乱分析,您还有价值观?

    不接受批评,把脸埋在沙子里当鸵鸟,回复他两句就自己心虚把母帖子删了,这叫”不问对错“? 其实是明明是意识到自己错了,又爱好面子,不肯承认自己不礼貌,想找个台阶下,就胡扯什么佛陀传教时不管对错,以掩饰自己的错误和愚蠢。

    没错。我也用了心理分析的方法去分析你的想法,我也不对(但现在还不是我道歉的时候)。您看了觉得不舒服,是吧?当您AMABLESUN大言不惭唾沫横飞分析别人心理时,您怎么不考虑别人的想法呢?

    你爱谈非常高层次的宇宙灭亡话题,我只懂宇宙的诞生理论,也就是宇宙大爆炸,对你的宇宙灭亡理论一个字都插不上嘴,确实水平低。说实话,你就是请我参与你这样高层次的大法论坛,我都不会参与。

    我所要求的,只是你对胡乱分析别人心理,道一个歉,然后,我也对本文前面及最后一句话对你的心理分析做出同样的道歉,事情就结束了,简单吧。

    不谈事实和逻辑,不问对错,不问是非,都没问题,那是你的价值观美丽,你的人性高,骨骼清奇,别人羡慕都来不及。

    给本文作者硅谷尹公道一个歉,对因为你的无厘头的胡乱分析给别人造成的不快说一声抱歉,很困难吗?

    我觉得AMABLESUN绝对不会道歉,因为他始终认为自己的想法是“对”的(咦?不是凡事不问对错吗?&*^(#@#&*,这什么自相矛盾的逻辑?他连逻辑也是不要的,所以一提逻辑这个词,我就输了,输的干干净净,底裤都没), 只要他的想法对,他认为遇事必须先质问动机和研究别人心理这个做法对,他就不会顾别人的感受,他就不会道歉。

    打一个赌,AMABLESUN绝对不会道歉。

    ”以(假)为(装)自己比别人高的人,其实内心都是极其自卑的。送给AMABLESUN和他的朋友们” (我做好为这句话道歉的准备,前提是AMABLESUN给硅谷尹公道歉,消灭心理分析,人身攻击的氛围,心理分析是AMABLESUN引起的,必须由AMABLESUN终止)

  31. palermo

    to admin,关于论坛的删帖权限。其实不用取消用户删帖权限。

    合理的逻辑是:允许用户删帖,但用户点删帖时,先判断一下有无子帖,如果有,那就把本帖的内容清空,只留下发帖时间和作者id,然后在所删除的帖子正文内容中显示“本帖已被作者删除”,子帖都还在。用户点删帖时,如果没有子帖,那直接执行删除动作就好了。

  32. palermo

    致歉信,告别信及final 陈词:

    这几天,我在论坛里因对 AMABLESUN 质疑动机,恶意针对个人的心理分析不满,扰乱了原本和平的论坛氛围,给文昭,管理员,热心讨论话题的朋友们造成了困扰,在此向除了AMABLESUN以外的所有人(包括和AMABLESUN同一战壕的朋友)表示由衷的道歉。今天以后我不会在文昭的论坛发言了,还给论坛一个清净的氛围。

    为什么质疑动机、恶意心理分析必须禁止?

    ************************************************
    quote:
    (1)通过作者的表达和评论,从您字里行间,我隐隐嗅到了一种丛林法则,达尔文主义的气息,一种胜利者的傲慢和优越感。当然了,这种气质的形成可能跟作者的生活经历有关,已经写在潜意识深处,甚至连作者本人都很难察觉到,这也正常,价值观这样的潜意识属性本来就很难察觉,作者犀利,强硬,语言上一定要“”怼回去“”的风格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2)话说回来,那么作者从选题,举例,论证再到回复的背后隐藏的到底是什么潜意识呢?
    本人以为有三,当然我说的不一定对,只是感觉。
    第一,我很厉害,我很棒,我能控制一切。
    换句话说,我是强者,竞争中我能赢,竞争能给我带来好处,通过竞争能满足我自己的自恋。
    第二,不优秀不配活,至少不配体面的活。
    这就涉及到马列丛林法则和价值观的问题了,多数大陆人在内心深处不能见光的位置,都有一个小马克思。看不见,摸不着,却真实存在。

    (3)第三,作者为什么不谈中国大陆不公平不正义到极点的现状,而拿美国的哈佛举例子呢?我猜测此动因可能是作者心中有一条根本信念,要爱国,不管怎么说祖国都是我家,哪都不如家好,自己家不必太完美,慢慢改正嘛。美国再好也不是我的国,美国就应该是最完美的,对美国就应该大说特说。很可能,跟作者本人融入不了西方的主流文化和价值体系有关,请注意这里的融入不仅仅是工作和生活,更是发自心底的爱那个新国家。

    end quote.
    ************************************************

    以上引用到底算不算恶意心理分析/动机质疑,见仁见智。

    说不算的人听好了,如果我每次开始人身攻击/讽刺的时候,前面都加上一句免责声明:以下内容只是个人感受,谈不到对与错。

    是不是我就可以随便分析别人心理而不用负责了,就算当事人表示不满也不需要道歉?

    如果这样,那任何对别人的负面评价和恶意揣测,都可以被冠以“个人观点和感受”而逃避指责。任何讨论都将演变成人身攻击,所有人都不开心,话题无法继续。

    什么是个人观点?什么是事实?你的个人观点和感受是否会造成别人的不快,如果让别人不开心了,哪怕你认为你的个人感受“完全正确”,从礼节考虑,是否应该道歉?

    我偏不道歉,我爱伤害谁都是我的自由,你感觉被伤害了,要求我道歉,那是你层次低,胸襟不够开阔,小肚鸡肠。这种处世哲学,我也是服的不要不要的。

    以个人观点为挡箭牌肆意胡说八道伤害别人,同时又不顾事实造谣诽谤,AMABLESUN是典型的观点和事实完全拎不清的主儿。AMABLESUN气急败坏,大白天造谣说他母帖子帖一起删除,把我骂文昭的话也给删除了,算是为民除害,替文昭伸冤。事实是,有后台记录可查,我压根就没在任何帖子中骂过文昭/管理员,唯一的一句惹文昭不高兴的原话是:“AMABLESUN碰不得,是你文昭的小舅子还是小姨子?”而且就此话我已经向文昭道歉了。

    请允许我出离的愤怒最后爆一句粗口:AMABLESUN你难道不认为你自己是一个二到不能二的二货吗?无原则无底线无礼貌,无耻。

    我不爱拉帮结派,不会屁股决定脑袋,不认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也不认可敌人的朋友就是敌人,所以,对于AMABLESUN的战友在一旁帮腔作势,我不会连带批评,你听好了,我压根儿就不会理睬你。同时,我也不会刻意讨好本文作者硅谷尹公,看起来我和硅谷尹公好像同一战壕一样,我反对无原则的结盟,尽管我和硅谷尹公在对待动机质疑论上持比较一致的态度。

    高谈阔论人性的人,我问一句,人性本善,人性本恶,还是人性本私?

    把哲学神学问题拿到世俗场合混淆视听,本身就是一种耍流氓。

    到此为止,再次向除了AMABLESUN以外的所有人表示真诚的道歉,打扰你们了,对不起。 再见,永不再见!。

  33. 虞超

    PALERMO兄,您好!

    您说不谈对错,我愿意谈谈利益。

    1. 人走一生不容易。实在不容易。因此要尽量少地自我伤害。重要的一点,是不要在自己的剧本中自我耗散。太多的人这样做,辗转挣扎一生。何谓“自己的剧本”?“战壕”、“战友”、“结盟”,都是自己临时创作的剧本。现实中,不存在“战”,也没有“壕”,也没有“友”,也没有“盟”,也没有“结”——三个词,五个不同的字,现实中都不存在。语言是思想的载体。语言、思想不能正确抽象现实,您的一生就遍体鳞伤,还会伤害身边真正在意您的人。在我看,这就是探讨哲学、神学的一点作用。还有别的作用。

    2. 人生路上,学会忍受一些委屈,对自己有利。我看到这样一个事实:在人生路上,他人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已经宽容我们很多。有些事情过十几年自己才明白,哦,那次我冲撞/伤害了别人,别人宽容了我。别人能伤害你,但是宽容了你。您是一个没有见识过世路凶险,人心险恶,人性残暴的人。正因为如此,您才会有上面的表现。您不知道,人生路上您遇到的人,如果真的选择象您这样,那就象水浒传里戴宗第一次见宋江的说的话:“在我手里,你轻咳嗽都是罪过”。别人宽容您,是选择,不是必须。学会忍受一些委屈,对自己有利。

    3. 您的言行,在筛选您自己的圈子。而您生活在自己筛选出的圈子中。您得到的伤害/爱,来自身边的圈子。走遍天涯海角您也难以逃出自己的选择。仔细考虑自己筛选什么样的人,对您有利。可能是我孤陋寡闻,文昭先生的谈古论今网站,我看是华人网上圈子中唯一的一个能遇到师友同道的地方。人生中遇到高明的人不容易。人生的成长靠两样东西,一是遇到高明的人并听懂他们说话,这靠运气与悟性;一是靠吃亏。珍惜前者,您可以少吃亏。当然不成长也是一种选择。但是其中的痛苦,超出您的想象。

    我无意冒犯您。上面的话,我尽量只谈现实和利益,不谈价值评判。您可以考虑一下。

    • palermo

      自食其言,再回来回复最后一贴。

      虞超先生,看来您对我的误解挺深的。

      第一,说不谈对错的不是我,不知道您如何得出“不谈对错”是我说的这一结论的?我最反对的就是不谈对错谈动机。

      第二,我没有选择战壕和战友,我倾向不结盟策略,不知您如何推导出我选择战壕这一结论?您不觉得ANDYSAMBERG 和 AMABLESUN 两个原本没有任何互相欣赏基础和共同语言的人突然像春天的恋人一般饥渴地互相吹捧,就差登记结婚了,有些滑稽可笑吗?

      第三,我没说哲学,神学不能谈,我的意思是,在讨论一个具体的现实问题时,比如硅谷尹公本期的话题,有人反对硅谷尹公的看法,却又避谈话题本身,把话题无限拔高到哲学神学上面,您懂了吗?针对一个具体话题,反对它,却完全不谈事实和逻辑,采取虚无主义态度去讨论哲学神学,这不是耍流氓是什么?

      第四,我不是因为被别人删除了留言而怨恨在心,不是因为几句话的回帖被删除了觉得吃亏,非要满地打滚儿要个说法,非要别人道歉。您明白吗?

      第五,我所有的愤怒都是源自对 AMABLESUN 这个如假包换的二货对硅谷尹公采取动机论/精神分析疗法/恶意心理揣测这一单一事件,我的所有不满都是针对事件本身,并不是我受到什么委屈,受到什么伤害,您明白了吗? 我的所有愤怒也不是为了硅谷尹公打抱不平(尽管硅谷尹公也不喜欢被精神分析),而是仅仅针对精神分析这一事件,我认为它非常非常不妥,它既违反罗伯特议事规则,又对别人不尊重,您明白吗?假设不是硅谷尹公,而是好莱坞尹公或者华尔街尹公被恶意精神分析了,或者是尹家三兄弟被同时心理治疗并送到湖南株洲三院去了,whatever,我的愤怒程度是一样一样的。

      第六,虞超先生,您从AMABLESUN 那里学会了心理分析的方法来讨论问题,这是我完全不能接受的,quote:“您是一个没有见识过世路凶险,人心险恶,人性残暴的人。正因为如此,您才会有上面的表现。”
      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您的心理分析是完全错误的,为什么心理分析/动机质疑/精神疗法不能轻易使用?您对我的分析就是最好的证据,不仅因为我对它天生反感,同时您的分析结果事实上就是完全错误的,按硅谷尹公的话说:它不work呀。我经历的凶险/残暴/险恶/苦难,并不一定比您虞超先生少,同时,我也经历过善意/友善/爱和宽容。您不能因为我经历过苦难,就推导出我是一个心理变态,同理,您也不能因为我得到过爱与宽容,就推导出我是一个左派。anyway,谢谢您的关心。

      第七,我成为文昭先生的会员,只是因为我认为他的会员内容价值要远远高于付出的会费,并不是所有喜欢文昭内容的人都是我的同道。我的twitter的profile中这样介绍自己:***(1)保守主义者,自由至上主义者,新奥地利经济学派信徒。 (2)反对共产主义、纳粹主义及变种Alt-Right以及原教旨伊斯兰教。 (3)反对郭粉,左粪,五毛,纳粹分子,川普,川粉,以及支那蔑称。(4)川普无法代表GOP,必须开除出党。***
      我觉得如果我说出自己的政治倾向,那华人GOP中的川粉首先就会怼死我,我和他们也不会有任何共同语言。

      第八,按您所说,文昭先生的网站是华人社区里为数不多能遇到师友同道的地方,为什么?能找到同道,首先要归功于这里讨论气氛平和,对事不对人,没有人身攻击谩骂嘲讽对吧?如果这里乌烟瘴气,恐怕您连找同道的心情都没了吧?那么,是谁先破坏了社区的氛围呢?是我辱骂AMABLESUN在先,还是AMABLESUN恶意精神分析硅谷尹公在先,如果您认为精神分析没问题,那今后所有的帖子,每个人一上来都可以避谈事实和事件本身,第一句就是:世间本无对错,所以我不谈对错。我先来分析一下作者的人性是不是高,是人性大于兽性,还是兽性超过了人性?作者的胸襟是不是足够宽广(能经受得住我的精神分析不怼回来就是宽广,否则就是心胸狭隘,小人一个),作者的价值观是否符合我的口味,作者修炼大法到了第几层次了?(低于第18层次我是不和他讨论的,他还不够资格),作者的潜意识里到底想些什么乌七八糟的东西,blablabla……您觉得合理,那咱们就都这样分析,好吗?

      最后,我没有暗示您虞超先生是AMABLESUN的战友,所以请不要心理分析了。您可以回复我,我会看到,但我真的不会再回复了。祝您健康愉快。

    • SiValleyMrYin

      这种事情,最好的办法还是把它做成一个素材,然后让大家说一说解决办法,这个事情就过去了。总是放在心里可能并不是一个好办法。

      比如我在随后《观念史》系列节目的那个习题。当然,我们也看到,文昭先生的确按照大家的建议,更改了这个网站留言区的架构,使得它变得更加合理,也使得某些通过“删除自己的帖子来对别人禁言”的操作变得不可能。能通过自己的经历,让这个小小的世界变得更好,就很不错了。

  34. 虞超

    硅谷尹公,您好!

    昨天刚发生的,Marco Rubio在CECC(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举行的两党听证会上,怒斥google。google在中国设立AI中心,同时废除了与美国国防部的AI合同。google的首席人工智能科学家是16岁移居美国的李飞飞。

    华人在美国这么个混法,1942年罗斯福总统签字的那个9066行政令(全部日裔关入集中营),未来对于某些华人都是可望而不可即。北大生命科学院院长饶毅,不是被拒签多次了吗。他2009年放弃美国国籍,现在想拿到签证都不可得。

    就我看,哈佛不是我们的关键利益,反共是。

    • SiValleyMrYin

      《观念史》这一系列节目的思路是,马克思体系(包括共运意识形态)是有设计问题的,所以我们不应该再赞同它。所以其实我不赞成配额制度的理论依据,和不赞成马氏体系(包括随后的共运)的依据是一样的。本质还是源于对设计理念的某种追求。

  35. Totoro

    致尹公先生,
    我之前两次请教美国宪法第一条是否”人人生而平等“,并非是在一个细枝末节上抬杠,而是事关论证全局的重要问题。 我的看法是,您的论据最高法院2016年的判决”racial quotas are unconstitutional“(我本人没有考证),并非直接从宪法条文得出,此判决以能够以司法手段限制私立大学的行动自由的背景,本来就是上百年白左与黑人运动的结果,这就很有意思了。不然,以你的系统不work且不fair,公权司法介入纠正你,就像父母对成年子女说, 你这样不行,按我的来,我是为你好,明显侵犯自由权了(右派的做法,就是我提倡的,因为藤们犯了战略错误,我承认你有犯错误的自由,但我华人社区也有自由组建一批自己的大学在自由竞争中利用你的错误在外部战胜你,以此为依托提升华人族群在北美的地位与WASP精英看齐,才是煌煌大道)。大法官们以第十四修正案的左派解读推翻1883年的解读,赋予了法院这种干预私立机构自由决策的权力,今天我们拿着判决庆祝宪法对左派们的胜利的时候,应该认识到这点。(另外您还不止一次提到过美国宪法没有说族族平等,宪法也没有提到种族,其实是有的,就在关键的14修正案第一款下面,第二款,不纳税的印第安人不算:这也可以窥见宪法在它那个时候的局限性)。 宪法的生命不仅仅是条文,中国如是,美国也如是,我们可以想象一下没有左派运动,同样的条文下的美国社会是什么样子,在美亚裔的生活又是什么样子,如果还有亚裔存在的话。 东西都我自己在第二集下面的一段留言中,很可能您没有看到,再贴一次如下:


    我怎么读到美国宪法第一条是立法权归属国会? 关于人在法律面前的平等权利是在第十四修正案中规定的吧。 而且我从字面读来,是规范各州政府不得怎样怎样,并没涉及我一个私立社团不得怎样怎样(见最高法院判决109 U.S. 3 1883对第十四修正案的理解)。 当然一轮又一轮的左派运动兴起后,各州”不得拒绝给予任何人以平等法律保护“ 中的”平等的法律保护“内涵越来越包罗万有。 没有左派运动之前,南部州公开的种族隔离都是天经地义的,招呼白人的地方,黑人进不去,亚裔与狗也进不去(这是第十四修正案入宪接近100年后的照片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0/03/WhiteDoorColoredDoor.jpg)更不用说私立大学要招谁不要招谁这样的自主权了。华人能在这里讨论藤们该怎样怎样,甚至能走进迈亚密某间餐馆用餐,本来就是白左和黑人们累年争取来的公正,不仅仅是宪法哪条条文的结果。正如您所说,不能看到今天平权运动都纠枉过正逆向歧视白人了(实然),就反推说是第十四修正案的必然结果(应然):186?年的第十四修正案,到1964年的平权法案之间,对有色人种的种族隔离还存在了近一百年。没有持续的白左运动,十四修正案就是一张纸被封印在1883年最高法院的判决之下

    • SiValleyMrYin

      首先纠正一个常见的误区:今天的平等,并不是左派带来的,也不是民主党带来的。确切地说,只要政治上有两个或者多个互相竞争的政党(话语体系甚至意识形态也一样),最后结果一定会逐渐趋于平等。反之,在政治权利或话语权利被独霸的地方,一定会出现不平等。

      您说的“华人能在这里讨论藤们该怎样怎样,甚至能走进迈亚密某间餐馆用餐,本来就是白左和黑人们累年争取来的公正“,这是不合理的。说话的权利是天赋人权,不是白左和黑人们给的,我生而为人就天然享有;甚至,连动物都有叫唤的自由。现在您把说话的权利、甚至“叫唤的自由”,当成是白左和黑人的恩赐(或者“争取来的结果”),实在令人遗憾。不要忘记,就算奴隶时代,奴隶也有抱怨奴隶主的自由。

      (至于“甚至走进迈阿密某间餐馆用餐”,按您自己的逻辑,这个也不算什么大事,对吧?您都建议亚裔自己建大学了,那自己建个餐馆又怎么了,对吧?所以咱们还是要注意自己逻辑的内在一致性。不能说“作为个体平等进餐馆”是个了不得的进步,“作为个体平等进大学”就无所谓甚至说“你干嘛不自己建大学”)

      以上是基本判断。

      其次,就算平权是左派争取来的,也不能得出“争取后的社会规则是合理的”这样的结论。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犹太人算作白人,这个也是犹太人争取来的,但这个合理吗?当然不合理,你让黑人犹太人怎么办。如果您的意思是,因为是他们争取来的,所以我们要感恩戴德,要接受,那我就要问了,争取来的结果不但客观上对我们有害,而且从设计理念上完全不平等(参考犹太人超标10倍却没事),我们为什么要接受呢?其实有个原则适用于任何扩充中的团体:公司A接纳了一个团队B,只要团队B影响力够,就可以要求公司A修改既有规则,是这个道理吧?就算当时加入的时候没有意识到,也可以要求事后调整,对吧?(参见底特律汽车工人,是怎样逐步要求提高待遇的,你不能以“你当初加入的时候合同就是这么签的”为理由,来阻止人家争取提升待遇——当然,随后工会做得太过分,这是后话)

      最后,您的论述无法回答这个问题:那为什么犹太人在人口中只占1~2%,却在顶级大学中占15~20%。我讲过,把犹太人算作白人是不对的。

      如果您的论述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它就很难得到人的认同。

      以上。

      • Totoro

        谢长文回复
        首先是”基本判断“部分, 用尹公兄在别处的话说(大意,我暂没有续会员所以看不到了),就是实然当应然了, 还提出了一个非常强的观点 ”只要政治上有两个或者多个互相竞争的政党(话语体系甚至意识形态也一样),最后结果一定会逐渐趋于平等“ 如果真的是这样, 我不知道美国立国一百多年后, 马丁路德金march to Washington 要求兑现国父们立国之初开出的支票是怎么回事, 我再楼上所引的白人与Colored隔离的照片又是怎么回事,尹公兄做节目逼问哈佛们招生岐视又是否多余(既然存在竞争性两党“最后结果一定会逐渐趋于平等”的,您和亚裔利益团体还奔什么走打什么官司?)您倒是来一手实然当应然轻松一句话就否定了黑人和白左们持续百年的努力给抹杀掉,不知将来哈佛们招生政策拔乱反正了之后,年老的您向华裔了弟介绍今日与白左作斗争争取入学机会平等的艰苦时 ,子弟心里笑骂一句,少来贪天之功把两党制下最终趋平等的应然效应给自己贴金

        (既然宪法第一条不是尹公所说的”人人生而平等“:我之前两次请教美国宪法第一条是否”人人生而平等“,并非是在一个细枝末节上抬杠,而是事关论证全局的重要问题。)
        另外您似乎还没有明白我的逻辑, 我是想对尹公和一大票以批判白左的代表哈佛等私校们说: 拜托兄弟们,通过行政的或法律的手段干涉人家私立机构的运作本来就是左派的行径, 您用左派百年来争取到的武器来倒打左派一把, 有点大水冲了龙王庙的讽刺意味。 尊重哈佛们采用”不 work”的招生政策的自由,华裔自己开大学与之自由竞争,利用哈佛们的错误战胜之, 才是真右派。

        最后我想说的是, 尹公的重要论据之一宪法第一条”人人生而平等”是总所周知假命题;之二最高法院2016年的判决”racial quotas are unconstitutional“ 我追问出处而无果, 更可疑的是如果2016年最高法院已经如此明确的一锤定音了的话,最近(2018年10月)还在打的哈佛招生官司又是怎么回事? 我初步怀疑尹公是拿了2016年【南非】最高法院关于清算师种族配额违宪的新闻张冠李戴到美国私立大学招生诉讼上面来了,尹公兄整个系列是建立在两个巨大的误会之上

        辘轳话不想多说,如果您有兴趣了解我的看法,请看一下本系列头两集下面的评论。

  36. buycar

    硅谷尹公,您好!

    希望我能够把你的这些文章分享到微信群中,我们正在准备10月份哈佛大学的抗议,你的文章可以鼓励更多华人参与,我希望得到你的许可,谢谢!

  37. freexdom

    中国现在的高考也是实行地理配额,这里面不是只有天赋和努力的问题,还有资源配置等问题,边疆地区教育经济落后导致即使再有天赋的学生也难以打败沿海经济发达地区的学生。对于南北榜这个话题,罗辑思维有几期节目专门分析了科举制,说这不仅是一项人才选拔制度,还是一种稳定社会的政治考量,不能只按照才能挑选。无论是个人公平还是种族/区域公平都遵循一个原则,就是没有绝对的公平,争论这两种公平的优先权最终都会陷入家国、国家的悖论,我贴出罗辑思维的讲稿以便大家可以换个角度看下问题。

    • SiValleyMrYin

      谢谢回复。有这么个问题:犹太人在人口中只占1%~2%,但是在顶级大学中却占到15%~20%,超标10倍多。对比一下,亚裔学生才“超标”2~3倍。所以按照您的逻辑,您是否觉得应该优先限制犹太人数目呢?

      除此以外,亚裔人士在参议院所占比例,也远远小于人口比。按照您的逻辑,是否应该优先解决这个问题?

      谢谢。

  38. freexdom

    以下是[科举是考试,更是政治]的讲稿
    今天我们继续介绍苏力老师的著作《大国宪制》。
    昨天我们谈了科举制的合理性。但是,观察科举制其实还有一个角度。它绝不仅仅是一项人才选拔制度,它本身就是一项政治工具。
    什么意思?
    选拔人才,表面上看就应该只看重个人的能力和才华。但是加上政治考量,这事就没那么简单了。科举制度必须要能够综合平衡社会中各种利益。
    在古代中国这样的农耕大国,最重要的政治问题就是,来自各个地方的政治精英是不是都有机会参与朝廷政治?参与全国性的治理?虽然中国古代没有民主的问题,但是这和现代民主政治中的代议制道理是相通的,只要是政治,就一定讲究代表性。
    我们前天说,当年汉武帝创立推举制,要求各地官员推举人才,那他是怎么要求的呢?他要求每个郡推荐一个。有的郡没完成任务,汉武帝说这样的官员应该撤职。后来,他还规定,各郡都要按照人口基数来推举人才。
    你有没有发现,这个规定有点怪?推荐人才,应该唯才是举才对啊,没有就不应该推啊,怎么能在各地搞名额摊派呢?因为各地经济文化发展水平不一样,强行摊派名额,肯定会导致选上来的人水平参差不齐。有的人侥幸,有的人被埋没啊。
    对,这就是出于政治考量。中国这么大,各个地方的精英都得能看到他能成为全国精英的可能性。从汉武帝开始,到后来的科举制,甚至到今天的高考,各地分配名额,这是一个一直被坚持下来的传统。
    今天的高考,各地的考试难度不一样,同样的分数,在有的地方就可以上重点大学了,在有的地方连本科都悬。看起来很不公平,其实背后有很深的政治考量。一个大国必须考虑各地的平衡问题。
    要想理解这一点,有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就是发生在明代初年的“南北榜之争”。那是1397年,洪武30年,朱元璋开科取士。按说,考试面前人人平等啊,考的结果出来了,大家傻眼了,这一年春天发榜录取的52名进士全是南方人。那北方人当然就不干了,不带这么欺负我们北方人的,是不是有舞弊现象?
    朱元璋派了专人调查,也没发现任何舞弊嫌疑。调查的官员回来报告说,这个结果没问题。北方最优秀考生的答卷也远不如许多南方落榜考生的答卷,这水平就是客观差距。
    你想这也不难理解,从南宋到元代,南方一直比北方稳定,经济文化也更发达。所以这个结果很正常。
    那怎么办呢?朱元璋刚开始还想和稀泥,说算了,别闹了,改改吧,录取点北方人吧?但是主考官不干,说分数面前人人平等。争来争去,这事越闹越大。你猜结果是什么?
    结果是朱元璋使出了霹雳手段,主考官刘三吾,当世大儒啊,78岁了,还被流放。其他主考官就没那么幸运了,连后来奉命调查这件事的官员,都被处死了,甚至这一科的状元也被处死了。这也太冤了。
    接下来,朱元璋自己出题,自己主考,亲自阅卷,录取了61名进士,居然全部是北方人,南方人一个没有。
    过去读历史看到这里,其实没有太在意。觉得这就是朱元璋暴君性格的一种体现而已。但是在苏力老师这本《大国宪制》里面看到这件事,我倒是替朱元璋读出了一种深深的无奈。
    为啥?因为1397年的这一次争议,夹杂了一个特别糟糕的因素,就是朱元璋的老家属于南直隶,在概念上属于南方。那北方人虽然不敢这么明说,但是心里难免会想,这就是因为皇帝偏向南方人。
    你看,这已经不是这次考试是不是公平的问题了,而是皇帝是不是偏心的问题了,甚至是明朝——这个从南到北建立的新王朝——是不是要歧视北方人的问题了。这对于刚刚建国30年的明朝来说,是一个承受不起的猜疑,在国家统一问题上埋下了重大隐患。
    理解了这些深层的担心,就明白朱元璋为什么要做那么激烈、那么不近情理了。他残酷地对待主考官、对待新科状元,无非就是向整个北部中国的精英展示:我是全国的皇帝,你们怀疑我偏袒南方人,我就矫枉过正给你们看,你们看看我是不是偏袒?你看我处置南方人,已经到了不近情理的程度。所以,那些冤死的人,不过是被朱元璋出于政治考量“借人头一用”罢了。
    又过了几十年,到了1425年,明仁宗时明确规定:科举按地域分配名额,北方人占40%,南方人占60%,承认南方人的优势,但是也要给北方人留足空间。虽然这个比例后来有调整,但是这个按地域分配录取名额的制度一直沿用至清末废掉科举的时候。
    有意思的是,紧接着的第二年,1426年,又在南榜和北榜中各拿出了5%的份额,凑了一个录取名额10%的中榜。这个中榜是指哪个地方?不是中部地带哈。是两个很奇怪的地方。一块是四川、广西、云南、贵州这几个西南省份。还有就是朱元璋老家附近的一些地方,就是今天的合肥、凤阳、滁州、和县等地。奇怪,大西南与朱元璋老家,远隔数千里,民风文化习俗毫无相似之处,这怎么会合起来成一个中榜呢?还占10%呢?
    这也是有良苦用心。两点。第一点用意,是经营西南。
    当时从全国范围看,西南这片地方,文化非常落后。通过设立中区,等于是皇帝向西南的精英传递了这样的决心:我把你们当老家人一样看待,我把科举当中的名额给你们留足了。这其实是为西南四省的读书人参与中央政治降低了录取的门槛。这会大大有利于国家在整个西南地区的政治文化整合。
    第二点用意就更深了,是彻底让皇家解套。
    前面我们讲的“南北榜”事件,之所以演化到那么血腥的局面,就是因为皇帝的南方人身份被裹进来了。即使朱元璋处理得那么激烈,也不彻底解决问题。只要朱元璋的家乡人还参加科举,这就会永远是一个问题。不论考取多少,都会有人说皇帝偏心眼,或者是皇帝有意牺牲自己人笼络其他人。
    所以,干脆设立一个“中榜”,在制度上就划开,皇帝承受的这个指责就彻底消失了。也是让天下人看到,我皇帝都把老家人放到和最落后的西南四省一起了,你们不能再说我偏心了吧。就算偏心,也有上限了,不跟你们抢名额了。政治就是这样,一旦预期稳定下来,即便大家觉得不合理,10%也还是高,但是猜疑就解消了。
    顺便说一句,在中国政治中看到这种看似不讲理的一刀切现象,先别急着骂当政者愚蠢,往往都是为了稳定预期,起到切断猜忌的客观效果。
    你看,科举不只是人才选拔,它本身就是政治整合手段的一种。
    在古代中国,搞精英政治,难啊。既要尽可能让一切有愿望、有能力的人参与国家治理,获得他们无保留的忠诚,还要努力减少各地区、各阶层、各民族、各政治派别之间的猜忌,要创造他们之间力量的平衡,给他们带来安全感。所以,即使是在宋代之后,科举制大体成熟了,但是也一直在各种各样的细节上的微妙调整。

    • SiValleyMrYin

      这段文章恰恰证明了我刚才那个回复的观点。既然说的是做官,那么我们就说说做官:

      “除此以外,亚裔人士在参议院所占比例,也远远小于人口比。按照您的逻辑,是否应该优先解决这个问题?”

      谢谢。

  39. SiValleyMrYin

    谢谢大家。我和文昭先生共同决定,把一集节目,面向全社会公开,希望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在这次大讨论中,有朋友提出了有价值的反对意见,我已经考虑过,并将在随后可能的讲演中优化我的思路。

    有的朋友很有意思,利用当时这个论坛的设计漏洞,反复通过“删除自己的帖子、然后重新贴上去”的方式,把自己帖子之下别人的讨论意见抹掉,同时客观上起到了让文昭先生和论坛管理员背黑锅的结果。

    提醒一下这样做的朋友:服务器的后台是有记录的。您可以随便说,甚至可以用涉及排泄物的语言去攻击指出了这个客观事实的人(您已经这样做了),但服务器后台记录撒不了谎。您也永远无法阻止一个思维正常的人,根据上述客观事实,作出符合常理的判断。

    我把这件事做成了素材,编成一道习题,放在了随后的《观念史》系列节目里。好在文昭先生和管理员也意识到了这个设计漏洞,所以重新设计了论坛系统。

    能以这种方式让论坛变得更好,也是不错的。故特别记录在此。

    再次感谢大家的讨论。

  40. Yiru

    我觉得还是要从到底什么是标准来看,而这个标准不一定全是“智力”或者考试成绩。如果看leadership,毕业后的成就以及对于母校的反哺,亚裔学生还是不足的。

    • SiValleyMrYin

      谢谢回复。这个之前节目讲过,大多数大学是三个维度的综合评分:学习成绩、社会活动和文体奖项。所以不存在您说的第一个问题(“只看学习成绩”)。

      其次,Leadership在很多领域是没有用的。比如牛顿、爱因斯坦、贝多芬、莫扎特、梵高、王小波……这些职业都不需要Leadership。其实不需要Leadership的反而多一些,理由很简单,人人都当Leader谁干活去,对吧?所以哈佛的“性格评分”完全是胡扯。各个专业对性格各方面要求完全不同,怎么能一刀切呢?我去投资银行,Leadership或许挺重要;我当画家,领导谁去?难道我用语音命令别人的手替我画画?而且性格这个东西,天才往往性格乖张的多,比如贝多芬勃拉姆斯爱因斯坦牛顿乔布斯梵高顾城……

      其实哈佛大学不是不知道这一点,它肯定知道。所以它绝对是故意的。

      第三,说到毕业后的成就,如果真这样算,那黑人科学家一个得诺贝尔奖的都没有。亚裔至少还有几十个。按您的逻辑,反而必然推出“基础科学领域要少招黑人”的结论——这个结论和我的结论(按综合评分录取)不谋而合。——当然,如果您非要说,黑人不行是社会问题,亚裔不行是他们自己问题,那我无话可说,不过友情提醒一下,您这个想法,已经很接近希特勒先生了(“日耳曼人不行是犹太人搞得鬼,斯拉夫人不行是自己活该”)。

      最后,如果按“对母校的反哺”算,那我刚刚给我母校捐了1万多美元,为什么仅仅因为我是亚裔,就默认我对学校的反哺不足?那同样的道理,美国官方统计数字,黑人家庭吃福利平均更多,交税平均更少,我们是不是在系统政策上也倾斜一下?黑人犯罪率多,我们是不是在警察执法上也倾斜一下?您觉得呢?

      哦对,最后的最后,提前说一下,我在美国第一个约会对象是个黑人女博士。如果您对“自己的女儿约会黑人”这事儿仍然觉得别扭,您就别给我扣什么种族歧视的帽子了。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