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文迪涉谍风波—牵住她(他)的线是这个(20170123第298期)

大家好,今天是2018123号星期二,今天要讲的这个话题发生在上个星期,由于有别的时事事件,我把它挪到今天来说。时事性上虽然稍微有点过,但是我觉得这事的意义一直是存在的。就是知名华裔女性邓文迪涉嫌间谍活动的风波,这次的消息来源比较权威。这事之所以有意义,一是它反映出中美之间的对抗关系上升。一般两国之间的敌对情绪上升的时候,间谍活动就会特别活跃,同时防备间谍、揭发间谍的社会舆论也会升温。而这种舆论的源头还就是政府,这时政府就要特别提醒间谍活动的破坏性,引起社会的警惕,同时也是鼓励社会各界和政府配合防谍。邓文迪涉间谍风波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发生的。

同时通过邓文迪这事,我还想探讨一下,同样搞谍战,中共确实有些独门招术和别的国家不一样,它是建立在中国人特有的一种心理基础上。

首先还是介绍事情的原委,116号《华尔街日报》报道说,得到知情人士的透露,美国的反间谍官员早在2017年初就提醒川普总统的女婿兼高级顾问库什纳,邓文迪有可能利用她和第一女儿伊万卡之间的朋友关系,推进中国政府的利益。由于《华尔街日报》本身的严肃性和权威性,这个报道实际上是间接印证了去年的一个传闻。去年年初,川普刚刚上任的时候北京对川普的脾性没有把握,川普又挑战一中政策,因此中国政府急于摸一摸川普的底,2月初川普女儿伊万卡突然出现在中国驻美大使馆的春节招待会上,算是一次破冰式的接触。可是那一天是年初五,既不是中国大多数人拜年的时机、也不是开办新春节招待会的习惯日子,当时就有小道消息流传,这次所谓大使馆的春节联谊活动就是为了伊万卡办的,而中间的牵线人就是邓文迪。这次《华尔街日报》披露,美国的反间谍官员早在2017年初就提醒库会纳小心邓文迪,也就是在中国新年的前后,算间接印证了这个传言。去年还有更进一步的传闻说邓文迪为此收取了1亿美元的中介费,这就无从验证了。

《华尔街日报》还说邓文迪为一个由中国政府提供资金的的大型建设项目游说,这个项目计划投资1亿美元,在美国国家植物园里修建一个中国园林,这个项目中包括一个21米高的白塔。因为这个园林的选址在比较高的地势上,距离美国国会大厦和白宫都不到五英里,这个白塔恐怕会被用于监视用途。

虽然邓文迪已经否认她自己卷入了任何中国政府出资的的园林项目,但是这其实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卷入间谍风波,就是那位写了《怒与火:川普白宫秘闻》的作者,Michael Wolff,在他的推特中就说,传媒大亨默多克和邓文迪离婚后,多次和人说,邓文迪就是为中国间谍,从结婚那天到离婚那天都是。

关于邓文迪的发迹历程,这里不做太详细的叙述,在维基百科上有详细的介绍。尽管邓文迪本人对媒体上说的她的部分经历加以否认,但是她的几段婚姻都有记录,当事人又都健在有据可查,她也没办法完全否认,所以这些内容可靠性还是比较高的。邓文迪是一个善于交际、工于心计的女性,通过一个个男人作为自己攀爬的阶梯,实现了自己从麻雀到凤凰的人生转变。在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她的前夫,比她大了38岁的新闻集团创办人默多克

关于间谍指控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默多克在离婚后接受《浮华》杂志采访的时候说:邓文迪和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之间有染,这是导致他们婚姻破裂的主要原因。这里又涉及到间谍活动的猜想,托尼布莱尔对此当然加以否认。

所谓的间谍活动有两种,一种是我们通常理解的,窃取重要的情报资料、并且传递给某个政府,使这个政府在与别国的经济、军事、科技较量中居于优势。一种是发挥软性影响力,他(她)有能力接触到别国的关键人物,对其施加影响力,作出有利于某个特定国家的决策。

对于后一种人来讲,扮演这种软性间谍角色的就不仅仅是邓文迪,还可能包括很多名人,比如马云。去年1月份马云在川普大厦会晤川普,就被广泛认为是肩负中共政府秘使的角色,来摸川普的底,同时提出帮助美国创造就业——这类能打动川普的条件,委婉地为中共政府争取一些有利的交往条件。

对于名流精英来讲这两类任务也很难区分,因为他所处的上流社会阶层,使他有条件和别国的精英发展出密切的个人关系。在交往过程,别人对他的戒备心理降低,就可能透出一些有情报价值的信息。这类情报因为不像技术资料、图纸、文件那样有hard copy、确凿的物证,所以你确实也不太容易以间谍活动的罪名来对付他(她)。广义地说这一类人可能会很多,甚至是到国外进行交流的学者、艺术家都包括其中。他们都可能被中国的情报机构看中,找到他们说:希望你们在国外进行交流活动的时候,也能为祖国服务,为增进我国和某国的友谊做出贡献,你所结交的某某权威人士,希望你也把他变成我们祖国的朋友,诸如此类。早在2005年中共的前国安人员李凤智就对加拿大《环球邮报》说,中共向加拿大至少派出了1000名间谍,要知道这是10年以前的数字,而加拿大在国际政治中还是一个比较不重要的国家。在美国去年有爆料说中共有多达两万名情报人员在活动。

其实我本人对谍报系统并没有直接的经验,我的所知来自于媒体公开披露的资料,但是从中可以发现中共的这类活动有些独特的特点

第一是很多参与的中国人并不认为自己是在做间谍,因为他们觉得我没有偷什么机密啊,我也没什么秘密电台、秘密接头人。我只是个留学生,我就监视我们学校的留学生群体里有谁参炼了法轮功、有谁体现出了对祖国的不认同。在我们学校的教授里哪些是对我国政府不友好的,把这些情况汇报给领馆,这也叫间谍吗?其实也算,你可能觉得你做的事放在中国就是个共青团干部、居委会大妈干的事,但它也是在监视、刺探,为政权目的服务。你相当于一个海外版的朝阳群众,而朝阳群众其实它真的就是个特务组织。

第二是,中共在海外的情报网络很有意思,它主要依靠华人自己,而不是像冷战时期美苏阵营的谍战那样,靠策反对方的重要人物。我们看到凡是被媒体披露出来的涉入间谍活动的人都是华裔:华裔的商人、技术人员、包括像邓文迪这样的名人。于是乎海外亲北京的中文媒体也有一个最简单的反驳理由:这反映了西方社会的种族歧视,对华人深深的不信任和偏见,这是对我们的迫害,我们要反对!于是一干新老华侨们立马热血沸腾,觉得深受污辱,更感到祖国强大的重要性,祖国越强大,老外越不敢冤枉我们,于是祖国有召唤,偶们海外华人更应该为祖国效劳。于是乎我们看到所谓华裔间谍就越抓越多。

这里就涉及到我今年最后想要强调的问题,中共是靠什么维持它的情报网络呢?靠利益吗?在国际舞台上活跃的华裔精英们,他们缺钱吗?邓文迪都已经攀上传媒大亨默多克了,钱发挥的作用还会那么大吗?当然你肯定不可能让别人白给你干,感情要讲、报酬也要给。可是对于已经居于社会顶层的人来说,你给的钱与事情败露所造成风险之间,人家也有个权衡,单说给钱这件事未必有吃瓜群众想的那么大的吸引力。

在国共内战期间,中华民国国防部作战厅厅长郭汝瑰就是中共特工,这是已经公开,,他在1985年以副兵团级的待遇离休。国防部参谋本部次长刘斐,也被普遍认为是共谍。这两位一个官至国军少将、另一个官至中将,事实证明共产党也不可能给他们更大的官做。华北剿匪总司令部司令长官傅作义,他的长女傅冬(原名傅冬菊)就是中共地下党员。请问她在共产党手下能比在他老爹的荫庇之下得到更大发展吗?当然也不会。

那他们为啥死心踏地给共产党当特工呢?刚刚在中国热播的谍战剧《风筝》给了一个答案:信仰。我们共产党人比国民党人有信仰,所以我们总能把国民党那边的人策反了;而国民党很难策反我们这边的人。电视剧主人郑耀先也是对党有信仰坚定,九死不悔。从反右到文革一直挨整,都初心不改,要完成党交给的任务。

这个电视剧的创作中心思想,是要切合习近平对党员提出的不忘初心、永不叛党的要求。所以就塑造了郑耀选这么个我党虐我千百遍,我待我党如初恋的地下工作者形象。也许有人会说那个时代共产党就是先进、国民党就是腐败,所以先进人物都往共产党靠。

这个看法也是有偏差的,那个时代不是中共就特别地先进,而是全球的社会思潮都是左派占上风,那个时代的思想空气都是这样。20世纪上半叶是左派知识分子的天下,两件事情对人们的刺激非常大,一是第一次世界大战、这种破坏性的战争是人类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欧洲老牌帝国主义国家于是在人们眼中成为邪恶的化身,是凡长了个大脑的都在批判他们。二是大萧条,这是自由市场经济从来没经历过的大海啸。一头是很多人失业忍挨饿,另一头是资本家为了在需求不足的情况下稳定商品价格,把牛奶倒进海里,杀死大批牲畜就地掩埋。资本主义那种不顾他人死活的自私本性暴露无遗,长个脑袋的都在批判它。20世纪前半叶,所有成名的大咖知识分子,清一色的都是左派。作家海明威、诗人聂鲁达、画家毕加索…一水的左派。中国也是同样的情况,左翼思潮通常对城府不深的年青人、有艺术气质的人很有吸引力,它有理想主义色彩,痛批旧体制的罪恶,渴望建立公平的、没有压迫的新社会,很有感染力。共产党是这股思潮里比较激进的。

那个时代所谓的共产党人的坚定信仰,是在这个大背景下出现的。整个大气候左派思潮就是比国民党所代表的右翼思潮强势得多。

如果说在敌人高层活动的情报人员是风筝,对党的依赖感就是牵住风筝的线。显然共产主义信仰在华人精英群体中今天已经不存在了,特别在国际社交舞台上活动的华裔,现在还有人眼巴巴地盼望共产主义社会到来吗?那牵住他们的这条线换成了什么呢?有人说:是爱国,你走到那里都不能忘了你是华人,所以你要为祖国服务,为党服务。

当然是这样,但是我认为这样的总结还是不够深刻,牵住他们的这条线爱国是表象,其实质心理上的不独立。就是说这些精英人士始终保持着内心的弱小感,商人们并不真的认为靠自己的努力所达到的成就,就足以让自己获得持续的尊重和认可。学者艺术家们也并不真的认为靠自己的思想造诣就足以奠定自己的地位。他们的心里始终留有一个自我怀疑的空间,要靠一个权威来填补。也就是说,他们固执地相信,别人对他的认可一定有一部分是出自于他中国人的身份,是由于现在中国的地位带来的。如果得不到国家意志的认可和加持,他总觉得自己的人生不完满,缺了点什么。这种隐秘的软弱感,是他们与中共政府之间一条看不见的线,中共很知道如何利用这条风筝的线,在不知不觉中打动他们、牵住他们。我可以用一个很美妙的词来描述这种感情,叫家国情怀,但它确实不是我们在人格独立前提下讲的的家国情怀。

更简单地说,这就是没有祖国你什么也不是这种教育从小就根植于内心的后果,它内化成你的性格,进入你的潜意识,伴随你的一生。也许有人说,你说得也太浪漫、太文青了,那些华人精英精明着呢,人家不会算计自己的利益吗?会算计是精明,精明不代表强大,会反思才是强大。平时不显山露水,一到做重要决定的时候,你就会看出来这种所谓情怀是多么的顽固。也许有人说这个情怀也没啥不好,是没啥不好,就是它表现出来既不合常识、也不合逻辑。你所要服务的那个祖国,正是当初费尽心机要出走的祖国,是你找不到机会的祖国,以至于不得不把眼光投另一个家园。可你在另一个家园成功以后,祖国开始提醒你,不要忘记了家国情怀,而你的服务是要让当年推动你出走的环境一直维持下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