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風堂漫谈中庸(3):精神壓迫與妄想認知體系(20180526)

音频下载

惊风堂漫谈中庸(3):精神压迫与妄想认知体系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大家好,我是惊风堂,又和大家见面了,今天的节目由我继续和大家一起讨论中庸思想。

我首先想先就上一期节目下面,各位朋友提出的一些疑问,简约的做一些解释。第一,我在这里做节目的初衷就是希望将我当前头脑中思考的一些问题拿出来和大家一起交流。一方面希望能够对先生的网站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支持,给大家一些思想上的启发,另一方面我也希望通过交流,使自己的思想以及表达能力得到提升。因为我觉得有深度的交流和探讨,是验证认知体系最好的方式之一,人的思想和认知,通过无所顾忌的表达,以及倾听各方不同的意见和建议,才能得到深层次感受和理解,这是单靠自己思考完全不能体会的。而且因为时间关系,我在这里所阐述的哲学理论,绝对不是完美,肯定有大量的遗漏和缺陷,有待进一步的论证。但我还是鼓起勇气,用我自己不太成熟的表达能力和大家分享。说出来大家不要嘲笑,我的中文其实从初中毕业到美国之后,都是我自修的,我知道自己有很多读音、词义理解方面的错误,在这里我衷心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另外我的节目由于哲学性比较强,而且我的中文词汇相对匮乏,很多找不到特别准确的词汇来表达我的意思,于是我可能会自创一些词汇,或者对一些常用词汇进行特殊的定义。比如真实认知体系的定义不同于事实,逻辑认知的意思也不同于逻辑,如果大家没有按照我的特殊定义进行理解,可能会对文章想表达的意思产生不必要的误解。当然,我依然希望尽可能提高节目的质量,严谨的论证自己的观点,逐渐向先生的节目中所体现的水平看齐。因此,为了便于大家的理解,我后面会尝试用写学术论文的方式,将这些定义专门列举在文稿的最后。大家在收听或阅读我的文章时,如果感觉遇到理解上的偏差或困难,可以自行查询。

对于上一期关于真实认知体系的节目,有一些质疑引起我更进一步的思考,在此,我想对这些提出质疑的朋友表达感谢。先做一个更正,有位朋友指出我引用论语中的那句话的最后半句,应该是“是知也”,这个“知“通假智慧的”智“。另外,有几为朋友都表达出,对于如何区分认知中虚构和事实感到困惑。其实我在文中已经提过,虚构认知本身就是真实认知体系中的一部分,逻辑认知本身也就是虚构和事实无法分清的认知。我完全不否认人在正常思维中,要想对问题能够做出结构性、整体性的理解是必须虚构一部分认知的。因为纯粹的事实认知往往碎片化严重,缺少连贯性。因此,我的建议是,大家只要意识到自己的认知具有虚构的部分,不要轻易武断的认定其真实性,就已经很有智慧了。真实认知体系对虚构部分的排斥,不需要刻意,因为这种排斥感会在其正常运转时,自动出现。

那么,真实认知体系的对立面究竟是什么呢?或者说是否存在另一种认知体系会对真实认知体系造成根本性、结构性的破坏呢?我的回答是“yes“,这种认知体系就是我今天想和大家进一步分享的”妄想认知体系“。我认为这种体系大量甚至普遍地存在于当今中国人的认知和思维中,我们看到的很多怪相、切身体会的很多社会问题,都是源自于这样的认知体系。同样是体系,妄想认知体系也是由认知构成的,而这个体系中有且只有一种认知,即妄想认知。我个人对妄想认知的定义为:真实性被错误心理认定的认知。请各位注意,这里的关键在于真实性被错误认定,和认知本身的内容以及实际真实性没有关系。在上一期的节目中,我描述虚构认知的时候,说过,将虚构认知和事实认知相混淆是极其危险的。我们都知道认知是人处理所获信息的心理功能,因此我们所说的这个妄想认知也可以被理解为,由于心理问题导致的错误信息处理结果。而比错误处理跟可怕的是认定,也就是人在处理信息的时候,内心并没有意识到错误或者是不愿意面对错误,反而坚定的认为是正确的。这样的认知形成的体系就会对真实认知体系产生颠覆性的影响,因为我们会发现妄想认知对于真实体系中的每一个部分都具有替代性,也就是说妄想认知体系下人可以把非事实认知认定为事实认知,也可以把事实认知认定为非事实认知,甚至可以认定未知不存在,这样真实体系下的逻辑结构和基本原则自然也就失效了。而妄想认知体系的最终形态是彻底代替人原本的真实认知体系,演变为一种真正意义上的精神疾病——妄想症。

那么,人为什么会出现甚至倾向于,对认知真实性做出的错误判断呢?这样的判断是基于什么样的心理条件呢?这两个问题就涉及到,妄想认知的成因和心理动机。机缘巧合,我在大学时期阅读心理学著作的时候,第一次遇到妄想症,就对其产生的了极大的兴趣,一直研究至今。当前学术界对于妄想症的成因还没有准确的了解,但是达成的共识是,这种精神疾病,和很多其他心理疾病,例如精神错乱、狂躁症、抑郁症、以及一部分精神分裂症不同的是,与人体的生理因素关系不大,基本上可以肯定,只与人的心理因素相关,因此通过药物和其他传统方式进行治疗,只能对妄想症衍生出的其他精神疾病有效,但无法影响妄想症本身。通过研究人们发现,妄想症患者内心中,通常存在对某些经历或某些“错误观念“的极度恐惧,即使最高明的心理医生也不能触碰。这种恐惧痛感极强,以至于患者必须通过隐藏和放弃自我的方式,来减轻痛苦。最终导致患者本人选择性的忘却了痛苦的根源。唯一能够相对改善病症的方法,是在人进入重度妄想症之前,让患者和最信任的人进行充分的交流。由此,学术界的推论是,造成妄想倾向的主要因素是习惯性的精神压迫,也可以理解为妄想症,是人长期受到恐惧、威胁、压力等精神压迫,却缺少有效的调节渠道,所造成的一种心理习惯。不同于一般即可产生的恐惧和不安全感,这种习惯性精神压迫感或者说妄想倾向,往往是从儿时就已经形成了,和早期人所处的家庭、教育、社会、文化等外在环境息息相关。而家庭教育或者是家长给孩子带来的影响是最直接,最深刻的,这就和虞超先生说的,家长对孩子的伤害是不可估量的。当家长剥夺孩子表达观点、为自己错误辩护的权利,当家长以恐吓、不讲理作为教育的主要手段,甚至因为自己的惰性和傲慢,拒绝和孩子进行深层次的交流,那么随着孩子的成长,妄想倾向的人格将会在在他们的内心中留下永久的印记。同时,我更不赞同一些中国家长对孩子放任不管,甚至将孩子扔给他人照顾的教育方式,比如全权由爷爷奶奶代理,这种方式是前者的另一个极端。要知道父母是孩子安全感的主要来源,没有父母在身边的孩子,就缺乏最基本的安全感,这是一种更痛苦的精神压迫,比前者的危害更大。要想教育好孩子,父母首先要在孩子的身边,并通过虞超先生所说的自我教育和诚心、深度的交流帮助孩子塑造没有精神压迫的正常人格,这样才能远离可怕的妄想倾向。

下面我想把我自己对妄想认知体系的基本结构以及运行模式和大家一起分享。和真实认知体系不同的是,妄想认知体系的根基不是事实,基本原则也不再是事实不可撼动。长期、强力的精神压制,一般先会让他们产生两种极端的人格,一个是对某些人性中固有的需求抱有超乎寻常的渴望,比如性、占有欲、食欲等等,但他们又不得不在人前隐藏这些欲望,而欲望在他们的内心却逐渐生根发芽,直到彻底掩盖其他人性需求。第二种人格,缺乏信任感的敏感性人格,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自卑感。为了减少对自身的伤害,他们通常会以虚伪的面目示人,以求他人无法看清自己的内心实际的“软弱或罪恶“,极力表现的和正常人一摸一样,甚至超越正常人,在某些特定的道德领域,他们会表现出超乎常人的坚持,比如短暂表现出超强的意志力和勤奋。当他们真的能够在某些方面取得优势,尤其是心理优势的时候,自卑就会转变成自负和嚣张。但又因为自身的能力通常是有限的,通常那种优势不能够持久,于是在力所不能及的地方,他们为了能够继续保持自己的心理优势,就只能通过掩盖甚至伪造事实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超强的自卑感,还让他们尽可能的封闭自己的思想和人格,难以用真实的想法和他人进行正常的交流。同时,即使没有目的的交流或带有明显善意的建议或指导,只要触碰到他们认知体系的核心,都会很容易被他们当成恶意中伤,从而产生内心的扭曲和仇恨。仇恨让他们的眼中只有敌我,没有人性。”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毁灭型心态由此而生。并给了他们做事彻底不讲原则,不择手段的理由。这两种人格交汇,加上习惯性的隐藏自我和口是心非,会导致更加可怕的结果,就是让他们难以分清虚实,且错误的认为,事实很可能也是虚构的,是可以被支配的,因为支配事实真相能够毁灭证据,让他们成功掩盖罪行,逃避惩罚。红楼梦开篇的那句判词就非常贴切的形容了这种心理状态,”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对于妄想者来说,支配事实真相必定要靠能够压制他人的力量,这种力量通常包括,智商、情商、身体素质、金钱和政治权力,而这些正是妄想认知体系到了最终形态后,妄想者最为推崇的东西。在真实认知体系下最为重要的事实,在妄想认知体系下反而变成了,达成其内心目的的工具。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和妄想症患者接触的,如果接触过,就应该不难体会到他们是如何轻易的根据自己的目的伪造事实的,他们思维转换之快简直让人叹为观止,前一秒说过的话,后一秒就可以全然不认。这和真实认知体系下的人,编造一条谎言,完全是不一样的心理过程。因此,我的总结是,在妄想认知体系下,是没有谎言或者虚构认知这种概念的,因为在他们眼中编造的事实也是事实。因此,我把说谎的境界分为四个等级,第一个等级是说出来自己不信,别人也不信;第二个等级是自己不信,别人却信了;第三个等级是,自己信了,别人也信了;最后,最可怕的境界就是,别人都不信,自己却信以为真。最后这两个境界,就属于妄想认知体系了,而最后这个境界会让妄想症患者做出无数他们自认为高明之极,却用常理无法理解的愚蠢决策。

妄想症的治疗目前属于精神病学最难以解决的课题之一,其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前期妄想倾向不易被察觉,因为具有妄想倾向的人习惯于隐藏自己的真实内心,伪装的和其他没有明显的不同。二是妄想者对于尝试治疗他们的人会产生强烈的敌意,不会像由生理因素引发的精神病患者那样,在病情缓解之后,能够主动配合治疗。而当妄想认知体系彻底形成之后,要不会直接引发其他更严重的精神疾病,要不会将这种人推向权力的巅峰,大幅降低他人以及社会影响他们决策的可能,这时他们会选择对自己曾经的“敌人”和“不公正的待遇”,做出毁灭性的打击。这种你死我活复仇心态,最终导致周围的人甚至整个社会陷入无穷无尽的灾难。我们要记住,妄想者对权力的追求源自于他们认知体系的本质,这种动力要比真实体系下的人要强得多,在追求权力的道路上,妄想者会比普通人更加执着,对于权力的运用,他们也会比正常人更加无所顾忌。他们甚至会强迫周围的所有人一起陷入妄想认知体系,所以我们会看到患有妄想症或者具有妄想倾向的人,教育出来的孩子通常也具有很强的妄想倾向。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妄想认知体系对于真实认知体系的破坏有多么可怕。而在这种认知体系下,包括中庸、自由、民主在内的任何一种基于真实认知体系下的思想,都是不可能正常运行的,因此这才是我认为需要真实认知体系下的人们应该坚决反抗的。

依照对于妄想认知体系的认识,去看当今的中国,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一种不寒而栗,毛骨悚然的感觉呢?而要想杜绝这样的认知体系在我们的内心生根发芽,我们只能从孩子的教育开始做起,想摆脱自己内心的恐惧,用最坦诚的方式自我教育,面对我们的孩子。请记住,真实认知体系本来就存在于每一个孩子的内心,只需要维护,而不需要强行灌输,孩子们内心的那股宝贵的真诚,也是每一位中国人找回自我,恢复真实认知体系的关键。

好了,今天我的节目就讲到这里,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在下一期的节目中,我将会对妄想认知体系下的社会,进一步谈一谈自己的看法。敬请期待!

 

 

特殊名词定义:

妄想认知:真实性被错误认定的认知。

妄想认知体系:真实认知体系的对立面,仅由妄想认知组成的认知体系,对于真实认知体系具有破坏性和替代性。

53 thoughts on “驚風堂漫谈中庸(3):精神壓迫與妄想認知體系(20180526)

  1. saga

    还有更可怕的:被迫害妄想症。权力是加重病情的毒药,越是爬的高的人中毒越深。斯大林发动大清洗和毛泽东发动文革莫不如此

    • 惊风堂

      您說的不錯,獨裁者多數都是妄想症患者。不過其實我的本意還是通過妄想癥的特徵和科學解釋來嘗試理解人普遍存在的妄想認知,就如文昭先生所說的雖然對熟人沒有達到妄想症這麼嚴重,但妄想認知和妄想認知體系會嚴重阻礙真實認知體系的運行,最終讓中庸思想無效甚至錯誤運行。謝謝!

  2. jasonliu2019

    惊先生:
    妄想认知和真实认知组成认知体系。
    正所谓:假作真时真亦假 有为无时无亦有
    即: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为知也。
    望思之。

    • 惊风堂

      實在抱歉,我來這裡發表言論的目的是為了學習和討教,自然不能也無意和文昭先生的水平相比。如果我的觀點和表達有任何不妥之處,還請PALERMO兄海涵。

      • qingbei0418

        多谢惊风堂兄总是坦诚、随和地与我们分享您的真知灼见,相互交流,受益良多。楼上那位连尊重人家的劳动都不懂,还请不要影响到您的心情。

      • 惊风堂

        十分感謝您的支持。這位PALERMO仁兄一直挺支持我的,可能是最近心情不太好吧,哈哈。而且,我的觀點本來就有很多地方需要提高,出現批評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一點不介意。請放心!

  3. lixaoxu

    首先向惊风堂先生表示感谢。对于今天的话题我说说我自己的看法。最近刚刚读完《1984》这本书,您今天的观点让我想起了书中温斯顿和奥布莱恩关于2+2=5的那段对话,奥布莱恩在党所灌输的思想下坚定的认为2+2=5,并且强迫他人接受这个现实,在奥布莱恩的眼中,2+2=5就是真实的认知。而当温斯顿说2+2=4时却深深的触动了奥布莱恩的愤怒与仇恨。我想这就是您说的谎言中最可怕的境界了吧,别人都不信,自己却信以为真。另外我还想到了一个例子,就是当下中国人所认知的丈母娘推高中国房价的说法(也有人认为供需关系推高房价)。在当下,中国的房价已经是媒体炒作政府操纵的产物,早已经不可能是丈母娘和供需关系所能决定的了,然而却有还多人还偏偏认为丈母娘和供需关系推高了中国的房价。我想这就是您所说的说谎的第三层境界,自己信了,别人也信了。我所想表达的是:当谎言说的多了,相信的人多了,那么谎言也就在这部分人当中成了真理,从而也就成为了自己认知体系的一部分。而最为癫狂的状态就是不允许他人来挑战这种“真理”。
    当一个人或者一群人把错误的,不存在的,违背常理的观点当成“真理”的时候,妄想认知就形成了。不知道我所说的对不对?还请惊风堂先生和各位指教。

    • 惊风堂

      其實最後那種說謊的境界主要是說謊者根本沒有意識自己在說謊,已經到了虛實不分的程度。我自己見識過一位典型的妄想症患者,他真的是如同活在另一個世界的人,隨時隨地的根據自己的需要編造事實,並且信以為真。無論別人如何出示證據都不能改變他的認知。

      另外,我也在讀1984,感觸頗深啊。

      謝謝您!

  4. JuliaWang333

    前2集沒太聽懂,這一集開始喜歡聼了,以前一直不理解那些把自己國家的人民禍害的連飯都吃不上的獨裁者怎麽還好意思戀權不下台,他們就屬於極端的妄想症患者吧?!昨天看到這篇文章:周恩來是同性戀?內幕照片曝光(視頻)http://www.ntdtv.com/xtr/b5/2018/05/26/a1377291.html 難道佔全世界半數以上人口的共產主義受害者都是被一堆瘋子害的嗎?

    • 惊风堂

      中共這種政權體系下的核心成員是必定長期遭受精神壓迫的,那種多數人一起進入妄想認知體系,對每個個人的精神壓力都是巨大的。再加上共產黨特有的叢林法則,所有處於權力高層的人無時無刻不處於被人取而代之後殺人滅口的恐懼中。要說那裡面有哪些人沒有嚴重的妄想傾向而沒被很快清除,才真是怪事啊。

  5. lcn7856

    我住台灣,這是我有興趣的議題,感謝分享。
    妄想亦稱偏執:
    除了關係妄想,多數的妄想是基於其”信念”。所以可以從此處理解起。
    該過程是凡與其信念不符的客觀訊息將被其忽略、扭曲或否定。
    其實”選擇性的相信”也是人性的一部分,差別於正常人願意隨看到證據修正,而他們沒辨法。

    • 惊风堂

      其實很多正常人也會有一些特定的妄想認知,比如認為周圍環境特別髒,對於兒時被強行灌輸的一些觀念存有潛意識下的服從。比如我就看過一位深信食物冷熱可以影響人體寒熱屬性的長輩,真的可以在吃完冷東西後感到渾身不適,甚至頭暈嘔吐,結果去醫院檢查完全沒事。這種現象在人類社會中真的是非常普遍。謝謝!

  6. jiangnd

    精神疾病是非常恐怖的,但是界定和诊断还是比较困难的。即使是肢体的疾病有理化检查,也有很多的分型。心理疾病更加难以判断了。如何界定人类的行为不是道德上的缺失,而是一种少年受教育上的偏差呢?对于成年人的妄想,如何面对呢?
    也许,只有信仰才能够得救吧。

    • 惊风堂

      重症妄想症目前確實是沒有辦法扭轉的,主要還是由於病人完全抗拒治療。我對妄想認知的認知源自於自我認知、閱讀關於妄想症的學術論文和親身體會的確診案例,我此文的原意是想通過對妄想症的認知去推測妄想認知體系的成因和人格特點,並希望探討具有妄想傾向但還沒有徹底形成妄想症的人如何擺脫妄想認知體系,恢復到真實認知體系中。

  7. sunshining

    非常高兴再一次听到惊风堂先生的高论。或许惊风堂先生在语言表达方面还是不像文昭先生那样更容易让人听懂,但只要认真仔细地听,还是能够大致明白您的意思,并帮助我印证及解释了自己很久以来的一个猜测:毛泽东是个心理疾病患者。我从很久以前就已经脱离了对毛泽东的简单仇恨情绪,而开始了对他深入理解的升华,其中一个主要的猜想就是他会不会是一个严重的心理疾病患者或是精神病人。现在惊风堂先生的论证更让我豁然开朗,毛其实就是一个严重的妄想症患者嘛!我觉得从这样的角度去理解毛,相对来说比较深入与客观,比简单粗糙地判定他是坏人、恶魔要理性得多,也真实得多。而且也更进一步地证实了我的一个判断,那就是把中国从一九四九年以后至今所受的一切恐怖与灾难简单地归咎于毛一个人,是不对的。试想,可以让一个疯子荼毒祸乱几十年、贻害成百上千年的国家和民族,难道自身就不存在严重的问题吗?

    再一次由衷感谢文昭先生以及惊风堂先生,你们的评论犹如醍醐灌顶,对于生活在时刻都可以让人感受到窒息与苦闷的中国大陆的我而言,这种感觉弥足珍贵。而且,你们不时发出的警诫也在提醒我,挖掘并纠正自身存在的问题,以求逐渐进步。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永远保持一颗对未知谦卑与敬畏的心,既不自傲也不自菲,砥砺前行。君子博学而日参省乎己,人不知而不愠,或许这些谆谆告诫正是先人在提醒我们后人不要陷入认知障碍、罹患妄想症,宛如夜空中遥远的星星,光芒虽然微弱却隐约可见,需要我们用心去体会这一缥缈的光辉吧。

    • 惊风堂

      我這個中庸系列的本意,就是希望和大家一起思考和探究中庸思想本質,我目前的規劃是很長的,後面還有大量的內容和細節,而由於時間關係我只能這樣一點一點的講。不過,我自己覺得通過這三期節目,基本闡述了我本人理解和堅持的思想架構,三期以及以後更多期的節目一起看可能會理解的更好。當然,肯定不能得到每個人的認同,能給大家一些思想啟發就好。我甚至更期待針對我節目,有質量的批評和質疑,而不是只停留在簡單的對錯評判上。

  8. songbo2010

    1.我很赞同惊风堂先生对于“妄想认知体系”危害的描述,并且很受启发:习近平不就是这样一个“妄人”吗?他已经达到了谎言的第四重境界,并且正在权力的巅峰,危害着亿万人的生命和自由。不过,对于这种认知体系的成因,以及“学术界”对这一问题的认识,我有非常不同的看法。

    2.对于妄想症“与人体的生理因素关系不大,基本上可以肯定,只与人的心理因素相关”的“学术界共识”表示怀疑。以下来自维基百科词条:
    The cause of delusional disorder is unknown, but genetic, biochemical, and environmental factors may play a significant role in its development. Some people with delusional disorders may have an imbalance in neurotransmitters, the chemicals that send and receive messages to the brain.
    对于(和许多疾病一样)病因尚未明确的疾病,“基本上可以肯定”,“只与”人的心理因素相关,这一观点,让在大陆神经内科执业的我感到十分震惊:这种涉及发病机制的确定性,在关乎人类健康与生命的医学界,我很少见到。

    3.与惊风堂先生了解到的学术界不同,我在对于社会心理学的浅显了解中,发现这种曲解事实的“认知失调”,或者“心理防卫机制”、“一致性理论”是普遍存在的,这些错误认知方式的存在,似乎并不依赖于“习惯性的精神压迫”,而是“自然而然”地存在与大多数人的认知中,需要被追求智慧的头脑识别并消除其不良影响。

    • 惊风堂

      謝謝您精辟的質疑和反駁。有一點您說的沒錯,我在文中也說了,妄想症確切形成過程和準確成因(包括心理和生理),還不能確定。

      對於妄想症在wiki上的解释,我是非常熟悉了,因为我就是从那个解释开始研究的,但我通过阅读最近几年发表的学术论文,发现对妄想症最新的认识已经比wiki上面发展了很多。比如wiki上面的分类就有問題,目前很多案例都表明,多数妄想症患者都是综合性的,也就是说患有自大妄想症的人很可能同时患有所有其他类的妄想,像被迫害妄想、情感妄想。而哈佛医学院最新的论文上说,妄想(delusion)确实往往都和精神压迫(stress)有关。

      另外,我也諮詢過一位美國專業的心理學醫生,他也有同感,就是如果排除其他類型的心理疾病,單看妄想症,他所遇見的輕度妄想症患者,都是早年受過較強的精神壓迫,這種精神壓迫形成的潛意識的恐懼感,很可能是妄想症的主要成因。重度沒有被治癒的案例,很難獲取真實信息。當然,您如果有更具備說服力的事實可以證明兩者沒有聯繫,我會非常樂意採納,對我自己的觀點進行修正。

      我這篇文章的主題是妄想認知體系,還不是妄想症。下一期的節目我想就妄想認知體系佔主導的社會形態,以及這種社會形態如何進一步加深個體的妄想傾向,繼續和大家討論。謝謝!

      • songbo2010

        谢谢您认真而坦诚的回复。
        可能我之前没有表述清楚,我的观点是:
        1.妄想等精神疾病,不可能与生理因素无关,而“只与”心理因素相关。

        2.精神压迫和妄想具有相关性,目前医学界的治疗情况也不尽如人意,我也完全赞同。我只是说,在精神压迫之外的条件下,这种“偏离事实”的认知,也是广泛存在的,它比我们想象中的更普遍,更像是大脑“自带”的功能——我们的大脑天然倾向于“妄想”,而我们读书学习,获取智慧的目的,正是让我们的认知回归事实本身。

        附上一个链接,关于我们大脑自带的“曲解事实”的功能: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cGurk_effect

        对于我之前表述不清给您带来的不必要的误解,深感歉意。同时我发现,在大陆我养成的网络辩论习惯,是十分情绪化的,在这样一个大家认真且平等交流的平台,我会努力改正。

        • 惊风堂

          您好,我並不是什麼飽學之士,來這裡就是為了學習,和大家一起交流思想,請您放心對我的觀點進行反駁,而且我覺得您的表達很清晰,並沒有很情緒化啊。

          對於您關於大腦曲解事實的觀點,我覺得應該更貼近我上一期節目中真實認知體系下虛構認知的範疇,屬於人對事實認知自然或被動產生的偏見或者幻覺。嚴重一些可能發展成其他類型的精神病,例如精神錯亂,精神分裂,這些精神病也有幻想成分,但和妄想認知的形成機制有很大的不同。我諮詢的心理醫生一般只把沒有受到任何強烈精神刺激(比如戰爭或災難),沒有明顯身體或基因缺陷(比如先天腦畸形,先天性精神病,內分泌失調等等)下的人在正常心理條件下,違背事實的認知,歸位妄想的範疇。而且妄想症患者或有妄想傾向的人一般思維是沒有問題或障礙的,比如毛、斯大林這些獨裁者,很明顯沒有證據顯示他們患有其他精神疾病,除非在特定情況下基本和正常人一樣。但從他們的為人處事和政治策略來看,又完全滿足妄想症的條件。

          總之您所說的和我的意思並不衝突,如果您覺得還有任何疑問,請儘管提出一起討論。謝謝!

          • songbo2010

            您好。
            关于第二点,似乎是我们对词语定义的理解有不同,现已澄清。
            那么,对于妄想症“只有”精神因素参与,完全没有生理因素致病这一点,我仍旧是不认同,或者,不理解您的表述。
            比如,脑细胞之间神经递质极其受体的异常,是否算“生理因素”呢?
            我认为应当算,并且,那正是我们研究某种疾病以及大脑功能的重点。“只有”精神因素导致的疾病,在我的认知体系里,可以说是“不可能”存在的,因为精神症状本身一定是脑细胞功能异常,而功能异常必然有分子层面,也即“生理学”层面的改变。
            另外我认为,依据现有的科学研究水平,难以确信这种生理学改变“只与”精神因素有关。对于发病机制尚未清楚的疾病,这个“只有”,我认为会造成误导。

  9. OLOB

    说得太好了,特别是:“请记住,真实认知体系本来就存在于每一个孩子的内心,只需要维护,而不需要强行灌输,孩子们内心的那股宝贵的真诚,也是每一位中国人找回自我,恢复真实认知体系的关键。”

    • 惊风堂

      謝謝您!我覺得我這個真實認知體系和蕭茗女士的道德直覺本質上是一回事。以後還會有更多內容分享,敬請期待!

    • 惊风堂

      謝謝您的回復,其實哲學思想證明起來比較困難,隨便舉例反而容易讓人感覺以偏概全。不過我會在後面逐漸展開的話題中和大家分享一些實例的。

  10. Ohanabatake

    谈中庸,却说妄想。耐人寻味。到底什么是妄想什么不是妄想?什么是事实?什么不是事实?谁来判断?他人?还是他自身?自以为是的性格和妄想认知有关系吗?妄想认知只是有害无益吗?
    带着这些问题继续关注。

  11. val

    您说的挺好的,我喜欢,听到最后联想到中国,确实有种让人毛骨悚然的畏惧感。

    我其实想引申一个问题,咱先撇开教育下一代的事儿啊。
    就千百年来,您认为中华民族的民族性格有改变过吗?我们对于权力的畏惧,和大多数中国人却又希望自己成为核心权力的一员,我们千百年来主张和平,却又要干倒台湾。我们说我们特优秀特自豪特爱国,但我们心里又暗暗羡慕那些出国留学的人(我还是学生)。

    您觉得这种矛盾会让人陷入妄想的怪圈吗?

  12. zkl5288

    真的差,讲了那么多假大空,能不能回归一下现实?这体系那事实,全是一些虚词,每个人听了以后脑海里映射出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感觉最好讲两分钟概念然后举一个例子,自己做一做实验验证一下,不然全是空谈,飘在空中

    • jiansong

      说话的戾气真的重,作者那么用心的论述,被你一句话否定。先用心看完,努力查证后,再提出真诚的意见和建议才是正确的做法。

      我想作者之所以没有用大量的事实论证,是因为作者是站在对这个问题有一定的认知的人群的基础上,而不是对此概念一无所知的人的基础上论证的。

      你应该先把作者之前的论述全部看完,在来看这篇,这样就不会有很大障碍。

  13. babyrush

    惊风堂先生好,看了你的关于认知的两篇文章,让我豁然开朗。
    能否请问身边朝夕相处的人有妄想症,完全无法沟通,让我痛苦不已。该如何与之相处?

  14. babyrush

    惊风堂先生好,看了你的关于认知的两篇文章,让我豁然开朗。
    能否请问身边朝夕相处的人有妄想症,完全无法沟通,让我痛苦不已。该如何与之相处?

    • 惊风堂

      我身边也有特别典型的妄想症,除了保持距离,尽量避免其伤害自己,我也不知道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不过如果自己有妄想症或者妄想倾向,还有办法的,我会在后面的节目中,单独拿出一期来谈这个问题。谢谢!

      • babyrush

        非常感谢你的回复,
        非常喜欢你的节目,请一定坚持下去。
        不要在意负面评论,可能稍微加点浅显易懂实际举例,会让你的节目更受欢迎!

  15. yewgarden

    谢谢惊风堂先生的文章,听来颇有收益。只是最后四个字似乎有点突兀,我以为“敬请关注”比较好。?

  16. maeve9319

    很有见地,但感觉不够通俗化,做传媒,有很多人做到深入浅出,比如梁文道,比如文昭,愿先生更上一层楼

  17. Qin

    哈哈,怪不得習的言行讓人覺得老是出乎意料之外,從邏輯上去理解他還的確頗費思量 … …
    哦,原來是妄想症症狀!高見!

  18. z

    惊风堂先生,我感到自己也有妄想倾向,想多了解一些妄想症相关的知识,能否指教一下可以读哪些资料?感谢!

  19. mfwglfd

    我的舍友就是妄想认知体系,她是一个美国人,但她从小在台湾的重男轻女家庭下长大(这大概是文章中的长期精神压迫)。她就有文章中出现的好多症状,比如前一秒说的事实,后一秒就否认,然后会很肯定的说,是别人的错。
    我从小在大陆长大,但家里和学校教育都告诉我要真诚待人,追求真实的事实,所以对于很多无法认知的社会现象,我因为缺乏事实而自动归类为未知,等待有一天能够补充空白。
    就像先生所说,自我认知的体系不会因为地位高低而有所差别,形成良好的自我认知体系不易,所以我很珍视在大陆的这些朋友。之前一直没有站在理论的高度上看待我们和他人之间的不同,谢谢先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