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与班农公开闹翻;川普“大人不虎变”与《隆中对》(20180104第285期)

大家好,今天是2018年1月4号星期四,美国总统川普和他的前首席战略顾问班农正式闹翻了,这是从昨天到今天的热门新闻。整个事情的过程其实是有点狗血混乱,也相当让人无语,还是让我们先梳理一下。事情的起因是一个叫Michael Wolff(迈克尔.沃尔夫)的记者写了一本新书叫《烈焰与怒火——川普白宫内幕》,作者号称依据200多个采访所写,被采访者包括川普本人,他的团队成员和其他一些内幕人士。

这本书实际上要等到下个星期才上市发行,但是作者先发表了一篇文章介绍书的部分内容,就提到了前白宫首席战略师班农的爆料,于是掀起了轩然大波。

这本书中引用了班农评论2016年大选期间,川普的儿子小川普、女婿库什纳等人在纽约川普大楼前会见俄罗斯人这件事,班农说:“就算你认为这不算叛国、或不爱国、或很糟糕,但我认为这三者皆是。你应该立刻通知联邦调查局的。”这句话是从英文翻译过来的,很拗口,意思就是说班农非常直接地攻击了川普总统的家人,而且班农确实认为他们和俄罗斯人的往来有通敌叛国的嫌疑。这句话的上下文是什么现在还并不清楚,但是叛国、不爱国这几个词激怒了川普。川普立刻就发表了声明,与班农针锋相对。说班农去年被解雇离开白宫的时候,不仅失去了工作、也失去了理智。还说班农和他、和他的总统职务都没有关系,是他在击败了共和党的17个党内竞争者,得到共和党的竞选提名之后,班农才成为他的幕僚的。

川普还说班农实际上很少和他一对一地对谈,班农是假装自己很有影响力来欺骗那些没有关系、不了解内情的人,帮他写了这本虚假的书。

总之这本书完整的样貌是什么现在还不知道,班农那番关于总统的儿子、女婿不爱国的放炮是在怎样的语境下说的也不清楚,这些都要等这本书发行以后才能详细了解,但川普显然现在就愤怒、爆发了。

也许一段时间以来川普和班农之间就有摩擦,而且不断加深。沃尔夫的书里引用班农的这段话只是点燃了导火索,但我的感受仍然是,川普的反应太快,既很情绪化、也太个人化。川普明显更像是个被激怒的父亲在保护自己的儿子和女婿,而不像是个总统。而且他的表达也过于情绪化。他说班农had very little to do with our historic victory,班农和他当选总统这事没啥关系。但是班农had everything to do with the loss of a senate seat in Alabama,就是说班农作为幕僚与他的总统竞选成功几乎没一毛钱关系,但是与共和党失去了阿拉巴马州的一个参议员议席有全部的关系,因为班农曾经为那个失败的竞选人助选。

这话说的其实真的很不地道,不是个总统该说的话。确实,班农加入川普的竞选班子是在他已经赢得了共和党提名之后,不过最关键的步骤恰恰是这之后到选民投票之间的环节,党内初选是第一步,选民投票才是见真章。因为现在闹翻了回过头去把班农的贡献一笔抹杀,说你跟我的成功没一毛钱关系,这事怎么也讲不过去。至于说阿拉巴马州共和党参议员竞选人莫尔落选了,在这个共和党铁杆州都失败了,主要原因是莫尔本人有性丑闻,而在这个观念保守的州,选民无法接受这一点。说班农had everthging to do with this failure,要对这次失败负全责实在是太过了,不符合实际。这种情绪化的表达,实在是不成熟,而且现在总统团队里别的成员会怎么看呢?哦,以后要闹翻了就说:你跟我的成功没有一毛钱关系,但是我的失败你要负全责。这太打击士气和团队默契了。

吵架这事咱也不能只指责一方,也说说班农。他也是桀骜不驯,性格十分强势,喜欢不喜欢都挂在脸上这么一个主,他在白宫和其他人相处得不融洽。估计他也看不上川普的儿子和女婿,觉得这些小屁孩啥中也不懂,仗着老爹就要染指军国大事。所以班农在白宫也受到排挤,去年8月只得离职。我猜他对小川普、库什纳也是憋了一肚子火。不过这哥们也是一嘴上不把门的,有什么不高兴全说出来,就对那本书的作者放了这个炮,我猜他那番话倒未必是想对川普造成什么不利,就是吐小川普、和库什纳这俩小衙内、太子党的槽。结果捅了川普的肺管子。

川普执政到今天看得出有一大缺陷,就是习惯用管理家族企业的方式管理国家,在他的团队中把家人摆的位置太重,在这种情景下他就愤怒地出来保护家人了。

这个意外的剧情造成的影响非常不好,不仅打击白宫团队内部的默契信任,同时让选民感到你们在搞什么,这一届政府还不到一年呢,就搞出这么多混乱,班子成员里有干了几个星期就下课辞职的(迈克尔.弗林)、还有翻脸开撕的,往后三年还要折腾出多少动静来啊?这给人感觉确实是不够靠谱,这种印象对今年国会的中期选举相当不利。

其实川普政府上任以来在基本理念上体现出向美国的建国者回归的趋势,在若干重要场合强调美国再度伟大的同时要实现美国精神的复兴。比如他在发表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时所做的演讲里,说:要“找回先父们的智慧”,像许多先人一样,用生命来保卫这些理解。

这些我都认为是很好的观点,但是他在行事方式上确实欠缺成熟。川普第一个任期结束后如果不能实现连任,我担心出现两个后果:第一是共和党更严重的分裂和从此一蹶不振,分裂总是在遭遇挫折的时候容易发生,川普的崛起过程也是对共和党建制派挑战的过程,如果在他执政期间不能培养起支持他所代表的主张的、稳定和广泛的基础力量,那么等他几年后卸任以后共和党的分裂将更加严重,也会严重削弱共和党未来的竞争力。

有朋友会问,我是支持共和党的吗,希望共和党长期在美国执政吗?我是赞成小政府、低税收、自由竞争和保护个人权利这些主张。我说对共和党分裂的担忧,不是因为我是共和党的粉丝,而是两党轮流坐庄的平衡格局从此打破,美国从此进入一个完全不可知的未来。

还有一个担心川普连任失败的话,左派力量有一个报复性的反弹,也会剧烈改变政治基本盘。

我们之前谈到过,史蒂夫.班农把当今这个时代视作美国自建国以来第四个社会转型期。第一次是独立战争;第二次是美国内战;第三次是大萧条和罗斯福新政;现在是第四次。美国人所处的世界环境、技术和经济变革带来的生活方式、以及政治和观念环境都面临着转型。中国的《周易》有个说法,在社会转型期,要实现天下太平,维持繁荣与稳定,就要实现三变——大人虎变、君子豹变、小人革面。

这个说法出自《周易》第四十九卦——革卦。革,是变革。这一卦第五爻的爻辞说:“九五、大人虎变,未占有孚”。第六爻的爻辞说:“上六,君子豹变,小人革面,征凶,居贞吉”。

咱们这里只阐述大义。

所谓大人虎变,就是在变革过程中居于决策位置的人,要像老虎一样行事。老虎的行事风格是怎样的呢?《象大传》说:“大人虎变,其文炳也“。不仅仅是要有老虎一样的威猛和决断,而且要像猛虎一样斑纹灿烂。

猛虎的特点是毛皮色彩绚烂、纹路分明。代表变革过程中必须有非常清晰的战略,原则明确,变革才能顺利完成。

而川普的一个重要短板就是在战略上,他行事风格很果断,雷厉风行,不避讳各种禁忌当然是成功的必要条件,但是也引起争议和抵触。所以同时你还要有明确的战略构思,要让一部分人理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的目标在哪里,如何是可以实现的,才会有一批人信任你、追随你,团结在你的周围排除掉阻力。

川普就是比较欠缺这种清晰的顶层设计,而且有的时候还故做高深,让人捉摸不透,这其实不是好事。也许在和对手打道过程中这种高深莫测能起到一定的作用,但这是技俩,是术而不是道。有朋友也许会问,战略不战略的,到底指啥呢,会不会太虚呢?

我举个例子大家就明白了,战略构思的清晰和不清晰有多大的差别,诸葛亮的《隆中对》。在刘备遇到诸葛亮之前一直困顿蹉跎,他创业起步情况还不错,占有徐州,但后来丢失了。其后又弃新野、走樊城、败当阳、奔夏口。他一直都在中原这个圈子里打转,然后就不断地被向外围排挤,他也感到自己的生存空间越来越狭窄,前途越来越看不到希望。几乎沦落成了一个政治北漂。

这时候刘备就已经感到自己的战略设计上出了问题,要不然咋这个路越走越窄呢?他就迫切感到了人才的重要性,得有一个首席战略顾问啊。他先找到了徐庶,但徐庶是个卓越的战术设计师,他并没有能力给刘备提出一个终身职业规划。你和当今几大巨头比,你的缺陷是什么,又有什么比较优势。应该朝哪个方向发展,培养什么样的竞争力?徐庶提不出这些方案。但是徐庶离开的时候向刘备走马荐诸葛,推荐了诸葛亮。刘备一开始还不信:这位诸葛先生真有你说的那么大本事吗,我觉得元直你就很牛掰了啊。徐庶回了一句:“庶乃萤火之光,亮乃皓月之明也”。我徐庶这点本事,如同萤火虫的光芒。而诸葛亮的大才,乃是天上的明月。我俩层次就差这么多。

后面的故事就省略了,三顾茅庐,大家都知道,孔明给刘备的《隆中对》就是战略规划,顶层设计:“操已拥百万之众,挟天子而令诸侯,此诚不可与之争锋”。曹操势力已经坐大,你是决不能和他死磕的。“孙权据有江东,已历三世,国险而民附,贤能为之用,此可以为援而不可图也”,孙权占据江东六郡经历了三代,根基也稳固了,你别打他的主意,只能以他为支援性的力量。这就为刘备排除掉了两个方向,你别再琢磨往中原挤,你竞争不过曹操。长江下游那一代也不是你能发展的方向。所以诸葛亮提出别外两个方向,荆州——湖北江汉平原腹地;益州——四川。战略构思是“跨有荆、益,保其岩阻”,利用地利条件固守,站稳脚跟。然后“西和诸戎、南抚夷越,外结孙权,内修政理”,处理好民族关系,和内政外交,以孙权为盟友。“待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向宛洛,将军身率益洲之众出秦川”。从这两个方向挺进中原。

直到听到这一番话,刘备才算拨云见日,迎来了人生的转机。正因为有这个很明确清晰的顶层设计,才有天下三分,刘备的事业才找到了方向。有战略和没战略,战略清晰还是模糊,就有这么大差别。也是从这个《隆中对》能看出诸葛亮和徐庶才能层次上的差距。

有了诸葛亮这位首席战略顾问,刘备终于实现了“大人虎变”,成为了真正的猛虎。既有决心和执行力,同时又有明确清晰的斑纹——就是战略与目标。今天人们看《隆中对》可能也觉得不过如此。可是你要知道,诸葛亮重新构思了边缘地带与政治中心——中原的关系,在他那个时代关中已经不算边缘地带了,经过秦汉两朝,关中已经得到充分开发,经济和文化上和中原都融合了,战略环境和秦国统一六国时期;以及楚汉战争时期,汉高祖刘邦先取得关中再取得中原的环境都不一样了,诸葛亮需要在一个重新洗牌的环境中为刘备找到一个可行的战略方案。

那《隆中对》和战国时期的司马错伐蜀,刘邦的还定三秦的方案有什么不一样呢?诸葛亮是明确地把长江的中上游作为经营的方向。当时东吴的政权也是偏安,没有北伐中原的志向;所以其实是在西晋的永嘉之乱,衣冠南渡之前,《隆中对》就开启了战略竞争重心向长江流域转移的历程,诸葛亮是走在了他那个时代的前面。但是后来关羽大意失荆州,诸葛亮的“跨有荆益”的构想没有实现,但那是另外一回事了。以长江流域作为图谋中原的根据地,有这样的明确构思,才能有相应的实践。《隆中对》对中国的历史进程有非常独特的作用。

这叫大人虎变。而君子豹变呢,君子在周朝是指贵族,豹子身上的斑纹不像老虎那样绚丽明显,但是豹子的反应速度更快,这里是比喻居于臣属地位的人,应当尽量辅助决策者成就变革。

小人革面就是普通人顺从变革的意思,不用多解释了。

回到今天讲川普的话题。战略和顶层设计本来是川普的弱项;而班农这样的团队成员虽然有才干有思想,但是又桀骜不驯,不能竭力辅助川普。两个人猜疑渐深,闹到今天公开翻脸。

所以是大人不虎变、君子不豹变、小人不革面。要让美国再度伟大这事恐怕真不好办。

发表评论