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超教育隨筆(3):高質量的問題帶來高質量的答案(20180519)

音頻下載

其實我從小到大都是差生。我是人大附中初中子弟班的,高中是人大附中二部。所謂子弟班,就是放牛班。高二最後一次期末考試,我全班第三十五名。高三努力一年,上了清華,然後在清華又是差生。其實我剛上高三,17歲就明白了:1. 準備高考,我在浪費生命;2. 我要幹掉的,就是我身邊同學。但是我沒選擇,只能拼。這個教育制度摧殘太多太多的人。

1990年7月7,8,9三天(所謂黑色高考日)之後,9日下午考完試,對考分心裏有數了。我知道自己能上清華了。我心中一片麻木,一絲高興都沒有。只有空虛,還有對同班同學的同情。上高三後,我的名次在全校一躍超過220多人。他們也努力,也聰明。但是我要上清華。他們就得和我對陣。表面上看因爲他們意志不夠堅定,神經不夠堅強,或者不如我聰明。但是我覺得他們,包括我自己,都不該在這樣的考試中浪費生命。

很多時候我們得到一些東西,是因爲命運好,不是因爲我們有多麼聰明能幹(盡管我們的確聰明能幹。這些天賦、性格,其實也是命運)。我回顧過去,遭過那些罪讓我能明白好多人受罪,因此我能同情他們,有能力理解和同情,我想這也是我的幸運。這是說了點自己的事情。

我和兒子談了這麼幾個問題:中國的教育體制實質,他、老師在這個體制中的角色,中國教育的目的,中國考試的目的,在這種體制中,兒子的目標應該是什麼,手段又是什麼。

我問兒子:“你考試成績爲什麼那麼差呀?”“因爲我學習不好,那些題就都做不出來。”“你怎麼學習不好了?”“我全班倒數第二,平常作業也不會做。這不就是學習不好嗎?”“我問你爲什麼成績差,你說因爲學習不好;我問你學習怎麼不好,你說因爲成績差。你等於沒有回答我呀。”

兒子不知如何回答。
我說:“你不知道自己並不知道答案,對吧?”他說:“嗯”。

“所以兩件事極其重要:1. 提出高質量問題 2. 知道自己不知道什麼。以後我會反覆向你示範如何提出問題,什麼是知道自己不知道。”兒子說“好”。

我問兒子,“你見過三個蘋果嗎?”“見過。”“三個梨呢?”“見過”“三張桌子、三把椅子?”“都見過。”“你見過三嗎?”“什麼?”“你見過三嗎?什麼尺寸?多重?顏色?氣味?”“嗯……沒有。”

“自然界中有蘋果、梨,人製造桌子、椅子,但是自然界和人造物中,都沒有三。這個東西只存在於你的思維中。看不到、摸不著。”“嗯”“人生下來什麼都不懂,是通過逐漸認識周邊事物才慢慢形成思維。按理說,應該是用看得見、摸得到的東西,描述那些看不見、摸不到的東西。為什麼會用一個看不見、摸不到的東西,來描述成千上萬看得見、摸得到的東西呢?三個蘋果、三個梨、三張桌子,你可以說出一千種不同的三個XX。”兒子想了很久,說“為什麼呀?”我說,“先不說為什麼。你提出過上面的問題嗎?”“沒有。”“為什麼沒有提出過?這個問題,比前一個問題的答案更重要。”

我問兒子,“中文裡面有十,英文裡面有ten,羅馬數字裡面有X,都表示10,是吧?”“嗯”“可是阿拉伯數字,就是印度人傳給他們的那套計數辦法,裡面沒有十,他們的十,是用1擺在0的左邊。”“嗯”“這裡面有兩件事很奇怪。”“第一件,他們的計數法裡面有0。我們一般認為,數字用來描述世界上的東西,比如一個蘋果,一個梨。這個0是用來描述什麼?是用來描述無。”“問題是,這個世界上存在無嗎?任何一個你能提及的事物,都是有,這個世界哪裡來的無啊?0到9,十個數,0佔了十分之一。這種計數法的發明者,他想到把十分之一的數字拿來表達無。而且放在第一個。這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嗎?”“……”“老子說,天下萬物生於有,有生於無。老子還說,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我的問題是,有怎麼會生於無呢?”“……”“第二件奇怪的事,是從印度傳出來的計數法,把1擺在0旁邊,表達10。它用位置表達一個數字的的weight,就是權重。而其他表達法,比如中文三百五十一,英文three hundred and fifty one,都是用具體的文字,表達他前一個數的權重。發明這個辦法的人是怎麼產生這個想法的?”“……”

“不知道答案沒關係。我也不知道答案。也許這些問題,本來就沒有答案。但是,你從來沒有問過這些問題,連想都沒想過,對嗎?”“是的”“為什麼?”“……”

“你知道我怎麼看待學習、教育嗎?”“教育的核心,在於自我教育,所有外在的學校、課本、師長的教導,給你的是提醒、喚醒。所有那些最有價值的東西,是你通過讀書、思考、反省、實踐,自己得到的。學習是自我教育的手段。其根本在於,以高質量問題為引導,釐清知與不知的邊界。這就是我理解的學習。”“上面的問題,你從來沒有問過,連想也沒有想過。同時,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什麼。”“你一再說,自己考試成績差、學習不好。這都是學校、老師,灌到你腦子裡的說辭。”“你成績差,我知道了——你卷子上的低分,還有滿卷子紅叉,告訴了我。”“你學習不好——我的問題是,你學習過嗎?”“永遠要提出高質量的問題。它能帶給你高質量的答案。”

我很少替兒子解決作業上的問題。主要就是和他聊天。他也高興,我也高興。兒子很愛和我聊天。我說的話他此前從來沒有聽過,覺得非常新鮮。他說:“爸爸給我打開了一扇通向新世界的門。

時光飛快。他對數學興趣逐漸增大。他知道數學是一種有效描述世界的手段。他願意用不同的方法認識這個世界,還有自己。在芝加哥,我接送他往來於數學聯盟的興趣小組。路上他總是興奮地告訴我,今天他有什麼獨特的想法,解決了什麼問題。我微笑著一邊開車,一邊有一搭沒一搭地發表些自己的看法。他有時拿一些題考我,我一般能解出一個大概。一次他給我一道幾何題,我實在想不出來。我問,你說怎麼解?他說出的解法讓我目瞪口呆。我好像一下回到自己十五六歲,那時我在人大附中和那些國際奧林匹克金獎選手一起參加數學訓練。他們的思路如此新鮮而不同,我覺得自己一輩子也想不到。沒想到現在站在我身邊的兒子,竟給我這種感覺。

那天的驚奇和內心的安慰,到現在都記憶猶新。兩年半以後,兒子在芝加哥數學聯盟舉辦的競賽中,獲得“進階幾何競賽”的個人第一和團體第三。其中團體賽是他一個人對其他學校一群人。因為他們學校只有他一個人參加。再一年半後,兒子在美國高中升大學的ACT考試中,數學滿分。此前在他的高中,他已經不知拿了多少次數學滿分了。

Download 1
Download 2

42 thoughts on “虞超教育隨筆(3):高質量的問題帶來高質量的答案(20180519)

  1. 虞超

    這次節目,是文昭先生將我投稿的(三)、(四)合並刊出。文昭先生對有些原稿內容持保留態度。與文昭先生商量後,我將原稿貼在留言中。

  2. 虞超

    教育隨筆(三)

    在兒子一歲多的時候,我和太太不得不離開他。再次與他團聚,是將近十二年半以後了。這段時間,兒子是外祖父、外祖母帶大的。在我們和他相聚前一年多,外祖母檢查出肺癌晚期,不到一年,患肺癌去世。外祖父爲了照顧妻子,就顧不上外孫了。他所能做的,是在兒子上學的豐臺十二中旁邊租了一套房子,減少兒子上學回家路上的時間。兒子在學校初中受到霸凌,考試成績一塌糊塗,信心幾乎被徹底摧毀。他沉迷電子遊戲,手機裡存了一個多G的網絡小說(這是我幾年之後從他的《大學申請自述》中知道的)。上課完全聽不懂,下課把卷子揉得亂七八糟,上面全是紅叉。要求寫的作業經常不寫,自己已經喪失了信心,認為再也學不會了。課堂上被老師嘲弄,課下被同學欺負。數學、物理、化學、英語、語文,整體狀況一塌糊塗,從小把他帶大的外祖父憂心如焚。要求我和太太每天陪他寫作業到夜裡十二點。我對他說,“我能幫你。我是學習機器、考試機器。你知道什麼是考試機器嗎?”他說,“不知道。”

    我說,“在撂下微積分十七年之後,我找了本舊的大專微積分教材,用零碎時間翻了一個月。參加成人高等教育自學考試,成績是98.5。如果你每次考試成績都是九十幾分,你不過是個好學生而已。考試機器,是你考了98.5,但是心裡很懊惱,因為你想不出自己怎麼會丟了那1.5分。”

    “有兩種煩惱:一種就是你現在的煩惱,上課聽不懂、下課躲著我們不敢讓我和你媽知道今天你有什麼作業、第二天硬著頭皮去應付老師;另外一種,就是你為那1.5分而煩惱,你就是想不通自己怎麼丟了這1.5分。你想要哪種煩惱?”兒子說,“後一種。”我說,“那我幫你有後一種煩惱的可能。也可能到時你連後一種煩惱都沒有。”

    其實我從小到大都是差生。我是人大附中初中子弟班的,高中是人大附中二部。所謂子弟班,就是放牛班。高二最後一次期末考試,我全班第三十五名。高三努力一年,上了清華,然後在清華又是差生。其實我剛上高三,17歲就明白了:1. 準備高考,我在浪費生命;2. 我要幹掉的,就是我身邊同學。但是我沒選擇,只能拼。這個教育制度摧殘太多太多的人。

    1990年7月7,8,9三天(所謂黑色高考日)之後,9日下午考完試,對考分心裏有數了。我知道自己能上清華了。我心中一片麻木,一絲高興都沒有。只有空虛,還有對同班同學的同情。上高三後,我的名次在全校一躍超過220多人。他們也努力,也聰明。但是我要上清華,他們就得和我對陣。表面上看因爲他們意志不夠堅定,神經不夠堅強,或者不如我聰明。但是我覺得他們,包括我自己,都不該在這樣的考試中浪費生命。

    很多時候我們得到一些東西,是因爲命運好,不是因爲我們有多麼聰明能幹(盡管我們的確聰明能幹。這些天賦、性格,其實也是命運)。我回顧過去,遭過那些罪讓我能明白好多人受罪,因此我能同情他們,有能力理解和同情,我想這也是我的幸運。這是說了點自己的事情。

    兩年半以後,兒子在芝加哥數學聯盟舉辦的競賽中,獲得“進階幾何競賽”的個人第一和團體第三。其中團體賽是他一個人對其他學校一群人。因為他們學校只有他一個人參加。再一年半後,兒子在美國高中升大學的ACT考試中,數學滿分。此前在他的高中,他已經不知拿了多少次數學滿分了。但他有時還經歷第二種煩惱。

    我和兒子談了這麼幾個問題:中國的教育體制實質,他、老師在這個體制中的角色,中國教育的目的,中國考試的目的,在這種體制中,兒子的目標應該是什麼,手段又是什麼。學習的實質是什麼,數學、物理是什麼;學習、受教育在人生中的角色是什麼等等。我是想到哪說到哪。

    我問兒子:“你考試成績爲什麼那麼差呀?”“因爲我學習不好,那些題就都做不出來。”“你怎麼學習不好了?”“我全班倒數第二,平常作業也不會做。這不就是學習不好嗎?”“我問你爲什麼成績差,你說因爲學習不好;我問你學習怎麼不好,你說因爲成績差。你等於沒有回答我呀。”

    兒子不知如何回答。

    我說:“你從沒問過自己‘爲什麼成績差’。你以爲‘成績差’的答案是‘因爲自己學習不好’。”“你不知道自己並不知道答案,對吧?”“嗯”。

    “所以兩件事極其重要:1. 提出高質量問題 2. 知道自己不知道什麼。以後我會反覆向你示範如何提出問題,什麼是知道自己不知道。”兒子說“好”。

    “現在我問你,你考試成績爲什麼那麼差呀?”“我不知道。”“恭喜你,你知道自己不知道了。我很高興。你已經向一個更廣闊的世界,邁出了一大步。”我停頓一下,讓兒子有機會思考我的話。我再次強調說,“不知道答案關係不大;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纔是最糟糕的。”

    “你成績差,是因為你經歷的所有考試,是專門用來砍人的。砍的就是你這種人:1.想從學校老師和課本那裡學到知識 2.只要考試成績差,就覺得自己學習不好。專門砍你這種人。因為你們是很好的底層奴隸的原料。這些考試的目的,就是收割底層奴隸。”

    “你以為你是個中學生,是嗎?你以為自己去十二中上學,是為了學習知識,是嗎?你以為那些考試,是為了檢驗你學習知識的情況,讓你知道你會什麼,不會什麼,幫助你更好的學習,是嗎?”“是的”“那你就全錯了。都不是。”

    “你覺得你是學生,對嗎?”“嗯”“你知道在中國有童工嗎?四五歲就得把細小的塑料珠子穿到髪卡上,做成珠花,在家庭作坊裡一天幹十幾個小時。稍微做慢一點,就挨打。打他的人,就是他親生父母。”“你知道在中國有童農嗎?七八歲就得幹農活,大太陽底下在地裡曬著。”“你看到街上被城管追得到處跑的攤煎餅的小販,拉扯著兩個孩子,滿面驚惶?他們的孩子早上三四點就得起來切蔥花,準備麵漿。他們是童商。”“你知道在西非的塞拉利昂、利比里亞,十二歲的孩子就得端著AK47衝鋒,用匕首割斷村民的喉嚨,他們是童兵。”“而你,是童學。工、農、兵、學、商。你是童學。”

    兒子幾乎目瞪口呆。

    我說,“我問你為什麼成績差,你說因為你學習不好。回答錯誤。”“你成績差,是因為你那些老師也被奴役。你那些課本,是專門編出來教傻瓜的。你的學校、整個中國教育制度,就是為了培養、塑造奴隸。你考試成績差,說明他們在把你變成奴隸的過程中,遇到很大的困難。”

    我說,“你過來”。兒子跟我走到能看見豐臺十二中的陽臺,我指著那所學校,“那是什麼地方?”“豐臺十二中”。我搖了搖頭說,“那兒是個養雞場。天天燈光照着你十八個小時,不停餵你飼料、逼著你嚥下去,逼著你下蛋。下蛋少了就把你拎出去,帶著羽毛就被機器碾成肉醬,成為高級奴隸的飼料。那兒沒有老師,只有飼養員。”“他們強逼你嚥下去的飼料,就是你每天學的那些加減乘除,他們要你下的蛋,就是你的高分,學校總體上的升學率。他們靠升學率收取高費用。你是被關在狹窄雞舍裡的奴隸,一天工作十八個小時,伸著脖子啄飼料,脖子上的毛都磨禿了。”“你和雞也有區別。雞的住宿、取暖、飲水、打疫苗,都是養雞場掏錢。現在你的住宿、取暖、飲水、打疫苗,都是家裡掏錢。”

    “你知道你的老師為什麼嘲弄你嗎?”“因為我學習不好。”“因為你影響他的收入了。他的收入,和你的考試成績是相關的。沒人在乎你學習好不好。”(後面我會告訴兒子,考試成績高低與學習好不好,是兩件事。)

    我問:“你考試成績差,知道他們打算怎麼對付你嗎?”“不知道。”“他們會把你逐入社會最底層。你最終會被碾壓成肉醬。此前你會勉強活著,不停地被人吸血和骨髓。你和你的老婆、孩子,會成為上級奴隸的食物。”“那我該怎麼辦?”

    我說,“我會教你考試技能。這是我要教你的東西中,最沒用的一部分。能讓你在集中營裡倖存的時間長一些。其他的東西你要仔細聽。”

  3. 虞超

    教育隨筆(四)

    我問兒子,“你見過三個蘋果嗎?”“見過。”“三個梨呢?”“見過”“三張桌子、三把椅子?”“都見過。”“你見過三嗎?”“什麼?”“你見過三嗎?什麼尺寸?多重?顏色?氣味?”“嗯……沒有。”

    “自然界中有蘋果、梨,人製造桌子、椅子,但是自然界和人造物中,都沒有三。這個東西只存在於你的思維中。看不到、摸不著。”“嗯”“人生下來什麼都不懂,是通過逐漸認識周邊事物才慢慢形成思維。按理說,應該是用看得見、摸得到的東西,描述那些看不見、摸不到的東西。為什麼會用一個看不見、摸不到的東西,來描述成千上萬看得見、摸得到的東西呢?三個蘋果、三個梨、三張桌子,你可以說出一千種不同的三個XX。”兒子想了很久,說“為什麼呀?”我說,“先不說為什麼。你提出過上面的問題嗎?”“沒有。”“為什麼沒有提出過?這個問題,比前一個問題的答案更重要。”

    我問兒子,“你知道十吧?”“什麼十?”“就是數字十,英文是ten,羅馬數字是一個大X,可能其他文字中還有幾十種表達。”“知道。”“當所有這些不同民族、不同語言的人,用他們的語言說出‘十’的時候,他們腦子裡想的都是那個可以描述十個蘋果、十個梨的,看不見、摸不到的思維中的那個概念。有了思維之後,用他們自己的語言表達出來。”“嗯”“那麼這個思維是超越語言的、先於語言存在的。”“嗯”“那人是先有思維的,還是先有語言的?”“……”“在人描述世界的過程中,有沒有先於思維的東西呢?”“……”

    我問兒子,“中文裡面有十,英文裡面有ten,羅馬數字裡面有X,都表示10,是吧?”“嗯”“可是阿拉伯數字,就是印度人傳給他們的那套計數辦法,裡面沒有十,他們的十,是用1擺在0的左邊。”“嗯”“這裡面有兩件事很奇怪。”“第一件,他們的計數法裡面有0。我們一般認為,數字用來描述世界上的東西,比如一個蘋果,一個梨。這個0是用來描述什麼?是用來描述無。”“問題是,這個世界上存在無嗎?任何一個你能提及的事物,都是有,這個世界哪裡來的無啊?0到9,十個數,0佔了十分之一。這種計數法的發明者,他想到把十分之一的數字拿來表達無。而且放在第一個。這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嗎?”“……”“老子說,天下萬物生於有,有生於無。老子還說,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我的問題是,有怎麼會生於無呢?”“……”“第二件奇怪的事,是從印度傳出來的計數法,把1擺在0旁邊,表達10。它用位置表達一個數字的的weight,就是權重。而其他表達法,比如中文三百五十一,英文three hundred and fifty one,都是用具體的文字,表達他前一個數的權重。發明這個辦法的人是怎麼產生這個想法的?”“……”

    “不知道答案沒關係。我也不知道答案。也許這些問題,本來就沒有答案。但是,你從來沒有問過這些問題,連想都沒想過,對嗎?”“是的”“為什麼?”“……”

    “我來告訴你,好嗎?”“好的”“你天天去學校,學那些加減乘除,做作業做到夜裡十二點,每次被打滿卷子紅叉,不但是老師,連你自己都覺得自己愚蠢、無用、廢物、想自殺——所有這一切,都是為了讓你提不出上面的問題。”“那為什麼呢,他們這麼做?”“你如果保持了內心的靈性與智慧,他會慢慢發芽,你會慢慢覺醒,變成一個真正的人。而他們需要的,是會使用工具的奴隸,甚至是會使用工具的喪屍。一旦你恢復靈性,看到自己被如此對待,他們怕你很可能會造反。”“對他們來說更糟糕的是,你恢復了靈性,你會點燃其他人的靈性,就像現在我對你做的一樣。”

    “你知道我怎麼看待學習、教育嗎?”“教育的核心,在於自我教育,所有外在的學校、課本、師長的教導,給你的是提醒、喚醒。所有那些最有價值的東西,是你通過讀書、思考、反省、實踐,自己得到的。學習是自我教育的手段。其根本在於,以高質量問題為引導,釐清知與不知的邊界。這就是我理解的學習。”“上面的問題,你從來沒有問過,連想也沒有想過。同時,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什麼。”“你一再說,自己考試成績差、學習不好。這都是學校、老師,灌到你腦子裡的說辭。”“你成績差,我知道了——你卷子上的低分,還有滿卷子紅叉,告訴了我。”“你學習不好——我的問題是,你學習過嗎?”“永遠要提出高質量的問題。它能帶給你高質量的答案。”
    …………
    …………
    我很少替兒子解決作業上的問題。主要就是和他聊天。他也高興,我也高興。兒子很愛和我聊天。我說的話他此前從來沒有聽過,覺得非常新鮮。他說:“爸爸給我打開了一扇通向新世界的門。”同時,太太告訴他過去發生了什麼。

    時光飛快。他對數學興趣逐漸增大。他知道數學是一種有效描述世界的手段。他願意用不同的方法認識這個世界,還有自己。在芝加哥,我接送他往來於數學聯盟的興趣小組。路上他總是興奮地告訴我,今天他有什麼獨特的想法,解決了什麼問題。我微笑著一邊開車,一邊有一搭沒一搭地發表些自己的看法。他有時拿一些題考我,我一般能解出一個大概。

    一次他給我一道幾何題,我實在想不出來。我問,你說怎麼解?他說出的解法讓我目瞪口呆。我好像一下回到自己十五六歲,那時我在人大附中和那些國際奧林匹克金獎選手一起參加數學訓練。他們的思路如此新鮮而不同,我覺得自己一輩子也想不到。沒想到現在站在我身邊的兒子,竟給我這種感覺。

    那天的驚奇和內心的安慰,到現在都記憶猶新。

  4. ccai

    還是播出稿好,適合更多的讀者/聽者,除非他們對虞超先生的背景了解更多。文昭先生的文章更平和更接地氣些。感謝虞超先生的分享讓我很受益,希望有更多的人能看到或聽到這樣有品質的文章和節目。

  5. OLOB

    虞超先生你好:

    首先感謝虞超先生對於教育心得的分享。在虞超先生出這個教育系列音頻之前我曾經給文昭老師寫過一封信,其內容就是希望文昭老師能夠每隔一段時間給聽眾朋友帶來一期節目,主要內容是關於如何提高孩子的邏輯思維和如何幫助孩子建立正確的價值觀,希望內容中也能給成人和孩子分別推薦一些書單。

    在國內教育的大背景下,我作為一個孩子的父親。我自身的邏輯思維和價值觀本身就存在一些問題,如同虞超老師所說,通過這個關於教育話題的節目家長需要在教育孩子之前自我學習和自我提高這方面的層次。希望文昭和虞超能夠給聽眾每隔一段時間帶來一些讀書和自我學習的材料推薦。

    另外,孩子方面。文昭先生的節目中又包含許多古今哲學和道德思想的闡述,但作為家長我不可能讓孩子每天和我一起去聽文昭談古論今,原因是孩子年紀還小他們未必會對時事方面的內容感興趣,如何能讓孩子在自己道德和價值觀養成的重要階段得到哲學和思想上的滋養,怎成為了我目前最大的願望。我相信這是也是很多80後都面臨的難題。我希望虞超和文昭老師,能夠繼續文昭和虞超老師今後能有意的提供這方面的內容。同時也能推薦一些培養孩子獨立思考和提高邏輯分析能力的讀物。

    十分感謝

  6. Theodore

    我很好奇文昭先生持保留態度的理由是什麼;我覺得完整播出比較能明白作者的思路與見地。畢竟了解思想其實就是認識作者生平經歷。
    是虞超先生過於寫實還是過於負面?無論有無瑕疵,都是作者主觀而豐富的展現。讀者最後,得出自己的心得。

  7. mayimifeng2018

    最近一直在追蹤虞超先生的教育系列,思想上很受震撼。這期節目尤其是未公開錄製成音頻的部分,對於一個應試教育的犧牲品(本人出身底層,高考3次,最後一次才勉強達線,考取了本省末流大學中的心理學,大學裡當了4年的憤青,畢業時,放棄畢業證、學位證;步入社會後又被蹂躪,兩年後又重返學校遷戶口時,“意外”的痛苦的拿了畢業證學位證,如今快30了,單身、無房無車無存款,還在為一份心理諮詢師的工作在努力着,打算在一個4線小城以心理諮詢為業)來說,有種後知後覺和震撼心扉的感覺。對於底層人來說,通過高考獲得一份養家糊口的工作(體制內也好,體制外也罷)是比較實際的選擇,運氣好的話,可以改變自己的階層,甚至移民;運氣差的如我,只能苦苦掙扎在個人溫飽線上。最後,很幸運地可以關注到文昭,也感激自己當初可以“任性”的花了一筆不小的錢(對自己來說)成為文昭談古論今的會員,也因此可以聆聽和感受虞超先生的大智慧。再次感謝虞超先生的分享。

    • Ohanabatake

      好像王陽明說過,心外無他物。你所經歷的每件事,好的,壞的,都是上蒼給你的gift,都會成為成長的食量,只要你懷着感恩的心。看世界是否美好,關鍵要選對看世界的視角(心態)。只有你看到的,才是你的事實,聰明的年輕人,做個聰明的選擇吧!

  8. mayimifeng2018

    還沒畢業,我就急匆匆(因為沒有畢業證學位證害怕晚了,找不到工作,其實,之後人家也沒要求看我的畢業證學位證)去了北京的一家小的民營圖書公司做心理學圖書策劃編輯(2012——2014),整日的碼字和修改文稿,薪水又不高,北京的嚇人的房價和城中村的逼仄的生活,再加上女友要畢業,使自己急切賺錢的壓力驟增,辭職,和初戀分手,落魄的打零工,沒有畢業證學位證,別的工作又不敢去直接應聘,偶然的機會,接觸了德州撲克,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開始全職德州撲克(2014——2016),在線上的賭博平台上打德州撲克,買各種德州撲克書籍,賺點小錢,也破產過,又活過來,又去西安的俱樂部打過現場德州撲克,當過槍手,也被當豬宰過,在最落魄的時候,和曾經“殺”過自己的出千頭目一起做局宰別人(就只有一次,那次自己表現的很差,自己從內心無法接受這種行為,之後再讓我去做,我也拒絕了)。之後,被迫到自己所在縣城的地級市Y的一家民營醫院作心理醫生(2016——2018),最後,發現自己淪為了科室主任和院方賺錢的工具,自己想着在心理諮詢方面有所發展、學習和成長也是妄想,繼而辭職,在家的日子裡,專職打德州撲克的比賽MTT(之前專職打的是現金),自己從丁俊暉2005年第一次奪得中國公開賽冠軍開始,就喜歡丁俊暉,就喜歡斯諾克,在今年的斯諾克世錦賽上,偶然的接觸到了一家博彩網站,可以下注賭球(自己第一次賭球),而且丁俊暉的前兩場比賽又打得非常好,所以自己重注了丁俊暉的第三場比賽,結果輸了所有的積蓄,還欠了信用卡一筆12000元,之後,政府又要打擊線上的德州撲克,而且自己之前專職打MTT,也沒什麼收穫。在自己已然負債的情況下,打算去深圳(本人坐標山西南部)送快遞,被姐姐和姐夫反對,也被好友反對,經過自己的內心掙扎和糾結,從自身性格特點以及自身優勢還有長遠發展來權衡,還是在心理諮詢行業去發展,如今正打算去Y市見G院長,希望可以得到份心理諮詢的工作。

  9. Lewie

    我喜歡文昭的節目。
    文昭的Glorious Wisdom Inc 想必是在美國註冊的名字。這個英文的寫法實際上並不make sense . 因為Wisdom 本身沒有glorious 和 notorious 之分。Wenchaosdom 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哈哈!?

  10. 驚風堂

    虞超先生,您好!您對於教育的理解真的非常具有獨到之處,而且對於您從個人學業生涯中的經歷,能夠理解並做到在教育孩子時做到如此大的改變,也讓我佩服之至。而且,您能夠得到那些重要的人生體會,能夠意識到問題的本質,說明您本人就具備很強的獨立思考意識和反叛精神,無論如何能在90年代初考上清華,都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我自己遇到的一些清華畢業的學生,多數還是有一定獨立思考精神的。要知道多數人可能都沒有機會去思考您所說的那些問題,就已經沉淪了。

    而我自己的經歷和您有些不同,我15歲就來到美國了,之前在北京八一中學念初中,和您離得不遠。而且由於我是在中考前一天才得知自己要出國的,因此當時對中考我還是做了大量的準備的,而且很巧的是,我的高中志願也是人大附中。在我的當初在國內的求學生涯中,還沒有您那樣的思考能力,但我也是一個有反骨的人,從小腦子裡就充滿了對周邊事物的思考和質疑。對於當時的教育,我記憶最深的就是作文不讓寫“負面”題材,而我自己經常應為在作文和周記中寫一些批判色彩太強的文章而受到老師的批評,但我就是改不了,甚至遇到在中考模擬考試中的作文,由於不是正面題材被判卷老師硬減15分的情況。當時我就特別的奇怪,為什麼這個社會不讓人提出自己的想法呢?這個問題,直到我到美國很多年後才有了答案。因為我們所在的那個社會,最怕的就是那種不畏權威,具有反叛精神的思考,大量的天才,因為社會自帶的恐懼情緒而被壓制,甚至不幸被埋沒。

    後來到了美國,由於語言和文化的衝擊,我在學業上沒有什麼太大的突破,花了大量的時間去做以前在國內被嚴令禁止的事情。但那個時期徹底激發了我思想,高中時期從學霸轉化成學渣的經歷,反而讓我受益不少,讓我有意識的提出真正有質量的問題,並通過尋找答案,體會自己的人生哲學。而且在美國求學的經歷,讓我從一個標準的理科生變成了一個沉迷於閱讀歷史,無法停止思考哲學的人。而我對我自己的變化並不感到後悔,因為我知道如果沒有這樣的變化,我將會徹底失去個人的人生方向,也無法找到能夠讓自己堅持一生的信念了。

    最後有一個小建議,就是建議兒子在大學某一段時期,不要急於完成學業,而是鼓勵他暫停學業去深度思考一下人生和世界。可以去當兵,可以去週遊世界,也可以去從事一些能夠讓人靜下心、開闊視野的簡單工作。其實美國的教育也不是完美的,受教育的人很少有純粹自己思考的時間和精力,而如果能利用一年半載對人生和世界進行深度思考絕對可以使他受益終身。一點拙見,謝謝虞超先生!

  11. yangzhang

    聽了視頻後看了作者的留言。發現文超先生比較中立,符合一個媒體的形象。
    我很喜歡您的這個節目。您的第一期觀點和我不謀而合。但是這期似乎沒能完全理解您的意思,我再細看兩遍。希望您能堅持把這個節目辦下去。謝謝。

  12. misaka

    在讀到虞超老師闡述「從無到有」「提出平時覺得理所當然的問題」時,我恍惚有種曾經閱讀《蘇菲的世界》開篇的感覺。不知虞超老師在上一篇闡述的閱讀哲學的話題,是否就與此有關?非常期待虞超老師能進一步談論 閱讀哲學在教育方面上的作用,謝謝!

  13. CounterCommunist

    虞超先生你好,我還是比較喜歡你的“非閹割”稿,(~_~;),(文昭不會是廣電局的吧),很喜歡你敏銳的洞察力,一針見血的刺穿它們,都是我想說卻不會表達的,給你一個大大的贊。

    我本人也有和你兒子類似的經歷,小時候性格懦弱,經常被同學欺凌,這令我非常苦悶,但學習成績還算不錯。但是在青春期開始進入了一個思維混亂期,大概從初三開始,上課精力無法集中,學習成績從班級前10急轉直下,到高1就已經倒數了;同時又變得叛逆,專門結交不良少年,調皮搗蛋,打架泡妞,對學習完全放棄。後來多虧我的語文老師,我和他在課堂上大吵一架,結果被罰站語文組一天。那天他和我談天說地,點起了我還剩下的最後一點點尊嚴,開始學會思考。

    後來大學畢業工作幾年,看清了這個沒有p民出路的社會,毅然辭職出國讀書,輾轉十餘年,不勝唏噓。如果早些讀到你的犀利文字,或許少走好多彎路。

    非常喜歡你的教育系列,我一定會和我的兒子分享,也感謝文昭,給我們提供這個平台思考,謝謝你們,讓我們一起成長,加油?

  14. housebird321

    謝謝虞超先生,也謝謝文昭先生。兩個版本看下來,越能清楚看到提出「高質量」問題的能力養成,更需要對於啟發能力的點醒。在這些操作的細節裡,好像約略看到「守」、「破」、「離」的學習歷程。我現在也苦惱於如何教育子女的境地,雖然也抓住了她的個性,但對症下藥的能力實在太差,總是不切期待的希望她在日常的課程裡,找一點自己往後想要找的路。虞超先生上面所分享的細節,似乎有點兒意思,哪天來如法炮製一番。

  15. sunshining

    聽了虞超先生的評論,很受到一些啟發,在此誠摯感謝。但同時還是想表達一些個人看法。第一,虞超先生的講述還是存在一些問題,重點不突出,條理不清晰,讓人聽得雲里霧裡的,雖然這種感覺不如聽蕭茗女士評論那麼嚴重,但相比文昭先生和驚風堂先生來說就比較明顯,屬於聽着比較“繞彎”的類型。虞超先生要談的話題看似很簡單,不過是如何教育孩子或是啟發引導孩子而已,但其實這是個相當深奧複雜的難題,一個不容易模仿的高度個性化命題,但虞超先生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講解清楚,顯然不容易。所以與其講清楚難以講明的細節,不如言簡意賅只提出一些大的框架,讓聽眾自己去思考。尤其虞超先生很喜歡把自己兒子的一些成就結果展示給聽眾,雖然時間並不長、話語並不多,但在本來時間就短的評論裡面,相對而言就顯得有點浪費與多餘,搞不好還容易誘發聽眾家長的攀比心理。第二,就這短短十分鐘的評論本身而言,虞超先生講的主要是向兒子傳授了一些自己學習數學幾何的心得,對兒子深有啟發,開啟“童智”,至於提出高質量問題這樣的抽象概念,其實主要還是讓孩子受到啟發後自己產生興趣並得以升華的,這還是回到了家長自我教育與自身素質的問題,其實跟要如何教育啟發孩子還是有些區別,或者換個說法,一個自我教育欠缺、自身素質較差的家長,是很難找到更好的方法去影響孩子的。第三,聽了虞超先生在評論最前面的自我履歷介紹,還是很有些感觸,虞超先生畢竟是體制下享受了優厚政策的一代,您戶口在北京以外試試,您到四川、湖南、重慶這些地方去試試,不管您如何努力,就憑您當時考上清華那個成績,看您還能不能如願以償入學。當然,這並不是在批評虞超先生,每個人的境遇或者說命運有些並不是自己掌控的,沒理由也沒資格指責虞超先生佔了這所謂的“便宜”,我只是感慨中國教育體制的嚴重失衡與腐朽,不知埋沒了多少真正的天才與菁英。難怪有識之士削尖了腦袋都要想方設法移民,就像虞超先生這樣,您這是充分抓住了命運的機會,替自己和下一代選擇了最理想的道路。有些人批評移民的人自私不愛國,我倒不這麼看,得看你是把人權看得比國家重要還是把國家看得比人權重要了;而且,留在國內遲早被污染同化、汰廢才能,能到更好的地方盡顯潛力、一展所長,又何樂而不為呢?人生苦短,白駒過隙,難道非要被所謂國家、民族這樣的落後概念框住一輩子嗎?

    • 虞超

      謝謝SUNSHINING兄!

      在我看,考試得一些高分,上個名校,是人生多一些可能性,而將這種可能性轉變成何種現實,才真的看出一個人的志向與成就。可能性不是成就。所以我覺得自己孩子談不上成就。我展示的是,自己成長後,可以幫助別人,比如自己的兒子,脫離困境。

      關於我自己的經歷,有些我並沒有說。也許會分散對教育主題的探討。不管命運如何,自我提升都有可能。有時候,命運的挫折,恰恰是成長的契機。

      • sunshining

        您說得很對,怨天尤人不是問題的根本解決之道,反求諸己才是能夠堅定走下去,甚至有可能抓住稍縱即逝的機會改變命運的唯一正途。雖然外在的壓迫力量實在太強大,這個機會或許很渺茫甚至終身不可得,但只要心存希望,就有了活下去的力量。由衷欽羨並敬祝你們這些抓住了命運的機會、找准了鐵幕的縫隙,遠離這一強大壓迫力量,在這個世界的另一個新天地里自由翱翔的同胞們!

  16. 虞超

    謝謝各位朋友回復。

    OLOB兄詢問讀哪些書。就我自己,我覺得哲學、歷史、邏輯、語言這幾方面重要。哲學我讀得也不多,給我啓發大的,有柏拉圖和老子。歷史我覺得秦暉給我啓發很大。臺灣的呂世浩也可以聽聽。語言指的是,語言何以獲得意義,何以描述世界,喬姆斯基的轉換與生成語法有機會我想讀讀。此前從Dines Bjoner那裏學到一些Chomsky語法的應用,覺得很有幫助。

    因爲每個人的人生經歷不同,境遇不同,獲得啓發的時間場景都不同,所以我有感觸的書,不知道各位感觸如何。

    孩子該看什麼書,因爲我和太太在孩子十四歲之前,沒有和他在一起,所以我不太知道該讓孩子讀什麼書。同時我看到幾位朋友留言,希望探討如何讓孩子讀書,或者做些什麼。我在這方面沒有建議。因爲孩子千差萬別,父母也千差萬別,親子關系各種各樣。我和孩子說的話,照搬到其他場景,不知道有沒有用。我自己的心得是,教育孩子的核心是自我教育。自己要成長。然後就和孩子說自己心裏想說的話。

    重要的不是如何改變他人,而是如何改變自己。這是我有關教育的文章、留言的核心所在。

    • minli

      就像是書法,真正沒得是留白,耐人尋味。我上學不多,但看懂了先生的留言的核心,也領會諸位老師的關於教育的深度對話,對我自己而言,是人生,是品味,是驗證。我學到了很多,謝謝謝謝。真正的感謝。

  17. hughpeng2018

    虞超先生這期節目太棒了,說到我心裡了。回想我在中學時也因老師的態度十分厭惡語文和數學。後來閱歷增多才越來越明白語言和數學的重要性與真正意義。雖然以後沒有機會和決心再去掌握那些知識,但如果有,我知道自己對於未知事物的好奇會驅動自己獲得完全不同的學習體驗與結果。虞超先生對於中國教育制度的批判雖然略顯激進,但也基本屬於事實。而激進本身不過是為了獲得振聾發聵之效。聽過錄音再看原文,就不難理解作者的這番用心。而對於不少人,如果初次聽到那些批判之詞可能會出於逆反心理而不能接受。我猜這是文昭先生提議修改的一個原因。另外一個原因可能是某些現代教育制度的弊端並非中國所獨有。總之非常欣賞虞超先生在這期節目中體現的見解和思路。一定要分享給在美國的親友。他們對於子女的教育絕大多數還是沿用國內時的方法。其潛在的主要思路是基於竟爭,也就是虞超先生所說的”幹掉同學”,而不是基於一種旨在協作的對個人獨特性的發揚。那真是無比遺憾。

  18. eggzilla

    我比較喜歡文昭先生篩選後的稿子,國內教育模式是有問題,教育內容也會有各種雜誌摻和;但是裡面的教育內容並不應該完全被否定,或者說不是非白即黑的關係。

    • yibangren

      其實我個人覺得虞超先生關於國內教育模式的表達更接近於一個焦慮的父親對迷茫兒子的吶喊 有的時候不用這種帶有極其具有強烈個人感情色彩的“語言” 並不能引導迷途之人醒悟 也不符合當時的情景 例子雖然講起來殘酷 但你卻無法反駁 這也是一種語言承載的力量 所以我覺得虞超先生並沒有全盤否定國內的教育模式 也無所謂黑白之爭 關於分版的問題 我覺得文昭先生有着自己的考慮 我覺得兩版都很好 只是取決於你代入的角色是誰,其實我很支持這種兩稿式的排版,唯一的缺點可能就是要文昭先生辛苦篩選了。

      以上均為個人觀點

  19. Freeeagle

    雖然我一直很欣賞文昭先生的平和理性,但是這篇文章的修改讓我覺得非常失望。虞超先生的前兩篇文章都讓我“驚艷”,唯獨期待已久的第三篇令我大失所望!看了評論中虞超先生貼出的原文才明白原委。無須諱言虞超先生原文中的某些表述讓人覺得可能並不適合一個孩子。但是我能理解他面對殘害過自己的那個體制又來殘害自己兒子的那種憤怒,以及兒子瀕臨崩潰境況下不得已的“重手”。我想沒有人能否認國內教育的實質就如虞超先生所述,對於中國的家長們而言他們也不需要語言的“分級”來保護他們心靈,相反沒有了如此“血淋淋”的表述,何以讓他們驚醒、驚心!修改後的文稿刪除了背景故事,隔斷了表述的邏輯因果關係,讓一篇生動的文章變成了一篇乾癟的說教。

  20. Ohanabatake

    虞先生您好
    非常贊同您說的教育孩子其實是自我教育和自我成長的過程這個觀點。我的問題是,您好像說了很多孩子的成長變化,並沒有說您的孩子給您帶來什麼樣的價值觀人生觀的改變。
    我個人在嚴重家暴的環境下長大,通過自己養育2女1男,真正的體驗到為人父母之不易,特別是當父母處在逆境時。我不是去饒恕我的父母,而是去為自己不懂事的兒時,去真心請求父母的饒恕。不是他們虧欠我什麼,只有我虧欠父母。

    • 虞超

      謝謝您。您辛苦了。

      我正在考慮寫第六篇投稿。此前的文章談的是孩子教育。第六篇我想談談自己人生中的成長。

  21. Ohanabatake

    虞先生,
    對於您用說的體制內的學校,您講的應該對大多數人來說也許沒有錯。可是換個角度,對於某些學生來說也有可以說地談天的語文老師,也曾有改變自己人生的恩師。對孩子說一些絕對的話,會不會對他有不好的影響呢?
    我感覺您好像一個久經戰場的戰士在教示孩子怎麼去打勝仗。個人認為內心充滿了愛和接納和感恩才最強大。這是我從育兒中學到的。

    • 虞超

      謝謝OHANA君。
      您說“也有可以說地談天的語文老師,也曾有改變自己人生的恩師。”
      是的,我的人生中也遇到過這樣的老師。
      我在文章中,談論的是中國的學校、中國的教育體制。不是具體的個人。在監獄,囚徒之間也有互相幫助,但監獄就是監獄。
      在上次教育隨筆的留言中,我回復Brian兄的留言。我說,準確描述現實,方有可能改變現實。

      人生一路走來不易。勇氣非常重要。勇氣的體現之一,就是敢於面對現實。

  22. shi34810750

    人類,作為一個擁有高度發達的視覺生物,卻發明了一套基於聲音的溝通方式。
    同時在聲音的基礎上發明了語言,然後通過語言,反而能描繪出抽象且不存在的事物。
    這檔節目讓我又回憶起以前對抽象事物認知本質的探求。
    其實在中國很多人對於哲學的認知基本停留在政治課本上的“馬列主義”。
    既不嚴謹,同時缺乏邏輯性,甚至對於深究的哲學認知,大眾都有普遍的排斥和不認可。
    有些時候,還真不能去怪罪華人的父母,出淤泥,有多少人能做到一塵不染。
    虞超先生能從淤泥中自我提升,或者是一大人生幸事。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